Home2013August

當代國際新聞最常出現的議題之一,就是貿易與經濟發展的問題。因此本文試圖說明,貿易發展背後的經濟原理,以及近代知名的政策主張為何。雖然我們都知道當代貿易政策的基礎是比較優勢(compartive advantage)理論的產物,自由貿易被假定為促進經濟發展的關鍵。但結構經濟學卻認為,政府應該扮演指導產業政策的角色,用進口替代與出口擴張,改變強國剝削弱國的經濟體系。而主流的新自由主義學者,卻指出政府失靈的問題,認為只要讓市場開放,使貿易帶來國際競爭,就能改善一國經濟體質。但從歷史上來看,現代的經濟強國在過去都曾經施行保護政策。此外,製造業與初級產業的專業分工,也可能帶來經濟發展的不均。本文試圖比較其間差異,並提出市場力量與政府因素是否有合作的可能。

人道干預這個道德準則在國際社會面對某一國家發生慘無人道的事件時,提供一個道德基礎使國際行動有所依據。然而這樣的道德準則有時在事件發生之後卻因為現實理由不執行,讓當初力推人道干預的西方違背自己所定下的準則。縱觀歷史,90年代有盧安達種族滅絕,今天有敘利亞內戰。不過當一個國際社會干預一個國家的內部事務的時候,本來就有許多困難,只是這些困難不該成為自己自私的借口,而是應該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傷害。即使如此,現實情況還是往往很難判斷。

(本文不涉及劇情內容)《半澤直樹》除了使廣大的上班族對職場文化的辛酸產生共鳴之外,其反映出的是日本金融文化與西方金融哲學的矛盾與衝突,雖然「護送船團制度」與「主銀行制度」在金融改革下逐漸衰弱,但長久行政指導與文化認同的影響卻依然困擾著現今的日本,昔日的特色竟儼然成為今日成長的絆腳石。

8月14日清晨,埃及軍方在拉比亞清真寺廣場(Rabaa al-Adawiya)執行「清場」任務,其結果造成5百多名示威者死亡,超過3千人受傷。這只是官方公佈的統計數據。穆斯林兄弟會表示,埃及軍方「大屠殺」造成2千6百人死亡,超過1萬人受傷。無論死亡人數是5百人還是2千6百人,8月14日的死傷絕對是埃及現代史上最慘痛的一天。無論是敘利亞還是埃及的大屠殺都好,這些受難者家屬的傷痛,以及穆斯林民間社群與其他公民社會的悲痛情緒,似乎已被國家間的政治角力、口水謾罵以及媒體的渲染所掩蓋。單純的大屠殺事件,成為國際舞台上各自表述的操弄議題,歡迎來到大屠殺政治學!

各位讀者大家好,歡迎收看第44期Weekly-Insight。本週為各位整理過去一週大事。美國的槍枝議題再度因最近的幾件事件而出現討論;中國的薄熙來案則出現令人意外的發展;斯諾登案中協助爆料的英國衛報,現在遭到英國政府單位阻止繼續爆料;澳洲的難民政策招致批評;我們該如何看待埃及動亂的後續發展?歡迎收看本期Weekly-Insight。 主編 理查德 謹啟

在上上週的洞見「貨殖列傳」專欄裡頭,我們透過債券的「殖利率」當作是一種分析指標。但在實務分析上,我們還可以透過「原物料」的價格變化,作為分析當前景氣與推測未來的重要指標。因此本篇一共介紹了三項重要的原物料價格指標─CRB、鐵礦砂與BCI。

自2011年中國太陽能板(solar panel)進軍歐洲市場以來,許多歐盟的太陽能模組廠,不堪中國太陽能板的低價競爭,應聲倒閉。如今中國太陽能板已佔7成的歐洲市場,也使許多歐陸太陽能產業開始向歐盟政府施壓。於是開啟歐盟與中國間的「太陽能戰爭」,彼此政府相互應用國際貿易法,替貿易壁壘找合法基礎。在今年甚至愈演愈烈,已經影響到太陽能板以外的產業。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關稅會造成生產與消費的扭曲,使資源配置無效率。但大國有機會設置最適關稅(optimum tariff),逼迫對手降低價格,改善本國的貿易條件(terms of trade),使雙方的生產能力達到平衡。然而,貿易政策不過只是輔助,效果也只能是暫時的。歐盟雖然為區內廠商保留3~5千兆瓦的太陽能板份額,但保護政策只會強化中國太陽能產業的整合,加速其汰弱扶強的過程。

英國與西班牙300年來的爭議再起,懸而未決的領土爭議,因為直布羅陀政府在當地水域傾倒水泥準備建造70座人工礁島,而再起紛爭,為了奪回失去300年的領土,西班牙找來同病相憐夥伴阿根廷,而英國則向歐盟提出申訴,希望可以利用歐盟的整合關係,用經濟解決政治問題。

班尼頓使用「高刺激性」的包裝成功地引起廣泛的批評與討論,然而,討論的是關於這品牌做了什麼,並非實際探討關於那些重要議題的內容或意義。這樣的現象不禁讓人聯想到我們習慣接收資訊的幾個管道──電視、報紙和社群網站(平台),也存在著同樣的問題。我們能夠看到關於波士頓爆炸案的大量報導,卻很難看到同時間也在伊拉克發生的爆炸事件,甚至在社群網站上,嫌疑犯尚未被確定的時候,「反中東人」的聲音就被瘋狂轉貼,這群無形的受害者還被貼上了「恐怖份子」的標籤。這就是我們的「班尼頓國際觀」嗎?

過分擔心音樂反映出政治思想,導致的結果,和要求創作人自我審查(Self-censorship)很相像:音樂逐漸變成一朵美麗的塑膠花- 美得無可挑剔、內容永遠「合宜得體」,易複製、但缺乏從土壤裡生長的過程,遺憾地缺乏了醖釀音樂和文化的自覺。「使用」音樂的目的,每個時刻都不同:有的人想要重溫記憶、有人想在通勤時放鬆心情,而「以上皆可,但用音樂來思索政治及社會議題是危險的」- 這樣的說詞,削弱了公民思考的機會、及歌者創作的可能性。音樂既屬於公眾、又無比私人。需要聽一首歌調整情緒的你、熱愛或不熱愛音樂的你、看電影不得不接收背景音樂的你,擁有自己的音樂品味, 沒有人有權逼迫你的耳朵,愛上哪一種聲音。但,如果你恰巧聽到一首歌曲,抒發對現狀的感想、質問屬於「公眾」的社會該往哪裡去,它們,只是一朵朵從適當的土壤裡生長出的花,沒有凋落、沒有被折下。如何詮釋、看待、回應,仍是每個戴著耳機的你,最私人的決定。

各位讀者大家好,歡迎收看第43期的Weekly-Insight。本週為各位讀者整理過去一週大事,包含美國下一任聯準會主席人選的討論,不同的人選是否對國際經濟帶來改變?埃及血腥之日,其中原委為何?以巴和談,是否能突破瓶頸?日本戰敗紀念日每每引發周邊鄰國反彈,今年又是如何?西班牙與英國直布羅陀爭議來龍去脈為何?俄國反同性戀法案將使其在國際上付出什麼代價?歡迎收看本期的Weekly-Insight。 主編 理查德

當代成功的經濟整合,多半出現在經濟發展相近或能互補的國家間。但TPP的談判成員,幾乎涵蓋所有的經濟發展模式。但是,有半數的談判成員都是被動應付自由貿易浪潮,如日本、越南、馬來西亞,我稱他們叫做「兩難國家群」。因為他們一方面需要擴大出口市場,另一方面又希望保護國內的敏感農業,尤其是具有糧食安全效益的農作物。兩難國家的貿易依存度都很高,領導者對於自由貿易很有興趣,也具有發展製造業的比較優勢。但國內農業的政治影響力強大,文化上也與農業產生巨大羈絆。使得經貿談判受到國內牽制,同時這種經濟型態的國家是否適合自由貿易,也是一個問號。前關於TPP農業貿易談判的議題上,主要觀察對象就是美國、紐西蘭與日本的角力。三國各自代表不同的農業發展模式,也關係到TPP談判是否會繼續拖延。另一方面,兩難國家也會善用國內的難處,來為難其他談判者。而政府為何回答國內的質疑,就會流出許多關於TPP的談判資訊。因此,各國的反對派或農業團體,也是得知TPP談判的重要資訊來源。

國家法在霍布斯式的演進中,獲得了自然法的效力、有了平等的概念、有了基本人權的概念,所使用的假設卻異常地少,因此有了稍微接近自然科學的那種說服力。「自然法」成為了最有效的人權來源,不但限制了國家的權力,也解釋了國家的有效性。使得近代的「正義」概念,獲得了新的、豐富的內涵。

針對核計畫,伊朗第十一任總統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表示伊朗的核子設施完全是民用目的,並且伊朗將會在遵守國際法的基礎上繼續核計畫。國際社會對於伊朗這樣的宣示目前仍半信半疑。白宮表示,如果伊朗真的認真務實,那麼他會發現美國是個可以談判的好夥伴。然而眾多西方媒體包括經濟學人,紐約時報,外交政策等都撰文鼓勵政府認真對待這位新總統,和伊朗前所未見的良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