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2015September

敘利亞內戰不只造成難民湧入歐洲外,也為國際情勢帶來不容小覷的轉變,過去因為烏克蘭事件被美國刻意冷處理的俄羅斯,藉著過去與敘利亞的長期盟友關係,以及組成國家中排除歐洲的「聯繫小組」,打算在這波敘利亞內戰中重新鞏固自己的勢力。

今年9月14日,艾伯特遭到同黨議員騰伯爾(Malcolm Turnbull)在黨內投票中以54對上44的票數挑戰成功,被迫下台。騰伯爾是五年來第四位宣誓就職的總理,是什麼樣的原因,讓2013年帶領自由黨贏回政權的艾伯特下台一鞠躬?澳洲近年來又面臨著如何的經濟困境?騰伯爾上任後對於澳洲政局可能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台灣目前所遭遇到的經濟衝擊,主要是來自於外銷出口的連續衰退,對於央行而言,如果是站在「拯救出口」的角度進行思考,應採取貶值而非降息。故此次央行「降息半碼」的舉動是否是宣示意味大於實質效應?決心有了,效果可繼續觀察下去。

政治不再是男人的天下,全世界有30個國家的女性部長比例達到30%及以上。以統計數據來看美洲的女性參政比例還是最高,高達22.4%,歐洲次之;最差則是阿拉伯。台灣現今出現2位女性候選人、國會議員女性比例約為1/3,與世界水準相符,可見在兩性與政治上台灣的表現頗為優異。

你/你可能聽過QE(Quantitative Easing,量化寬鬆),但應該不太了解甚麼是QT(Quantitative tightening,量化緊縮)? QE?QT?傻傻分不清楚 這是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在八月底宣布的全新名詞,用來解釋八月以來全球金融市場動盪不安的主要因素。德意志銀行認為,造成這一波股災的元凶,既不是上海股市崩跌、也不是人民幣無預警大貶,而是由於外匯存底世界第一的中國政府,在八月大量賣出美國公債,造成QT效應大肆蔓延,巨幅抵銷了自金融海嘯以來的QE效果,終將影響全球資金流動性,嚴重衝擊本已積弱不振的世界經濟。 [caption id="attachment_13635" align="aligncenter" width="550"] QE與QT你搞懂了嗎?[/caption] 由於德意志銀行是全球最大外匯交易商,也是世界最大的投資銀行之一,此言一出,瞬間在國際金融社會丟下一顆震撼彈,一時間,各大國際組織與財經機構(如國際貨幣基金(IMF)、世界銀行(World Bank等))順勢加強呼籲美國聯準會(Fed)務必三思而後行、謀定而後動(升不升息),甚至考慮預為因應可能接踵而來的經濟危機,不排除啟動第四波QE等等。 很明顯,Fed聽到了!本月17日的最新動態是「不升息」,這是否表示Fed也擔心QT時代可能來臨?就讓我們來了解一下「What is QT?」 在進入QT之前,有必要先複習一下何謂QE?QE是一種當官方利率趨近或等於零時,中央銀行仍持續挹注資金到銀行體系的一種貨幣政策,藉以維持極低利率水準(尤其是長期利率)與充足流動性。具體的操作方式,以Fed為例,主要是由Fed印鈔票購買長期債券,大量增加貨幣供給,提高美債價格並壓低市場長期利率(如企業貸款、房貸、車貸等),以刺激經濟步向成長軌道。 [caption id="attachment_13636"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QE量化寬鬆政策 圖片改自:http://www.ncpa.org/pub/ba732[/caption] What is QT? 德意志銀行的論述基礎是,全球央行所持有的外匯存底(多半為美國公債),在過去十多年來,呈現出一種不斷囤積的膨脹狀態,一直到去年8月接近12兆美元的歷史巔峰,其中尤以中國、日本、中東產油國,與亞洲新興國家的外匯存底增加速度最快。 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除中東產油國外):由於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的經驗過於慘痛,各國因受限於自身外匯存底不足,無法透過公開市場操作干預本國貨幣匯率,以致備受國際熱錢大肆炒作、本國貨幣急貶之苦,經過十數年的生聚教訓,各國政府很自然決定及早未雨綢繆以備不時之需。同時,累積外匯存底的另一個好處是,可以順應不同時期的國際經濟情勢,適度調節本國貨幣升貶,藉以維持基本出口競爭力。 但,這個趨勢自去年第三季起悄悄改變了。根據IMF估計,今年第一季的全球外匯存底比去年中的全盛時期減少約5,500億美元;而中國在今年七、八月又加碼拋售近2,000億美元的外匯存底。德意志銀行預測,全球央行明年將拋售1.5兆美元的外匯存底,以因應中國經濟成長放緩、油價暴跌及Fed升息預期所導致的資本外流。 [caption id="attachment_13638" align="aligncenter"

自民黨總裁任期至本月30日期滿,安倍自然將尋求連任,最後確認以無投票方式連任總裁,主因為:黨內外支持率的保持、自民黨派閥政治的轉向與缺乏黨內對立軸;即便安倍順利連任,但挑戰才正開始,安倍經濟學的成效、憲法改正的走向與新保安體制國內的反彈均考驗著安倍的智慧。

美國去死—是媒體報導伊朗經常引用的伊朗國內政治標語,伊朗與美國從過去迄今結下的梁子有許多,包含石油、政治或經濟制裁等問題,不過伊朗最痛恨美國的原因是一個高喊人權至上的國家不斷因為其自身利益做出口是心非的事情。欲了解更多美伊之間的故事,請看本日歐亞連線。

泰國在9月6日的表決中,國家改革評議會,否決了軍政府所起草的憲法法案。主因為這部憲法草案帶有「返祖性」,往非民主的方向前進。除了國家憲法問題外,還有泰國經濟衰退、王位繼承、國內民主運動與泰難分離問題。短期內泰國想穩定政局似乎還有段路要走,而軍政府能否能獲得支持也端看處理這些問題的手段了。

在中東地區烽火連天的時節,美國的福斯電視台湊巧拍了一部連續劇暴君(Tyrant, 2014-)來描寫這片充滿衝突的地區。筆者利用這個機會從這部連續劇如何折射今天的中東情況,來略為探討今天的局勢。

[caption id="attachment_13542" align="aligncenter" width="550"] Earth, Wind and Fire的專輯封面[/caption] 當Earth, Wind and Fire唱著「我們來律動吧!」("Let’s Groove"),也算是把"groove"這個深植在黑人音樂文化的詞彙介紹給白人。如果我們回到爵士樂的定義 ((Charles Keil, 2010 ,"Defining 'Groove'” (http://www2.hu-berlin.de/fpm/popscrip/themen/pst11/pst11_keil02.html))) 來看,"groove"指的是一種音樂的韻律感,它基本上是在於節奏和聲響「有差異的參與」,這件事情可以由一個樂手自己、也可以由多個樂手一起來完成。什麼叫做「有差異的參與」呢?所謂的「參與」就是黑人文化中「呼喊與回應」的傳統,許多事件都是在一種對話性的情境中進行。而這對話中透過各種具有差異的姿態來完成,簡單來說,就是不同強弱週期的節奏和急遽變化、對比的音色或聲樂。 某個角度來說,這是黑人音樂之所以「黑」的根本;遠在非洲音樂中就可以聽見這樣的聲音:非洲音樂因為樂器的關係,大多是以各種鼓為主,能夠演奏複雜弦律的樂器並不多,因此當我們聽到非洲音樂時,可以發現他們著重在多層節奏彼此交叉著,形成一種節奏的織網(rhythmic fabric) ((

東京出現十二萬人上街的抗議,反對安倍政府提出的安保法案。這個看來平常的修法,在日益緊張的東亞局勢中,卻可能讓日本捲入戰爭的風險提高,因而引起民眾反對。而這個法案若通過,會有什麼影響呢?

如果大家不介意我繼續沿用上個月的註解,過去與未來仍舊貫穿這個月的主要全球局勢。紀念二戰結束,以及面對當前亞太地區的緊張關係,我們不知道中國的閱兵跟日本安保法案修法,哪一個對周邊局勢影響是可以被忽略的。歐巴馬任期倒數,他還有多少未竟的計畫?有多少成就呢?中國在拉美的經濟活動相當活躍,也曾有一說,台灣在拉美的邦交國,可能在中國大手一揮,就全部斷交,這是真的嗎?非洲的發展常是讓人鼻酸又感到無奈的,這個人類發源地所發生的事情,常讓我們回想最根本的人權應該是什麼樣子。埃及新運河即將啟用,對政局、經濟有什麼影響呢?歐盟的治理問題,隨著各國分歧日深,挑戰日增,我們如何面對這個局面?

近期大量難民死亡事件,再度彰顯歐洲近年最嚴重的問題─非法移民。目前歐盟按照各國經濟實力等來進行「配額」,25個歐盟國家都必須接收難民,首當其衝的是德國、法國和西班牙。但如英、法、捷克與波蘭等國則拒絕再接收難民。歐盟短時間內看來是無法解決此問題。

海岸巡防隊可以扮演什麼角色呢?隨著南中國海與釣魚台周邊海域的資源、島嶼爭奪逐漸升溫,海軍的介入有太多的敏感度,海岸巡防機關的重要性就大幅增加。這篇文章透過美國的運作方式,來提供台灣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