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2015October

自今年以來,我國的景氣對策信號燈已收集到了5個藍燈信燈,雖然五月曾經短暫地轉為黃藍燈,但仍然無法改變大環境的整體趨勢方向。對照明日主計處即將發布的第三季GDP成長率數據,以及近日歐洲央行與中國人民銀行,再度宣布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不論是台灣內部或是外部大環境,恐怕都將維持一段長時間的低迷景氣。

紀錄片《灣生回家》在募資達成目標後,終於將同名原著搬上大螢幕,同時也掀開了一段長久以來被淹沒在時代洪流中的歷史故事。灣生是誰?他們是一群在日治時期出生於台灣的日本人,而隨著日本的戰敗,也面臨被遣送回國的命運。

本月緬甸政府與八大叛軍簽下了停火協議,宣稱終止了70年的內戰。實際上仍有近半叛軍不簽合約;除合約內容空泛模糊外,對不簽合約的叛軍軍方仍持續動武。本次停火協議之成敗仍有賴緬甸政府後續政策與行為。

巴勒斯坦的旗幟在九月底飄揚在聯合國外,為何巴勒斯坦成為觀察員後仍然無法緩解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間的矛盾和衝突?出生在建國後的巴勒斯坦青年又為何要向以色列再起干戈?本文將梳理從1987年開始,略有間歇卻不曾止息的Intifada,去探討當中巴勒斯坦人所面臨的困境和訴求。

美國一直是台灣幾乎是唯一的軍售來源,而十月初所召開的台美國防工業會議,則對軍售內容的討論有決定性的影響。接下來台灣有可能採購什麼武器呢?對於台灣軍力影響如何?

以台灣現有的產業結構,即便不加入TPP,對於早已接近全球零關稅的電子產業根本沒有影響。但如果我們選擇加入,那台灣在農業發展的策略是什麼?我們要創造新的農業品牌,打進國際市場;還是選擇棄守糧食作物,發展與觀光結合的精緻農業?TPP的確喚起美中在東亞佈局的戰略考量,但作為一個籌碼不多的小國,在思考如何在「選邊站」之前,不如先思考自己該如何站起來。

10月6日在國會眾議員會館旁的東急首都飯店,聚集了來自台灣的留學生及台僑們為了一睹當日開始訪日行程的民主進步黨主席,蔡英文。蔡英文此次的訪日無論對台灣或是日本來說都是十分重要,除對海外的台灣人信心喊話外,培養良好的台日關係,未來對日本、台灣都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歐盟本月14日公布新貿易策略報告,台灣被列入歐盟洽簽自由貿易協定的名單中,為何歐盟要和亞洲各國簽署FTA?而此份自由貿易協定又將會為亞洲未來的經濟體系帶來什麼樣的影響?美國、中國又會讓歐盟如願以償嗎?今日歐亞連線來看看歐盟到底在打什麼算盤。

過多的資訊讓人霧裡看花,媒體大多也譁眾取寵只報導特定候選人。如果你不假思索在網路翻閱著眾多候選人的新聞,而依然無法釐清頭緒,那麼這篇整理文,希望能讓你能更快掌握總統大選的動態,知道在政治市場上誰被押注贏得勝選的機會較高。本文針對紐約時報的整理再進行簡化,點出確切重要的資訊提供讀者參考。

「藍燈買股票,紅燈數鈔票」,在景氣燈號出現「藍燈」時,可以進場買股票;而在燈號出現「紅燈」時,這時候就要出清手上持股轉換成現金。唯有準確的判別藍燈與紅燈訊號,才不會在錯誤的時間點進場,降低投資風險。

隨著區域經濟協議逐漸擴大,從兩國之間的FTA到TTP,以及最近德國民眾抗議的TTIP,都意味著經濟全球化的來臨,然而在開放同時,世界各地亦傳出了民族主義,自我保護的聲音和訴求,這次我們從各國對敘利亞內戰難民的反應來看看各國如何在經濟全球化的同時又必須協調國內民眾基於民族主義的聲音。

上海合作組織,歷經十年生聚、發展,終於在2015年開始對外擴張。總的來說,上合組織作為一個平台,其一可以提供中俄安全合作基礎,其二提供中國更多爭霸資本,其擴張更可以滿足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珍珠鏈戰略,以及俄羅斯突破美歐的制裁封鎖、轉移戰略重心以達到平衡的重大戰略性目的。

自七月底,美國宣布將古巴從人口販運黑名單中去除後,九月初,古巴決定展開雙臂歡迎逃亡在外的醫生回國,並且保證沒有任何懲罰,甚至給予工作保障。過去,背棄古巴或是外派時逃離的醫護人員被禁止回國,而時間往往是一輩子。 View image | gettyimages.com 圖片說明:從伊波拉疫區歸國的古巴醫師。   冷戰時期被孤立的古巴,靠著周遊世界的醫療人員,胼手胝足地救人、做外交。 一切從1959年菲德爾.卡斯楚(Fidel Castro)執政掌權開始,古巴國際醫療計畫將大批醫護人員分派至世界各地,尤其是拉丁美洲、非洲與天災肆虐地區。古巴表示直至2008年,超過27萬的醫療人員已在全世界154個國家工作過,在開發中國家部署的人員超過G8國家加總。去年,當伊波拉病毒在西非肆虐,古巴也派出上百名醫護人員前往賴比瑞亞、獅子山共和國和幾內亞的疫區,人數遠多於其他國家。 古巴遠近馳名的醫療外交,它的開端或許要感謝委內瑞拉前總統烏戈·查維茲(Hugo Chávez)在2000年與古巴簽署的第一份合作協議。委內瑞拉負責支付專業人員薪償,古巴提供免費醫療服務至委國貧困地區,而與這兩國關係良好的玻利維亞、厄瓜多、尼加拉瓜與阿根廷,也獲得古巴的醫療照護。病患得以飛往古巴或委國進行治療,並由查維茲政府負擔所有費用。藉由這種結盟關係,古巴國際醫療參與者在2002年到2005年間,從6,190人激增至31,243人。 古巴的醫療不僅大大提升其國際形象,也成為政府國庫重要的收入來源。 日以繼夜穿梭在貧困地區的醫護人員,其醫療任務為古巴帶來許多財政援助。如在海地、宏都拉斯、尼日、盧安達與馬利,獲得來自德國、法國、日本、挪威、澳大利亞政府,與世界衛生組織、泛美衛生組織、聯合國等等的資金援助。從2008年到2010年,古巴接收超過7億美金的援助;而2014年,古巴對抗伊波拉不遺餘力,預估可為國庫增加82億美元。 與許多國家的雙邊醫療協議與緊急救援合作項目,也給予古巴可觀的貿易與投資之附帶利益。一如2010年海地大地震,挪威政府立刻捐贈200萬美元,補助古巴醫療用品與救難隊服務,並在之後簽署石油及漁業的雙邊協議;同年,古巴派遣200名醫療人員至卡達,卡達立即宣布投資7,500萬美元在古巴的飯店建造。2008年,古巴出口醫療服務的營收,已超過國內觀光業營收的三倍。 古巴決定遵循這種模式,派遣大批醫療團隊前往加勒比海地區國家、非洲與阿拉伯世界。擴張最顯著的是經濟實力雄厚的石油生產國,如卡達、阿爾及利亞、科威特與安哥拉。2012年初,古巴表示相較於去年同時期,出口成長了11個百分比,其中超過七成為醫療服務。此外,「醫療觀光」提供外國人諮詢、測試、醫療加上交通、住宿和膳食的套裝行程,也為古巴貢獻不少收入。 View image | gettyimages.com 圖片說明:古巴哈瓦那,民眾在藥局採購   在世界各個角落行醫。古巴還要拯救的,是自己的醫生與人民。 逃亡的醫生源起於極度限制的自由,與低落的生活水平。醫護人員未經許可不得出境,而外派醫療者的工作時數總是很長,生活長期被監控,他們可能被禁止開車、限制門禁、不得與媒體談話、甚至不能與當地人交流。古巴醫生每個月的薪水,十分驚人地只有30美金。最可怕的是在犯罪孳生的地區行醫,他們可能被攻擊、強暴、甚至殺害。即使如此,大多數人仍同意被外派做醫療服務以保障工作、存錢、寄生活物資回家,或者

南蘇丹自2013年以來的內戰在八月開始有了新進展。肯亞、烏干達與衣索比亞等鄰近國家嘗試介入內戰的調停,更邀請引起戰火的雙方領袖8月16日於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召開和平會談。然而,會談最後的結果卻只有反叛軍領袖、同時也是南蘇丹的前副總統馬查爾簽署協議而已,總統基爾則是拒絕簽字。根據官方說法,基爾之所以不願意讓步是因為他們認為叛軍內部有分裂的風聲與傾向,簽署和平協議並不代表問題能夠真正解決。對此,美國與聯合國安理會分別於8月19日及25日警告南蘇丹當局,主張該國若是持續堅持不簽署協議,將進行更進一步的經濟制裁。在內外壓力的夾擊之下,南蘇丹政府最後還是在26日宣布簽署和平協議。 爭端尚未落幕,8月30日政府軍與叛軍各自發佈公開聲明,相互指控對方並未遵守和平協議內容,持續於上尼羅州有武力衝突的情況。聯合國安理會緊急在9月4日商議,祭出武器禁運與目標性制裁行動,希望能夠藉此終止雙方僵持不下的局面。只是雖然國際社會頻頻有動作,內戰的雙方領袖也答應將出席9月29日聯合國安理會在紐約的會議,實際上民間社會的衝突與混亂似乎沒有舒緩的跡象。 該國內戰以來已經簽署了數次的和平協議,但總是因為雙方立場差異過大而很快地不了了之。去年1月的和平協議會談中,總統基爾便直白地表示:除非叛軍無條件宣布投降,否則將不會有任何讓步;至於馬查爾則堅持政府必須先釋放包括其政治盟友在內的政治犯,才願意同意停火。顯然簽署協議也只會是促成和平的第一步,在尚未真的處理歧見之前,不見得能夠解決問題。那麼造成衝突的真正原因為何?雙方僵持不下的考量又是什麼?藉由釐清問題的確切核心,或許才能真正找到解決爭議的可能出路。 衝突背後的原因與矛盾 南蘇丹2011年才正式宣布獨立,屬目前全世界最年輕的國家。也因此,不少國際媒體分析南蘇丹的內戰乃肇因於國家體制仍未穩固,而內部的族群衝突與矛盾在建國之後逐漸被激化所導致。尤其內戰的雙方領袖基爾與馬查爾分別屬於南蘇丹的兩大族群——丁卡族與努爾族,戰事發生的初期甚至有媒體以「種族屠殺」、「盧安達事件再現」等標題定調之。南蘇丹國內的媒體還有另一種聲音,認為不該將促成內戰的原因指向族群的矛盾,政治人物之間的權力鬥爭才是關鍵。 基爾與馬查爾在南蘇丹獨立之前,皆屬於南蘇丹獨立運動主要組織——蘇丹人民解放軍(The Sudan’s People Liberation Army,簡稱SPLA)的高級將領。他們雖然同樣是在對抗北方喀土穆政府,卻因為派系不同而時常發生摩擦。基爾領導的派系以「嫡系」自居,掌握蘇丹南部國際援助的主要來源。馬查爾所率領的人馬因為防蚊而在身上塗抹白色粉末,被稱之為「白軍」,是由自衛武裝的組織起家,在SPLA成立之前便已經與喀土穆當局有多次斡旋的經驗。兩方雖互相看不起彼此,當時SPLA的領導人加朗在各個派系間的處事較為公允,他們也就不敢有太大的動作。直至2005年南北雙方簽署《全面和平條約》、賦予南方自治權的前夕,加朗因直升機失事而死亡,讓基爾與馬查爾雙方陣營開始蠢蠢欲動。 基爾繼任了加朗在SPLA及其所屬政黨蘇丹人民解放運動(SPLM)領導人位置,他與馬查爾兩人之間的對立與矛盾也更加浮上檯面。尤其自2011年南蘇丹獨立以來,基爾不斷強化個人的權威,除了在政治上排斥異己外,更在經濟上嘗試以自己控制的公司Jarch, Ltd取代多國控股的大尼羅河石油作業公司與佩特拉達石油作業公司。控制石油產業為何重要?因為按照官方說法該國石油產業收入高達95%,非官方說詞更高達98%,是壟斷南蘇丹經濟命脈的重要來源。基爾嘗試獨攬大權之外,與馬查爾間的紛擾關鍵更在於:後者的地盤與控制區域恰好位於南蘇丹北部與東北部的石油產區。2012與2013上半年基爾以南北蘇丹的邊境發生衝突為由,將第四師等部隊調往北部,第四師師部甚至直接進駐馬查爾大本營本提烏(Bentiu)。不只如此,2013年7月基爾解散包含副總統馬查爾在內的所有內閣,並同時召開SPLM黨代表大會,推舉新黨魁與2015年總統候選人。馬查爾當時便指稱基爾是在為其獨裁之路鋪路,而這一傳串的舉止顯然才是種下該年年底雙方爆發衝突的真正原因。 中國的佈局與動向 方才我們可以看到南蘇丹內戰的主要原因其實是基爾與馬查爾兩派間的權力鬥爭。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在國際社會介入的過程中有些國家的動向特別被放大來看,其中一個便是在蘇丹與南蘇丹耕耘將近二十年的中國。聯合國安理會8月25日在警告南蘇丹政府簽署和平協議的同時還公布了一份統計數字,指出中國國營軍火商光2014年就向南蘇丹政府輸出市值高達2千萬美金的軍火。與此同時,聯合國駐南蘇丹特派團公開表楊中國赴南蘇丹的維和部隊,認為他們在打通往北部的人道救援補給線工作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 中國在南蘇丹的經營不是在內戰之後才開始,而他們在當地所受到的衝擊也並非肇始於內戰,內戰說穿了只是個雪上加霜的轉捩點。早在南北蘇丹尚未分治之前,中國已經有12家和石油相關的大型企業,總投資額超過兩百億美元(雖然其中許多是道路、學校、醫院、水電站等非石油項目投資),更不用說中國同時也是蘇丹石油出口量最大的國家。由於主要產油地區位於南蘇丹,兩國卻只有一條必須經由蘇丹通往北邊蘇丹港的輸油管,不難理解為何在南蘇丹2011年7月宣告獨立後北京採取一種南北平衡的立場,2012年開始該國甚至還積極介入調停蘇丹和南蘇丹的衝突,以確保它在兩國的石油投資不受波及。 [caption id="attachment_13718"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片說明:位於蘇丹的蘇丹港,是南、北蘇丹輸送石油的唯一港口。圖片來源:https://goo.gl/hSjHLE[/caption] 南蘇丹內戰爆發以後,不少石油工人在戰火中成為犧牲者。中國先是於2013年底宣布將從上尼羅州各油田作業點撤出近八成的員工,有消息指出中國這幾年便暗地提供資金給武裝民兵以保護油田。內戰的雙方陣營雖然皆宣稱要「保護油田」,但顯然基爾與馬查爾在爭的正是石油產業的控制權,所謂的保護也大概僅是鞏固各自的勢力範圍而已。而中國在內戰雙方的權力爭奪中如何讓自己石油利益的傷害降到最低,應是其佈局與動向的重要影響因素。 美國為何如此重視南蘇丹問題 美國其實在南蘇丹內戰中的幾次談和都扮演著積極的角色。有分析指出那是因為美國亟欲在非洲趕上中國多年來的經營成果,但該國在南蘇丹所下的功夫恐怕不只是如此。美國是南蘇丹獨立的重要推手之一,同時在獨立前後乃至於內戰期間還供應了大量的援助給南蘇丹政府。美國不僅是南蘇丹最大的援助國,南蘇丹在美國援助輸出國的輸出資金、資源量排名世界第三。美國在南蘇丹石油產業投資與涉入程度遠遠不及中國,為何要在政治方面投注那麼大的心力呢? 同樣是回到南北蘇丹尚未分治的時候,北蘇丹人民以信奉伊斯蘭教的阿拉伯人為主,而南蘇丹則是以基督教與泛靈信仰為大宗的黑人。美國為了打擊世界各地的恐怖份子,試圖斬斷伊斯蘭教基本教義派可能獲取資源的任何管道,以北蘇丹伊斯蘭教勢力為首的蘇丹便成為美國的眼中釘,尤其又有消息指出北蘇丹可能提供武器給巴勒斯坦的激進組織哈瑪斯。南蘇丹的石油蘊藏量遠遠超過北蘇丹,而南北兩邊又因為族群、宗教與文化差異有長期的對抗歷史,顯然便是美國得以用來牽制北蘇丹的重要棋子。 如此看來,中美兩國於南蘇丹內戰的考量有些不同,這也影響到談和過程中雙方的意見歧異。舉例來說,中國便積極主張北蘇丹應該也要加入談判,而這並非美國所欲見到的局面。年初美國曾向聯合國提交一份制裁南蘇丹的決議草案,該草案也遭中國質疑並未真正能夠有效用,而是涉及美國自身的利益考量。至今為止,我們可以看到主要嘗試調停內戰的中美兩國都並未真的提出全面性的策略解決問題,雙方皆不願削弱戰爭中關鍵人物的勢力。一次又一次的協議與會談是否真能帶來南蘇丹和平的曙光,除了內戰雙方陣營的權力、利益分配問題外,中美兩國絕對是影響結果的重要關鍵之一。 參考資料: 今年八月雙方於阿迪斯阿貝巴和平會談的協議文件內容 南蘇丹內戰開始談和,但中國石油利益仍懸置 為何南蘇丹內戰問題對美國那麼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