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2016January

2016一開年,金融市場中黑天鵝四處亂竄:中國股市四個交易日四次觸發熔斷機制,進而引爆全球股災;跌跌不休的國際油價,在伊朗擺脫經濟制裁,宣布增產加入原油供給行列後,後勢更將不知伊於胡底⋯。

位於歐亞交界上的土耳其在加入歐盟受挫之後,逐漸望向南邊曾經是勢力範圍的的沃土,不僅單獨出兵伊拉克,更大舉投資非洲。除了現實的地緣政治考量,還有國內利他主義的推波助瀾。究竟土耳其所圖為何,而非洲中東諸國反應又如何? 是否呼應鄂圖曼時期的輝煌榮耀?

上週提到,基於許多經濟面、心理面的因素,造成目前外界普遍都看壞中國經濟在近幾年內的成長狀況。究竟中國要使出什麼手段讓人民幣回穩呢?除人民幣之外,港幣的戰場已被開啟,中國在2016除了要穩定自身經濟表現,還需要設法穩定貨幣價值。

「辣死你媽」(Nasi Lemak 2.0) 是馬來西亞鬼才導演黃明志在2011年的賣座電影,也曾經在同年的台灣金馬影展列為參展影片,這是馬來西亞的國民美食,來表達馬來西亞華人的身份認同,以及大馬一直強調的多元種族文化與融合。這部電影為「Satu Malaysia」(一個馬來西亞)用了極低成本及有限的90分鐘內,做了很通俗的完整呈現。

在冷戰之後,非傳統安全的威脅變得更加重要,美國海軍建軍也以此為目標。然而,隨著近年來俄國與中國對美國的挑戰日增,美國也必須平衡傳統安全上的軍事力量。在這樣的情況下,原本被寄予厚望的濱海作戰艦被減產,這象徵著美國海軍戰略的轉變。而台灣身為美國在亞太的安全盟友,也有必要考慮這層轉變,以因應區域上的變化。

人民幣要走向國際化仍是進行式,其匯價目前是無法自由浮動,在外匯市場也無法自由兌換,為了滿足境外買賣人民幣的需求,出現離岸版人民幣(CNH),CNY與CNH兩者雖然有套利空間,卻無法操作,導致當人民預期人民幣將貶值時,一窩蜂地跑到香港進行操作,而當人民幣開始大幅貶值,就會反過頭來帶動在岸人民幣一同趨貶,導致目前人民幣暴漲暴跌的處境。

台灣學者喜歡引進國外政策回台灣,前兩年流行的「自由經濟」以及這兩年的「分配正義」,而台灣需要的又是什麼樣的分配正義?台灣雖稱作民主國家,卻未經歷正義轉型,侍從主義使經濟發展的資源錯置,中小企業也開始盲從中國的經濟計畫。台灣人輸的不是經濟,反而是政治。民主不是選完政治領袖就結束了,監督執政者履行承諾,才能改變現狀。

兩週前日本與南韓就紛擾已久的慰安婦問題達成共識。日本除了內閣總理名義表達「發自內心的道歉與反省」之外,也承諾將會利用政府預算撥款給予南韓政府成立相關協助前慰安婦的基金會。美國在背後扮演了一個推手的角色,此次和解犧牲了前慰安婦的權益,但是卻可能換來在外交、軍事、經貿上難以計量的緊密合作。

這兩天震驚世界的大事就是沙烏地阿拉伯宣布與伊朗斷交,起因於沙烏地阿拉伯堅持處決一名著名的什葉派教士Sheikh Nimr al-Nimr。除了這條導火線之外,也讓我們從17,18世紀開始追溯,深入了解這兩個國家間錯綜複雜的歷史、政治與宗教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