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的恐怖攻擊佔據各大報紙版面的畫面讓人餘悸猶存時,世界另一個角落也在被同樣的恐懼壟罩,甚至恐怖攻擊的頻率更高,喪生人數更多,然而是什麼讓歐洲的恐怖攻擊引起這樣的關注?在FB上被哀悼歐洲佔滿時時,不妨想想還有哪些地方更需要我們的關注。

菲律賓當今的深層困境,是其與中國地緣位置的接近性,加上與美國又愛又恨的前殖民連結造成的「雙重」不對稱,輔以其現在連動的中美兩強全球競逐所致的。中美兩強在亞太霸權競爭,正大幅壓縮菲律賓外交政策的獨立運作空間,也日益考驗菲律賓領導人的決策智慧;偏偏深陷內政議題與腐敗政治結構的菲國政治人物們,往往缺乏擬定完善南海政策所需的遠見,更別說帶領這由7500多座島嶼組成的國家跳出被強權宰割的悲情循環--而這顯然不是在「親美」、「親中」間進行路線變換就可以達成的。

「安居樂業」好難… 時序來到2016火猴年,的確像是齊天大聖孫悟空大鬧天空一樣,攪得台灣不得安寧:一開年國際金融市場動盪不安、小年夜地牛翻身,造成維冠大樓倒塌奪走多條人命、三月中政府公告土壤液化區潛勢區資訊,為低迷房市投下一顆震撼彈、身為台灣經濟命脈之所繫的出口金額連13個月衰退,即將追平金融海嘯(連14黑)紀錄…。 經濟不振無法操之在我,連最基本的居住安全也無法確保,相信有不少人想問:為何「安居樂業」的小小願望竟難如上青天?有沒有一種方法可以同時滿足「預防災難」與「振興經濟」兩個目標? 有!而且也有國家成功過。   1995年1月17日凌晨,日本關西地方發生芮氏規模7.3的大地震(中文稱之為阪神大地震或神戶大地震),重創日本第二大的京阪神都會區、毀損近10.8萬棟建物,若加計半倒無法居住者,受影響建物總數逼近45萬棟。官方統計有6,434人死亡、43,792人受傷、近30萬災民無家可歸,災損金額約莫10兆日圓。 阪神大地震在日本地震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因為它直接帶動了災後日本(不論政府或民間)對於地震科學、交通防震、都市建築防震法規等的積極重視。由於當時尚未對關西地區斷層帶有全盤認識,許多日本學者認為關西地區不會有大地震發生,使得該地區缺乏防災意識與救災系統,因而造成極大規模與重建速度緩慢的天災人禍。 生命無價,防災第一 其中,尤以「修訂建築相關法規,強制提高房屋抗震係數」更是重中之重,因為住宅是人民最主要的生活場域,一旦遭受無法回復的傷害,將會使災民與受災地區長時間處於痛苦與不便當中。於是,日本政府自1996年起連續三年修訂《建築基本法》,大幅提高各類建築的抗震基準,要求建商(除木造住宅外)必須保證其所經手的建物(尤其是商辦大樓)耐得住八級地震不倒,而且使用期限可以超過100年。 在日本,一個建築工程要獲得開工許可,除需提供設計、施工圖紙等文件資料外,還必須提交建築抗震報告書,其內容包括:根據地震的不同強度,計算不同的建築結構在地震中的受力大小,進而確定建築的樑柱位置、承重及施工中鋼筋、混凝土的規格和配比,只有擁有一級建築師以上的人,才能有資格編製報告書。一幢普通的八層樓公寓,光是抗震報告書就厚達兩、三百頁,且報告書必須經過相關監管部門的審查,確認無誤後才能開工。 不僅法規嚴格、執法更嚴。2006年,日本警方逮捕了一名建築設計師和一家房產開發公司社長,指控該設計師與房產開發公司勾結,為節省成本擅自修改設計方案,減少鋼筋用量和粗壯度,導致許多住宅樓抗震能力明顯下降,警方曾極力主張他們觸犯「預謀殺人罪」,最後雖未能如意將這兩人求以重刑,卻因此引起了全國性的住宅抗震清查運動。 嚴格法規也激發無限創意。日本一般民宅屋頂早已不使用磚頭,改用塑料製成的五彩瓦片,而牆體則多設計成「整體結構」,內部是類似石棉一類的充填物,都是用來減少房屋倒塌的傷人機率。有些大城市建築物的地基部分加上了硬質橡膠和鋼板,藉以有效提高建築物本身的結構彈性。近年來,還有一波「抗震抗災公寓」的興建熱潮,以儲備糧倉庫、抗災飲用水井、緊急醫療救護室等抗災設施做為賣點,甚至擁有可供直升機起降的場地。 各位讀者若有機會到日本去,也可以留意觀察一下,日本房子的高樓層玻璃上常能看見紅色箭頭,這是因為法令規定高樓層建築必須使用砸不碎的強化玻璃,以防震災來臨時,玻璃破碎墜落傷人;但為了方便救人與協助逃生,有些玻璃在建築之初就設計成可砸碎,所以需要貼上箭頭公告周知。 簡言之,日本的防震與建築法規是建立在一座座廢墟、一具具屍體,與許多對親人永無止盡的懷念與哀痛上,日本人的想法很簡單:逝者已矣,希望下一次不再發生如此大規模的傷亡。 防災也能拚經濟 事實上,類似這種災後重建的特殊情況,由於災後重建需求的顯著增加,雖然當年度的經濟受創難免、消費意願下降,但其後幾年的受災地區、甚至全國的經濟動能多半能明顯升高,且可一併滿足中長期的社區發展、都市計劃及產業轉型等需求。以日本為例,1995年1月中發生阪神大地震,1995與1996年的經濟成長率分別為1.94%與2.82%,是近25年來日本少見的高成長水準,上述所提及的建築業受惠尤大。 近25年日本經濟成長率走勢圖 資料來源:國際貨幣組織(IMF)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日本的例子告訴我們,政府的責任顯然是從「公布資訊(土壤液化潛勢區)」後正式開始,後續的相關配套斷不可少,否則只是徒增民眾恐慌與惶惶不可終日而已。 首先得教育民眾,土壤液化不可怕,可怕的是無良商人。20160206的南台大地震,傷亡最慘重的維冠大樓並非位於土壤液化區,卻因為缺德建商的偷工減料,奪走117條寶貴生命;大台北地區許多標榜「河岸第一排」的豪宅都座落於土壤液化區,甚至還是河道截彎取直的新生地,不也挺過這麼多次的地牛翻身?! 接著,得趁勢重啟都市更新計畫,「都市更新」其實是許多大城市的必經之路,因為時代在進步、科技日新月異、人口也愈來愈多,不少公共建設早已不敷使用或無法滿足現有需求,但過去一段時間內的幾樁社會運動因處理失當,導致都更一事在台灣逐漸被汙名化,是時候導入防災、永續、特色產業、高齡/親子友善等「都更2.0」了。 更何況,唯有政府有足夠能力在經濟低迷時,逆勢大規模投入公共建設,最典型的例子是台灣在1960年代末期推出的「十大建設」,自中山高速公路(第一項)1971年開工後的十年內,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都超過10%,只有在兩次石油危機(第一次是1973~1974、第二次是1979~1980)時低於10%,足見寬鬆財政政策的效果有多大。在全球央行顯然已經束手無策的當下,即便需要舉債、縱使債台高築,寬鬆財政政策或許是各國政府不得不然的最後選項

行政院於日前公佈全台土壤液化潛勢分佈圖,然而在公開民眾查詢的同時,一連串政治問題也接踵而來。土壤液化潛勢區資料公開化有助民眾了解住家安全,但最重要的依然是對應措施。

法國恐攻後,矛頭紛紛指向比利時,究竟比利時為何成為眾矢之的,多半歸因於國內各部門機能失衡導致族群衝突,但比利時國內問題又是如何擴散至歐洲各國導致法國恐怖攻擊?且讓本文為您分析。

本文將從幾個角度來探討北韓一連串的動作與國際社會的反應,包括今年1月的核子試爆、2月的衛星發射、開城工業區(Gaesong Industrial Complex)活動的中止、2270號決議案的內容,以及北韓背後行動可能的邏輯等。北韓雖然增加了自己的戰略籌碼,但是美、日、韓三國願不願意買單。雖然安理會決議要求各方儘速恢復如過去「六方會談」的多方談判,但是美、日、韓三國各有其底線立場,能否順利召開都是很大的變數。在這種情況下,北韓慣用的外交與談判策略是否有發揮空間,更值得我們進一步觀察。

歐洲央行從2014年6月首度宣佈施行負利率以來,到上週為止,第三度擴大負利率的程度;無獨有偶,日本央行也在今年一月一同加入負利率的行列。從目前已經可以得知的相關資訊看起來,整個國際經濟環境、利率決策作為,早已是陷入了一種「平庸」的狀態。從各種數據看來,實體經濟不但沒有如預期般邁向復甦。幸虧在各已開發國家當中,美國經濟表現目前來看仍是唯一的希望,起碼聯準會在去年底開始了升息循環,開始踏出升息的第一步。台灣下週央行及有可能再度降息。只是降息後的效果究竟如何?這恐怕就是見仁見智 了。I

本文洞知識將說明日本政府在海嘯防災對策上的改革,並暫且放下官方說法深入災區,一探改革所遭遇到的困難。

東日本大震災迄今已過五年,而這五年來隨著東北的重建復興,日本內外也都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日本政府當初規劃災後重建以十年為期,並劃五年為一段落,前五年為集中復興期,專注於支援災民生活與恢復基礎設施。

如果你看完三篇洞見帶來的關於阿拉伯之春五周年的回顧與分析,卻仍有滿腹疑問。阿拉伯世界的人過的什麼樣的日子? 人們有什麼不滿? 統治者又如何官逼民反?他們用什麼社交網站組織活動?想要對該議題想要有更深入的了解,洞見在此為讀者推薦幾本書,多看多讀,打開國際視野的任督二脈。

農曆年前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先生辭世,一代白手起家的商業鉅子就此撒手人寰。孰料二房片面公布遺囑內容,遂而掀起一場家族企業爭奪大戰序幕⋯諸如此類的事情層出不窮。究竟是要爭一時?還是要爭千秋?又有什麼比眼前白花花的鈔票更為重要呢?

在前一篇洞見報告-阿拉伯之春五週年回顧當中,我們論及虛弱的政經條件,強大的守舊菁英反撲,嚴重的貧富不均,高估社群媒體力量以及國際政治環境五個原因導致阿拉伯之春幾乎失敗,而埃及與突尼西亞,究竟這兩者的走向為何會不同?

間諜橋─榮獲2016奧斯卡的最佳男配角獎,除了演員演技以外,這部電影掌握了電影少有的談判元素,透過美國代表唐納文律師如何成功的運用談判技術,化解有成見的雙方並順利解救人質,是一齣不能錯過的優質影片,完美詮釋了心理學與談判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