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憑著雄厚的樁腳、媒體喉舌和政壇資源優勢,作為萬年執政黨的「安解」敗選機率甚低,但由於這次是37年來「安解」首次由桑托斯以外的政治人物領軍作戰,這會否為5個月後的選戰帶來意外懸念,現階段實難斷定。同樣值得留意的則是其經濟狀況,隨著油價走勢持續飄忽不定,安哥拉政府已難以準確預測國庫收入,一旦其經濟秩序崩潰,除了國內選舉,非洲大陸中南部的地緣政治局勢、以至「葡語國家共同體」經貿往來等多塊政經版圖,都有機會受到牽動。更進一步而言,以上這些變數,會否誘使「安解」試圖把對葡關係用作籌碼,作為其轉移國內矛盾的群眾心理出口?這段外交關係何去何從,進一步的蝴蝶效應會否出現,值得在接下來的半年繼續觀察。

2017年4月1日,日本國鐵迎來民營化30週年。公共事業該如何在企業損益與社會價值間取得平衡,地區的公共交通又該由誰來完善與守護,預料將是國鐵分割民營化的下個改革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