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亞太戰國策南海仲裁案與海軍陸戰隊重返太平島

南海仲裁案與海軍陸戰隊重返太平島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前言:南海仲裁案的軒然大波

台灣時間7月12日傍晚五點,眾所矚目的菲律賓訴中華人民共和國案(The Republic of Philippines v.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以下簡稱南海仲裁案)結果出爐:中國主張的九段線被宣告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許多評論指出此次仲裁存在爭議,舉凡仲裁庭以全稱命題」的法律解釋擴增《海洋法公約》第121.1條關於島嶼的判定標準是否為當;以及任意擴增菲律賓訴之標的,從特稱命題延伸為「南沙群島所有高潮時高於水面的島礁」;更甚者首度出現,讓台灣芒刺在背的「中國台灣當局」(Taiwan Authority of China)等等,都值得關注。

由於馬尼拉提出仲裁時的十五項請求並未提及太平島,因此當仲裁庭裁定太平島是島礁後,引發台灣各級政府機關與民間極大反對聲浪。總統府更透過聲明稿表示「⋯相關仲裁判斷,尤其對太平島的認定,已經嚴重損及我南海諸島及其相關海域之權利,我們在此鄭重表示,我們絕不接受,也主張此仲裁判斷對中華民國不具法律拘束力⋯」。

1

圖1:蔡英文視導即將出航的迪化號巡防艦 圖片來源:總統府http://ppt.cc/gvtZ9

除此之外,國防部也在仲裁出爐後次日,將表定前往南海巡弋的迪化號巡防艦(FFG-1206)提前一天啟航,蔡英文總統更率領國安會正副祕書長、國防部長、參謀總長、海軍司令、海軍艦隊指揮官等等高階官員一同登艦視導並發表談話。隨後,立法院亦傳出是否讓海軍陸戰隊重返太平島的相關質詢。問題在於,台灣的軍事能力如何能進一步防衛太平島?

現在的太平島

海軍陸戰隊過去長時間駐防太平島,直至1999年以降低敏感性向周邊國家釋出善意為由撤軍,改由具司法警察身份的海岸巡防署接替,惟近年來包含中國、越南、菲律賓等國開始積極經營各自控制的島礁,並調派海軍陸戰隊或其他軍隊駐守。對此。台灣輿論界雖有爭論,但截至目前為止仍維持海巡署南沙指揮部負責主要防務,指揮官為上校編階,空軍和海軍則僅派駐少數勤務與氣象人員,就媒體報導全島兵力約兩百人。

2

圖2:南沙指揮部出海執法 圖片來源:海岸巡防署http://ppt.cc/n66Rx

武器部份,扣除單兵武器外,岸置火力以40公厘和20公厘機砲為主,另配置120公厘與81公厘迫擊砲,可能還佈署AT-4反裝甲火箭。不過上述都是人工帶砲之非導引武器,有效射程10公里以內,只能作為極其有限之自衛使用。此外,今年四月與七月,海巡署將兩艘擁有20公厘機砲的100噸級巡防艇分別調回台灣,使得常駐太平島船艇僅剩多功能巡緝艇(6.3噸)和M8快艇(2.5噸),不僅武裝大幅下降,值勤配備與航海耐航性更是無從比起,大大降低官兵執法能量。

陸戰隊重返必要性?

雖然近期因為仲裁案結果,讓海陸重返太平島呼聲再起,但本文卻持保留態度。

海巡署駐島人員絕大多數(扣除洋巡分隊外)先由海軍陸戰隊代訓,具有使用火砲專長,每人也有緊急應變編組。但部隊運作不僅本職學能而已,島上因為「什麼都要自己來」,因此在負擔執法勤務外,平時仍需分派大量人力於派工、水電、膳食、通電等不同區隊,勢必壓縮作戰訓練時間。陸戰隊重返,固然有機會增強單兵作戰效率,惟上述勤務依然無從避免,整體而言能提升多少還是未知。或許先派遣幾位陸戰隊軍官駐島,以相同戰訓整備標準來要求海巡官士兵,加大操演密度,最多再輪調少數特勤隊,為短期內較易落實方案。

僅管南海仲裁案有可議之處,它卻也沒有針對太平島主權或是領海有所斷定。專屬經濟區喪失不影響主權歸屬,此時若以海軍陸戰隊接手駐防太平島,在國際宣傳上恐非恰當決定,畢竟軍隊可以宣揚主權,卻無執法資格。相較起軍隊交火敏感性,海巡部門較可預留緩衝空間。若要表達政府對於太平島島嶼屬性之立場,本文認為「加強執法」已為足夠,先將兩艘100噸級巡防艇調回太平島常駐,再比照最近先後出發的海巡偉星艦(CG-102)和台東艦(CG-133)模式,增加海巡大噸位巡防艦巡航頻率。

3

艦首尚未裝設40公厘快砲的台東艦 圖片來源:海岸巡防署http://ppt.cc/EK9nw

至於南沙指揮部武裝確實有所不足的問題,應可考慮單兵裝備與肩射武器。中科院曾在2013年航太展中展出自動化20公厘機砲無人火砲系統,在兵源越來越少的今日,應該也有後續發展空間。不過南海區域終年高溫、潮濕、鹽度高。實際走訪台灣本島海邊聚落便可發現,冷氣室外機,因長期曝露在外鏽蝕嚴重,許多住戶更會以大型塑膠袋包覆,以減少機體損壞。再加上台灣距離太平島1600公里之遙,後勤補保十分不易,島上官兵勤務早已繁重,精密武器佈署在太平島的效益勢必受限。加上目前南海僅有中國如此要塞化其島礁,此一對區域和平穩定絲毫沒有幫助。因此,本文對於坊間流傳的雄風系列反艦飛彈、中長程防空飛彈、大型雷達、雷霆2000多管火箭,甚至於飛彈快艇、戰車等,皆表反對態度。因為這牽涉到大規模興建營舍、彈藥庫、陣地據點。一向以來台灣不像中國填海造島,對生態環境帶來浩劫般破壞。身為地球公民,對永續發展的責任感,當屬軟實力展現,也必須納入考量。

結語:牽一髮動全身

太平島遭降格為岩礁事關重大,就法律面而言仲裁庭的法律解釋是否有當尚存爭論,但仲裁庭並非針對太平島,而是將南沙群島所有高潮時高於水面的島礁」均包含在內,這些島嶼均符合《海洋法公約》第121.1條之規範,實際控制方除了台灣外,菲律賓與越南也同時「受害」,但值得注意的是菲越雙方都表示支持仲裁,台北如此強烈反對,會不會影響新南向政策推行,外交部長李大維也表示「當然會有影響」。

總統府正式聲明中,未切割太平島屬性與中國九段線,採含括式「絕不接受」、「不具法律拘束力」,此舉符合維持現狀論述,並以1947年「南海諸島位置圖」取代過去U型線或十一段線基調,具有模糊創造空間的效果;但李大維13日在立法院備詢時仍然脫口堅持U型線,雖然後來對發言有所修正,仍不免讓外界感到意外。

5

南海諸島位置圖 圖片來源:內政部http://ppt.cc/u7Lhp

雖然南海諸島位置圖」的論述方法看似能在國內政治取得一定基礎,不過放眼國際,除了中國與其關係密切國(例如緬甸、柬埔寨等)以外,只有台灣正好與中國同持反對立場。雖然堅持重點不甚相同,台北主要訴求太平島屬性,北京則著重九段線,但台灣仍要避免在國際宣傳上落入對方圈套。如今早有許多有心人士操作兩岸聯手對抗美日」的偏激言論,中國官方更開始高談「共同維護祖產」與民族主義口號。當北京失去其自稱的二百一十萬平方公里「海洋領土」後,官方公開抹黑仲裁庭法官收取菲律賓賄賂,很可能採用煽動民族主義手段以對內鞏固共產黨政權。台灣更應謹慎應對,再三拿捏用語與行為,避免無限上綱,以免被他國誤解為和中國站在同一陣線,絕非我方所樂見。此時如何同時滿足國內需求與國際局勢,以求達到兩全其美,有賴國安高層的智慧。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