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書評影評] 日劇《半澤直樹》反映出的金融制度與哲學

[書評影評] 日劇《半澤直樹》反映出的金融制度與哲學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作者:郭哲嘉

0

圖片來源:http://www.tbs.co.jp/hanzawa_naoki/

(本文不涉及劇情內容)

今年7月初於日本TBS電視台上映的連續劇《半澤直樹》再度掀起了一股熱潮,也為近年來沉悶已久的日劇注入了一劑良藥。《半澤直樹》是由作家池井戶潤的原著小說《我們是泡沫入行組(オレたちバブル入行組)》與《我們是花樣泡沫組(オレたち花のバブル組)》所改編而成,描述主角半澤直樹周旋奮鬥於銀行界內外的故事。

劇本與現實

作者池井戶潤在成為作家前,曾經於三菱銀行任職,1996年三菱銀行為拓展海外業務,與專職國際融資的東京銀行合併,成立東京三菱銀行,然而合併後一直有著「舊三菱銀」優於「舊東京銀」的派系相爭問題,而本劇也普遍被認為是以此為模型改編而成。

時至今日,現實中的東京三菱銀行已於2006年與UFJ銀行合併,成立三菱東京UFJ銀行,為三菱UFJ金融集團旗下的都市銀行。《半澤直樹》不只使廣大的上班族對權力鬥爭的職場現象產生共鳴,背後更反映出了日本經濟模式與金融制度的問題。

對內的護送船團制度

二次大戰結束後,為迅速因應冷戰環境,日本在美國的保護下展開一系列的重建工作,在以自民黨五五年體制的基礎下,遂發展出特殊的行政指導模式,其中掌管財務與金融的大藏省也逐漸對銀行界發展出一套「護送船團制度(Convoy system)」。

「護送船團」指的是在戰爭中,艦隊航行必須齊一前進,速度快且火力大的巡洋艦需要護衛速度慢且火力小的運輸船,此方式若套用於銀行的制度上,即大銀行必須在危急時對小銀行施予援助甚或予以合併。

雖然大藏省的行政指導避免了都市銀行的過度擴張排擠了地方銀行的生存空間,卻也造成了地方小銀行的壞帳在合併後隱藏於都市大銀行的內部,而日積月累下來,當日本土地神話的泡沫破裂直接衝擊大型銀行時,便造成了如1997年山一證券、北海道拓殖銀行與1998年日本長期信用銀行相繼倒閉的震撼。

對外的主銀行制度

在日本的歷史因素與大藏省的行政指導下,銀行業界與企業團體之間也發展出一套「主銀行制度(Main bank system)」。此種制度顧名思義,每家公司或企業集團都會以某家銀行做為其主要融資與借貸的往來戶,在此之中,歷史長遠的大型企業集團更常採取以銀行為核心,整合旗下大小銀行、各式公司與關係產業,並透過交叉持股的方式保持整個結構的穩定。

「主銀行制度」看似為銀行與企業提供了一個穩定發展的機制,但同時也埋下了銀行最重要的監理制度危機。首先,因交叉持股的關係,銀行主管與企業股東的關係過從甚密,失去公司經營與持有的權責分界,再加上銀行高階人員經常透過關係於退休後空降至債務企業任職顧問,假監理之名行疏通之實。

此外,在大藏省金融管制下,銀行未有太多的投資選擇以增加營利,主要依然是以增加放款企業與放款金額為獲利大宗,造成銀行過度專注於市場佔有率而忽略企業的借貸資格,進而增加過度放款的風險,再加上傳統終身雇傭制的影響,銀行難以拒絕長期客戶的借貸請求。這些因素都使得銀行的放款審查流於形式。

護送船團制度與主銀行制度分別反映了日本在金融改革前銀行制度對內與對外的問題,而這些內外問題都在經濟泡沫破裂後紛沓而至。護送船團制度雖然締造了銀行不倒的神話,但儘管再厚的紙終究是包不住群聚的星星之火,將壞帳藏於大型銀行的方式只是把痛苦延後,但問題卻始終存在;主銀行制度雖然構成了相對穩定的主從結構,但監理制度的虛設與放款行為的浮濫終究並非永續經營之道,最終從內部爆發的信用危機只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日本與西方金融文化的衝擊

大藏省因1990年代對金融危機的行政指導不力,導致1998年橋本內閣在行政改革中將金融監督廳自大藏省獨立出來,並直接隸屬於總理府下,但在日後金融改革的過程中卻遇到更嚴重的金融哲學衝突問題並延續至今。

日本銀行界在長期的行政指導與傳統文化影響下,崇尚他人認同與融入團體的集體主義,使其傾向於長期挽救瀕臨倒閉之企業,畢竟獲得貸款而起死回生的企業也大有所在;然而西方銀行在以資本主義為基礎的情況下,認為企業會面臨倒閉完全是其自身之責任,銀行放款是以回收獲利為前提,為難以重整的企業放款無異是自殺行為。兩種完全不同的金融哲學卻在現代一直困擾著日本。

1998年日本長期信用銀行在日本金融哲學下因壞帳過多而倒閉,在外資重整後成立的新生銀行採取西方金融哲學,並於2000年成為拒絕崇光百貨(SOGO)債權放棄請求而任其破產的唯一銀行。

或許,兩種截然不同的金融模式各有其適合生存的時空環境,銀行等金融機構的確該承擔部分社會責任,但最終也不能忘了其為重要的資本配置角色;另一方面,銀行在企業壞帳的追討處理與特殊產業的融資借貸之間,該如何扮演好兼具社會責任與銀行本質的角色,實是值得思考的地方。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