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政治《毒梟之國》:地面經濟的崩潰

《毒梟之國》:地面經濟的崩潰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photo

始終在鎂光燈下的焦點

如果各位有跟上今年的奧斯卡入圍名單,不知是否有看出另一個端倪,不是一路爬上台領獎或者是應該要回家看一下陀螺有沒有在轉的李奧納多,而是入圍名單中,恰巧出現了兩部以美墨之間的毒品為主題的電影,例如入圍了最佳最佳攝影、最佳配樂和最佳音效剪輯這三項的《怒火邊界》(據說還有續集)以及入圍了最佳紀錄長片的《無主之地》。

除了好萊塢外,2013年坎城影展最佳導演得主阿瑪特‧艾斯卡藍特(Amat Escalante)所拍攝的《毒粉風暴》(溫馨提示,這一部極其血腥殘忍,沒有心理準備請勿觀賞),以及2013年地理頻道推出的《Narco Bling》都是在講述墨西哥毒梟的故事。

倘若覺得這些都太腥羶不夠真實,又或者各位不像在下那樣喜歡電影或影集,而偏好國際新聞,想必也對2014年開始墨西哥43位學生在抗議行動後下落不明、誓言反毒的市長墨西哥特米斯科市長莫塔(Gisela Mota新官上任第二天就被謀殺、矢志對抗毒梟大難不死兩次後最終被棄屍荒地的前市長瑪麗亞·桑托斯María Santos Gorrostieta Salazar)、美墨高牆邊界防堵運毒(但不幸地他們忘記人的祖先是猴子而且人類還沒忘記爬牆這個技能)一直到最近的運毒地道都不陌生。

甚至,就算只喜歡看八卦小道新聞,或許也會對Claudia Ochoa Felix這位火辣美女以及他的粉紅色AK47,以及先前被捕的Ramiro Pozos Gonzalez那把金光閃閃的黃金AK47以及金色子彈印象深刻。

喔,對了,還有矮子古茲曼(Joaquin “El Chapo” Guzma那條讓寬敞無比還有軌道摩托車以及通風設備的二度越獄通道(回頭看看《刺激1995》還有《越獄風雲》,我們只能說現實世界的有錢人逃獄就是這麼任性,據說他在牢裡還有美女美酒相伴,要不是聽說要引渡到美國去蹲真正的苦牢,他大概還想待在裡面),即便在半年後又被緝捕歸案(因為他跑去拍電影行蹤曝光),不過想必綽號矮子的古茲曼也會想到其他方法再來一場金蟬脫殼。

Claudia Ochoa Felix 和她的粉紅色AK47,翻攝自youtube

 

良善為噩夢之始

然而,兩國的恩恩怨怨絕對不是近幾年才爆發的,在《毒梟之國》的書中,把這些歸因到百年前,是的,你沒看錯,比美國隊長被冰凍的時間還久的一百年,顯然當時美國隊長也來不及阻止這件憾事發生。1919年美國開始執行禁酒令,創造出美國黑幫的盛世,例如《鐵面無私》(The Untouchables)中由(現在是)老帥哥的勞勃狄尼洛飾演的艾爾·卡彭(Alphonse Gabriel Capone)就是在禁酒令時期崛起的著名美國黑道人物。

而書中便同樣以1914年美國通過管理鴉片及古柯鹼處方化的哈里森法案通過開始作為這場美墨毒品戰爭的起點,不同的是,禁酒令只在美國內部引起黑道盛世,禁毒令則成了盤旋在墨西哥頂上百年不曾散去的惡夢。原本立意良善(雖然筆者不懂良善在哪,但筆者不說)的禁令,讓原本合法的藥物再也無法取得,龐大的消費人口自然轉向地下黑市,老人家常說,賠錢生意沒人做,殺頭生意搶著做,加上這地下交易還不用課稅不用店面,窮鄰居如墨西哥當然做。

在《無主之地》裡,導演訪問其中一名毒品製造者明知違法為何要販賣毒品,對方的答案很簡單,蒙著面(還穿著當地反制毒梟的警備隊制服)的他說:「因為毒品最好賺,我想像你們一樣有錢,去環遊世界。」

成對的破壞者

如果毒品這個地下市場只有毒梟把持,墨西哥絕對不會落到現在這個境地,不幸的是,在大批的利益入袋後,毒梟先是收買,最後當壞警察甚至是腐敗的軍人到一定比例時,開始用暴力脅迫剩下好的少數,這個地下市場便逐漸地長成可怕的怪物。

這樣的流程在《怒火邊界》成為主要的故事線路之一,被收買的軍警在體系中流竄,甚至特種軍人最後還直接擔任毒梟的暗殺隊伍,加上壞鄰居美國不只提供消費者(毒癮者)同時也提供武器,擁有強大的武力後,讓地方毒梟逐漸站穩腳步帶著墨西哥往更可怕的噩夢前進。

墨西哥毒品集團及暴力組織之一,哲塔斯(Los Zetas)成員被捕時所繳獲的武器

墨西哥政府不是沒有嘗試過清理門戶,然而這批勢力已經太過龐大,諷刺的是,破壞政府提供各地毒梟庇護和情報,毒梟賄賂官員這穩定的體系後,反而讓各地毒梟更不受控制,少了上頭政府的情報仍可透過下線軍警獲得,剿清首領很快就會有下一任取而代之,甚至是更為血腥的地盤和毒品生意爭奪。

政府所有的行動都指向更為混亂的結果,而這他們始終學不會的教訓也貫穿這近百年的美墨毒品戰爭歷史。(類似原本看起來是對的政策卻搞得更糟的情況不妨參考尼日利亞最近興起的反反貪腐運動

無主之地的怒火邊界

前面我們提到國內軍警與毒梟讓墨西哥像是一處沒有法治的無主之地,而美國政府以及目前的總統候選人不時進來攪局刷存在感,則在美墨之間造出一條怒火邊界。大批貧窮且被毒梟迫害的的墨西哥人選擇偷渡進入美國,有的則是販毒運輸者,國界的定義即便仍存在高牆,卻已經開始模糊,人仰賴著的國界提供的國族認同和異己劃分感(如,美國人、美國文化、美國福利美國經濟)這個理應讓人更為自由的框架消失,帶來的卻是不安全感和失去認同感的結果。

最明顯的例子隨著美國總統大選,川普爭議性的言論便可知一二,凡舉「墨西哥移民為美國帶來毒品,帶來犯罪。他們是強姦犯」、「我國主要城市的大量暴力罪案都是黑人和西班牙裔人幹的」、「墨西哥政府更聰明、更狡猾,他們把自己國家的壞人送到美國來,他们才不願意在這些人身上花錢」,甚至是《無主之地》中出現在片頭私人組成的部隊「亞利桑那州邊境偵查兵」並將自己主要任務劃分在為逮捕潛入國境的墨西哥人,都對這些因為美國造成的窮鄰居顯示出他們的敵意。

他們無意改變現狀,又或者說,他們想改變的現狀大抵是「千錯萬錯都是They的錯」,只要墨西哥的人(還有毒品)不來美國,美國幾年後就沒有謀殺犯沒有妓女也沒有犯罪和毒品。

然而這份試圖澄清並重塑自我與他人定位的不安全感,正是讓川普在美國部分民調中一片大好的原因。一如《危機女王》中珊卓布拉克所飾演的珍,對聘用自己的候選人所打出的「危機」牌,就算無中生有,卻也打出了逆轉勝。(令人可惜的是這部電影拍得太商業太喜劇導致整個故事線有點糟),對於無法界定自我產生的不安全感,推薦各位可以去看看埃里希‧佛洛姆所著的《逃避自由》裡頭對於人在社會上因經濟型態改變而產生的不安全感選擇有詳盡的描述。

毒品合法化聲浪中的未來

近年來,不只墨西哥國內,包含聯合國前總理安南都開始提出停止對吸毒者的污名化以及毒品合法化的呼聲,毒品合法化不表示所有吸毒都無罪,相反的,可能要必須面對吸毒這件事就是一種必然的存在,只是將需求引導至大麻等軟性毒品上面,同時加強衛生教育與等宣導,並如同菸品一樣對軟性毒品課與重稅來取代懲罰,然而各大國對此提議仍有相當的忌諱,但其他深受毒品之害的國家如墨西哥和哥倫比亞則紛紛開始執行此政策。

即便書中提出不少執行毒品合法化(嚴格來說是大麻合法化)後成果良好的數據,但同時美國的疑慮仍然不減,而各界撻伐的聲浪亦未減少,這場因為毒品禁令而引起的墨西哥惡夢,究竟能不能在毒品合法化中結束?恐怕仍是遙遙無期的企盼。

西雅圖大麻節一景

小國與大國

如同書封(甚至是書腰)上所寫的,小國對大國的倚賴始終是最不可靠的一件事,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靠其他國家怎麼可能撈到半點好,但是話說回來,不靠美國可以嗎?墨西哥的氣候正巧就適合大麻鴉片的生長,如同台灣農民看到什麼東西價格好,就會想趕潮流跟著撈一筆,墨西哥農民豈有不諳此理的可能?即便書中將情況惡化歸咎到墨西哥與美國簽訂農業協定,但就筆者看來,不過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墨西哥最糟的就是,所有的經濟層面都朝美國倒過去,站不穩自己腳步(也不想學會站穩)只往大國的結果,就是靠得太近導致美國打噴嚏墨西哥就發燒,無論是地下經濟仰賴美國,抑或地上經濟和美國的各種協定、沿著美墨邊界興起的工廠、以及美國媒體彷彿什麼周刊一樣的浮誇式報導所形成的瘋狂投資潮,最終在美國經濟崩盤的同時讓墨西哥嘗到比苦果還要更苦的絕望。

書中沒提在美國毒品禁令時墨西哥是以什麼樣的貿易和作物為大宗,只能知道在毒品禁令後,毒品交易開始在墨西哥的土壤中逐漸發芽。書中絕大部分都把美國因素已相當的篇幅和比重的放在影響局勢當中,墨西哥政府則以一個盡責的配角去飾演他只有服從的戲碼。

美國自然對美墨邊界的混亂責無旁貸,然而是否能全部歸咎給美國?這個問號讓筆者還是對於墨西哥國內的情勢和整體經濟等情況有著相當程度的好奇。

同樣,書中內容也令人不禁反思在中國陰影底下的台灣,當人們都想要一起賺個順風錢整個靠攏過去的結果,是否也會會和墨西哥有一樣的未來?尤其在書中關於美墨邊界加工出口工業區設置到最後因為過度投資以及美國經濟崩盤淪為貧民區,有著非常詳實的描述,比起書中大篇幅的政府制裁毒品不力以及毒梟橫行,即便篇幅不大,但筆者認為,最令人心驚膽戰且最有即視感的還是這一段「地面」經濟崩潰的過程。

墨西哥的加工出口廠,圖片來源:wiki

本書評為洞見國際新聞評論網與 說書 Speaking of Books 合作計畫。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