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政治《新‧台灣的主張》:政治菁英的反思與反思政治菁英

《新‧台灣的主張》:政治菁英的反思與反思政治菁英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在新政府上任之際,重新讀了這本批判馬政府的書,許多思緒豁然開朗。第一次閱讀後,對於作者李登輝先生的文字感到振奮,因為像作者般的長者,卻與青年的想法一致,這在世代矛盾的台灣,其實並不多見。也許是當時馬政府的施政令人民不滿,才讓不同世代對這本書產生共鳴。但當時覺得書中對台灣政治的論點,不免老調重彈,尤其本書的目標讀者群是日本人而非台灣人(原文為日文),更讓人產生政治宣傳文件般的不適感。

但在第二次閱讀時,我拋開對於馬政府的批判,斟酌作者文字中的論述基礎,才發現重點其實在於三大部分,分別是日本精神對台灣的影響,台日交流經驗與共通性,以及台灣未來的發展道路。

book1

日本精神與台灣人的未來

就前半部而言,李登輝先生透過自己兒時的菁英教育,以及日本殖民時代的在台建設,來闡述台灣社會中留存的武士道精神遺跡。這些精神包括勇氣、勤勉、誠實、自我犧牲等美德,以及將責任感、守法、奉公等作為視為社會運行的基礎。確實在老一輩的台灣人身上,多少可看見這樣的風範,而在國民黨威權統治年代,也無意要台灣人放棄這樣的精神。因此作者認為這種精神不但是台日情感的基礎,也是日本政治人物逐漸喪失的精神,台灣人應繼續堅持民主發展,因為保留日本傳統精神的台灣,可使日本對自己的價值觀更自信,在東亞發揮更大的領導能力。

當然,作者曾經是日本教育下的菁英,也曾經自願加入日本皇軍。但這些日本經驗並沒有讓作者無限媚日,反而成為李登輝執政思考的來源,卸任後也屢屢反思當代日本在政治與經濟上的問題。例如作者談到身為日本陸軍少尉時,曾帶領士兵在空難現場救災,因而啟發其日後在九二一震災時,重視第一線管理與資源分配的重要性。另外,也反思民主黨政府時,首相菅直人僅在直升機上勘查福島災情,造成民怨遲未解決。總體而言,作者並不避諱自述歷史,不似國內外許多政治人物對自己過去的出身多所隱瞞,反而利用歷史與經驗,講述自身執政時的思想基礎,以及對國際問題的觀察。

book2

其實,觀察書中的論述風格,可以發現作者喜從歷史與自身經驗出發,將讀者帶入情境中,再闡述作者對於當前時事的看法。因此閱讀起來行雲流水,毫無窒礙。但這也使本書缺乏整體邏輯性,不同的文章看似毫無關聯,使作者所欲闡述的政策主張,無法像《台灣的主張》一書般的結構完整。以下,筆者將特別針對作者的政經主張,簡述書中內容,並結合自己的評論。

第二次民主改革

李登輝先生在書中的第二章談到台灣在政黨輪替後,已經凸顯第一次民主改革的極限,也就是國民黨威權體制瓦解後,台灣的政治領袖卻淪為不付責任的政客。因此作者認為相較於第一次民主改革是由上而下的解除戒嚴禁令,第二次民主改革應該由下而上的推動改革,以人民為主體參與政治,並從區域的均衡發展、各地人民獲得平等資源,以及以公投解決地方問題等方式,來促進台灣政治與經濟的活化。

book3

基本上,作者的思想仍偏向左派,認為唯有讓更多平時無法、無力、無機會參與政治的民眾,跳脫菁英政治的束縛,更積極地推動地方福利與建設,才能撼動上層的菁英結構。同時也直指台灣過去重視人口密集城市的發展,忽略偏鄉的公共福利。筆者同意城鄉差距使不同地區人民的政治權利實質不同,造成區域發展偏向都市,連帶形成的鄉下派系把持政治的現況。但當前的財政收支劃分法仍以人口數量作為衡量要點,除非不同政黨間皆有意透過公共政策扶助弱勢並瓦解派系,否則一遇地方選舉就會出現支票亂開與派系整合,推動難度其實相當高。

經濟自主與民主深化

本書原本的針對閱眾為日本人,因此當作者在講述台灣與中國間的經濟與國防問題時,往往會帶入在台執政時的經驗,並希望透過這些經驗來說服日本人支持自主的外交政策。筆者認為這些論述過程中有兩點相當重要,就是經濟自主與民主深化。如果台、中之間或日、中之間的外交往來,無法使自身的經濟更加自主,反而造成產業外移與就業情況惡化,那這種表面上資本與貨品的自由流動,其實將會使彼此的矛盾加深,甚至讓中國獲得更多影響內政的工具。此外,作者也透過自身對太陽花運動的支持,向日本民間說明台灣人對失去經濟自主的恐懼感。

sumflower2

面對這樣的恐懼感並不是沒有方法,作者在文中提到「台灣模式」,也就是台灣不論中國市場是成長或衰退,都應該在全球市場中發展具競爭力的產業,同時透過經濟成長來強化自身的民主與人權。同時作者也批評馬政府,長期依賴中國的市場或讓利,不但使自己曝露在單一市場的風險,也如同吸毒上癮般地依賴讓利,最終使經濟體質弱化無法自主。筆者認為此一論點與李登輝執政末期亟欲推動南向政策的想法相容,但當時的中國市場與資源取得便利度與今日不同,台商選擇西進而非南向有其歷史背景,若今日我們只想將東南亞市場當作過去的中國市場來濫用,那產業升級仍然遙遙無期。如何在全球布局並提升產業競爭力,仍需要更強大的國際行銷與技術發展能力,而非單純的政策導向而已。

結論:台灣人應該更自信

筆者很意外在這本日系風格濃厚的書中,沒有看到什麼媚日的言論,反而是李登輝先生透過台灣經驗來向日本說明當前國內外問題的處理之道,這與台灣國內的日本研究主流大相逕庭。過去常在媒體或研討會中,聽到不同學者皆認為日本是十年後的台灣,當前在日本發生的社會或政經問題,可能十年後也會發生在台灣,例如勞動力老年化、流浪博士等課題。但在本書中,作者直指日本許多問題是因為領導人魄力不足所致,甚至直接批評台日之間的政治關係衰退,過去的民主黨政府應負一部分的責任。台灣雖然也有類似的問題,但不必事事向日本學習,台灣應發展獨立的解決方案,而非照抄哪一國。

如果說《台灣的主張》是專注在政策上的討論,這本《新‧台灣的主張》則是放大至作者個人的政治思想與經驗,本書從歷史書寫到政治評論,雖不嚴謹但流暢度極佳。生於日本時代的李登輝先生,在晚年大方承認自己曾是日本人,也不諱言自己過去曾參與政治運動與軍事活動的過往。但這些經驗並沒有如同傳記般的通篇悔恨或自褒,而是利用這些經驗說明自己執政時的決策,以及面臨問題的處事原則。再利用這些論述來向讀者群說明台日未來的政治主張。

book4

本書既非史書,也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政論集,但對於想破除媒體迷魅,了解作者真正政治主張的人,相當具有參考價值。書中也有相當大的篇幅,說明他對區域發展與勞動力鬆綁的看法,以及對於學生運動的態度。這在作者過去的書籍中其實較少談到,也許是有感於近來台日各自社會運動的興起,希望向更多青年傳布自己的政治理想。而面臨台灣政治新局的我們,是否就從此依賴新的政治菁英做決策,而忽略身為公民應有的政治責任?這也是本書帶給讀者群最大的省思與考驗。

本書評為洞見國際新聞評論網與 說書 Speaking of Books 合作計畫。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