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北非中東當今中東衝突的始端:讀鄂圖曼帝國的殞落

當今中東衝突的始端:讀鄂圖曼帝國的殞落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中東近代的混亂局勢和殘酷的戰爭肆虐著這塊多災多難的土地,從伊拉克、敘利亞到黎巴嫩,種族、宗教與現實利益的衝突難分難解。事實上這些中東上的國家大部分都是第一世界大戰之後建立的,在之前都屬於鄂圖曼土耳其帝國 – 最後一個伊斯蘭帝國 的領土。

鄂圖曼帝國的隕落:第一次世界大戰在中東 書影

鄂圖曼帝國的隕落:第一次世界大戰在中東 書影

 

世人對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焦點大多都放在歐洲戰場,認為中東戰場只是不重要的旁戲而已。鄂圖曼帝國領土廣大,從北非摩洛哥一路往東延伸到伊拉克。英、法、俄歐洲強權在不同戰線試圖擊潰鄂圖曼帝國並在戰爭中秘密協議瓜分其領土,只在乎自身利益,忽略當地人文情況,被認為是當下中東衝突的遠因。聖戰份子、恐怖攻擊、教派衝突等當代現象,都可以回溯到鄂圖曼帝國崩潰的歷史。

然而尤金.羅根(Eugene Rogan)的新書鄂圖曼帝國的隕落:第一次世界大戰在中東(貓頭鷹出版,  2016)為我們帶來了全新、全面的視角來審視這場戰爭。羅根在書中想要闡釋鄂圖曼人並未如西方殖民帝國想像的脆弱。面對帝國主義各方的進逼,鄂圖曼人不僅讓帝國熬過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並在一些戰役中重挫英法,讓英法損失大量資源,從而導致歐洲戰線的延長。

從這層意義上來說,羅根認為是因為鄂圖曼人令人驚訝的成就,使得第一次世界大戰歷時比預期都要長。中東戰場可能也比歐洲戰場更為國際化:除了鄂圖曼人、英國人、法國人、俄國人和幫助鄂圖曼的德國人,殖民帝國徵召了殖民的子民參與了這場戰爭:澳洲人、紐西蘭人、阿爾及利亞人、埃及人、印度人,以及在其中爭取獨立建國的阿拉伯人。然而時至今日,只有澳洲人和紐西蘭人會去土耳其紀念當年慘敗的戰役,當年參戰的西方和中東國家都更關注當下的衝突。

而在中東衝突紛擾的今天,有必要回顧這段關鍵的歷史,它提供今天衝突的某些線索。

尤金羅根是牛津大學中東史教授,碩士以後才踏入中東研究這塊領域,但早年曾在貝魯特和開羅生活共十年的時光。羅根教授也是鄂圖曼帝國殞落一系列戰役參與者的後人,他的舅公在19歲那年,1915年戰死於土耳其的加里波利半島。熟悉土耳其語和阿拉伯語的羅根教授,在書中引用許多原文資料,並且敘事縱橫這場複雜、橫跨數個戰線的戰爭,並不時穿插普通人物的回憶紀錄。

筆者有榮幸收到貓頭鷹出版社的邀約,與其他媒體一同線上聯訪羅根教授,討論這本著作以及當下中東局勢。筆者認為這是目前對鄂圖曼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戰役描述最詳盡的作品,並且書中的許多見解,仍可以為今天中東的狀況提供不少啟發。在諸多議題當中:聖戰、賽克斯皮克條約、亞美尼亞種族滅絕和土耳其的凱莫爾主義大概是最具爭議性的。

西方殖民強權對聖戰的誤解

鄂圖曼的主政者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之下加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然而國力貧弱的鄂圖曼帝國對於能打贏這場戰爭沒有多大勝算,不僅缺乏武器、經濟困頓、而且資金匱乏。德國盟友卻一直鼓勵鄂圖曼帝國參戰,並且要求鄂圖曼蘇丹號召聖戰,德國打的如意算盤是:藉由聖戰的呼喚,可以讓英法殖民地數百萬的穆斯林臣民起身反抗殖民統治,弱化英法在歐洲戰場的戰力。當時德國作為後起的強權,在海外幾乎沒有什麼殖民地,更遑論穆斯林臣民。

一些鄂圖曼帝國的執政者對聖戰的作用頗為懷疑,如果聖戰的反抗對象是基督教帝國主義國家,那怎麼解釋鄂圖曼跟同為基督教國家德國並肩作戰的事實?即便如此,鄂圖曼在參戰那天還是煞有其事地找了當時帝國境內的宗教學者發出宗教諭令,呼籲全世界穆斯林反抗英法殖民帝國。結果穆斯林世界內部對此反應不一,而鄂圖曼帝國內面對徵兵令照樣出現大量逃兵,反而是英法的領袖則是對此非常緊張,加大力度要打敗鄂圖曼,瓦解聖戰。

作者在書中認為,西方世界,包括德國、英國、法國時至今日都錯誤地相信穆斯林有某種宗教狂熱,願意為「聖戰」犧牲性命在所不惜,從而做出過度反應的決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就因此胡亂攻打鄂圖曼帝國,而在21世紀則錯誤地揮兵阿富汗與伊拉克。事實證明:

大部分的穆斯林也是普通人,隨人顧性命才是常態。

無論是當年的鄂圖曼帝國也好,或是當今的伊斯蘭國恐怖組織也好。聖戰的呼籲都未曾引起普通穆斯林的集體行動。然而,1914年與今天有個重要的政治分別,鄂圖曼帝國是一個巨大的伊斯蘭帝國,象徵著某種政治中心,而今天的伊斯蘭世界則是分散成眾多的主權國家,缺乏一個統一的政治中心。在這種情況下,策動全體穆斯林執行某種共同目標,也就是聖戰,更為困難。每個人都屬於不同國家、教派甚至家族,國族主義的概念已經插入了伊斯蘭世界的心臟,西方的決策者沒有理由如當年一樣憂心。

在我們訪談當中也談論這到普通人對聖戰的態度,羅根教授認為普通穆斯林更關心日常生活的柴米鹽油醬醋茶,想要聖戰的只是少數。對此我個人提出在今日中東,民主選舉下伊斯蘭政黨往往會獲勝的疑問,比如巴勒斯坦的哈瑪斯或埃及的穆斯林兄弟會。羅根教授認為雖然選民投票投給這些政黨,但更大程度是因為受不了既有執政者的腐敗或無能,想要「換人做做看」,不必然認同伊斯蘭政黨的意識形態。

筆者以為,聖戰這個主題貫穿整個鄂圖曼帝國的隕落,而第一次世界大戰西方各國對聖戰的應對具有強烈的現實意義。伊斯蘭聖戰只是少數穆斯林的極端主張,反而被西方的政治人物和媒體所渲染。從今天美國死於槍擊案的人數遠高於死於恐怖攻擊的人數,可見一般。

現代中東邊界的劃分缺乏正當性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進行當中,英國針對鄂圖曼的領土答應了三個版本的協議,實際上皆互相衝突,滿足一個就不可能滿足另外一個,其中最具爭議的英法賽克斯皮克條約秘密將鄂圖曼的中東領地劃分為英國勢力區和法國勢力區,直到俄羅斯紅色革命後列寧將這份秘密協約公諸於世,一時之間國際譁然,而這份協議也被認為是導致當今中東衝突不斷的遠因。

羅根教授在書中駁斥了這種看法,他認為首先如果沒有這份協議,英法的殖民地爭奪將會無法控制,英法衝突難以避免,不如劃分勢力範圍。其二,這份協議劃分的只是勢力範圍,並非真實國界,實際上畫出來的線跟今天的國界線也不一樣。

賽克斯皮克協議最根本的問題並不是在於忽略當地種族與宗教的狀況,而是這份秘密協定根本沒有諮詢過當地人的意見,從根本上就缺乏合法性,這也是這份協議時至今日還被拿出來抨擊的原因。

英法兩國會在大戰中急於訂下荒誕的協議,必須回到當時的時空環境來思考。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本質是壕溝戰,戰事往往短時間內難有突破,英法尋求各種方式來突破僵局,攻打鄂圖曼帝國領土、對當地反叛領袖亂開支票以及簽訂這份協議,都屬當時政治決策者緊張心裡的部分結果。因此書中提問:如果當時強權的第一目標是建立穩定的中東局勢,事情的結果可能會不同。同理,如果今日國際社會最重視的是中東地區的和平穩定,敘利亞與伊拉克也許不會淪為衝突難解的戰場。

亞美尼亞滅種大屠殺仍是禁忌話題

為了戰爭勝利而做出錯誤決策的不只有西方列強,鄂圖曼如是。鄂圖曼執政者在戰爭期間透過大規模遷徙來「滅種大屠殺」了百萬亞美尼亞人,此事至今都極具爭議,在土耳其國內更是高度敏感的議題。

在書中羅根教授使用「滅種大屠殺」一詞,羅根教授認為從史實跟定義來說,這個詞是準確的。鄂圖曼的執政者當年確實針對亞美尼亞人以不留任何書面紀錄的方式,屠殺了100-150萬亞美尼亞人。

土耳其政府仍不願意承認這是屠殺的原因其來有自。當年鄂圖曼人跟亞美尼亞人關係已經不好,俄羅斯利用亞美尼亞人介入到安納托利亞半島(今日土耳其),令鄂圖曼人覺得芒刺在背。為了避免亞美尼亞人持續幫助俄羅斯人,最後採用極端的手段將亞美尼亞人大規模遷移出安納托利亞的東部地區。土耳其認為這是戰爭情況下不得不為之的自衛行為。(何況沒有書面紀錄)然而這種理由,也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屠殺一個種族。

在土耳其討論亞美尼亞問題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了會面對法律制裁(現在已經取消),還會面臨龐大的社會壓力。羅根教授分享有次去土耳其參加一場小型的討論會,結果討論忽然被帶到亞美尼亞問題。主辦方後來向羅根教授致歉,不過羅根教授表示很高興可以在土耳其看到有類似的討論。

話說回來,筆者有次想向一個土耳其朋友請教亞美尼亞問題,對方已讀不回。

現代土耳其的內部衝突

對土耳其來說,鄂圖曼帝國的殞落直至今日仍充滿許多現實意義。

在訪談當中,筆者問到羅根教授埃爾多安的宗教化傾向,羅根教授細數過去數年,因為成功的政策,埃爾多安在中東各國享有高人氣,可望成為埃及總統納賽爾之後又一強人領袖。但隨著阿拉伯之春的失敗,埃爾多安已經在中東國家缺乏個人影響力。近來埃爾多安的作法與凱末爾主義相斥,反映著土耳其內部的衝突。

對於新生的土耳其共和國而言,鄂圖曼的歷史處於一個曖昧的地位。1918年鄂圖曼帝國被凱末爾(土耳其共和國國父)推翻的時候,象徵著落後、虛弱、守舊。新生的土耳其共和國在凱末爾大力推行西化之下,則是進步、強盛、世俗。凱末爾主義強力的西化和世俗化讓土耳其成為世俗化最高的穆斯林國家。

然而這個位處於歐亞大陸之間、高度世俗化的穆斯林國家始終存在雙重兩種力量的拉扯。外交上是更傾向共和國以後嘗試融入的歐洲或是更關注鄂圖曼帝國時代過去的領土中東、社會上是維持凱末爾主義下的世俗化抑或強調宗教上的伊斯蘭傳統?在過去幾十年來,都是歐洲與世俗佔上風。然而中東與宗教那份卻也真實存在於今天的土耳其社會,隨著土耳其加入歐盟未果,總統埃爾多安的政策日漸有強調宗教的傾向,這雙重兩股力量將會持續拉扯土耳其社會。

但無論如何,土耳其就是土耳其,不會變成歐洲也不會變成任何一個中東國家,仍然維持他獨特的文化。

帝國崩解,小國逃竄

歐亞大陸兩大帝國:鄂圖曼帝國和大清帝國都在西方列強的船堅砲利之下分崩離析,大清帝國在孫中山革命之下1911年就結束,中國也未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鄂圖曼帝國則是努力地熬過這場戰爭,在戰爭結束後隨即亡國,昔日領土獨立的獨立、分離的分離。許多昔日的鄂圖曼領土仍然承受著帝國崩解的後遺症。台灣的命運也受到大清帝國崩解的影響,一戰之前就因甲午戰爭割讓給日本,直到二戰之後才轉回給中國政府,但隨即又畫入美國盟邦體系內。

如果今天中東的局勢複雜曲折難以理解,那麼從鄂圖曼帝國如何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是一個好的開始,當年的歷史儘管無法解釋或者歸咎於今天許多問題,但可以發現問題的源頭,抑或有趣的歷史巧合。鄂圖曼帝國的隕落一書無疑是目前中文世界中對當年那場大戰描述為完整最詳細的。

歷史是面鏡子,照著對方也照著自己,對今天的土耳其人、阿拉伯人或者猶太人來說是,對你我來說也不例外。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
  • 「如果今日國際社會最重視的是中東地區的和平穩定,敘利亞與伊拉克也許不會淪為衝突難解的戰場」

    當初阿拉伯之春各國人民起義,左膠都說好棒棒
    結果革命沒有成功,反倒變成今天這樣的大亂鬥
    左膠又說,並非一定要民主,本來的統治者儘管獨裁,至少和平穩定

    都給左膠說就好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