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香港模式 VS 新加坡模式:亞洲兩小龍的政治歷史反思

香港模式 VS 新加坡模式:亞洲兩小龍的政治歷史反思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__3d_8_5

在素來喜歡互相比較高低、各爭長短的『亞洲四小龍』經濟體中,香港與新加坡一直都因為擁有眾多的相似點,而成為被互相比較的對象:華人為主的人口結構、前大英帝國屬土,亦同樣是馳名的國際金融中心。

然而上述比較大多為官方和商界所進行的橫向分析,加上往往囿於符合政治需要的官僚理性框架和商界需要的計量分析上,對於過去發展的問題、未來的挑戰乃至民間的反應和困境等卻少有提及,使得在比較上很多時候往往見樹不見林。鄺的新書《雙城對倒》便充分補足了這些缺點,透過比較兩地群眾的傳統tradition、利益interest和使命mission,為兩地的比較勾畫出全貌。

觸及殖民管治思維的歷史書寫

要梳理發展的經驗,就不能不提觸及到歷史書寫,特別是與現有政權管治合法性有關的敏感歷史問題。繼承了他前作《港英時代》拒絕簡單化前朝政權管治的出發點,鄺在書本一開頭便透過分析大英帝國的遠東管治政策,進而解述新加坡當局對待英殖時期各種遺產的正面態度,以及這些遺產在今時今日發揮新加坡管治中的作用。

從他的分析可以觀察出,相對於香港人於數十年前開始被動地被中英兩國安排自己的命運,新加坡人於冷戰開始後你死我活的國際政治鬥爭中,選擇了跟隨英式政制這條道路,因此新加坡對於英殖遺產的正面態度轉化成今日新加坡賴以成功的重要基石;然而相對於對待英殖時代歷史相對統一的論述,新加坡國內在建國後為了穩定局勢、確立由上而下的精英主導政體這段歷史的書寫,與香港有關六七暴動、雙十暴動的歷史書寫一樣牽涉著許多爭議,縱使兩者爭議的施壓來源有所不同。

而鑒於雙方均各自喜好以對方作為比較和觀察對象,如香港中文大學開設香港亞太研究所,而新加坡國立大學則開設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而且同樣對於自身某些時段的歷史有所顧忌,故若兩個城市的歷史研究者和知識份子都能多加切磋、交流不同的視野,甚至互相以對方作為自身歷史研究的根據地,這樣對兩個城邦的歷史方可以有更接近於真相的詮釋。

涉及到主權所屬的管治模式比較

梳理過歷史後,作者在書內亦提出有關管治現狀的比較。在數十年前『亞洲四小龍』概念出現的時候,便已湧現了不少相關的比較研究,如亞洲電視所製作的、由梁振英和蔣麗芸主持的時事節目《亞洲經驗》。但時至今日,四小龍各自的國內政體(如香港主權移交、台灣和韓國民主化)乃至是整個東亞的地緣政治均出現了重大轉變,蘇聯解體、中國在外交上不再韜光養晦、加上科技的迅速發展等也使得四小龍年代的經濟模式不再。

有別於官方和商界不時偷換概念來支持有利己方的論述,作者在比較兩地時明確指出這數十年改變之後造成的差異,如港新兩地自治度以及主權狀態的差異註定了行政主導效果的落差,而香港政府內因反殖而導致的新舊勢力交替、港資與中資之爭,亦註定新加坡的『家族式管理』模式難以套用到香港上。這些比較方式和觀點,對於主權移交後多年來一直接受官方一套新加坡模式(多是模仿中國官方的論述,正如書中提及,新加坡模式很長時間以來都是中國官方的學習和模仿對象)宣傳的香港民眾而言,可謂煥然一新。

兩地內涵不一所致註定的發展方向差異

檢討完現有管治模式的弊端,作者又積極地為兩個城邦的前路拋磚引玉。正如早前《香港城邦論》的提倡者陳雲曾批評香港缺乏本地政治學、社會學、歷史教材,亦有兩名曾在美國攻讀博士的新加坡學生在哈佛燕京學社發表了文章探討新加坡大學之中本土學者比率之低的問題,這些均反映了在知識全球化之下兩個小城邦在這方面面對的弱勢。

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兩地本地院校,也往往因為大量招聘外國學者或是在國外攻讀學位的本地學者、使用外國教材等原因,使其進行的本地研究缺乏原創性,長遠而言或會影響兩地知識產出乃至管治手法的獨立性,並因而在國際輿論上淪為弱勢。

作者在書中後段以頗長的篇幅分析了不少大國立國和小國自處之道,並且帶出他們可以被兩個小城邦模仿和學習之處,是在目前知識產出國際化和大國化的大環境下,可謂兩國知識界的一支奇葩。由此,透過比較上述大國崛起和小國成大業之路,作者大膽地為兩地拋出不同政治、經濟和外交現代化的可能性和未來發展方向,對於處於一帶一路、發展金融服務業等論述鋪天蓋地攻勢下的香港民眾而言,自然是不少衝擊。

這仍未算本書最具突破性之處,既然提及到發展的方向作者也毫不忌諱地拋出發展的主體—-國民身份的討論,對向來深受中共式民族主義影響,因而對華人、中國人等身份缺乏想象的兩岸四地華人而言,甚至可以用當頭棒喝來形容。

而在書中後段拋出有關兩地身份問題的討論,似乎也是暗示著在香港自治性漸漸流失,並且因此而更難摒棄華人為主身份的背景下,新加坡人的獨立身份認同和國際化社會似乎永遠都無法成為香港人的追趕對象;另一方面,因為要遷就國際化公民身份而導致新加坡難以發展屬於本地特色的文化,香港濃厚的本土文化、本土身份認同亦叫新加坡人羨慕不已。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化認同在應對未來挑戰的時候到底是好是壞,作者在此有不少留白空間給予大家思考。

面對著東亞局勢的巨變,冷戰後東亞地區的地緣政治和地域性經濟分工都不復再,取而代之是有川普當選帶來的反全球化乃至強硬對華政策。在這樣的情況下,小城邦和小國如何透過反思歷史經驗、重整管治架構,並且如何在新的地緣政治經濟形勢下尋覓出新出路,本書將成為重要的讀物。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
  • 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兩地本地院校,也往往因為大量招聘外國學者或是在國外攻讀學位的本地學者、使用外國教材等原因,使其進行的本地研究缺乏原創性,長遠而言或會影響兩地知識產出乃至管治手法的獨立性,並因而在國際輿論上淪為弱勢。www.xbson.com持久液成人用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