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全球從高處看世界:國際觀能帶給你什麼?

從高處看世界:國際觀能帶給你什麼?

圖片來源: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7/71/Grand_Study_Hall,_New_York_Public_Library_(5914733818).jpg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最近幾週,國內又再度掀起了關於「國際觀」的討論與批評。在這個反思為主流的年代,批評總是可以引起許多的關注,不論批評者是不是想引起關注,畢竟反思的網路話語權不是由他們所主導。

今天,我們再次來談談這個似乎永遠沒有討論結束的一天的話題:何為國際觀?這個討論,沒有嚴肅的對話,沒有宣揚何者為對、何者為非,我只想舉幾個故事與觀察,來嘗試為這個話題做個補充。目的只有一個,我想透過一些真實故事來說明,「國際觀」會是什麼。

一個簡單的聊天

「你週末過的如何?」「週末有什麼計畫?」大概是美國同學間在週間最愛問的一個問題。禮拜一問你週末過的如何,禮拜四問你週末要做什麼,大致是一個這樣的邏輯。剛到美國的時候,其實我總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我都回答:「當然是去圖書館。」而我確實也是選擇去圖書館耗上一整天,用極低的效率來處理事情,以度過漫漫長日。

隨著時間一長,我開始好奇美國朋友們為何總是可以比我早交作業,週末也一樣過的精采。這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到底是如何完成?一開始,我總以為是語言的問題,後來,大家一起做團體報告後,我才慢慢發現,原來美國同學在工作與生活有兩種面貌。一個是專注、認真,要把事情做好的面貌;一個是讓自己完全放鬆、享受生命的面貌。

故事講到這邊,大家可能以為美國生活其實很輕鬆。其實,又不然。準確來說,美國生活是在辛苦的工作環境中,依然尋找休閒的可能。美國的工作環境中,非常講究效率與速度。別的不說,光在學院裡的訓練,就是算的分毫不差,把你所有的學習能量榨出來。然而,即便在極為疲勞的工作環境中,美國依然重視「週末文化」。從這角度來看,積極的探索生命的可能,反而變成是美國精神文明的強健之處。

這樣的文化差異,即便在我回到台灣後,在週末時,我也經常去問自己一個問題:

「你週末想做什麼?」

圖片來源: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7/71/Grand_Study_Hall,_New_York_Public_Library_(5914733818).jpg

圖片來源: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7/71/Grand_Study_Hall,_New_York_Public_Library_(5914733818).jpg

用國際觀來反思「亞洲。矽谷」

在最近對政府政策的討論中,「國際觀」也可以派上用場。在所有針對「亞洲。矽谷」政策中的反思,我個人最為欣賞的是這篇由Inside網路趨勢所刊登的文章-「連美國其他都市都做不到,台灣憑什麼喊亞洲矽谷?」(有心人,傳送門幫你準備好了。免客氣)

在這篇文章中,作者首先開宗明義的針對美國獨有的創業文化進行討論。內文中敘述,「久而久之,加州的拓荒文化對於創意人才產生莫大的磁吸效應,在二十世紀已將影劇、科技等產業從美國東岸連根拔起。不管是好萊屋還是矽谷的投資人和管理人,都已經將「嘗試新點子」精進成為了一種SOP。」

最後,作者透過具體國際上其他推廣新創成功的案例,包括智利、新加坡、瑞典等,具體的說明世界其他國家,如何在美國新創典範外,規劃其政策願景。簡言之,作者透過其他案例清楚的指出,「台灣政府在進行政策規劃時,並沒有清楚的政策願景(Vision)」。

透過檢討「亞洲。矽谷」,我們可以清楚的得知,「國際觀」有效的幫助有識者吸取其他國家的經驗,並了解台灣在全球產業的優勢與劣勢,而透過這樣的途徑,國際觀無疑提供一個更為縝密的全局性、一盤棋式的思考。

國際觀中的幽微面

故事到這邊,還沒結束。最近,剛好一個朋友在閒談間跟我提起,他去參加了一個課程,主要是教導人們如何與外國人聊天。這位朋友很有心跟我確認諸般細節,一方面,我非常佩服這位朋友在下班之餘,不斷精進自己的心,另外一方面,他也帶給我一個思考,「會不會我在美國學到的社交禮儀,其實只能側寫出美國部分的社會狀態?」

美國是一個多族群的社會、也是個貧富差距的社會。美國這幾年層出不窮的警察誤殺黑人案,更說明了美國在族群問題的嚴重性。在紐約高聳的帝國大廈下,會有衣衫襤褸的遊民。在哐當前進的地鐵車廂中,一個西裝筆挺的上班族旁,可能就會有一個遊民在呼呼大睡。朋友的問題,不禁讓我懷疑,我認識的美國社交禮儀,會不會只是菁英的社交禮儀?我認為美國人對生命的探索與積極,是不是指的只是部分美國菁英?至少,我頗為確定,我認識的同學阿根廷人、日本人、奈及利亞人、哥倫比亞人,不太會提及我朋友問我的聊天禁忌問題。朋友的提問,更像是美國菁英的談話模式。

圖片來源: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8/84/Homeless_New_York_2008.jpeg

圖片來源: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8/84/Homeless_New_York_2008.jpeg

國際觀的功用:提供你一種全局式的思考

討論至此,我想總結我們今天的討論。國際觀是什麼?對我而言,國際觀是「認識國際上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面向包括:人文、科技、經濟、政治等。」然而,這只是敘述性的定義。

真正重要的是,國際觀的實際功用,是透過了解其他國家,來提供你一種全局式、通盤式的思考。

在本篇的故事中,國際觀在文化上,幫助我認識不同文化面對生命的態度,展現出一個文明的探索精神;在國家政策上,提供了有識者思考政策執行上的狹隘與盲點;國際觀也能讓我加深思考的深度,讓我可以從新思考,一個簡單的聊天文化背後,有沒有蘊含其他的真相。

言至此,希望下次你關心國際新聞時,你能有更多的動力。想想,關心國際,讓自己擁有國際觀可以因此讓自己的思考更俱全面性,生命也能更廣闊,這不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嗎?

P.S. 如果您看完此文,還意猶未盡的想更深入了解美國文化,在這裡,向您推薦《美國人,一種跨文化的分析比較》一書。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