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亞太戰國策[亞太戰國策] 夾縫求生:中美印權力遊戲中的越南角色

[亞太戰國策] 夾縫求生:中美印權力遊戲中的越南角色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資料來源:https://flic.kr/p/jDUrng

資料來源:https://flic.kr/p/jDUrng

假如你跟筆者一樣是冰與火之歌(A Song of Ice and Fire)奇幻小說的粉絲,那你應該對劇中家族間的權力鬥爭並不陌生。

你是否對於喬治·馬丁(George R. R. Martin)刻劃的故事曾感到一絲絲的熟悉,當七大王國之間的角力陷入僵局,一方的勝利往往取決於小國或是個別家族的決定。佛雷家族和波頓的背叛,使得北境史塔克家族一度沒落,而蘭尼斯特家族的崛起更並非單憑一己之力。劇中詮釋的權力平衡不但體現了國際關係中的常態,更闡明一個重要的事實給讀者和粉絲,小國並非決然只能成為大國的棋子,其單一決定可能直接或間接影響整個大局的走向。

越南,則是我們今天要來探討的小國。本篇文章,探究越南在近年來如何拿捏適當的外交手段周旋於中印美之間,除了將自身利益極大化之外,又如何避免成為大國手中的玩物,並將自己在國際上推向有利的地位,進而成為大國爭先討寵之對象。本篇文章就以國際情勢分析為先,探討中印美目前近年來互動關係所隱含的意義,緊接著分析區域上越南與此三國之交往,最後回到越南執政者角度出發,試圖從中瞭解其外交行動之原委,與讀者一同辯駁越南國家利益之所在,藉以反省我國身處此權力遊戲中的窘態。

中美印在亞洲的權力遊戲

就國際層面而言,儘管印度和中國邊境爭議不斷,中印兩國元首依然在9月17日於印度舉行會面。新任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與習近平的對談所涵蓋範圍依然僅限於經濟合作,求同存異乍看下合理,但兩國經貿上其實也存在些許摩擦。印度以出口原料為主,而中國商品的進入使得印度產生極大的貿易逆差。就環球網綜合印度報業托拉斯(PTI)消息報道,印度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從06年至07年的91.5億美元上升至11到12年的396.5億美元。除非中國願意開放印度IT等相關強勢產業,不然貿易逆差依然是印度執政者所擔心和疑慮的因素之一。

而習近平出訪斯里蘭卡所發表達的談話,也更加深中印之間的火藥味。據紐約時報報導,習近平在周二發表於斯里蘭卡官方報紙的信中寫道,中國「堅決反對任何國家以任何藉口」干涉斯里蘭卡內政。此舉動也被其他西方國家解釋為中國將成為斯里蘭卡的後盾,目的在於削弱印度在此的影響力。而中國在斯里蘭卡的投資量也預計超過印度。從經濟層面上來看,印度顯然不樂意中國逐漸在斯國取得主導地位,因為投資上的考量可能會進一步分化斯國內部親印勢力。

另一方面就美中關係來看,儘管以國與加薩的衝突、ISIS和俄國侵烏等事件使得歐巴馬政府焦頭爛額,看似難以履行其重返亞洲之決心,但事實上,美國在亞洲的軍事安排上卻是一刻不緩。

對於美國來說,擁有適當的武力防備面對中國崛起,依然被美國視為必要的防範措施。從今年度所發生的事件看來,美國依然與中國在東亞及東南亞區域角逐領導地位。在南海議題上,美國在參議院通過412號決議案,要求中國撤離981鑽井平台。而八月底的雪梨年度高層會議上,美澳兩國更簽署了軍力態勢協議(Force Posture Agreement),此一行為也被解釋成嚇阻中國近年來在南海及東南亞彰顯勢力的手段。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此一協議,不僅為美國海軍陸戰隊出現在澳北部城市達爾文提供了法律依據,同時也為輪流駐軍、甚至美國海軍軍艦和空軍飛機未來幾年在澳大利亞西部設立母港鋪平了道路。達爾文目前駐扎了1,15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截至2016-17年將增至2,500人。更多有關於澳洲的資訊,請參考「印度‧太平洋戰略」下的澳洲亞太戰略

越南借力使力和兩手策略

就整體國際層面來看,中印的邊境衝突和中美在東南亞角逐勢力的趨態都彰顯了美印對於中國和平崛起信心的不足。而對越南而言,中國的威脅更是立即且直接的。兩國自越南柬埔寨戰爭(簡稱越柬戰爭,Cambodian–Vietnamese War)後關係惡化。當時由中共所支持波布(Pol pot)政權,又稱赤柬,不斷與越南發生衝突,導致中越雙方依然對邊境問題耿耿於懷。儘管二戰結束所兩國並未發生過多重大衝突。但邊境和南海問題兩者皆是是越南領導者心中持續橫掛的陰影。

8月27日,習近平在中國會見到訪的越共中央總書記特使、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常務書記黎鴻英(Le Hong Anh)。儘管雙方在會面中力促中越雙方高層加緊對談,兩國加深經濟、國防、人才交流並促進相互瞭解和信任,但今年七月中所發生的南海鑽油衝突依然不見雙方有更近一步的共識。

從近幾個月越南和印度的互動上來看,也證實了越方對於中國的不信任感依然存在。根據華爾街日報於9月15日的報導,越印雙方同意擴大在南海的石油探勘。南海主權國際化作為手段,除了可用以制衡中國咄咄逼人的姿態,越南政府更在此議題上擁有更大操作空間,可將中越雙方協調拉為多邊協商,相對越南來說也是較為有利的。

相隔不到十天,美聯社引述越南副總理範平明說,華盛頓與河內的關係正常化已近20年,因此繼續維持有關售武禁令「不正常」。換句話說,越南希望能解除美國對越的武器禁售令,正常化美越雙方的軍事商業行為。對於中國來說,這些舉動不但觸動中國的敏感神經,更可能近一步摧毀了中越雙方在八月底會談的信任基礎。

然而,中越關係卻也不盡然發展到劍拔弩張的地步。在9月24日中國與東協各國在河內所舉行自貿區聯委會第六次會議暨中國-東盟自貿區首輪升級談判,又顯得中越在經貿議題上依然有相當程度互動和往來。而另一方面,越南在國內幾個重要都市推動中越友誼活動紀念會,用以慶祝中國建國65週年。由此看來,在這場美中印的權力遊戲中,越南的的兩手策略持續發揮效用。

國內反華勢力不容小覷

從國內層面來看,越南在議題尺度上的拿捏,除了要滿足大國間的平衡,在國內更必須要討好反華情緒。來自越南國內的反中聲浪,不僅止於民間,更有來自當初與中國共產黨肩並肩的同路人。越共中將黎有德,等其他六十多位曾具重要職位的將領更公開宣示認清敵友。這些國內輿論,除了反應在越南持續推動的去中國化政策上,也直接表現了越南國內的不安定因素。5月份在越南發生的排華暴力運動所帶起的政治波動,在未來勢必會繼續挑戰了越南政府在處理中國議題上的智慧。

總結來看,在硬的議題上,例如南海爭端、領土主權爭議,越南絕非輕易讓步,而是牽制第三國加以平衡中國的威脅。在南海議題上加入印度的角色,在領土爭議上力求美國軍售的支持。而在軟的議題,例如,經貿議題及外交協調,越南也持續與中國保持緊密的對話窗口。越南的核心利益,除了保障領土主權、維持經貿關係,更重要的還有來自國內民眾對政府的支持。在這場權力遊戲中,越南還不是贏家,但一場大國間的局,越南顯得自信滿滿且拿捏得宜。而台灣,是否也應該借鏡觀形呢?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