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亞太戰國策[亞太戰國策] 太陽是否依然升起?日本在全球經濟危機後的潛力

[亞太戰國策] 太陽是否依然升起?日本在全球經濟危機後的潛力

2020 new japan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title pic

最近日本首相安倍受邀到華府演講,這是日本首位首相受美國國會邀請演講。台灣媒體似乎對此關注不大,但是安倍這次訪問與美國的新協定對未來台灣的國防與外交安全實則有其深遠的影響。

筆者在日本首相安倍來訪的前幾週,有機會到位於聯合國總部前頗有影響力的日本協會 (Japan Society)參加演講並與講者有機會討論。日本絕對是對台灣的區域政治與外交關係上,影響最重要的國家之一。可惜台日兩國,民間交流雖然緊密,但是官方交流比起民間,仍有一大段可以互相合作的空間。(我即是帶著這份好奇心,積極參與日本有關的研討會的,想找出台灣在此之中可能的定位)

活動是由NHK WORLD現場直播到日本,參與的講者也都各個大有來頭。主持人是 Fred Katayama先生,他是路透社的電視記者。其中一位講者甚至來自鼎鼎大名、之前說馬英九是”馬邦伯(bumbler)”的《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的前總編。

所以,回到原本討論的主題上:「象徵太陽的日本,依舊升起嗎?」

裡面討論到了許多日本的面向,身在台灣的我們並不陌生。幾乎所有講者都把『日本的教育』列為當前最大的問題。

在聯合國能源部門工作的日本企業執行長藤田浩之先生回說,他常常聽到日本的學生問說:「這樣可以做的好嗎?」但,如果學生問這個問題的話,就是一個問題。因為我們的學生並沒有辦法跳脫框架去思考 (our students don’t think outside of the box.)。很多很多日本的問題都源自於這樣教育系統的問題。

另一位精通日文的學者 Jesper Koll,他的背景很有趣:他出身在德國,是美國公民,但是長期定居在日本。他說:「日本還是非常的強壯。銀行體系是全世界最乾淨最健康的。3C電子以及創新技術也是全球最先進的國家之一。」

另外一個很大的問題日本需要面對的是人口結構的改革 (demographics),也就是為什麼現在必須讓更多日本女性進入職場,以填補日本日漸老化的勞動力(日本社會普遍存在不鼓勵女性進入職場,尤其是已經進入家庭的女性)。不論政府喜不喜歡,日本都需要開放更多移民來工作,以填補日益缺少的勞動力。

提到日本的勞動力,另一位講者把話題又到回到教育身上:

「(日本的)教育必須要改變!很多日本學生取得了博士學位,but what? (又如何呢?)真正的問題在於,教育培養出社會需要的人才! 日本必須更重視 Continuous education,即不斷學習、終身學習的概念。」

另一位講者附和到:「重點在於『年輕人』!」,然後他開玩笑地對在場的觀眾問到「在場有誰想要為日本公司工作?*」(全場大笑)

(* 按:日本在美國的刻板印象是非常努力辛苦的工作環境)

德國講者接著舉了個例子:

「如果你幫美國公司工作,如果你很努力也夠幸運,在未來 15到20年後,你大概可以自己創立一家公司。」

「如果你幫一家歐洲公司工作,如果你也很努力也夠幸運,那麼只需要 10年,你大概可以成為管理整個區域的經理。」

「如果你幫日本”會社”(公司的日文)工作,在 50年後,你會變成什麼職位? 課長嗎?」(全場大笑!)

所以說,「日本政府必須要提供更多機會給那些年輕人。政府必須要想想如何發揮年輕人的創意與智慧。」這是很重要與很嚴肅的課題。

但是日本還是有許多令人驚豔的長處,像是全世界最好的庫存管理與服務系統。

「你知道嗎? (日本的)便利商店從早到晚,一天改變貨架上的陳列方式三次!三次耶,你可以想像嗎!?」

「在日本,KitKat(知名日本餅乾)平均 1.5週就會推出一個新的口味。要是在美國,運氣好的話,我們大概整年只會推出一種口味!」(全場大笑)日本有名的管理系統是『改善 (Kaisen)』,但是要想想這樣漸進式地改進系統是不是能適用在今日快速變化的社會。

New Japan 2020

2020 new japan

2020 new japan

 

接著,主持人把主題帶到了「2020,嶄新的日本!(New JAPAN 2020)」。日本要怎樣透過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呈獻給世界一個嶄新的日本呢?

「一個夠酷、創新、處處可見的設計功力、優美的建築設計,這些都是日本可以讓世界更多人發掘的,不要只是推一些老掉牙的富士山那些 Old School的印象。」

另一位英國經濟學人的前主編開玩笑地附和到:「那些到處廣告自己很酷的國家根本一點都不酷!*」

(* 按:這是開他們自己英國玩笑,英國標榜著 COOL為英國的印象)

日本講者接著說到:「而且,全世界都在看著日本了。像是我們要怎麼處理『核電問題』,是要保留、還是要廢掉?女性的工作權益、新科技、新能源發展等等…… 重要的是,日本必須開始想的不一樣了!(Japan has to think differently!)」

但是我們都還是對日本樂觀的,「日本有全世界最好的醫療,全世界最好的生活品質。想想看,假如你在日本工作了二十年好了,你也呼吸了二十年新鮮的空氣、喝了二十年乾淨的水,以及非常好的健康保險與醫療系統。」

「我覺得核能必須得要停止。日本是一個很安全的國家,但是核能的危機總是把日本籠罩了層陰影。 而且日本政府必須對所有人民更加透明公開。」那位能源領域的日本講者認真的說。

還有什麼日本需要改變的嗎?主持人問到。「日本的大企業需要被改變,那些大企業的老闆們說真的實在需要被責備!」一位講者表情嚴肅地說。

關於歷史議題

那位在日本定居的德國講者首先提到:

「我就先說說我自己的故事,我的父親是 1926年出生,我的父親是德國人而且從出生的那一刻開始就被教說要恨法國人。我是 1961年出生,沒有頭髮(摸摸自己的光頭 (全場笑)),我也是從小就被教說要恨法國人。然後當我遇到了來自法國的交換學生之後,一切開始改變了,而且這件事需要被改變!」「日本需要送更多的交換學生到亞洲其他國家,讓他們真正的看看這個世界。」

而且「日本是一個非常、非常舒適,適合居住的地方。日本該把這點宣揚出來。」講者補充到。

關於日本的機會

講者最後把問題帶到有關日本有什麼機會呢?

一位講者回答到:「你會覺得日本已經有很棒的科技產業了,但是其實日本公司對於使用科技去提升公司的效率這點還是非常老派的,如日本的銀行科技系統。」

「我舉一個例子,去年蘋果公司的 Apple Pay (蘋果的線上支付系統)剛出來時,所有的日本人都在笑 因為日本使用智慧型手機來支付已經超過十年了。 但–是–, 只有蘋果做到了全球的規模並且整合全日本十五家不同的銀行來支付。這是日本可以學習的地方。」

另外一點給日本的建議是,「過去日本一直頻頻更換了首相。在過去三十年內,只有兩任首相做了超過一年半。你不可能像這樣經營一個國家!」

Q&A

到了開放問題的時間,一位口音很重的日本大叔用著勉強的英文,激動地詢問台上講者:

“Are you on the japan side or US side?” (你們到底是站在美國那邊,還是站在日本那邊的!)

台上講者們對這突如其來的”突襲般”的問題有點錯愕,那位出生德國的講者接過麥克風說到:

「就人民的價值觀來說的話,兩邊都有非常理性的人民。 但是就金錢的角度來說的話,我站在美國那邊,日本的企業執行長們實在是需要做出更多的行動與改變!」

關於日本的政治與面臨的問題,似乎有些相似的地方。從日本過去曾面臨過、或是現在正在面臨到的問題,去思考屬於台灣自己的解答,也許能對我們台灣的未來,能有更多不同的想像。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