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亞太戰國策[亞太戰國策] 中國式民主:拖延戰術抑或真實改革?

[亞太戰國策] 中國式民主:拖延戰術抑或真實改革?

圖:中國國旗
資料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herrberta/3967193516/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自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是否可能實現政治改革,甚至朝民主轉型的問題,隨著時間過去逐漸讓外界存疑,但中國國內的改革口號與體制變動卻是響徹雲霄。究竟中國真的在走向改革的道路,抑或只是習近平為了打壓異己、鞏固權力的拖延戰術?透過「打小孩(中共官員)給別人看」來穩定民心與鞏固中共政權?問題的核心終究在於,中國是否能夠擺脫人治而建立制度與法治。

圖:中國國旗 資料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herrberta/3967193516/

圖:中國國旗
資料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herrberta/3967193516/

習近平、李克強政府運作至今,外界普遍的評價是,習近平獨攬大權,甚至將李克強邊緣化。稱習近平為毛澤東以來,權力最大的中國領袖並不為過。而這樣個人權力的擴張,明顯並非法治與制度化的展現,但中國也出現不少意見認為,以中國國家的規模與狀況,必須要有一個強人展現領導與組織策劃能力,才能打造良好制度。

其中,上海復旦大學副校長林尚立便抱持此種看法,他同時也擔任中國政協委員,並以研究中國治理與國家發展為主要專業。5月19日,他訪問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與柯林頓政府時期擔任負責東亞政策的副助卿Susan Shirk對談,討論中國未來政治發展的路線。

強而有力的領導?權力如何約束?

Xi_jinping_and_Li_keqiang

林尚立認為,中國正處於大幅轉變的十字路口,經濟上極有可能陷入中等收入國家的貧窮陷阱,政治上則處於共黨、國家、社會法制化不足的處境中。在他眼中,習近平是屬於英雄式的領導人,具有遠見、方向感、貫徹執行的能力,才有可能將中國帶出泥淖中,讓國家「定性」,走向法制化與民主的道路。

這個說法與一般對中共抱持不信任態度的外界輿論頗為不同。筆者提問質疑,如果說習近平是這樣權力無邊的領導人,是否中國只能期待他也能遵守自己所打造的制度呢?權力的節制在哪裡?

林尚立認為,中國的法律制度其實是在1995至2012年之間才建立的,而如今這個階段,才要開始在這套法律制度上建立法治的基礎。換言之,還處於建構的階段,自然難以找到法律制度上非常明確制約領導者的設計。但中國現階段並非沒有權力的制約方式,他認為,中共建黨以來的「群眾路線」若能制度化,則可以成為對中國政府的制約,他稱為「協商民主」,例如在任何重大建設、政策執行之前,必須與民眾商量。

然而什麼議題由哪些「民眾」來商量?如果意見分歧該如何決定?由誰決定?這些部份並無機會有更多討論。如果這些沒有更明確的規範,則難稱為「制度化」,反而比較像是台灣民主熟悉的「搓湯圓」,或者大陸網民所說的「河蟹」。

而關於中共的黨員紀律,林尚立也認為,目前中共是在把「黨拉到國家裡來」,不但黨員受國家法律所規範,也受更嚴格的黨紀所規範,對黨員嚴格地控管。林還舉例說,他在訪問美國的這幾天,接到中共組織部的調查電話,詢問他買房的錢從哪裡來;也有同仁因財產申報不實,在校務會議上直接被停職接受調查。而對於國家領導人而言,最重要的是讓司法能夠有一定的獨立性,不受黨的干預,並且落實集體領導的制度,來避免權力過度集中。

美好圖像的盲點

圖片來源:http://goo.gl/GVLOqi

圖片來源:http://goo.gl/GVLOqi

上述的說法拼湊勾勒出,一幅中國接下來十年中國政治發展的圖像,但實際畫出來是否如同想像,還需要很多條件配合。以目前習近平身兼幾乎所有重要的決策「領導小組」,在經濟政策上主導性已經壓過李克強,要如何避免權力過度集中?而要讓司法不受共黨領導人的干擾,在當前中國絕大多數司法人員皆具有黨員身份,或者升遷受到中共組織部影響的情況下,要如何維持司法獨立?

當前習近平所推動的諸多加強黨紀,嚴格打貪的作為,或許值得喝采,但法治與司法獨立、權力節制的必然關連,卻是中國要能實現法治最重要的挑戰。美國國父華盛頓曾有機會登基成為皇帝,但最終卻能拒絕,自我節制而實現了美國走向民主共和。筆者無法確定,習近平是否能夠成為中國的華盛頓。但習近平有一個華盛頓所沒有的隱憂,在會後,一位與會的教授質疑,以習近平跟王歧山在任內整肅了多少人,他們下台後這套制度是否能夠維持?而他們如何安心下台而不被報復都是問題。

這正好是獨裁者的兩難,騎虎則難下,除非與體系合流,並且培養一群利益共生者,否則難以安然下莊,保障卸任後的人生。法治與制度化本是最好的解方,但中國是否真的能夠實現並鞏固?這是很大的問號。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