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亞太戰國策[亞太戰國策] 東亞水下艦隊競賽

[亞太戰國策] 東亞水下艦隊競賽

圖片說明:國軍操作的荷蘭製潛艦海龍號(ROCN Hai Lung, SS-793)
圖片來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Hai_Lung-class_submarine#/media/File:SS793_Submarines1.jpg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1991年蘇聯垮台,標示著長達四十多年的冷戰正式結束。進入21世紀後,中國成為下一個挑戰美國的新興國家,惟911事件突發及後續反恐戰爭,使得冷戰時期「聯中制蘇」的大戰略因更需要中國支持的急切現實而被迫延長。

Obama_speaking_after_release_of_long_form_birth_certificate

時至今天,歐巴馬總統對外關係的歷史定位已經底定,「重返亞洲」是重中之重,美國國防部出版的《2014年四年期國防總檢討報告》(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 2014)中反覆提及亞太地區的重要性。在該報告的第三章「聯合部隊再平衡」(REBALANCING THE JOINT FORCE)更將亞太地區列在「建立全球安全」(Build Security Globally)一節中的首位。2020年美國將佈署60%的海軍於太平洋,並且將佈署更多的驅逐艦、兩棲艦艇。同時,伊拉克與阿富汗作戰任務的結束,使得美軍也可將更多部隊調回亞太。

解放軍近年來雖大規模擴軍,但北京高層了解本身實力遠遠無法與美國進行全球海權競爭,因而改採英國學者Julian Corbett的戰略:爭取近海控制權為建軍目的,以期將美軍阻絕於第一島鏈外,也就是反介入/區域阻斷(Anti- Access / Area Denial, A2/AD)。控制區域海權,並利用這項籌碼在談判桌上與美國喊價。

關係國對於南海諸島的主權要求。其中紅線為我國與中國所宣稱的主權範圍、土黃色為越南、深藍色為菲律賓、綠色為汶萊、紫色為馬來西亞。印尼雖然對於南沙群島沒有聲稱主權,但是其200浬之經濟海域則與爭議海域有所重疊。 圖片來源:http://ppt.cc/zr73f

關係國對於南海諸島的主權要求。其中紅線為我國與中國所宣稱的主權範圍、土黃色為越南、深藍色為菲律賓、綠色為汶萊、紫色為馬來西亞。印尼雖然對於南沙群島沒有聲稱主權,但是其200浬之經濟海域則與爭議海域有所重疊。
圖片來源:http://ppt.cc/zr73f

解放軍反介入/區域阻斷戰術明顯是針對美國與其太平洋盟邦為假想敵。中國政府長期無視國際法秩序與國際慣例,導致東亞存在諸多衝突熱點,尤以台灣海峽與南海為甚。周邊國家除了加強與華盛頓的全面合作外,如何精進本身的防衛能量,更是關鍵課題。

對台灣使用反介入/區域阻斷戰術時,北京想定透過二砲部隊火力投射與海軍水面艦及潛艦為主的武力進行綜合封鎖,這也是近年來解放軍艦艇如同「下水餃」般地大量成軍的主因之一。對此,我國除持續精進不對稱與反潛作戰能力外,鑑於水面艦數量上的劣勢,若能靈活調度潛艦,藉由聲納對於海水溫度、鹽度、深度,以及洋流與海底地形變化莫測而混淆敵方,進而達到隱蔽行蹤的效果。

圖片說明:國軍操作的荷蘭製潛艦海龍號(ROCN Hai Lung, SS-793) 圖片來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Hai_Lung-class_submarine#/media/File:SS793_Submarines1.jpg

圖片說明:國軍操作的荷蘭製潛艦海龍號(ROCN Hai Lung, SS-793)
圖片來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Hai_Lung-class_submarine#/media/File:SS793_Submarines1.jpg

不論是直接抗衡解放軍對台灣西方的威脅,或在緊急時期確保東部水域暢通,潛伏於水下的潛艦都因解放軍反潛戰力薄弱,而具有防衛戰略上的重要意義。而台灣的水下武力與反潛能量實與東亞鄰國息息相關,為此,本文將簡述東亞周邊主要國家潛艦近期的發展。

日本

日本基於1967年宣布的「非核三原則」—「不擁有、不生產、不引進核武器」,無法發展任何核子動力潛艦。但為因應冷戰期間太平洋海域重要的警戒任務,海上自衛隊擁有全世界最頂尖的柴電動力潛艦技術。同時為了在武器出口禁令下仍維持自主研發與造艦能力於不墜,海自約略保持每年有一艘潛艦下水服役的頻率,使其潛艦平均服役年限在20年以下,相當新穎。

海上自衛隊目前操作兩款潛艦,分別為親潮級(Oyashio Class)與接續研發生產的蒼龍級(Soryu Class)。蒼龍級被譽為全球最先進的柴電動力潛艦之一,潛航時排水量可達4200噸,採用瑞典史特林發動機(Stirling engine),使其具有絕氣推進能力(Air-Independent Propulsion, AIP),潛航時間可超過20天。

圖片說明:日本海上自衛隊操作的蒼龍級潛艦白龍號(JMSDF Hakuryu, SS-503)抵達美國珍珠港Hickam聯合基地。 圖片來源:Wiki

圖片說明:日本海上自衛隊操作的蒼龍級潛艦白龍號(JMSDF Hakuryu, SS-503)抵達美國珍珠港Hickam聯合基地。
圖片來源:Wiki

海自依據《平成22(2010)年防衛計劃大綱》,擴編現有十六艘潛艦艦隊為二十四艘編制——擁有二十二艘現役潛艦和二艘訓練潛艦、每艦服役二十四年。

韓國

扣除兩艘微型潛艦,韓國採用的是冷戰時期以降西方陣營柴電潛艦銷路表現最優的德國體系。韓國海軍採授權生產模式製造209型(TR-1400) 九艘與具備AIP的214型四艘(後續尚有五艘)。209型在全球共生產六十一艘,是現代柴電潛艦中數量最多者。除了德系潛艦外,韓國目前正進行代號KSS-3的國造柴電潛艦計畫,預計生產九艘潛航排水量約3700噸的潛艦,取代209型。KSS-3計畫設計有垂直發射管六管,可裝填對地巡弋飛彈。

圖片說明:韓國海軍操作的214型潛艦孫元一號 (ROKN Son Won-il, SS-072),泊靠於韓國釜山海軍基地。 圖片來源:Wiki

圖片說明:韓國海軍操作的214型潛艦孫元一號 (ROKN Son Won-il, SS-072),泊靠於韓國釜山海軍基地。
圖片來源:Wiki

另外,今年2月1日,韓國海軍正式成立潛艦司令部,並希望於2019年將十三艘的規模擴增至十八艘。

印尼

印尼與德製209型淵源匪淺,在1977年訂購兩艘次型號TR-1300潛艦,服役至今已超過三十年。2011年中旬復與韓國簽約,由韓國協助生產209型TR-1400潛艦三艘。除此之外,印尼海軍也有擴增潛艦艦隊的計畫,訂下在2024年時達到十二艘的目標。

越南

越南在2009年向俄羅斯購買六艘改良型基洛級(Improved Kilo Class, or Kilo 636 MV)潛艦,目前四艘已成軍。基洛級是全世界第二暢銷的現代柴電潛艦,潛航排水量超過3000噸。改良型版本特別在原本就擅長的靜音能力持續提升,其他包含聲納、電子系統都有不小進展。

值得一提的是,越南境內的金蘭灣海軍基地在面積、水深、腹地,甚至連地理位置都具有絕佳優勢,被譽為是全世界條件最優良的天然港口之一,也是冷戰期間強權必爭之地。在中國與南海當事國的紛爭讓此區漸漸白熱化的今天,控制金蘭灣、手握基洛級潛艦,越南將具有可某種程度上主導南海情勢的能量。

澳洲

澳洲目前操作六艘柯林斯級(Collins Class)潛艦,這批潛艦服役約在20年內,潛航排水量3400噸。柯林斯級主要設計源自瑞典,並整合了包含美、英、法等國的次系統,自動化程度相當高。惟該潛艦服役初期各式小問題不斷,直到澳洲與美國國防承包商的合作介入後才獲得顯著改善。改善後的柯林斯級表現十分出色,獲得各國海軍一致好評。

2009年夏季,坎培拉以代號SEA 1000展開新一代共計十二艘大型柴電潛艦計畫,所編列的預算為澳洲國防史上最高。目前日本的蒼龍級潛艦因設計背景、概念與澳洲皇家海軍的需求相似,且服役評價良好,據傳是澳洲的首選。而東京方面也亟欲透過蒼龍級出口案作為解禁武器出口三原則的重要里程碑。

台灣

台灣具有實戰能力的水下武力僅有兩艘荷蘭製劍龍級潛艦,但僅有兩艘的數量無法形成有效戰力。2001年4月,美國總統布希同意出售8艘柴電動力潛艦給台灣。由於美國、台灣與中國壓力,乃至於工程技術等諸多原因,銷售案一直無法進行,甚至等於胎死腹中。2014年元月,海軍司令部公佈「15年兵力整建願景」,其中再次提到潛艦國造,稍候陸續獲得來自國內朝野政黨與部份美國單位支持,雖然各方在細節上仍然存有討論空間,但以國艦國造方式取得潛艦,似乎已成定局。

不過,潛艦國造仍有障礙必須克服。相較外購而言,武器國造的進程較為緩慢。即便一切按照計畫進行,第一艘潛艦的服役也將到2020年代中葉之後,必定緩不濟急。國軍為了反制解放軍反介入/區域阻斷戰術,一方面推動潛艦國造,另一方面也持續建置航空與水面反潛戰力:

  1. 十二架經過檢整升級過後的P-3C反潛巡邏機已在2013年開始陸續成軍。
  2. 時任海軍司令陳永康上將表示將添購第三批,約十架的S-70C(M)反潛直升機以作為MD 500反潛直升機退役後的替代品。
  3. 擁有完整艦首、可變深度與拖曳陣列聲納的諾克斯級巡防艦一改原本全數除役的計畫,僅除役未經武進三型升級的濟陽艦(FFG-932)與鍋爐狀況不佳的海陽艦(FFG-936),剩下六艘預計進行升級工程後繼續服役。
  4. 國防部希望隨著派里級巡防艦軍購案一併購買另外八套SQR-19拖曳陣列聲納以裝備在我國操作的八艘成功級上。

奈伊(Joseph Nye)在《Smart Power》一書中指出:盟邦,才是美國現代外交與軍事上最可貴的資產。中國單邊擴張,如在東海以反介入/區域阻斷與防空識別區威嚇各方,又以人工造島的方式搶佔南海進逼周邊國家。種種事態已經促使東亞各國積極加強自我防衛力量,並將原先既存的雙邊架構提升為多邊模式並美國進行更廣泛的合作。

今年春天一連串美台合作檯面化的新聞,日韓建交50年雙方領導人各自發表和解談話,日本與紐西蘭2015年首度加入美、澳兩年一度的護身軍刀(Talisman Saber)軍演等等,都是例證。這態勢,顯然是當初專注軍事武力與聲張自我利益的北京所未能預期的。

處於東海與南海關鍵轉折地位的台灣,不可能置身東亞戰略的轉折於事外。台灣水下艦隊建立與反潛戰力的加強,應視為也必然是東亞戰略轉折的重要環節。台灣在民主同盟的陣線中該扮演何種角色?負擔何種義務?皆是各界需要切深思考的課題。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