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亞太戰國策[亞太戰國策] 開明專制仍是「專制」:淺析緬甸執政黨的權力鬥爭

[亞太戰國策] 開明專制仍是「專制」:淺析緬甸執政黨的權力鬥爭

483764910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被安全部隊給包圍的聯邦團結發展黨黨部。

迎接著即將於11月到來的全國大選,812日,緬甸執政黨聯邦團結發展黨(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以下簡稱USDP)在位於首都奈比達(Naypyidaw)的黨部開會,歡迎並介紹50餘名即將代表該黨參選國會議員新成員。晚上九時許,國家安全部隊突然衝進黨部,軟禁了在場所有與會代表,同時解除黨主席瑞曼(Shwe Mann)的職務,並通知瑞曼的親信黨秘書長貌貌登(Maung Maung Thein)「你明天可以不用來上班了。」

雖然執政黨宣稱這是為了面對選舉而進一步促進黨團結的內部改組,但是橫看豎看,這就是場典型的緬甸式的權力鬥爭戲碼:軍方介入、沒有流血,以及在對方聲勢下降時所發動的。

究竟瑞曼為什麼會被突然解職,而他與登盛(Thein Sein)總統及軍方間的關係又為何?而這又會如何影響今年的緬甸國會大選?

瑞曼何許人也?

主持國會會議的瑞曼。 圖片來源:http://ppt.cc/6ofns(via Flickr)

主持國會會議的瑞曼。
圖片來源:http://ppt.cc/6ofns(via Flickr)

甫被解職的USDP黨主席身兼緬甸人民院(眾議院)議長,過去歷任西南軍區司令官、三軍參謀總長等重要軍職,在丹瑞(Than Shwe)軍政府時代是第三號領導人,曾被認為是丹瑞的接班人。在軍方是改革派的人物。

不過在2011年文人政府上台之後,丹瑞卻選擇時任總理且長期文官氣息濃厚的登盛作為總統,而瑞曼則轉任人民院議長並擔任USDP副主席,20135月升任黨主席。當時這個安排被認為是拔掉了瑞曼的實質權力,使其轉任象徵性角色以讓當時在軍方地位不高的登盛可以主導政局的。

身為改革派人物,他不僅支持登盛的改革政策,但同時也批評政府的預算的透明性與課責性不足、推動國家自由化的進度遲緩,並要求政府打擊貪污與建立良善治理(good governance)。雖然他認為民主是「進步的載具」,但是他強調「若人民不瞭解民主的精髓,它所帶來的缺點將比優點多」,因此強調漸進式的改革。他也認為這種改革是「不可逆的」,並以在緬甸建立多黨制民主政治與市場經濟為其身為國會領袖的目標。

被解職的關鍵:得罪政府與軍方

從前述的政治經歷與立場來看,瑞曼不僅在軍中夠有份量,也能在國會以議長與執政黨主席的雙重身份協助登盛政府,並扮演保守勢力與改革派之間的橋樑。這樣的角色為什麼會被解職呢?

首先,他跟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與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以下簡稱全民盟)的關係令保守勢力感到憂心。瑞曼早在20136月就宣佈有意投入2015年的總統選舉,並指出為了國家利益不排除與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在野勢力組成聯合政府。雖然他在面對BBC專訪時表示時用「與其說我跟蘇姬是同一陣線的,不如說我跟人民是同一陣線的」來形容自己跟翁山蘇姬間的交情,但是一般認為兩人的交情甚篤。

此外,今年6月緬甸所審議的憲法修正案便是由瑞曼所主導的,而其中部份內容更是長期以來全民盟等在野勢力所要求的。在修憲結果出爐之後,由於翁山蘇姬確定無法投入總統選舉,因此外界認為瑞曼將會與在民調中領先的全民盟「結盟」,尋求全民盟的支持1

位於奈比達的緬甸國會大廈。 圖片來源:http://ppt.cc/hq1qM(via Flickr)

位於奈比達的緬甸國會大廈。
圖片來源:http://ppt.cc/hq1qM(via Flickr)

其次,他欲推動的改革觸怒了軍方勢力。根據緬甸憲法規定,國會中25%的席次是由軍方代表出任,同時任何的修憲案要獲得國會中75%以上的同意才可以進行修改,換言之,軍方擁有否決任何修憲案的權力。雖然遭到了否決,但是瑞曼同意了全民盟所提出的修憲案通過門檻由75%降為70%之議案,不只引發軍方與USDP黨內不滿,更有1700名瑞曼選區的選民連署以「不尊重軍方在國會中所扮演的角色」為由想罷免他。

緬甸憲法同時規定,除了軍方代表之外,其他參選議員的人不能同時身兼軍職。因此在這次尋求USDP提名的候選人當中,便有159名軍方人士退伍尋求黨的提名。但是在瑞曼的主導下,最後只有59人獲得提名,引起親登盛軍方對瑞曼的強烈不滿。

最後則必須談到他跟登盛總統間的關係。除了兩人在總統選舉上的競逐之外,瑞曼也以國會領袖的身份數次批評政府施政的不透明性與缺乏效率,使得兩人在黨內的關係緊張。

更直接的導火線則是在7月時USDP所提出的憲法修正案,希望將目前由總統直接任免的14個行政區首長改成由地方議會選舉產生。雖然表面上的理由是希望促成中央政府與少數民族間的合解,但是也被解讀為是要削減總統對地方的控制力。雖然最後這項修憲案沒有通過,但是也更印證了瑞曼領導下的USDP與登盛間的齟齬。

後續發展與效應

13日早上,USDP正式宣佈解除瑞曼與貌貌登的職務,並宣佈由前副主席泰烏(Htay Oo)接任黨主席以及剛卸下總統府職務的丁乃登(Tin Naing Thein)接任黨秘書長。在聲明還特別強調,登盛從來沒有正式卸下過黨主席一職,因此未來登盛親自領導黨務來主導選舉的可能性將會大增。瑞曼雖然也同時被解除了黨中央委員的職務,但是身為國會議員與人民院議長的職務仍將保留,且仍具備USDP候選人資格,但是可想而知的,他在下一屆國會的影響力將會大幅衰退。

由於這次軍事行動的精確且毫無癥兆,因此不少人認為除了登盛之外,這次的行動應該也獲得了參謀總長敏昂萊(Min Aung Hlaing)的同意。而據傳他也有意於今年的總統選舉,因此有充份理由背離其過去所效忠的長官。今年59歲的敏昂萊曾公開表明在60歲時將會卸下軍職,但同時又表示「軍人的角色就是要服務國家,不論以什麼身份」,故被認為很有可能直指總統大位而來。

有意爭奪總統大位的參謀總長敏昂萊可能與登盛總統聯手拔掉瑞曼的執政黨主席一職。 圖片來源:Senior General Ming Aung Hliang Facebook

有意爭奪總統大位的參謀總長敏昂萊可能與登盛總統聯手拔掉瑞曼的執政黨主席一職。
圖片來源:Senior General Ming Aung Hliang Facebook

事實上,身為參謀總長的他可以任命國會中佔有25%席次的軍方代表,而且從前幾次修憲未果來看,他具有阻擋其所不認同法案的能力,顯示其在國會中的影響力。同時他也花錢聘請專人經營他的臉書頁面與買到較好的新聞版面,希望利用「魅力攻勢」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並包裝自己。

由此看來,這次或許可以解釋為是以登盛與敏昂萊為主的軍方保守勢力推倒積極推動自由化與民主化的瑞曼勢力的軍事行動。這樣縱使在11月選舉中全民盟取得較多席次,但由於喪失了能夠影響執政黨的媒介,因此也僅止於國會而已。登盛和敏昂萊的競爭中雖然登盛應該是能順利連任,但是敏昂萊透過其在國會的影響力應該可以取得副總統席位,對其未來直取大位仍有所助益。

雖然緬甸自2011年以來的開放與民主化讓人耳目一新,而這次的選舉也被認為是深化與測試其民主的試金石,但是這次的事件終究證明源自前軍事政府的保守勢力還是主要的主導力量。緬甸領導人所要的不是完全的西方民主,而是在軍方領導下的「有紀律的民主」中的有限辯論與政黨活動空間。

這說明了,不論一個威權政府多麼地開明,其威權專制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

參考資料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1. 緬甸總統是由國會選舉產生的。全民盟在這次的國會選舉中席次將可能取得大幅成長,加上瑞曼本身在軍方與黨內的影響力,將成為現任總統登盛尋求連任的強大競爭者。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