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亞太戰國策[亞太戰國策] 打臉還是暗渡陳倉:淺析被否決的泰國憲法草案

[亞太戰國策] 打臉還是暗渡陳倉:淺析被否決的泰國憲法草案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泰國軍政府在2014年5月上台後,組成了憲法起草委員會制定泰國自1932年以來的第20部憲法。原本軍政府的盤算是交由其欽定的247名「國家改革評議會」(National Reform Council)成員審議並通過該憲法草案,並依此於年底舉行國會大選。在將權力移交給新選出的民選政府的同時,軍方仍舊能扮演「太上政府」或「監督人」的角色,發揮極大影響力。

可是在9月6日的表決中,國家改革評議會以135票反對、105票贊成、7票棄權的結果,否決了軍政府所起草的憲法法案。看在部份觀察家眼中,這不啻是軍政府親選的評議會成員「打臉」軍政府的行為。

按照軍政府所公佈的規劃,在憲法草案被否決的情況下,軍政府必須籌組新的21人的制憲小組,於180天內起草新憲法草案,並在三個月後付諸全民複決。換言之,原本預計在今年底舉行的國會大選,最快將會被推遲至2017年才會舉行,並實質上延長了目前軍政府的統治期限且延後了各政黨可以活動的時間。從這角度來看,否決似乎反而又是幫了軍政府一個大忙。

究竟是真的打臉軍政府呢?還是這其實是協助軍政府延續執政的暗渡陳倉行為?本文將從這部憲法草案本身所引發的爭議點與泰國國內對這部憲法草案的意見切入,討論其中的內容與發展。

國家改革評議會表決的情形。
 圖片來源:http://ppt.cc/PjrN9(AFP via Getty Images)

憲法草案的爭議點

雖然說在憲法起草委員會於今年1月成立時,信誓旦旦地宣示要為泰國往重返民主之路上帶來具體的變革,但實際上這部憲法草案卻帶有「返祖性」,往非民主的方向前進。

選制上,憲法草案採取了德國聯立式單一選區與比例代表制混合的選制,這將使得未來泰國下議院將呈現小黨林立且大黨不過半的局面,回歸到1997年以前的情形。在這種情況下,欲組閣的政治團體勢必要組成聯合內閣。小黨林立與聯合內閣對於權力制衡、民意統整與反映弱勢族群民意上是有正面助益的,但是卻可能增加政治的不穩定性。

以泰國在1997年以前的經驗來看,這將導致國會內部的政治聯盟變換不定,執政團隊受限於此難以推動具體政策,少數不同政黨的閣員可以綁架整個內閣團隊等情形。若對比同時在憲法草案中增加了上議院的官派比例來看(選舉出來的上議院議員名單要經過事前審核),將會呈現上議院在否決議案與監督內閣上,權力大於下議院的情形。

其次是總理的產生。在內閣制國家中,總理通常是由下議院最大黨(或是執政聯盟中的最大黨)的黨魁擔任。不過在憲法草案中卻給予了下議院得以提名其認為適當的人選擔任總理的權限,且未明文規定總理必須為國會議員或需要隸屬於任何政黨。藉此,軍政府試圖合法化非政黨人士擔任總理的可能性,而可能從軍方或是樞密院等其他單位尋找總理人選的可能。一般認為,這也是為軍政府移交政權時帕若育(Prayuth Chanocha)能續任總理鋪路。

為了更進一步控制這些政治人物與政黨,新憲法也增加審查政見放寬彈劾權的使用。憲法草案擬賦予選舉委員會審查政黨或政治人物是否有在選舉過程中煽動「民粹主義政見」的行為,有違者將送交憲法法庭進行處理,由於憲法法庭決定該名參選人之懲處與是否解散該政黨。

在彈劾權部份,憲法草案給予議會僅以簡單多數的方式便可通過彈劾政府官員的權力,進一步牽制與弱化內閣,讓執政團隊更為不穩定,同時也禁止被彈劾的官員從事政治活動五年。彈劾案未通過的官員名單將會在下一次大選中公佈,由選民表決是否應繼續從事政治活動與否,未通過者則將可能面臨終身禁止從事政治活動。

另外,憲法草案中也創立了「國家道德會議」(National Virtue Assembly)用來篩選「適當的人」參與選舉。「國家道德會議」不僅未來將會對政治人物進行身家調查與設立道德標準,此獨立委員會也將可以阻止其認為「不適當」的人投入選舉,甚至也可以任免其認為適當或不適當的政府官員與內閣閣員。雖然細部規範不明,但是一般認為這未來將會排除擁有偏離中產階級思想、保守主義、佛教信仰、擁護王室觀念的人參與政治活動。

此外,憲法草案中也加入了國王敕令的條款。草案中提到,當面臨到沒有相關憲法條文能適用之情事時,則依據國王作為國家元首之原則決斷之──換言之,這給予國王依其判斷公佈敕令的憲法依據。雖然憲法起草委員會強調憲法法庭仍握有解釋憲法的權限,但是這條仍使皇室(或是以皇室之名)保有左右政治的權力。

最後一項最具爭議,也是在最後一刻才加入憲法草案中的是「國家改革和解戰略委員會」(National Strategic Reform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ttee)的設立。「國家改革和解戰略委員會」由資深軍警代表共23人所組成,將在新憲實施後的五年內進行監督與指導的工作。倘若在期間出現政治危機或政治僵局時,該委員會得以介入,撤職取代當時的民選政府,組織超越行政與立法機關的政府。許多觀察家認為這是給予未來軍方「合法政變」的口實,以成立類似共產國家中「政治局」般的中央集權組織。

泰國國內對憲法草案的看法

由於軍政府目前禁止人民公開討論政治議題,同時政黨的政治活動也受到限制,因此雖然報導普遍認為泰國人民反對這項憲法草案,但是對於具體的比例不得而知。但是互為死對頭的兩大主要政黨──為泰黨(Pheu Thai Party)與民主黨(Democrat Party)卻都不約而同地反對軍政府所提出的憲法草案。

為泰黨在聲明中認為草案不承認主權在民的原則,反而制度化了發動政變的人士與其所建立的制度。聲明中進一步指出「草案不尊重且對擁有國家主權的國民沒有信心…這(指草案中的制度設計)將帶來一個弱小的聯合政府且其所規劃的機制只會招致更多失敗與衝突。」這樣的改革設計不僅不具透明性,也有損泰國的國際名聲,可能減少外國對泰國的投資,更不利於國家進步。「這是部試圖冷凍民主而不是希望用民主機制解決國家問題的憲法,人民權力將因此被削弱,且其權利與機會也將會被剝奪。國家會因此而無法有效率地前進。」

 

以前總理艾比希為首的民主黨這次和競敵為泰黨一樣均反對軍政府的憲法草案。 圖片來源:Abhisit Vejjajiva Facebook (http://ppt.cc/XSXyN)

以前總理艾比希為首的民主黨這次和競敵為泰黨一樣均反對軍政府的憲法草案。
圖片來源:Abhisit Vejjajiva Facebook (http://ppt.cc/XSXyN)

民主黨黨魁,也是前泰國總理艾比希(Abhisit Vejjajiva)則認為從軍政府所推出的憲法草案來看,他們錯診了泰國的政治問題。軍方認為政治問題肇因於政治人物與政黨過強,但是他認為真正的問題在「執政者掌權後濫用權力」。他認為「應該讓政黨更有權力且對政府更有課責性,但是他們卻讓政黨變的更弱且更難以課責政府。對我而言,這條路是走錯了。」副黨魁尼批特(Nipit Intarasombat)則認為「國家改革和解戰略委員會」會導致不同政黨間不公平的權力競爭,獲得委員會支持的政府將可獲得無限的權力。

但是也並不是所有政治勢力都是反對這部憲法的,這是因為泰國的精英階級向來對政治人物與議會政治持有疑慮。如憲法起草委員會主席波旺薩(Bowornsak Uwanno)就認為這部憲法的設計是確保國家在政權移交的過程中能夠「順利進行」,會如此設計的原因是在於「政治人物是出了名的不可信任、不夠透明,同時欠缺道德、品德與誠信。」

此外,也有觀點認為這樣的憲法設計符合中上階級保守精英的立場。他們所要效法的是1980年代泰國經濟快速成長時的政治體制──當時的政府是由泰王蒲美蓬(Bhumibol Adulyadej)的親信炳‧廷素拉暖(Prem Tinsulanonda)擔任總理的非民選政府。

表決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

在主要政黨反對的情況下,軍政府所提出來的憲法草案在軍政府所欽定的「國家改革評議會」中被否決了。這點固然出乎不少觀察家的預測,但也是有跡可循。

首先,在軍政府於憲法草案中最後加入「國家改革和解戰略委員會」的23人小組設計後,憲法草案的反彈聲浪加大。除了為泰黨、民主黨等主要政黨均反對這樣的憲政設計之外,軍政府也擔心強行通過這樣的憲法可能會造成進一步的政治亂象與不滿,也將無法通過下一階段的公民複決。

其次,「國家改革評議會」中有不少成員抱持著「先改革再選舉」的想法,希望推遲大選的時辰。他們認為泰國的政治制度在沒有具體改革以前,不適宜貿然推行選舉式民主。部份成員也希望先觀察帕若育上個月所任命的經濟改革小組的表現,因此希望延長軍政府的執政時間。

最後,從「國家改革評議會」的投票結果來看,有20名以上的軍方代表反對憲法草案的通過,波旺薩也意有所指地說大部份軍方代表「必須聽上級的指示」。由此來看,軍方似乎本身也反對通過憲法草案。除了希望延長軍政府的執政時間外,也能避免民主化為泰國帶來的政治亂象,確保保守精英階級的利益。

表面上看來,雖然「國家改革評議會」打臉了軍政府,但從裏子上來看卻符合軍政府與保守精英階級的利益,因為這將使軍政府執政得以延續,而政黨與政治人物的行為乃至社會對公眾事務的辯論仍將受到限制。就如紅衫軍領導人賈徒彭(Jatupon Prompan)所說:「不論通過與否,獲勝的都是軍政府。」

未來軍政府所面對的問題

雖然有觀察家認為無論憲法草案有沒有通過,獲利的都是軍政府,但是總理帕若育為首的軍政府仍需面對許多問題。
 圖片來源:http://ppt.cc/MuWIT(AFP via Getty Images)

雖然軍政府得以延續執政,但是仍需面對兩個重大的問題。首先是自軍政府上台以來泰國經濟情勢的下滑。2014年整年泰國的經濟成長率僅0.7%,特別是海外投資更減少了接近10%,同時國內製造業產值到今年6月衰退了3.4%。因此能否改善國內經濟情勢以搏得國民的認同,成為軍政府日後執政能否穩定的因素。

其次則是王位繼承問題。在泰王蒲美蓬長年臥病在床、王后詩麗吉(Sirikit)中風的情況下,泰國王室欠缺一名具有份量的領導人。王儲哇集拉隆功(Vajiralongkorn)的地位雖然仍得到泰王與法律上的承認,但是其私德、與塔信(Thaksin Shinawatra)過於親密、有過大政治野心等問題讓支持王室的黃衫軍陣營與保守勢力相當感冒。受到人民愛戴的詩琳通(Sirindhorn)公主雖然也具有繼承王位的權利,但是如何繞過其兄長繼位,以及詩琳通公主由於未嫁娶在她病逝後的繼位問題,都是親皇室人士得傷腦筋的問題。繼位問題所帶來的劇烈政治動盪,將可能超過軍政府所能處理的範圍。

除了這兩項重大議題之外,軍政府也仍面臨著國內民主運動與泰南分離主義的等問題。在軍政府確定將延長執政時間的同時,妥善處理這些議題,除了可以增加軍政府本身的支持度與合法性外,也才是穩定泰國近十餘年來政局不穩的關鍵。

參考資料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