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亞太戰國策[亞太戰國策] 緬甸民主的曙光是否到來:淺析2015大選結果

[亞太戰國策] 緬甸民主的曙光是否到來:淺析2015大選結果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2003年緬甸軍政府公佈《指導型繁榮民主路徑圖》(Roadmap to Discipline-flourishing Democracy,一般稱「民主路徑圖」)時,大多數的人皆視其為軍政府鞏固其執政正當性的藉口而已,並未認真對待。2008年緬甸政府進行憲法複決時,由於適逢納吉斯風暴(Cyclone Nargis)襲捲之後,因此伊洛瓦底(Irrarwady)三角洲地區的許多居民皆未參與複決,而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以下簡稱「全民盟」)由於未獲參與制憲,因此杯葛了第一次的國會大選。

接下來幾年,緬甸發生了許多變化。20113月,統治緬甸長達19年的軍政府首腦丹瑞(Than Shwe)宣佈退休,並將政權移交給文官色彩較為濃厚的登盛(Thein Sein)擔任總統,被認為是丹瑞接班人的瑞曼(Shwe Mann)則任人民院議長。登盛上台後,放寬外國投資緬甸的限制、釋放包括翁山蘇姬在內的政治異議份子、放寬言論集會自由的限制、允許政黨活動、改變完全親中的外交政策等作為都讓世界感到耳目一新。

這些改變導致不僅使西方世界紛紛解除對緬甸的經濟制裁並先後投資緬甸,「全民盟」也於2012年參與其中45席的國會補選,贏得其中43席,其中包括翁山蘇姬在內。雖然43席在總席次高達664席的緬甸上下議會中力量相當薄弱,但卻為這次緬甸大選的結果打響了第一砲。

選舉結果

118日所舉行的緬甸大選(海外不在籍投票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先後於緬甸駐外使館舉行)結果並沒有同時公佈,而是依選區先後公佈的。截至1115日為止,民族院、人民院與地方議會的結果如下:

圖片1

圖片2

圖片3

由上述三個圖表可以得知,「全民盟」不論是在上下議院或是地方議會都獲得決定性的勝利,而執政黨聯邦團結發展黨(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以下簡稱「團發黨」)席次則大幅萎縮,少數民族政黨普遍也擁有微幅的成長。

若我們從上下議院的席次總和來看,「全民盟」總共取得了664席中的390席,囊括了58.7%的席次,「團發黨」則僅有41席(6.2%),各少數民族政黨與獨立參選人則總共取得86席(13%)。

面對這樣的選舉結果,「團發黨」代理主席泰烏(Htay Oo)表示:「選舉的結果代表國民的選擇,我們必須接受。不論勝敗,我們都希望能為緬甸有所貢獻。」總統登盛不僅親自打電話恭喜翁山蘇姬的「全民盟」取得勝利,也表示政權轉移將會順利地進行。掌控國會中25%軍派席次的參謀總長敏昂萊(Min Aung Hlaing)也對軍幹部說:「國軍將會盡全力協助新政府」,顯示出願意與新政府合作的態度。

未來的關注點

雖然說緬甸大選過後「全民盟」獲得了重大勝利,但是新政府所面臨到的問題仍舊相當多。

首先,是未來新政府與軍方之間的關係。在選舉中以削弱軍方在文人政府中為主要訴求的「全民盟」仍必須面臨到如何與軍方合作的問題。除了因為軍方在議會中有25%的保障席次,因此修憲必須取得軍方的合作之外,緬甸憲法授予軍方不用經過國會與總統的同意任命內政、邊防與國防等三個部會的首長,故軍方在新政府中仍扮演相當吃重的角色。

其次,是行政歷練的問題。「全民盟」陣營中雖然有為數不少的社運、民運人士,也有留學海外歸國的知識份子,但是擁有行政經歷乃至於國會問政經歷的人才相當少。因此在「全民盟」新政府上台的一定期間內,勢必將會面臨到一陣磨合期,甚至必須部份借重現任政府的人才。這段學習的陣痛期會歷時多久、行政效率會如何也都值得觀察。

第三,是總統人選的問題。緬甸憲法規定,上下議院與軍方代表各推派一名候選人,並由上下議院聯席會議表決,選舉出一名總統,其餘兩名則為副總統。同時憲法中也規定,配偶、子女、父母擁有外國國籍者不得參選總統,因此擁有兩名英國籍兒子的翁山蘇姬未來將無法擔任總統大位。

之前有傳言說人民院議長瑞曼有意與「全民盟」合作角逐總統大位,不過在今年8月的「軟性政變」中他被剝奪了「團發黨」主席的職務1,同時這次的國會議員選舉中他也落敗,因此瑞曼出線的機率大幅降低。

翁山蘇姬本人雖然未明講,但是她曾提到自己心中有適當的「民間人選」。她也指出若是由「全民盟」所提名的人擔任總統,該名總統將不會有實權,翁山蘇姬將扮演「太上總統」的角色,一切決策仍將由她來定奪。外界揣測可能會是前總參謀長、國防部長,同時也是「全民盟」創黨元老丁吳(Tin Oo),或是曾入獄長達20餘年的溫登(Win Htein)。兩者的共通點除了都年事已高外,也都是極度忠於翁山蘇姬的人。

選舉隔天在全民盟總部發表勝選演說的翁山蘇姬(右)與丁吳(右)。

第四,新政府能否滿足外界的期待。過去四年多在登盛與「團發黨」的領導下,緬甸不僅擺脫了過去極為依賴中國的政策,也改善投資環境,年年經濟成長率都在6%以上。面對這樣的政績卻仍舊吃下大敗,除了人民對軍方的不信任之外,尋求改變的渴望是相當明顯的,因此將期望全部轉嫁到毫無行政歷練的「全民盟」上。

但是「全民盟」對於如何落實縮減軍方在政府中的角色、對於如何進一步促進民主發展、對於既有經濟政策的承襲與否、對於民族議題的態度為何,皆沒有提出具體的政見內容。同時對國際社會所關注的包括洛興雅人(Rohingya)在內的民族議題上,翁山蘇姬的態度也與大多數緬甸百姓相同,故未來可以想見在此議題上,國際社會對緬甸的壓力並不會因「全民盟」的上台而減少。

曙光是否到來?

由於軍方25%的保障席次,因此這次的選舉不能算是一場真正民主的選舉,但是對於緬甸民主化的發展確實是踏出了重要的一步,「民主路徑圖」中所提示的目標也正逐步在實現。

從當前執政黨與軍方的發言來看,應該是不會出現如1990年推翻選舉結果的情形,「全民盟」可望能順利執政。不過軍方在未來政府中的影響力仍舊相當地大,也對需要有國會75%多數同意才能通過的修憲案握有否決權,故新政府如何與軍方進行協調與合作,將會是一大考驗。

此外,翁山蘇姬未來希望扮演「太上總統」的角色,某種程度也與她長年所追求的民主主義有一定程度的牴觸。事實上,翁山蘇姬對於「全民盟」黨務的掌控程度確實引起不少人的不滿。這種掌控力倘若提升到國政層級後又將會如何發展,也值得我們關注。

缺乏行政資歷與人才的「全民盟」面對緬甸國內外堆積如山的問題,是否能有具體的作為措施來滿足緬甸人民的期待,而對於既有政策的承襲與修改又會是如何,相信不僅是緬甸人民所關注,更是許多欲在緬甸發展的外國企業、法人所注目的重點。

參考資料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1. 有關該次「政變」的經過,請見〈開明專制仍是「專制」:淺析緬甸執政黨的權力鬥爭 []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