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亞太戰國策[亞太戰國策] 太平島-台美合作再升級潛力

[亞太戰國策] 太平島-台美合作再升級潛力

太平島空照圖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2015年堪稱南海局勢最詭譎的一年,10月27日美國派遣拉森號驅逐艦(USS Lassen, DDG-82)駛入渚碧礁與美濟礁12海浬內海域;上述兩個島礁皆不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第121條第1項定義的島嶼(island),故無法享有任何與島嶼有關延伸之海洋權利,勉強說僅能依同公約第60條第5項與第6項主張至多500公尺安全地帶(safety zone),拉森號行為乃行使「公海自由航行權」(Freedom of the high seas),而非行使「領海之無害通過」(innocent passage)以挑戰中國的領海主張。

拉森號驅逐艦 圖片來源:USS Lassen (DDG 82)臉書專頁http://ppt.cc/T3p9d

拉森號驅逐艦
圖片來源:USS Lassen (DDG 82)臉書專頁http://ppt.cc/T3p9d

 

除此之外,美國是否該在西太平洋常駐第二艘航空母艦的議題,最近因為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麥肯(Chairman of 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 John McCain)的提起再度成為話題。由於美軍目前除了雷根號(USS Ronald Reagan, CVN-76)以外,其餘航艦均以美國本土為母港,而西太平洋共有朝鮮半島、台灣海峽、南海問題,甚至印度洋的印度-巴基斯坦等等戰略熱點,一艘航空母艦是否足夠應付各式狀況?需不需要加派一艘前進佈署(forward-deployed),相信也值得觀察。

南海局勢瞬息萬變,礙於篇幅本文不一一詳述,12月12日,太平島碼頭正式啟用,內政部部長陳威仁、海巡署署長王崇儀,以及其他包含國防部、交通部等等部會官員前往參加落成典禮,這些設施對於我國經營太平島有何助益?對於未來南海大棋盤又有何影響?以下針對相關議題與台美合作潛力等提出淺析。

太平島碼頭

過去太平島南星碼頭只有M8快艇(排水量2.55噸)與多功能巡緝艇(排水量6.3噸)能夠停靠,但兩者僅能用於越界漁民驅離,無從擔負更高層級的防衛需求,因此海巡署執行「南沙太平島交通基礎整建工程計畫」,原始目的是讓新碼頭內側船席能常駐100噸級巡防艇,外側船席則允許泊靠3000噸級巡防艦。但這樣的構想在海巡署與國防部共同商討後,有所改變。

據媒體報導,太平島碼頭在經過海軍大氣海洋局實地測量後,確認二號碼頭內側水深達6公尺,外側則有8公尺,再往外延伸一點,水深可達10至13公尺,遠遠超出原始設計需求。以目前國軍與海巡的艦艇來看,海巡署所有艦艇都可泊靠內側或外側碼頭,而海軍也只有四艘基隆級驅逐艦與兩艘油彈補給艦無法靠岸停靠,但可在碼頭外圍下錨。雖然,太平島岸電系統與營舍條件無法提供大型船艦長期駐防,但對於各項任務性臨時需求已相當足夠。

海巡署所屬2000噸級新北艦(CG-127)與巡防艇泊靠太平島 圖片來源:內政部http://ppt.cc/u0Wud

海巡署所屬2000噸級新北艦(CG-127)與巡防艇泊靠太平島
圖片來源:內政部http://ppt.cc/u0Wud

本文認為,未來南沙指揮部平時可常駐一艘配備20機砲的100噸級巡防艇,與兩艘較小噸位巡防艇,搭配現有M8快艇運用。若區域局勢不穩,則可進一步調派中大噸位巡防艦進駐,火力極大化將是這些駐防太平島海巡艦艇的訴求;但是否進駐軍艦,目前宜持保留態度。海巡署也應與國軍定期演習,增加大型艦巡弋頻率與強度。

太平島機場

太平島機場,跑道長1200公尺,寬30公尺,是南海第三長的機場跑道,於2008年啟用。

2014年2月,相關單位執行「南沙太平島交通基礎整建工程計畫」,整建內容包含修補跑道、增設助航燈光系統、排水設施,以及最重要的-除油槽與加油設備。據國道高速公路局網站指出,機場儲油設施為兩組2500加侖之直立式儲油槽。

目前太平島機場提供空軍C-130H運輸機運補與緊急後送勤務。美國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海事透明度倡議》(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分析指出,工程完成後,跑道將可承載C-130H、F-16戰機,甚至是P-3C反潛巡邏機等軍機起降。

本文認為,在能力上,擁有除C-130H以外之其他軍機起降與加油能力,是台灣一項籌碼。近年來南海當事國雖紛紛整軍備武,但無論我國國防部也好,極有可能執政的民進黨也好,對於太平島均秉持「人道救援」立場,以示台灣無主動破壞南海現狀之主觀意圖與客觀行為。但如此善意,在面臨局勢被迫改變而對台轉趨明顯不利時,我們也需要有所因應—擁有相關能力備而不用,除了進可攻退可守以外,更可提供盟邦國家協助與互動,以共同捍衛區域穩定。

太平島機場 太平島機場,跑道長1200公尺,寬30公尺,是南海第三長的機場跑道,於2008年啟用。

太平島機場跑道 圖片來源:內政部http://ppt.cc/u0Wud

 

人道救援與台美合作

民進黨第八份《國防政策藍皮書-人道救助與災害防救》提及,要將太平島建設成「海外人道救援與災害防救任務的前置基地」。由於美國在南海並無控制任何島礁,太平島應有機會發展為台美合作的一大主軸。

在1979年斷交後,台美軍事合作「只有實質、沒有形式」。太平島是南海最大天然島嶼,擁有上述跑道以及條件良好的碼頭,因此思考提供美國與其盟邦儲放人道救援相關裝備,在緊急事件發生時,美軍艦艇泊靠太平島碼頭即可取用所需設備,可大幅度壓縮反應時間。對此,台灣僅需興建簡易庫房,工程難度不高,對環境影響也屬可控制範圍,但背後的涵義絕對既深且遠。

除此之外,若南海緊張進一步增溫,或我方和平立場遭受威脅,建置軍用3D搜索雷達,甚至佈設聲納監聽線,都是可以思考之方向。這兩項裝備將可帶來極大的情報資訊,重要性可能不亞於位於新竹的空軍樂山基地鋪爪長程預警雷達(PAVE PAWS),台美情報合作也將更上一層樓。

 太平島空照圖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太平島空照圖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不論如何,台灣在南海的合作對象應該也必然是美國,而非中國,政治大學安全研究中心執行長劉復國在《南海地區形勢評估報告》主張,帶有將台灣推離美日同盟的內涵,國家安全勢必萬劫不復,如此居心可議的立場,本文深表不以為然。

結語

太平島是南海的一塊瑰寶,其豐富生態與環境讓曾經駐防的官兵皆感動萬分,很可惜的是,中國近年來違反國際法填海造島,不僅無助於區域現狀,更對環境生態帶來史無前例之浩劫,相較起台灣經營太平島較為通盤的考量,更可明顯看出同樣身為地球公民,對永續發展責任感的不同。

進行海試中的朱瓦特號(USS Zumwalt, DDG-1000)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ppt.cc/4AcpS

進行海試中的朱瓦特號(USS Zumwalt, DDG-1000)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ppt.cc/4AcpS

這幾個禮拜以來,ISIS的議題浮上檯面,但放眼全世界主要國家,中國不願針對ISIS進行軍事干涉,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與俄羅斯也僅維持空襲轟炸,並未派遣地面部隊;近日又傳出美軍將在新加坡佈署P-8A海上巡邏機以巡邏南海;而各界關注許久的朱瓦特級(Zumwalt Class)驅逐艦一號艦也在12月7日首度進行海試,成軍後將被派往太平洋,由此看來,美國重返亞太政策,不會被ISIS恐怖攻擊轉移焦點,既定規劃不會改變;如何在國家安全與生態環保間獲取中庸之道,是台灣在來年亟需思考的一大課題。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