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亞太戰國策越南權力改組後:內政外交何去何從?

越南權力改組後:內政外交何去何從?

時任總理阮晉勇於基洛級胡志明市號潛艦(HQ-183)視察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ppt.cc/HKQ0Q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驚心動魄的權力改組

2016年1月,越南舉行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選舉新一任領導中央。相較過去在會前就協調完成重要人事佈局,今年籌備會議卻無法達成黨內共識,甚至罕見地讓十二大延後舉行。指明各方勢力在會中將直接表決攤牌,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更讓全世界屏息以待。

1月28日表決結果出爐:被外界認為立場親中的阮富仲蟬聯總書記大位;親美之總理阮晉勇不僅無法更上一層樓,甚至連中央政治局委員一職都不保。到底這場驚心動魄的權力鬥爭緣由為何?對國內政局、區域現狀有什麼影響?而台灣又能從中看到什麼?值得探討。

政局為何改變?-經改傲人但破壞黨內均勢

身為一位打著改革大旗之總理,外界歸因阮晉勇落馬原因於改革速度過快,破壞了越共長期以來之權力均勢,導致本質保守的共產黨內部產生嫌隙。

阮晉勇自2006年接掌總理,全力推動經濟改革。2007年越南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讓國家經濟融入國際經濟體系。這段時間經濟成長快速,就算是金融海嘯最為嚴峻的2009年,越南仍然繳出5.4%之GDP成長高水準成績單。2015年下半年起受到中國經濟走跌衝擊,許多國家連帶受創,過去以金磚四國(BRIC)為首,喊得震天響的新興市場也開始趨緩,但越南全年仍然維持了6.68%經濟成長,出口也有8.1%的進步。

對外貿易方面,越南前五大出口市場為美國、中國、日本、韓國與德國,河內近年來藉由東南亞國協(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SEAN)會員的身份受益於許多自由貿易協定(FTA),亦單獨與歐盟及韓國簽署FTA。除此之外,越南更於2008年加入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談判,以期將主要貿易夥伴均涵蓋於FTA之下。

TPP影響廣泛,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在2016年國情咨文表示TPP生效將可定義亞太地區經濟規則。經過長達五年談判,終於在今年2月4日簽署。上述都是阮晉勇經改所作所為,也讓越南產品出口競爭力越來越穩健,並從2012年開始呈現貿易順差。

TPP簽署會場 圖片來源:US Embassy New Zealand, http://ppt.cc/oeIDC

TPP簽署會場
圖片來源:US Embassy New Zealand, http://ppt.cc/oeIDC

雖然阮晉勇繳出了漂亮成績單,但經濟快速改革引來保守的共產黨大老與其他勢力反對,而且快速經改伴隨著貪汙與通膨,招致部分民怨。更甚者,越南仍有嚴重南北情節,過去為了撫平各方人馬,慣例由北方人士出任總書記,總理則安排南方人士擔任,形塑「政治歸北、經濟歸南」潛規則。如果再讓南部出身的阮晉勇取得總書記大位,很可能會破壞自越共成立以來的內部均勢傳統。

阮晉勇臨去秋波-未來的影武者?

越南實行社會主義制度,越南共產黨是執政黨,也是國內唯一合法政黨,所有政府要職都由共產黨員出任。河內高層領導人為總書記、總理、國家主席與國會主席四人。雖然政權實質上以總書記為最高位,但整體來說,越南中央政治體系的權力分佈較其他共產國家來講確實較為分散。

阮晉勇本人跌出越共領導核心,但新任國家主席陳大光與國會主席阮氏金銀均被視為其人馬;而新任總理阮春福早期亦與阮晉勇互動密切,雖然他在2012年退出「阮晉勇派」,但阮春福的個性均衡與穩健,讓他能成為各方勢力皆能接受的人選,至少不會變成阮晉勇政敵。

 

甫下台的越南前總理阮晉勇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ppt.cc/FrlJK

甫下台的越南前總理阮晉勇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ppt.cc/FrlJK

除此之外,阮晉勇近年也積極布局家族勢力。長子阮清誼在2015年成為越南史上最年輕省委書記,並在今年成功進入越共中央委員會;次子阮明哲是南部平定省最年輕之省委幹部。兩人在未來都可能更上一層樓。如此看來,即便阮晉勇無法取得總書記大位,但他仍掌握很高的政治操作籌碼,得持續影響未來政局。

國家利益至上的對外關係

在國際化的現代社會中,任何國家政局變天,影響範圍不限於內政議題。舉例而言,阮晉勇的經濟改革,包含加入WTO、TPP,背後包覆著親西方的外交立場。相較之下,蟬聯總書記的阮富仲則被貼上保守與親中標籤,也讓國際社會無不關注未來越南的對外政策是否大轉彎?惟許多分析家皆指出:南海糾紛短期內會持續存在,因此上述顧慮發生的機率應相當有限,畢竟中國是最有可能在邊境及南海與越南發生衝突的對象,未來河內高層將持續遊走在各國之間,以博取本身最大利益。整體來說,增加與中國以外之國家合作,仍然會是未來的顯學。

對中:經濟優先但政治嫌隙

中越雙方原有共同政治資產,但和睦關係卻因為一連串領土紛爭有了嫌隙。近年來南海爭議風起雲湧,再讓兩國關係蒙上一層隱憂。越南民間普遍有著反中情緒,2014年五月起發生的反中示威運動即是一例。

對河內而言,北京於南海違反國際法的所作所為,皆讓其感到芒刺在背;對北京來講,在美軍漸漸於該區域頻繁活動的現在,如何避免越南轉向親美,是當務之急。因此,在阮富仲確認連任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即於第一時間向他發出致賀。習表示兩國是「山水相連的友好鄰邦」、「具有戰略意義的命運共同體」,並強調中國會「推動中越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持續健康穩定發展」,拉攏之意不在話下。

北京目前為河內第二大貿易夥伴,雙方更已成立多個經濟走廊,兩國經貿關係持續發展符合雙邊利益,中國更可能在2030年成為越南最大貿易夥伴。但因為南海紛爭詭譎,最近解放軍更於距越南不遠的永興島佈署防空飛彈,雖然阮富仲的個性讓中越衝突機率下降許多,經濟與政治之矛盾在未來仍恐將越來越顯著。

對美:政治和解各取所需

2015年是越戰40週年暨美越建交20週年,阮富仲在七月訪美,成為第一個踏上美國土地和美國總統會面的越南總書記,與歐巴馬在TPP及南海議題上達成部份成果,他更表示:「我們(美國與越南)已經從過去的敵人變成了朋友和夥伴,雙方關係將持續成長。」評論指出,相較於阮晉勇對北京強硬,阮富仲對華府展現十足和解態勢,這也可能是訴求均勢的越共此次政治變局主因之一。

另外,越南人民軍至今仍操作大量蘇聯軍備,雖然河內努力進行軍事現代化,包含2009年下訂六艘改良型基洛級潛艦(Improved Kilo, Project 636);加上2014年,華府解除對越南有關海上警備的武器禁運,但相較起中國人民解放軍這幾年來的現代化工程,整體來說越南的海、空軍老化程度更為明顯,顯居下風。美國解禁相關武器禁運後,第一個突破點極可能為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公司的P-3C海上巡邏機。

各國P-3C機隊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ppt.cc/5A6ac

各國P-3C機隊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ppt.cc/5A6ac

 

對日:雖有障礙但持續進展

日本最近逐步參與南海事務,並與周邊國家密切互動。控制金蘭灣(Cam Ranh Bay)的越南,當然是東京合作首選之一。金蘭灣地理位置良好,距離西沙群島約570公里,與南沙群島則相距460公里,更是可泊靠十萬噸級航空母艦的深水良港。對於有意經略南海的國家而言,金蘭灣是不可多得之戰略要衝。美國與蘇聯過去都曾租用,近年來美俄更數度在此上演角力戰。2010年3月,河內宣布一項三年整建計畫,工程完工後將提供外國軍艦使用。2015年底,日本防衛相中谷 元訪越,即達成海上自衛隊軍艦泊靠金蘭灣的共識。一來越南本身國力尚不足抗衡中國,二來日本因為找不到切入南海的途徑,如此共識可謂一拍即合。

除此之外,東京擁有資金與技術優勢,在經濟合作上和河內也互有利益。2006年東京宣布以政府開發援助(ODA)模式協助越南興建高速鐵路(新幹線技術輸出),雖然這項計畫於2010年因為預算過高(560億美金)遭國會否決,但日越關係總體來說仍在正面發展中。

時任總理阮晉勇於基洛級胡志明市號潛艦(HQ-183)視察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ppt.cc/HKQ0Q

時任總理阮晉勇於基洛級胡志明市號潛艦(HQ-183)視察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ppt.cc/HKQ0Q

 

結語:台灣看到什麼?

越南不僅是越南,它背後代表著六億人口、GDP總額兩兆美金的東協。許多國家看好越南簽署FTA的數量在東協內僅次於新加坡,更同時為TPP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框架協定(RCEP)成員,紛紛希望以其作為前進其他市場之重要佈局,在這樣的潮流之下,台灣也不應置身事外。

台越關係深厚,台灣為越南第五大貿易夥伴。2014年雙邊貿易額為133.91億美金,較前年增加15.1%;台商投資額在1988年至2014年間超過284億美金,是越南外資第四名。彼此除了緊密的貿易關係外,自2000年以來共簽署超過二十三項各領域協定,範圍橫跨金融、貿易、觀光、打擊犯罪、科技、教育、醫療衛生等等。惟獨,台灣人對於越南的了解似乎仍相當有限。

國人一年赴越接近四十萬人次,越南新住民與在台工作者人數也約有二十萬人,人員往來如此頻繁,不僅帶來深刻文化交流,更是兩國間最直接之情誼資產。

 

東協各會員國國旗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ppt.cc/6GeBc

東協各會員國國旗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ppt.cc/6GeBc

短期內,台灣簽署FTA,或加入各種國際經濟協定有來自北京層層阻撓,尚在未定之天;同時因台越均是南海聲索方,因此雖然有著競爭點,但也一定具備相同利益;在河內政局改變應不會對經改方向與外交政策帶來大變動之後,如何讓台越關係更上一層樓,深信研擬新南向政策許久的民進黨新政府會有最完善之規劃與作法。

贊助洞見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