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亞太戰國策北韓核武與飛彈試驗背後的邏輯

北韓核武與飛彈試驗背後的邏輯

金正恩(中)面前的圓形物體被認為是小型戰術型核武彈頭的模型。

(圖片來源:KCNA)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北韓受到聯合國安全理事會(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的制裁已經不是新鮮事了。32日安理會通過第2270號決議案,要求會員國對北韓實施相當嚴厲的制裁案。同一時間,美國與南韓也剛好從7日開始將舉行例行的「關鍵決斷」(Key Resolve)和「鷂鷹」( Foal Eagle)軍事演習。北韓除了發射了兩枚短程導彈進行回應外,也揚言將要凍結並沒收所有南韓在北韓境內的資產,並終結兩國之間所簽訂的所有經濟合作。朝鮮半島的緊張情勢逐步升高。

本文將從幾個角度來探討北韓一連串的動作與國際社會的反應,包括今年1月的核子試爆、2月的衛星發射、開城工業區(Gaesong Industrial Complex)活動的中止、2270號決議案的內容,以及北韓背後行動可能的邏輯等。

失敗的氫彈?縮小的核武彈頭?

16日早上,多國的地震研究機構同時測到來自北韓豐溪里(Punggye-ri)核試驗場附近5.1級、震源深度不到1公里的地震。此次地震震級與地點和2013年的核武試爆相近,因此幾乎立即被判斷為北韓第4次核試驗。當天中午北韓承認進行了第四次的核武試爆,並聲稱這次的核武試爆技術難度更大的氫彈試爆。

南韓分析這次北韓在豐溪里核試驗場二號坑道入口挖了一條水平距離長達2060公尺的隧道,並在位於山頂附近770公尺深的地底進行核武試爆。南韓當局人士表示:「北韓選擇比第三輪更深的地方進行核試驗,是擔心此次試驗會造成相當於原子彈數十倍的衝擊波。但事實測到的數據顯示,這次試驗的強度反而要比第三輪更小(僅前次的80%),這說明北韓試圖進行氫彈試爆,但最終失敗了。」

雖然當時許多分析家認為第四次核武試爆雖然顯示北韓的核武能力有所進步,但是對於北韓成功完全氫彈試爆大多持懷疑的態度。不過當時包括美國北方司令部(US Northern Command)司令戈特尼(Bill Gortney)上將與前任國際原子能中總署(IAEA)檢察官歐布萊特(David Albright)都曾指出北韓可能正在發展「縮小化的核彈頭」以便能裝載在其短程飛彈上。

金正恩(中)面前的圓形物體被認為是小型戰術型核武彈頭的模型。 (圖片來源:KCNA)

金正恩(中)面前的圓形物體被認為是小型戰術型核武彈頭的模型。
(圖片來源:KCNA)

 

39日朝鮮中央通訊社(Korean Central News Agency)發表了一則金正恩會見核武工作者的新聞,其中提到「通過核彈的輕量化實現了適合彈道火箭的標準化、規格化這才是真正的核遏制力」,證實北韓目前正在研發小型的戰術型核武彈頭。

這樣不免讓人懷疑1月的核試爆究竟真的是氫彈的試爆?是試爆「助爆型」的增強型原子彈爆炸裝置?還是其實根本就是小型戰術型核武彈頭的試爆?若是前兩者的話,不論氫彈試爆成功與否,北韓都可以從該次試爆後的數據得到新的資訊,有助於其核武技術的提升。若是後者的話,那代表北韓已經將使用核武的動機由嚇阻轉變為具體打擊能力(當然小型核武彈頭仍有其嚇阻力),甚至有助於其出口。

以發射衛星為幌子的彈道飛彈試射

22日,北韓向國際海事組織(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通報,將於8日至25日發射「光明星四號」(Kwangmyongsong-4)衛星,後來將計劃提前至7日至14日之間。通報中也告知國際海事組織關於第一、第二推進器以及儀表艙整流罩的預訂掉落地點,這些地點皆與201212月發射「銀河三號」(Unha-3)火箭的地點相似。

衛星於27日凌晨發射,其中第一推進器落入朝鮮半島以西約150公里的黃海,第2推進器與儀表艙整流罩朝鮮半島西南約250公里的東海,皆與原本通報的海域相符。火箭另有兩部份則通過日本沖繩縣上空後才落入與通報海域不同的區域。南韓與美國的國防單位皆證實「光明星四號」衛星成功進入軌道,但是沒有攔截到任何訊號。

事實上自1998年以來,這已經是北韓第五次「發射衛星」了,但是過去幾次國際社會並沒有發現有任何衛星進入太空軌道,一直到201212月的「光明星三號二號機」才證實有成功發射進入太空軌道。如此頻繁地發射最主要的目的是要發展其彈道飛彈的實力,因為世界各國發射衛星所使用的火箭大多是以洲際彈道飛彈危機處製成的。

 

 北韓發射光明星四號成功所發行的紀念郵票。 (圖片來源:KCNA)


北韓發射光明星四號成功所發行的紀念郵票。
(圖片來源:KCNA)

北韓最有名的飛彈系列包括改良至飛毛腿飛彈的中程飛彈蘆洞系列(Rodong)以及中長程彈道飛彈大浦洞系列(Taepodong),其中1998年發射衛星時用的就是大浦洞一號飛彈,而2006年也曾試射過大浦洞二號飛彈。2009年發射衛星時,北韓採用改良自大浦洞二號的「銀河二號」,20124月則採用「銀河三號」,兩者也都以失敗收場,一直到同年12月再度使用「銀河三號」才成功。

北韓官方雖然這次宣稱是採用不同型號的火箭,但是尤其官方公佈的照片來看,仍是採用「銀河三號」火箭作為推進器,且推估的射程由前次的約10000公里增加到1200013000公里,準確度也有所提升。

北韓這次以發射衛星為名的飛彈試射正是安理會第2270號決議案產生的導火線,其中南韓與日本另外採取各自的制裁措施。其中南韓宣佈自210起中止其在兩韓合作的開城工業區的生產活動,並開始撤出人員,這是南韓第一次主動中止其在開城工業區的活動。日本方面則恢復了曾於20147月解除的制裁1,並且要求地方政府中止對在日朝鮮學校的補助。

北韓方面除了再度強調主權國家和平發展航太技術的權利不應該被剝奪之外,

也對南韓(對南韓的部份將於下節內詳細說明)與日本所進行的制裁行為有所回應。12日北韓宣佈解散所組成的拉致問題特別調查委員會以示對日本制裁的抗議,同時也透過朝總連(Chongryon)發表「此乃片面破壞2014年朝日政府間協議的行為,將會對未來的行動產生影響」之聲明。

開城工業區與南兩韓經濟合作的走向

開城工業區距離首爾僅70公里,是南韓前總統盧武鉉(No Mu-hyeon)時期完成的象徵兩韓合作的工業園區。從2005年至20153月為止,最多曾有125間南韓企業在當地營運,並總共創造了超過28億美元的產值,雇用了5.4萬名北韓勞工。

 

開城工業區。(圖片來源:http://ppt.cc/qPryg)

開城工業區。(圖片來源:http://ppt.cc/qPryg)

開城工業區過去曾有兩次主動關閉開城工業區的行動,一次是在200812月至20099月間停止跨境貨運列車和關閉邊境;另一次則是在2013第三次核武試爆遭受聯合國安理會制裁後,於4月至9月間的關閉。南韓在今年2月宣布終止在開城工業區的活動是第一次由南韓方面主動提出並撤出於當地人員。

北韓處理兩韓事務的祖國和平統一委員會(Committee for the Peaceful Reunification of the Fatherland,簡稱「祖平統」)於211日便發表措辭嚴厲宣言,對開城工業區也在當地的南韓企業發布下列的制裁:

  • 201621110時起,全面封鎖與開城工業園區相鄰的軍事分界線、斷絕北南管理區西海線陸路、封閉開城工業園區並宣佈其為軍事禁區;
  • 驅逐在開城工業園區的全部南方人員於201621117時前出境;
  • 全面凍結南方企業和有關機構在開城工業園區的設備、物資、產品等全部財產。被驅逐的人員除私人用品之外,禁止攜帶其他物品出境。被凍結的設備、物資、產品將歸開城市人民委員會管理;
  • 驅逐南方人員的同時,關閉北南之間的軍方通訊線路和板門店聯絡管道;
  • 2016211日,朝方工人將全部撤出開城工業園區。

南韓於38日宣布單獨就海運與金融方面對北韓進行單邊制裁後,10日祖平統發表談話說南韓對北韓發表單邊制裁措施「是為朝鮮的主體彈、統一彈爆炸聲失魂落魄的逆賊集團垂死的掙扎,是精神病患自掘墳墓的愚蠢妄動」,並將進一步採取下列措施:

  • 從此刻起,北南之間通過的所有經濟合作與交流協定全部失效;
  • 在南朝鮮傀儡集團單方面全面中斷金剛山旅遊和開城工業園區運轉的情況下,朝鮮將完全處理南方企業和有關機構在朝方境內的全部資產;
  • 將繼續採取早已醞釀的特別措施,對朴槿惠集團予以致命的政治、軍事、經濟打擊,提前置她於悲慘下場。

歷來對北韓最嚴厲的制裁案

在北韓於年初接連進行核武試爆與衛星發射後,南韓不僅加強了與美國之間的軍事合作與活動,同時也與美國商討允許美國在其境內佈署戰區高空防禦導彈系統(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THAAD)。南韓之所以尋求美國的協助是因為中國雖然過往都沒有在安理會中否決對北韓的制裁案,但是對於內容的執行都相當不確實。

不過對於南韓引進THAAD一事,美國與俄國都表反對。原因是THAAD反導彈系統覆蓋範圍遠遠超出朝鮮半島防衛需求,加上該系統的目的是為了攔截洲際彈道飛彈,而實際上北韓只需要運用短程導彈就可以對南韓進行核武攻擊,因此中俄都認為美國在朝鮮半島佈署THAAD的真正用意是針對中俄兩國的導彈而來,協助南韓防禦北韓只不過是藉口而已。因此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於224日會晤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雙方達成了對北韓制裁的草案共識,並於次日由美國提交聯合國安理會。

聯合國安理會於32日通過安理會2270號決議案,對北韓進行制裁。其主要內容如下:

  • 所有會員國應防止本國國民或從本國領土向北韓轉讓,或由北韓國民從北韓轉讓或從北韓領土轉讓任何涉及提供、製造、維護或使用與核、彈道飛彈或其他大規模毀滅武器相關的物項、材料、設備、物品和技術的技術培訓、諮詢、服務或援助。前述規定也適用於所有武器及其相關材料,包括小武器和輕武器及其相關材料,與有關國家認定的、食物或藥品以外的可直接有助於發展北韓武裝部隊的作戰能力的任何物項
  • 所有會員國應防止在本國境內或由本國國民對北韓國民進行有助於北韓擴散核活動或核武器運載系統發展的學科的專門教學或培訓;
  • 所有國家應檢查本國境內或過境本國的自北韓發運或運往北韓的貨物、由北韓或北韓國民、代表其或依其指示行事的個人或實體,或由懸掛北韓國旗的飛機或船隻運載的貨物。會員國應禁止本國國民和本國境內的人將懸掛其國旗的船隻或飛機租賃或包租給北韓,或向北韓提供機組人員或船員服務;
  • 北韓不得從其領土、由其國民,或使用懸掛其國旗的船隻或飛機直接或間接供應、銷售或轉讓煤、鐵、鐵礦石、黃金、鈦礦石、釩礦石、稀土礦產。所有國家皆應禁止本國國民或使用懸掛其船旗的船隻或飛機從北韓購買這些材料;
  • 所有國家應防止本國國民或從本國國土、或使用懸掛本國國旗的船隻或飛機向北韓領土出售或供應航空燃料,不論這些燃料是否源於本國領土,除非用於滿足基本人道需求。本項規定不適用於向北韓境外的民用客機銷售或供應僅往返北韓飛行期間使用的航空燃油;
  • 各國應禁止在本國領土內設立和運營北韓各銀行的新分支機構、附屬機構或代表處,且應禁止本國境內或受本國司法管轄的金融機構與北韓各銀行建立新的合夥關係、獲取其股權,或與其建立或保持代理關係,但不包括事先已獲批准的此類交易。所有國家應在通過本決議後 90 天內採取必要措施,關閉現有的這些分支機構、附屬機構或代表處,並與北韓各銀行終止此類合營關係、股權、代理行關係。

 

橫跨鴨綠江的中朝友誼橋是中國油丹東運送物資到北韓的最主要管道。 (圖片來源:http://ppt.cc/i53hp)

橫跨鴨綠江的中朝友誼橋是中國油丹東運送物資到北韓的最主要管道。
(圖片來源:http://ppt.cc/i53hp)

這次的制裁案除了要求會員國實行強制貨物檢查、金融禁令、與北韓進行軍警合作,與向其提供航空燃料外,更重要的是禁止各國購買北韓所生產的煤礦、鐵礦與稀有礦產,因為這等於是切斷目前北韓最主要的外匯來源。其中,佔北韓貿易量九成的中國更扮演重要角色,因為光靠賣煤炭給中國就可以為北韓賺入高達10億美元的外匯。

根據Daily NK的報導,目前在中朝交易重鎮的新義州有大量滿載煤礦與鋼鐵的卡車無法通行,這是由於中國海關不放行北韓將相關礦產輸入中國之故,但是對於輸往北韓的糧食則未實施禁令。在與新義州對口的丹東對於輸入北韓物品的臨檢也由原本的「抽檢」改「全檢」,原本在丹東到處可見的北韓貨車數量也銳減。中國農業銀行、建設銀行、工商銀行、中國銀行等大型國營銀行的丹東支部,以及丹東農商銀行、遼陽銀行等銀行也自2日起全面中斷向北韓匯款的業務。看來這次中國外交部的「全面、認真地執行相關決議」的言論是認真的。

核武試爆、發射衛星、制裁案背後的真相:買單與否?

 

 在北韓官方宣布氫彈試爆成功後於金日成廣場上跳舞慶祝的平壤市民。 (圖片來源:Isabelle Kuo)


在北韓官方宣布氫彈試爆成功後於金日成廣場上跳舞慶祝的平壤市民。
(圖片來源:Isabelle Kuo)

筆者曾在《飛彈連發的北韓:兼談金正恩的國家戰略》一文中提到,近年來北韓最擅長使用的外交策略稱為「戰爭邊緣策略」(brinkmanship),也就是透過文攻武嚇、升高危機情勢以增加自己的談判籌碼,同時換取對方對自己的重視,在談判桌上換取自己想得到的利益。只是自美國歐巴馬政府、日本第一任安倍政府以降、中國習近平政府,以及南韓的李明博與朴槿惠政府以來,這招愈來愈不管用了。

既然如此那北韓為什麼還要繼續使用同樣的招術呢?筆者認為這可以從三方面來解釋。首先是國內因素。北韓在20133月提出「經濟與核武發展並進」的發展策略,同時法制化了北韓的核武發展,因此不論從政策面或法律面來看,北韓在短時間內要放棄核武存在一定的困難性。如此升高緊張情勢除了發揮了外交政策上「聚旗效應」(rally ‘round the flag2外,同時也能藉此強化軍隊與民間的軍事動員能力。

其次從經濟因素來看。對於本來就面臨到嚴重制裁的北韓而言,許多奢侈品與關鍵戰略品項以及相關的個人與組織本來就在制裁範圍之內,這次雖然範圍有所擴大,但是在一般民生用品、糧食與人道資源的取得方面,並不會有太大的改變。此舉最大的影響雖然造成南韓中止了與北韓在開城工業區與羅津(Raijin)港合作計畫,但是目前北韓目前最主要的經濟夥伴中、俄仍舊能夠能提供北韓許多資源。

中俄兩國都聲明制裁範圍只限於安理會決議中所提及的內容而已,因此不會如美日韓等國對北韓進行額外的制裁或擴大解釋。俄國在安理會討論2270號決議時大力阻止安理會將制裁內容進一步擴及到北韓的民生經濟,防止安理會做出對北韓更為嚴厲的制裁,藉此確保其在羅津港的投資計畫仍能進行,同時跟北韓租借羅津港到2049年的協議不會因此受到影響。中朝邊境則長期以來都是兩國走私貿易最主要的據點,雖然中國目前採取「全檢」的措施,但是從脫北者與協助脫北者人士記載來看,兩國邊境仍存在許多死角,因此走私貿易並不會因此完全消失,反而可能成為北韓進一步取得物資的重要來源。

最後從戰略因素來看。從金正恩上台以來,北韓飛彈試射與核武試爆的頻率有所增加,這一方面是北韓在展示其軍備能力以嚇阻鄰國以及取得進一步的談判籌碼,同時也象徵北韓在這方面的進步。從飛彈來看,這次光明星四號的發射準確度與射程都較前次有所提升,證明了北韓在洲際彈道飛彈實力的進步。從核武來看,除了這次可能小型核武研發試爆之外,去年5月的潛射彈道飛彈(SBLM)試驗更證明了北韓正在發展其「第二擊」(second strike)能力3

能力較之前更為優越的載具以及戰術型核武、第二擊能力的研發都證明了自己在這方面的進步,如此不僅能夠增加自己的談判籌碼,更能夠讓北韓在沒有足夠外匯能徹底現代化其傳統武力的情況下,利用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將朝鮮半島的戰略平衡稍微往有利於自己的方向調整。同時,雖然中俄兩國譴責北韓在這方面的行為,但事實上北韓的此項發展對兩國的國家安全皆未造成直接影響,也因此導致兩國不願「從嚴」看待制裁案,反而更擔心美國藉此在南韓部署THAAD

平壤街景。(圖片來源:Isabelle Kuo)

平壤街景。(圖片來源:Isabelle Kuo)

綜合來看,筆者認為北韓的經濟雖然一定會因為制裁案而有負面影響,但是不會差於1990年代中期全國飢荒頻傳的「苦難的行軍」時期,因為北韓仍舊有民生物資、人道物資及走私貿易等管道能取得資源。北韓此舉雖然使其全面中止與南韓間的經濟合作,但是北韓強制接收南韓在開城工業區的生產工具反而有助於北韓自己利用這些機器自行依自己的規劃發展工業,從實質面來看不全然只有負面影響。中俄兩國雖然在國際社會上譴責北韓,但是兩國仍因各自的戰略考量而不會從嚴落實制裁案,只會「嚴格遵守制裁案內容」,這讓北韓與中俄兩國在民生經濟上仍有合作空間。

不過問題的關鍵仍在於,北韓雖然增加了自己的戰略籌碼,但是美、日、韓三國願不願意買單。雖然安理會決議要求各方儘速恢復如過去「六方會談」的多方談判,但是美、日、韓三國各有其底線立場,能否順利召開都是很大的變數。在這種情況下,北韓慣用的外交與談判策略是否有發揮空間,更值得我們進一步觀察。

參考資料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1. 當時所解除的內容可參閱《牽一髮動全身: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後的亞太局勢發展 []
  2. 指在國家面臨戰爭或是外交危機的時候,國家領導人或執政團隊能在一定期間內獲得很高的支持度,同時國內輿論會減少對政府施政的批判之現象。 []
  3. 一國具有投射核武攻擊他國的能力一般被稱為「第一擊」能力,而「第二擊」能力是指一國遭受到核武攻擊後具有反擊能力,藉此報復或嚇阻他國對本國使用核武攻擊的能力。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