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亞太戰國策跌破眾人眼鏡的澳洲潛艦標案揭曉

跌破眾人眼鏡的澳洲潛艦標案揭曉

submarine-1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今年4月26日,澳洲總理騰伯爾(Malcolm Turnbull)宣布:由法國DCNS造船公司贏得澳洲皇家海軍(Royal Australian Navy, RAN)總金額高達390億美金的下一代潛艦建造SEA 1000標案。自2007年開始,這項澳洲國防史上最大的單一武器投資計畫便受到各方關注,除了澳洲本身,法國、日本、德國、西班牙、瑞典等國均提案競標。經初步篩選後,由法、日、德進入決選程序。

SEA 1000牽涉範圍廣泛,不僅在武器性能評比而已,澳洲國內政治、就業等層面亦有影響。為何曾經被外界看好的日本最後意外輸給法國?坎培拉的選擇,又將產生何種外交與軍事影響?本文將綜合探討由法國得標後,各方利益之變化情形。

SEA 1000

RAN目前擁有六艘潛航排水量3400噸之柯林斯級(Collins Class)柴電潛艦,原始技術來自瑞典,並於澳洲組裝而成。雖然該艦與瑞典A17 Vastergotland有所相關,但仍可被視為新型設計,柯林斯級潛艦有部份體質先天不良,服役初期面臨許多技術問題,直至美國介入整合系統後改善極大,於諸多反潛演習中,獲得各國讚賞。

1

柯林斯級潛艦柯林斯號(HMAS Collins) 圖片來源:Royal Australian Navy flickr, http://ppt.cc/4WMXG

1996年柯林斯級首艦服役,至今剛好二十年。SEA 1000原先預計2025年起逐漸汰換。該計畫擬建造一款潛航排水量達4000噸之大型潛艦,並從原有六艘加倍至十二艘的規模。進入決選的共有德國216型(Type 216)、日本蒼龍級(Soryu Class)、法國短鰭梭魚級(Shortfin Barracuda)等,以下簡易介紹其優點。

216型:216型為泰森克魯伯海洋系統集團(Thyssen Krupp Marine Systems, TKMS)設計之全新潛艦。最大特色為高度自動化,全艦僅需33員即可操作。且該集團潛艦研發與行銷擁有傲人實績,包含全球暢銷的209型與212型系列,因此具相當競爭力。

蒼龍級:蒼龍級在2016年已成軍七艘,也曾於今年4月間訪問澳洲。面對其他造船公司提案仍停留在設計圖階段,技術已獲驗證的蒼龍級具有極大優勢。另外,不同於歐洲以中小型柴電潛艦為主流,日本在大型潛艦研發經驗豐沛;加上日澳兩國同是以美國為首的西太平洋同盟體系成員,潛艦執勤海域亦有所重疊。這些都讓蒼龍級一度被認為有很大的機會得標。

短鰭梭魚級:這是改自法軍下一代核子動力攻擊潛艦梭魚級(Barracuda Class)的縮小型柴電版本。該潛艦具有最大潛航排水量4500噸,能攜帶最多的34件武器,且續航力就設計而言也是三者最大。

法國得標的後續分析

雖然SEA 1000計畫最終由法國得標,但背後仍有許多問題待克服。首先,歐洲潛艦通常針對其附近海域,水深、鹽度、溫度、水文背景去設計,過去常見歐系潛艦到亞洲服役後,產生水土不服的現象。短鰭梭魚級至今仍停留在設計圖階段,且無其他訂戶,而法國武器過去常有維護成本過高、表現不如預期等詬病。未來澳洲勢必得獨自承擔研發風險。

2

短鰭梭魚級概念圖 圖片來源:澳洲皇家海軍官方新聞網Navy Daily, http://ppt.cc/WfpE2

據法新社(AFP)報導,雖然坎培拉欲購入法國潛艦,但澳洲皇家海軍仍然偏向選購美製的AN/BYG-1武器作戰系統與MK-48重型魚雷等兩項紅區裝備。美國是全世界科技最強大的國家,也是澳洲最緊密盟國。以往柯林斯級出現整合問題時,多虧美商協助才度過難關。問題是,美法關係複雜,在軍火市場上激烈競爭,軍事互信較為薄弱美方不一定願意輸出自家裝備系統整合在法製潛艦上。就算最後答應,也必定要求澳方提出更為嚴格的保密控管,免得機密技術遭法方不當取得。

如上文所述,進入決選的216型、蒼龍級、短鰭梭魚級均符合澳洲皇家海軍開出之性能條件,技術層面其實差異不大。因此,除了在細節優缺點間取捨外,能為澳洲帶來多少效益,就是另一大討論核心。

澳洲國內因素

對澳洲來說,SEA 1000計畫龐大,雖然採取國外設計構型,但坎培拉自始至終都希望潛艦組裝工程能在澳洲本土進行,雖然國造成本較為昂貴,單就武器建造來說並不符經濟利益,但由於這樣能替澳洲維持潛艦工業能量、替南澳省(South Australia,國防工業重鎮)帶來數千個就業機會,以及成軍後衍伸的後勤補保商機,更遑論其他附加的經濟利益,以扶持該省疲弱之經濟表現。

3

2016年澳洲國會選舉民調趨勢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ppt.cc/qVx3G

再者,內閣制的澳洲即將提前在今年7月2日舉行國會選舉。趨勢上,兩大黨支持度持續逼近。雖然就單一選區選制而言,全國性民調和各選區最終席次正相關較小,但選情緊繃是不爭事實。最新出爐的結果更顯示:兩黨已進入5%以內之短兵相接。

南澳省從2002年起便由澳洲工黨(Australian Labor Party)執政至今,同黨籍的前首相艾伯特(Tony Abbott)就曾因疑似偏向不堅持在澳洲建造潛艦,而被工黨大力抨擊。在每一席次都可能攸關重大的情況下,現任總理騰伯爾當然不會放任所屬政黨南澳省處於挨打劣勢。也因此,對輸出技術,甚至在海外建造一直不甚熱衷的日本最終便遭捨棄。而日本出局,不僅僅是失去數百億美金商機,也讓極力推動國家正常化的首相安倍晉三有所受挫

蒼龍出局-日本國家正常化受挫

從冷戰時期開始,日本被美國賦予在西太平洋圍堵蘇聯艦隊之重責大任。故其在遠洋潛艦的設計、操作與歐洲國家相比,擁有相對優勢。

遺憾的是,東京受制於和平憲法,長年實施武器出口禁令,其國防工業習慣「只作日本生意」,不僅未接軌國際市場,也不曾大規模轉移技術,在這方面缺乏經驗。而日本戰後被納入美國為首之同盟體系,並由華府提供核保護傘(Nuclear Umbrella),長期相對安逸讓各界對於政治變動偏向十分保守,不論是2014年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2014年解禁集體自衛權,又或是2015年日本和平安全法制(簡稱新安保法)等等由安倍催生邁向國家正常化的進程,輿論都存在極大爭議。

4

2015年在國會外針對新安保法的街頭抗議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ppt.cc/84lq1

在SEA 1000競標中,東京一直希望潛艦在日本建造(或至少絕大多數比例的工程於日本完成),這和澳洲希望扶植本國技術與經濟等目標大相逕庭。東京直到非常後期才對澳洲政府的這兩點考量有所警覺與妥協,但為時已晚。此外,日澳間交涉,不如泰森克魯伯和DCNS主動出擊,皆侷限在政府對政府層面。根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三菱重工會長直至今年3月31日才表示,若得標,則會在澳洲生產並出資的意願;與4月15發表要成立現地法人公司等消息。對於澳洲看重的議題如此拖延,得標前不管是澳洲當地媒體或其他國家主流媒體已相繼報導,日本處境最為不利。澳洲廣播電台ABC,甚至說日本連候補資格都沒有。

5

蒼龍級潛艦白龍號(JS Hakuryu, SS-503)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ppt.cc/Nl2PH

由於SEA 1000計畫是一項高達390億美金的十二艘大型潛艦計畫,不論金額總價、出口國家、武器性質,對東京來說都十分具有指標性。可惜連同英國去年底選擇美國P-8反潛巡邏機,而非日本國造的P-1後,蒼龍級潛艦也出師不利,讓安倍國家正常化的布局還要再等上一段時間。若今後日本欲在印亞太區域的安全領域扮演更積極角色,勢必要先「付學費」融入這運行許久的國際軍火貿易體系不可。

結語

今年3月2日,美軍太平洋司令部(USPACOM)司令哈里斯(Harry B. Harris Jr.)上將在出席印度觀察者研究基金會(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時,拋出「美日澳印度非正式同盟」構想,而安倍的「亞洲民主安全之鑽」(Asia’s Democracy Security Diamond)也是類似想法。雖然不願明講,但眾人皆知現在西太平洋態勢為何,或許因為這樣的概念,讓澳洲若選擇蒼龍級,對中國之針對性恐被放大解讀,可能是騰伯爾政府所不願樂見之事。

不論如何,坎培拉近年來確實逐漸分擔更大的區域安全責任,矢言發展武器國造,與加強國際區域安全角色的台灣,應該能從澳洲獲取寶貴借鏡。

 

贊助洞見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
  • 東京一直希望潛艦在日本建造(或至少絕大多數比例的工程於日本完成),這和澳洲希望扶植本國技術與經濟等目標大相逕庭。東京直到非常後期才對澳洲政府的這兩點考量有所警覺與妥協,但為時已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