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亞太戰國策相隔36年的黨代表大會:金正恩時代的正式來臨

相隔36年的黨代表大會:金正恩時代的正式來臨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201656日至9日,相隔36年,北韓舉行了朝鮮勞動黨第七次黨代表大會。為此,北韓針對平壤(Pyongyang)在黨代表大會前的舉行了「七十日戰鬥」,大舉整頓市容、準備相關事宜與進行建設,將此大會營造成國家重要盛典。北韓政府也罕見地直接邀請12國的外國媒體到平壤進行採訪,但是除了閉幕式的一小段時間外,不允許外媒進入黨代表大會所舉辦的「四二五文化中心」採訪。

朝鮮勞動黨在「四‧二五文化中心」召開第七次黨代表大會。 (圖片來源:KCNA)

朝鮮勞動黨在「四‧二五文化中心」召開第七次黨代表大會。
(圖片來源:KCNA)

當第七次黨代表大會將要舉行的消息一出,許多北韓學者紛紛開始在推測這次大會中所要提出的重要內容,包括金正恩(Kim Jong Un)權力的鞏固、「並進」(Byungjinparallel development)路線的進一步闡釋、重要人事任免、是否會推出新的經濟政策等。不過像俄國籍的北韓學者Andrei Lankov對此感到悲觀,將這場大會形容成「恐龍的交配季」(mating season of dinosaurs”),因為「你會對它感到好奇是因為你在其他地方沒看過這玩意,但是它卻不見得會告訴我們什麼額外訊息。」

「並進」路線地位的提升

2013331日,金正恩在黨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中提出了「經濟與核武建設並進路線」,強調這樣的發展路線是為了「因應當今世界秩序」並「為未來的革命發展提供合法的先決條件」。

具體而言,金正恩所提出的「並進」路線有下列內涵:

  • 深化並改進承襲自金日成(Kim Il Sung)與金正日(Kim Jong Il)所致力發展的經濟與國防能力並進發展政策
  • 透過加強國防能力專注經濟建設,建立人民可以享受社會主義的財富與強盛大國的戰略指導
  • 透過加強嚇阻能力加速經濟建設,實現社會主義強盛大國的法律性指導,用以加速社會主義強盛大國建設、朝鮮半島統一與保衛國家自主及國民尊嚴的寶劍
  • 實現黨的堅定信仰與意志,以達到透過自主、軍事優先與社會主義達成主體思想革命事業
  • 根據事態變化,以最大化經濟發展效率強化國防實力的實用性指導在不提高國防預算的前提下,促進經濟建設、提高國民人活水準與強化國防實力的措施
  • 在解決能源問題的同時,發展獨立核能產業並強化核武實力的理性指導

若從事後北韓相關的措施與發言來看,金正恩的「並進」路線可以從經濟與軍事兩方面來進一步討論。

金正恩在大會中進一步闡述「並進」路線的政策內容 (圖片來源:KCNA)

金正恩在大會中進一步闡述「並進」路線的政策內容
(圖片來源:KCNA)

從經濟方面來看,「並進」路線承襲了金正恩上任以來的經濟改革1。此後的北韓經濟改革基本上承襲了「10‧1措施」、「5‧30談話」中所提到的內容,引入市場經濟誘因與獨立核算制以刺激農業與輕工業的生產,撤銷配給制度改採工資制度,並對外開放觀光以吸引外國觀光客等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與其父「先軍政治」(Songun Chongchimilitary first)重視軍部門勝過黨、政部門不同的是,金正恩特別強調不增加國防預算的概念。由於發展更先進的傳統武力花費甚鉅,因此轉而發展相對「便宜」的核武能力來加強自身的嚇阻力與國防能力,藉此達到不讓國防預算侵蝕經濟發展預算的目的。

從軍事方面來看,北韓在201341號通過《關於鞏固自衛用核武地位的法令》,以法律確認自己身為核武國的狀態,並強調北韓擁核是為了反擊其他擁核國對北韓的侵略與攻擊,同時在全世界實現無核化之前,北韓不會放棄其擁有核武的地位。

另外許多學者也認為,北韓的「並進」政策象徵北韓往後不會將核能技術分為和平用途與軍事用途,而是作為可以在國際場合上運用的雙刃劍。甚至於,民用與軍用不分的狀態也可能延伸到其彈道與太空發展、生化武器技術發展上。

在這次的黨代表大會上中,「並進」路線被納入了朝鮮勞動黨的黨章當中,將其提升至與金日成的「主體思想」(Juche Sasangself-reliance)、金正日的「先軍政治」一樣的地位,並強調「只要來自帝國主義的核武威脅與蠻橫作為持續存在,將會恆久性採取經濟建設與核戰力建設並進的戰略性路線,以強化自衛性核戰力的質與量。」

在核武政策上,雖然北韓一貫保持不放棄核武的態度,但是特別提到「朝鮮是負責任的持核國家,只要敵對勢力不以核武器侵犯朝鮮的主權,朝鮮就按已闡明的立場,不會先使用核武器,並誠實地履行對國際社會承擔下的不擴散核武器義務,為世界無核化進行努力。」這也是北韓自擁有核武以來,第一次在官方公告中首次提到將願意履行推動核武不擴散而努力。

20年不見的經濟建設計劃

在這次大會當中,金正恩也提出了北韓要自2016年至2020年之間發展「國家經濟建設五年計畫」。這也是北韓自1993年宣布為達成七年「國家經濟建設計劃」,以及19941996年間失敗的「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緩衝期」以來,首次提出大規模的經濟建設計劃。

金正恩提到「國家經濟建設五年計畫」的戰略目標是要在這五年「全面性活化人民經濟、保障經濟部門間的平衡,以作為國家經濟持續發展的基礎」,為此要「堅持黨新提出的並進路線,一邊解決能源問題,一邊讓人民經濟的前鋒部門(電力、石炭、金屬、鐵道運輸部門)、基礎工業部門(主要是機械工業)步上正常軌道,增加農業與輕工業的生產量,以讓人民生活有決定性的提升。」

這項經濟建設計劃若搭配前述所提到的「並進」路線的經濟面來看的話,未來五年金正恩的經濟政策將會以兩大重點作為其主軸:

  • 經濟建設計畫下的國家統一規劃與指導;
  • 在「我們式經濟管理方法」下,小幅引入市場經濟誘因、獨立核算制、企業與工廠的獨立經營等資本主義經濟模式刺激產量。

而其中金正恩在整體經濟建設計畫中,最重視的是電力與貿易這兩個領域。除了在「並進」路線中本來就強調的核能發展之外,金正恩在其所發表的「黨中央委員會工作總結報告」中也多次提到了電力問題,也承認目前北韓境內發展經濟與民生生活的電力不足,因此未來努力方向是能夠穩定供給電力。

在貿易方面,金正恩則提到,「在對外貿易上必須要恪守信用,不能有偏向特定國家的狀態產生,並且要朝增加技術貿易與服務貿易比重的方向改善現有的貿易結構」,並「需要持續擴大與發展對外貿易」。這一方面是希望修正過去在對外貿易上過度依賴中國的情形,二方面也是為了因應在聯合國安理會制裁之下,北韓許多原物料無法出口的情形2,三方面也符合金正恩所提出的希望將北韓建設成「科學技術強國」的目標。

金正恩時代的正式到來

由於北韓有「遺訓統治」的傳統,因此自201112月金正日過世宣布進入「遺訓統治」以來,北韓並沒有進行大規模的人事改組,刻意不提高「並進」路線的地位,期間也沒有發布大規模的經濟計劃。因此,這次的黨代表大會宣告的是「金正日遺訓統治」時期的結束,北韓正式進入金正恩的時代。

金正恩希望利用朝鮮勞動黨與內閣來確保其統治權,這點與其父親金正日強調軍方優勢地位的觀點不同,而這也與兩人崛起的背景有所不同。

金正日在1980年的第六次黨代表大會中取得「繼承人」的地位,此後長期在黨內的組織指導部(掌管黨員人事與考核)與宣傳煽動部(掌管黨思想教育、詮釋、宣傳等)擔任領導人地位,以「黨中央」的名義進行各種黨組織的改造,並利用各種活動培植支持自己的青年,因此在金日成過世之前其在黨內的實質地位更高於金日成。面對到其繼任後所面臨到的一連串經濟問題、鞏固自身權位以及北韓國家安全威脅時,金正日選擇的是弱化實質管理經濟的內閣地位與權力,轉而強化軍方的重要性與地位,因此提出了「先軍政治」、強調軍事經濟帶動國家經濟發展的政策、進一步發展飛彈與核武,並廢除國家主席一職,改以「國防委員會委員長」作為北韓最高領導人。

相對於其父,金正恩更像是「空降部隊」,因此面臨到掌權的問題。金正恩對於許多其父時代老臣的肅清,如張成澤(Jang Sung Taek)、金永春(Kim Yong Chun)、李英浩(Ri Ying Ho)等人,換上忠於自己的黃炳瑞(Hwang Pyong So,或譯黃炳誓)、崔龍海(Choe Ryong Hae)等人,重用自己妹妹金與正(Kim Yo Jong)等作為,其實某種程度就要鞏固自己的地位。在無法實質掌控軍方的情況下,金正恩藉由「並進」政策一邊安撫軍方,但另一方面也提高了掌管經濟的內閣的權力,其中內閣總理朴奉珠(Pak Pong Ju,或譯朴鳳柱)的重用更是明顯。

黨代表大會中所敲定的人事異動如黃炳瑞(左一)等有助於進一步鞏固金正恩的統治權威。圖為黃炳瑞於2015年8月南韓統一部部長洪容杓進行會談。

透過黨代表大會的程序,金正日取得了朝鮮勞動黨委員長(即黨最高領導人,1966年此職改為「中央委員會總書記」、2012年改為「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長等職務,其所象徵的正當性比起2012年他繼任時的朝鮮勞動黨第四次黨代表會議更高。同時其所重用的黃炳誓、朴奉珠也都在黨內任有要職,更進一步鞏固金正恩統治權威。

綜合來看,這次的朝鮮勞動黨第七次黨代表大會在內政上對於金正恩權位的鞏固、政治路線的奠定以及經濟路線的確立是有正面幫助的,不僅有了威權國家所具備的威權與象徵性表象,同時也很符合北韓傳統的訴諸了過往領導人所留下來的遺緒,金正恩的時代的正式確立不若2012般地「空降」。

不過這樣的作為在短時間內是無法改善北韓的對外關係,而在對外關係沒有具體改善的前提下,北韓經濟要有大幅度的改善或是其所規劃的經濟特區想要有大幅外資的投入,都值得打上很大的問號。對國內地域性貧富差距很大的北韓而言,保持住近四年來平均1%的經濟成長率,並且朝糧食與能源供應穩定發展,則是經濟上最主要的發展課題。

參考資料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1. 有關金正恩上台初期的經濟改革,可以參閱《娃娃學步還是邯鄲學步?淺談金正恩的經濟改革 []
  2. 有關最新聯合國安理會對北韓的制裁,請參閱《北韓核武與飛彈試驗背後的邏輯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