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中國桌【洞見對談】美國的東亞根本利益是穩定

【洞見對談】美國的東亞根本利益是穩定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本文為10月26日【洞見對談】老兵不死:美國的東亞政策 摘要

紀錄/李厚穎、主持/林伯雍、演講/張國城


張老師師承芝加哥大學米大師,博士班主修東亞海權。

美國的全世界影響力巨大,影響著我們每一天的生活。權力轉移可能隨著美國總統大選而發生,產生了重大政策的轉變。例如,1971年尼克森用了季辛吉當做國務卿,滿腦袋權力平衡,於是出現了中美關係正常化的政策。台灣目前並沒有直接再美國總統大選被提到,但這並不代表美國總統大選對台灣不重要。台灣關係法作為美國的國內法,對台灣的影響重大,由此可以看出美國的重要性。

川普的崛起反應了美國國內右派極端白人在國家政策上的反感。

攝影:古哲瑋

攝影:古哲瑋


張國城:菲律賓總統去訪日本,為什麼呢?除了雙邊關係之外,可能還包含了其他多邊關係議題上的態度溝通,這些
agenda都會事先安排好。台灣因沒有國際地位,沒有太多國家會在意台灣怎麼想

美國的兩黨政治的確像是對唱,他們唱著同一條歌,受美國憲法法律條約所制約。不是說變就可以變了。美國與許多東亞國家有共同防禦條約,相關條約的內容也制約了美國的行為

美日安保條約中,因為日本憲法不承認集體自衛權,日本的外交或者國防都有頗高的自主,因為美國無法透過集體自衛來指揮日本自衛隊。相對而言,韓國就更受美國影響。美國有義務保衛韓國,也在有必要的情況下,美國可以指揮韓國軍隊,美韓聯合司令部,由美國派的四星上將指揮,原因是因為戰爭時,美國的司令要有階級能夠指揮美韓軍隊。

提問一:為什麼美國在歐洲是成立北約,而在亞洲卻是多個雙邊條約?

歐洲的狀況是戰後美國都很想回家,但是卻又有恢復德國國家地位的需要,要有美國來看著,就成立了北約來安排戰後歐洲秩序。在亞洲則不然,亞洲的美國戰略安排基本上都是以反共為主,但是亞洲各國對於反共的態度並不一致。威脅感並不強。

條約是指導一國外交政策的關鍵,美國總統未來不管是誰。對美國來說,冷戰時期美韓協定是最重要的;美日其次;其他防禦協定由於沒有成建置的軍隊,相對沒有太重要。美日安保條約目前並沒有及於台灣的可能。

攝影:古哲瑋

攝影:古哲瑋

提問二:亞洲在哪裡最有可能打起來?

美國的判斷基本上是韓半島最有可能引發美國介入。臺海衝突在美國評估下認為可能性不高,因為中國對於台灣除了飛彈外,並沒有更大規模的軍事部屬,中國對台灣還存在和平統一的期待,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也讓中國相對滿意。加上兩岸的交流密切,少有人認為戰爭爆發是有可能的。釣魚台的部份,中日有好和平條約目前並沒有任何人認為需要調整,因而衝突可能性不高。南海危機應該列為第二,可能性僅次於韓半島。

南海在美國總統大選後可不可能更加嚴重呢?其實並不取決於總統,南海國際局勢更多取決於哪一方的利益會因為改變現況而更加得利。若看開採石油的成本效益,以及中國改變現狀的成本,根本不和邏輯。

美國的六大保證其實並沒有保證什麼,對台灣來說並沒有太多好處,基本符合中國的利益。

提問三:下一任美國總統會怎麼做?

台灣的國際關係一向非常特殊,因而對外關係常常仰賴於個人關係。美國下一任總統基本上還是會根據於利益還有地緣政治來行動。美國將不希望中國或任何一國改變區域現況,第二則是希望維持航行自由,第三則是經貿關係的維持。

提問四:中國作為一個崛起的強權,是否美國新的總統可能會因為個人立場不同而對臺海問題有不同的方法。

美國多數的菁英基本上共事是不希望中國武力犯台出現,除此之外並不會有特別的堅持。中國的GDP數字並不是用來觀看國家實力的準確方式。因此,中國的威脅程度其實不必過度去放大,實際上的制約因素仍然很多。

主持人總結:

當我們省思美國下任總統會怎麼處理東亞的外交議題時,張老師建議我們必須從美國在亞洲既有的安全合作條約、美國認定的威脅,以及美國認定的利益等三條大樑來思考。

最後一點至為重要,對於美國而言,張老師提醒我們,美國認定最重要的利益,是避免臺海被武力征服,而造成的軍備競賽,而最後釀成第一次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悲劇。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