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CL聽文化聽見台北捷運的聲音:100天創造「地景音樂」

聽見台北捷運的聲音:100天創造「地景音樂」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新任台北市文化局長倪重華於十二月底、尚未正式上任時即提出,在台北捷運推動「地景音樂」,計畫讓不同的聲音在各站響起。這樣的結合聽起來新穎、有許多可能性。儘管細節尚未公佈、充滿想像空間,但是針對公共空間播放音樂、以及在地聲音的代表性,有幾個不同的觀點,也許是在推動和討論之際,民間和政策推動者都可以思考的。

首先,對聲音的感受是主觀的;而捷運車站屬於大眾運輸系統的一部分,要如何拿捏每天搭乘捷運者的品味?又或者,要如何尊重每個乘客的聽覺?曾身為台北市的公車族的我,過去一天至少要在公車上花上一鐘頭。不知道你有沒有過類似的經驗:在昏昏欲睡時,被公車播放的水晶音樂、古典音樂、甚至新年音樂吵醒?也許有的人覺得音樂平靜悅耳、但也許,也有人覺得被剝奪了安靜的選擇。2000年,英國下議院議員Robert Key,曾提出特定公眾場合禁止播放音樂的草案,其中包含醫院、公家機關、大眾運輸系統。商店、餐廳、百貨公司等不在此限,因為那些是人們可以自由選擇是否前往的空間。Robert Key的理由,除了音樂的喜好極度私人以外,他認為任何音樂被當做「壁紙」一般使用,面臨的只有「貶值」。身為愛樂者,他認為不勉強任何人聆聽任何音樂,才是對音樂的尊重。

儘管Robery Key的說法有其道理,在大眾運輸系統播放音樂,卻絕非前所未聞。紐約和倫敦的地鐵,過去都曾在某些區域播放古典音樂,但不是為了觀光、不是為了「地景」、而是因為研究顯示古典音樂可能降低犯罪率。由此可見,音樂的功能不只是「療癒、溫暖人心」,更有影響人行為的可能。報導提及北市議員吳思瑤提及新政策可增加觀光效益,而她過去也曾建議捷運播放古典音樂以降低犯罪率。這些例子一再顯示,「聲音」在公眾場合的使用,有許多不同的目的。那麼,台北市推動「地景音樂」的目的為何呢?我們期望透過聲音的展示達成怎樣的效果?透過怎樣的機制選擇聲音?而這樣的選擇又將帶來怎樣的影響?

除了在大眾運輸系統內播放強迫大家買單的聲音,可能有聲音大小、悅耳與否、音樂被「貶值」、以及不同乘客對音樂喜好不同的疑慮外,文化的代表性也會是「音樂地景」碰到的問題。

儘管世界各國的文化地景和觀光,在國際化的時代總是相扶相成、或者互相牽制。 學者John Urry的著作「觀光客的凝視」(The tourist’s gaze)中,提及觀光客帶著想像來到城市,而城市為了回應這種想像,影響文化政策甚至城市規劃。這樣的現象並非罕見,但在政策討論的階段,釐清「促進觀光」和「扶植當地文化」的區別,是很重要的。台北的聲響是豐富的,從東區的電子舞曲、公館的獨立搖滾樂、士林夜市的人聲喧嘩叫賣聲、到龍山寺的南管聲。「社區文化」影響著人們想像中的聲音,但官方制定「具有代表性」的聲音,也同時由上而下定義在地文化。「網路票選」或許能確保雀屏中選的作品具有人氣,但未必能反應出文化深度或者代表性。儘管形式上「開放民眾參與」,實質上由官方主導、彙集、由上而下將聲音「收編」的操作模式是不變的。

使「讓車站有情境」比「打擊犯罪」聽起來柔性;推動「地景音樂」比「放音樂提倡觀光」更有想像空間、更浪漫。但無論目的為何,實行的政策都可能對於捷客們、和在地文化有影響。準文化局長創意十足,但在執行層面,能否真的「聽見」社區草根的「聲音」,而非純粹由觀光角度切入,在捷運中播放着反映對社區缺乏深度認識的聲音,甚至反覆強化這些片面認知?期待地景音樂不只是穿著「文化創意」的外袍,也不該是藉著一場「徵文比賽」,熱鬧上演着一些「代表」各地聲音、卻與社區藝術人不見得相關的聲音嘉年華。

台北捷運與音樂的交集,倪局長的「地景音樂」計畫並不是第一樁。1996年台北捷運帶頭遴選街頭藝人,腳步先於台北市文化局。現今台北捷運已開放也有數個車站(包括中正紀念堂站、西門站、台北車站地下街、淡水站等)開放街頭藝人申請表演。從建立制度到對在地文化產生影響,看似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儘管街頭藝人的認證、開放區域、站內能否進行表演等,都還有討論空間,開放表演空間,卻已漸漸把與人群互動的藝術帶進象徵都會和速度的捷運系統裡。

許多西方國家將街頭藝人表演的權利,看作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吟遊詩人的歷史、街頭傳道、發表政論的傳統,對他們而言相當重要。而制度管理,只是確定在高度發展且擁擠的都會裡,街頭藝人的「自由」並不侵犯他人的自由。儘管不同的歷史傳統,讓街頭藝人,看似是先有制度,再一路讓民眾和藝人們漸漸習慣這種互動方式,但不能否認,捷運和街頭藝人共譜的「地景音樂」已經上路。我們不能否認,讓捷運成為文化地景的一部分,除了提供土壤,等待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一座城市交通路線與音樂的交集,也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以英國利物浦而言,曾有一系列研究計畫,邀請城市的音樂人、以及聽眾,畫出屬於自己的城市音樂地圖:自己在哪些地方製作音樂、在哪裡表演、在哪裡和其他音樂人進行社交活動、在哪裡聽音樂、哪些路線是熟悉且必經的?大量收集這些地圖後,你能發現城市與聲音的交集。你可能會想問「地圖有什麼用」?透過這些地圖,研究人員得以瞭解:民眾在哪裡擁有音樂記憶、特定樂種的音樂人生活與社交的區域、哪些路線和區域,有意想不到的「音樂性」?透過音樂地圖,能夠延伸討論該區域的歷史,甚至是音樂展演場所的變遷、以及和都市更新的關係。地圖的背後是對於城市的瞭解、對在地文化的知識累積,是從探索個人記憶、延伸到一窺城市的集體記憶。這樣的理解,變成了這個城市的文化資源,在策展、規劃文化建設、以及書寫音樂歷史時,都非常實用。熟悉台北捷運的你,心中應該也有這樣一張地圖吧?我們對自己城市的音樂、地景、和兩者可能的交集,真的足夠理解嗎?

 

最後我腦中無法停止地響起張雨生的歌曲「魔幻台北」。

 

你猜台北將來可有自己的音樂

我看文化變遷不是一天兩天

你千萬別心虛

終究台北會有一個特殊的空間

我看是好是壞還在未定之天

你千萬別心急

 

  • 張雨生 <魔幻台北>, 1992

 

這位音樂創作人在二十二年前就唱著這首歌曲,提醒我們對於台北的文化發展空間:別心虛、也別心急。「你猜台北將來可有自己的音樂?」當然,這是一座充滿活力的城市。但會是怎樣的音樂?關於捷運地景音樂,讓我們且看且走吧。

 

 

贊助洞見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