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歐亞連線] 英國極右派主義現象

[歐亞連線] 英國極右派主義現象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文/陳建瑜

一般而言,任何政治或社會意識於一或多個社會中呈現極端面時,通常被視為一種警訊。以二戰為例,分析引發戰爭的長期因素中,均見極端意識的政治或社會團體活躍,對英法等國內部形成強大壓力。又以近期英國退出歐盟的議題中,年初極右派與中間偏右的兩個政黨黨魁辯論,延伸至歐洲議會極右派勢力的大幅增長;社會層面,義大利等南歐國家,少數擁抱法西斯或納粹的團體,刺激極端份子使用暴力。不難看出歐洲政治、經濟、社會,正面對極右派的隱憂。

近三十年極右派研究發展,可歸納出幾個重點。從單一因素分析,通常男性較女性支持極右派政黨,例如:英國UKIP就被對手詬病女性黨員較少。或者較年輕者與較年長(領養老金),因與政治經濟較疏離的關係,較支持極右團體。從政治結構分析,亦可分為長期及短期因素,長期因素,包含選舉制度、中間偏右是否為聯合內閣,因為右派選民可能對於中間偏右的政策不滿,而轉向支持極右團體。短期因素,則偏重在移民政策。

此篇文章,先談移民現象。用「現象」來說明,有其原因是,批評者認為移民所帶來的政治社會的改變,某種程度,屬大眾媒體及政治人物誇大,形成偏見及不信任,實際上民調顯示,移民者造成的負面影響,非民眾真實經歷移民者所帶來的。接著談英國政黨政治的改變,及政治人物高談反外來移民的論述。最後,從社會層面看極右份子潛在的因子,不僅須注意外在伊斯蘭國的恐怖攻擊外,也須注意刺激極端份子潛在的隱憂。

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noborder/2908736633/

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noborder/2908736633/

 

非法移民現象

近期移民現象的產生,與持續已久的敘利亞內戰到利比亞內戰有關。大量從戰爭中逃脫的無辜民眾,付了大筆的走私費用,搭上超載而不安全的漁船,橫跨地中海,僅期盼到南歐國家像是義大利後,以難民身份安居。但大多悲劇是,一家子只能負擔一人逃離費用,可能爸爸先到歐洲後,非法打工籌措讓家人可以趕緊過來;或是在海上半途,就已沈船而死。無數悲劇的產生,讓歐盟及義大利等南歐國家極嚴肅面對問題,根據邊境資料顯示,目前已有60,000難民定居在南歐國家,但這只是粗估數據,實際上數據可能更多。

大部分移民者,都會先於法國靠近Calais地方暫居,曾有記者詢問他們為何選擇此地?因為他們想去被視為天堂的英國。但他們可能沒想到的是,英國打擊非法移民的手段跟意識,也隨之敵視。Calais港口是貨櫃車、一般小客車、遊覽車等車輛往來英法兩邊的重要港口,大量的移民者鎖定貨櫃車,想辦法趁邊境警察不注意時,躲在貨櫃裏,或危險地隱藏在車底下,甚至會看到邊境警察與移民者追逐。法國當地政府以嚴重影響治安經濟等因素,強制驅離,但問題依然沒有解決,人權團體也不斷批評。法國政府已向英國政府要求協助金錢支援,否則將切斷港口運輸。同樣地,比利時到英國東南方的港口,均為移民者鎖定的目標。

再談一個今年八月的悲劇,一艘從比利時運載到英國的Tilbury港口的貨櫃裡,竟然裝著三十五名阿富汗的難民,其中有十三名是小孩。這艘貨櫃船是從印度抵達英國,中間經過太久,生還者早已脫水等現象,經過不斷尖叫敲打,才得以被發現。此事件讓英國社會不斷反思,如何控管邊境,但同時正有一群政治人物及選民不斷高談反移民主張,形成一股壓力。

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irglover/3563432894/in/photolist-6qTwsb-277QL-5LdXWF-5LicmA-5HCaFh--6WbeVS-6Wbin3-6WbewC-iaxhvh-631EB2-cyGqAf-6NB2qz-6gy4VU-6W79PK-6W7afD-6Wbe6y-6W7b8B-6WbcRS-6WbhRw-6WbaNU-6Wbht3-6W79fM-6WbdDA-pk3ztm-5HNgzK-6gtNc6-6gtJfa-6gxYdN-277PG-277MZ-277R9-6gtMJ4-631E3Z-277Qn-277PR-277Pc-6gxZHU-6gtKY6-6gxVS7-6gxXwj-6gxUgA-6gxWsw-6gtQ6r-6WfjJT-6WfkgK-6WjmnJ-6WfkzB-6WbjLf-6W7i5v

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irglover/3563432894/in/photolist-6qTwsb-277QL-5LdXWF-5LicmA-5HCaFh–6WbeVS-6Wbin3-6WbewC-iaxhvh-631EB2-cyGqAf-6NB2qz-6gy4VU-6W79PK-6W7afD-6Wbe6y-6W7b8B-6WbcRS-6WbhRw-6WbaNU-6Wbht3-6W79fM-6WbdDA-pk3ztm-5HNgzK-6gtNc6-6gtJfa-6gxYdN-277PG-277MZ-277R9-6gtMJ4-631E3Z-277Qn-277PR-277Pc-6gxZHU-6gtKY6-6gxVS7-6gxXwj-6gxUgA-6gxWsw-6gtQ6r-6WfjJT-6WfkgK-6WjmnJ-6WfkzB-6WbjLf-6W7i5v

 

反移民的政治團體

這股反移民的勢力,在英國政治社會發展中,從未消失,只是隨著時間增加或減少的起伏。當英國UKIP極右派政黨的黨魁Farage與信仰者,高談低階移民者浪費及消耗國家福利資源,形塑國家NHS(健保制度)及財政赤字的問題,歸咎於移民者的佔據。此種種族歧視的語言充斥政治跟社會,卻透過近期的補選中獲得肯定,逼使中間偏右的卡麥隆,及所領軍的保守黨,不得不往右再靠一點,告訴選民:「選給UKIP,就是選給工黨」的吶喊。然而,近期一次地方補選,因保守黨議員退黨,參加UKIP,最後結果依然勝選。

可大膽推測,UKIP在2015年國會大選絕不會成為多數政黨,但所帶來的威脅非只有保守黨。近期推估工黨、自民黨等現任席次的選區,UKIP可望攻下三十幾席。萬一成真,不管是哪一個政黨執政,勢必與UKIP有所商量。這股反移民潮的崛起,也激起英國與歐盟之間的關係,如何重新定義?牽涉歐洲移民工是否可以繼續在英國工作,或者英國福利政策的嚴格縮減,排除低階移民工等,所有移民政策的變數均須等2015年國會大選結果分曉。

https://www.flickr.com/photos/bobaliciouslondon/5251502144/in/photolist-914jCq-nDiCjX-2jo59s-9A6d4j-nFgXq4-8shzFc-cJM2fh-7PyaU3-fjwkud-ecwBGf-914m3y-fE2SWS-k59SY-svHHc-nVE9Fs-DZVsV-6Zt2mx-nDhZV7-nXCWHj-k5a2N-2s7JkY-8j3RgR-DZVKx-nVFTpJ-svJik-6k7ibZ-6RQGNr-Cc5yM-9oVe4p-k5a3y-914k8w-nVu6jr-2TWLWf-nDhZUf-nDhZYo-nDhCEa-nVu6nc-nYawGm-nYawyW-nVFTwN-ovFdg6-nYawyA-9A6bmy-Bg7vs-888L3L-acsLH1-6Zt2gk-d5wStL-yTZHv-b4PsDD

https://www.flickr.com/photos/bobaliciouslondon/5251502144/in/photolist-914jCq-nDiCjX-2jo59s-9A6d4j-nFgXq4-8shzFc-cJM2fh-7PyaU3-fjwkud-ecwBGf-914m3y-fE2SWS-k59SY-svHHc-nVE9Fs-DZVsV-6Zt2mx-nDhZV7-nXCWHj-k5a2N-2s7JkY-8j3RgR-DZVKx-nVFTpJ-svJik-6k7ibZ-6RQGNr-Cc5yM-9oVe4p-k5a3y-914k8w-nVu6jr-2TWLWf-nDhZUf-nDhZYo-nDhCEa-nVu6nc-nYawGm-nYawyW-nVFTwN-ovFdg6-nYawyA-9A6bmy-Bg7vs-888L3L-acsLH1-6Zt2gk-d5wStL-yTZHv-b4PsDD

 

社會極右因子

以上的移民現象討論,反移民的高談闊論都是形成極右份子產生的原因之一。或許大家較有印象極右份子的攻擊,是2012年在挪威發生的種族屠殺事件,造成77人死亡。隨後在英國也發生烏克蘭籍的兇手,計劃在英國的清真寺,具種族動機的恐怖攻擊。除大事件外,小事件包含在地方的搶劫、騷擾等不斷出現。大體上可分為幾種不同的極右份子:年輕族群的流氓、白人國家主義者、英國光頭仔(Skinhead,意旨反移民示威者);恐怖份子、政治運動者(反伊斯蘭)及非法軍事組織者。

歐洲國家對於極右團體處理面向不同,英國著重打擊犯罪的層次,即事後處理。但實際上,從2012年政府閣員James Brokenshire、Eric Pickles等,不斷提醒極右主義的竄起,所帶來的社會問題,要求將English Defence League(EDL)列為極右團體,作為預防措施,但都沒有成功。換言之,英國政府內部其實也注意到潛在危機的產生。

另一些歐洲國家處理極右團體問題,採取預防性計畫,稱Exit Programme,這計畫主要處理極端意識問題,例如:伊斯蘭極端主義、種族之間的衝突等。從1990年代起,挪威、瑞典及德國開始實行處理極右團體,目前實行相當成功。簡單而言,加入極右團體的人,有很多因素,跟其家庭、社區、成長環境、學校等形成意識有關,或者在人生經歷上的挫折,接觸暴力團體等。這個計畫必須深入社群,針對個案去處理,如何幫助深陷極右的人,脫離原本的環境,重新建構對社會的信心,建立自信,重新融入社會。甚至已脫離極右的人,因感同身受,而重新幫助其他人脫離環境。

結論

兩種截然不同的方式,卻都同樣在處理社會潛在極右主義的問題。從政治、社會到經濟層面上,歐洲正面對嚴峻的危機,不見得是巨大的風險,但卻是長期的潛在因子,如何降至最低是政府主要的政策。倘若時代轉變,正朝向某個方向選擇時,潛在因子就會一一浮現。

筆者並非描述歐洲或英國社會暴力有多大的嚴重性,導致無法前來旅遊。僅嘗試描述所觀察到的英國社會動態變化。極右團體一直存在,如前述所言,僅隨著當時的社會、經濟、政治的發展動態而改變。2015英國國會大選後,會有不同的前景。然而,短期而言,英國除注意外在伊斯蘭國所帶來的威脅外,內部本土形成的極右恐怖威脅,及社群網路時代的無所遍及,看起來是「最壞的時代,亦是最好的時代」。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Post Tag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