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全球[歐亞連線] 極權、民粹、極端主義:盤旋中的三大幽靈

[歐亞連線] 極權、民粹、極端主義:盤旋中的三大幽靈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共產主義宣言,1848

容筆者引用共產主義宣言第一句話,儘管與接下去所述差距差距甚大。有許多幽靈也在當今世界盤旋,侵蝕這個世界二戰以來建立的自由民主成果。他們在不同地區國家有著不同形式,但他們有著共通的特性:他們狹隘、自滿、排斥外來,與我們過去享有和平的那種開放包容心態背道而馳。而這「群」幽靈在過去一年來聲勢日漲,讓接下來的一年烏雲籠罩。

三大幽靈

在中國,中國的專制模式變本加厲,對內收緊言論自由維穩,對外則日益強勢,海權主張與菲律賓和日本衝突至今未解。另外習近平一改過去集體領導模式,大權一把抓,透過「蒼蠅老虎一起打」的反腐順勢將自己政敵剷除乾淨。中共這種專制並確保經濟高速成長的模式讓世界上其他獨裁者相信民主並非國家富強的唯一道路。這個幽靈,我姑且稱之為「專制的幽靈」。

俄羅斯上空盤旋著類似一個幽靈,同樣也是專制的幽靈,不過這個跟中國的不太一樣,是由普京為中心的一小群人所製造。過去12年來普京和他的「小夥伴們」掃除了反對他在商界政界等對手,讓剩下的對他俯首稱臣。在美國俄羅斯學者Karen Dawisha新書Who owns Russia中,她論道:

「在普京上台以後的幾周之內,俄羅斯政府便開始侵蝕為1993年俄羅斯憲法所保護的個人基本自由。這一逐步封閉公共空間,剝奪公民出版、集會、言論自由的行徑其實在最初就已經制定好。在俄羅斯,總統及其班底是真正的權力中心,有了普京所創造的所謂“垂直權力”以後則更是如此。上自政府各部門、立法機構上下兩院,下到法院,地方政府,媒體,社會團體(如青年組織,工會)無不在總統下屬各辦公室、部門的監督管控之下。關乎國內各個領域的政策以及外交政策都是在這裡做出,然後再由政府各部門執行,或者交由國家杜馬(俄下議院)和聯邦委員會(俄上議院)立法。」

往南一點的土耳其正效仿著普京的做法,其新任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挾著廣大支持率對內日益壓迫、迫害政治對手、貪腐醜聞層出不窮。埃爾多安自2003年開始擔任土耳其總理,兩任十年過後任期結束於去年參選本來只有象徵意義的總統一職,透過修改憲法讓自己持續大選在握。這招可謂學自普京,當完總理當總統,當完總統回鍋當總理,其目的無非就是持續掌權。在北非的一角埃及,阿拉伯之春革命三年之後軍方又重掌大權,並更加粗暴,專制獨裁比過去更甚有之。這個幽靈我一樣稱為「專制的幽靈」。

視野拉到歐洲,強調國家反對歐盟的政黨在過去一年的各式選舉當中大有斬獲,英國主張限制移民的的獨立黨(United Kingdom Indepedent Party)在2014年歐洲議會選舉中席次攀升近兩倍,從13席上升到24席。同樣反移民反歐盟的法國國家陣線(Front National)也在該場選舉當中獲取法國24%的選票,該黨更在法國地方選舉當中拿下12席市長寶座。其他國家的政黨包括希臘的Golden Dawn、丹麥的People’s Party、奧地利的Austrian Freedom。這些政黨普遍反對移民(大部份反對歐盟以外,英國的反對東歐),反對歐盟,有些甚至揚言退出歐盟。在歐洲這股民粹上升的趨勢,我姑且稱為「民粹的幽靈」。

Protesters burn the European flag during an anti-austerity protest at Dublin Castle. Photograph: Julien Behal/PA

都柏林反歐盟者正在焚燒歐盟旗幟。圖片來源:http://goo.gl/WXJAxN

在中東局勢更加令人憂心,2014年末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的崛起,這個我稱為「極端主義的幽靈」。中東在過去十年本來就受到各式各樣恐怖組織和教派團體的撕裂,而今這個擁有領土資金人力的準國家伊斯蘭國其意識形態跟手段都更為激烈,伊斯蘭國對內的意識形態源自於基本教義派中的瓦哈比教派,甚至對其他不同教派的穆斯林懷有相當的敵意。在勉強拼湊在一塊的伊拉克政府當中,民主自由並沒有被建立起來,反之是各方勢力不斷的競合。普通伊拉克人的宗族教派意識遠勝於國家意識,而周邊國家也是人人自危。

中東的極端主義不只會在中東肆虐,更可能波及至世界其他地區,特別是歐美。這兩天在法國發生攻擊諷刺雜誌社Charlie Hebdo的恐怖攻擊就是一個例證。該雜誌畫圖諷刺時政,曾經調侃先知穆罕默德。

解方

這幾個幽靈:中國土耳其俄羅斯埃及的專制幽靈、歐洲的民粹幽靈以及中東的極端主義幽靈三者儘管性質形態各不相同,這樣粗淺的分類也是方便說明,但有一點頗為類似:那就是在今天,強調自身獨特性以及某種程度上排外的風氣散佈,這些幽靈向內看甚至張牙舞爪地威脅鄰邦。雪上加霜的是近十年來美國歐盟在對外戰爭以及金融方面的失策與危機當中讓自由民主體制不再如以往那樣吸引人,也暴露出不少弊病。

面對這三種威脅這個世界首當其衝的是完善自由民主體制的架構:美國需要讓兩黨減少對立增加合作、歐盟需要拉近普通民眾、各國政府和歐盟政府之間的鴻溝、而中東則需要打擊恐怖主義的同時消弭恐怖主義的思想源頭。在這方面台灣可以做的也一樣是整頓台灣的政治體制,近來修憲的呼聲不失為重要的一步。

第二個是提振經濟,特別是年輕人的經濟未來需要獲得保障。在過去一兩年當中世界各國的許多動盪事件都可以發現青年失業率和經濟缺乏前景的背景。經濟學人預估全球大約有兩億九千萬的15-24歲青年既沒有工作也沒有就學,大約佔全球青年的四分之一。而在一些地區如西班牙或者希臘青年失業的比率更高,經濟衰退以及困苦的年輕人使得這三個幽靈的部分主張有了發芽的土壤。

在新的一年當中,世界應該大抵能保持和平,貿易與經濟將繼續主導世局。但文中所述的各式情況不得不令人表示擔憂。一些過去未曾出現的聲音或主張如今漸漸獲得話語的主控權,未來的局勢會如何發展將取決於這三個幽靈如何對現有體制形成挑戰。

 

 

延伸閱讀

Huffington Post: 歐洲大選:九個極右翼政黨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