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歐亞連線] 英國大選的現實與未來- 上(選戰篇)

[歐亞連線] 英國大選的現實與未來- 上(選戰篇)

ImageVaultHandler.aspx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作者 路易/ 陳建瑜/ 張育軒

前言

五月七號的英國國會大選雪崩般地一次震下台了三個英國主要政黨的黨主席:工黨(Labour),自民黨(Lib Dem)跟獨立黨(UKIP)。執政的保守黨(conservative) 則擺脫上一屆聯合政府拿下331席獲得單獨組織內閣的多數席(總數650),而北邊的蘇格蘭獨立黨 (SNP)雖然在三月的公投失敗,但這次一舉拿整個下蘇格蘭幾乎全部的席位(56/59)。整個英國政壇可謂大地震般地重組政治版圖,許多問題待回答,許多不確定性產生。歐亞連線三位作者將分三篇共同分析這次英國大選,並探討未來英國政壇的發展。

本篇將聚焦這次選戰的結果以及其原因。

英國大選各政黨獲得選區及其得票率 原圖及數據出處:http://ppt.cc/LC9wX

英國大選各政黨獲得選區及其得票率 原圖及數據出處:http://ppt.cc/LC9wX

 工黨為何大敗?

究竟是保守黨打垮工黨?還是蘇格蘭獨立黨拖垮工黨?抑或工黨被自己打敗了?選前幾乎與保守黨打民調打平的工黨最後選舉結果竟然如此難堪。蘇格蘭被拿走40席,但是在蘇格蘭以外的區域,工黨的表現也似乎不然預期!正負來說只增加2席,對於要成為執政黨時在是杯水車薪。

米利班(Ed Miliband)2010年起接任黨魁,但是工黨並沒有建立如同布萊爾的「新工黨」一般令人相信的社會民主的未來。在本次的選舉工黨主要的訴求是增加富人稅以及增加社會福利,但是這樣的訴求並沒有或得選民的的青睞,反而讓工黨陷入是否能帶領英國走出更好未來的疑慮,讓「The better future」淪為口號,加上2008年金融風暴的工黨的失敗經驗,信任問題成為工黨的重要勝選障礙。米利班也許帶工黨走出人民對「新工黨」與戰爭、資本家友好的印象。但是還沒有重建英國人民對工黨的信任。社會主義式的政策,也可能嚇到了英國人民,英國和歐洲大陸不同,在盎格魯式的資本主義國家,太過左派也許是工黨的問題之一。

另外工黨在與蘇格蘭聯合組閣的問題上,可能是工黨在選戰上最大的失策,當卡麥隆提出工黨將與蘇格蘭國家黨組聯合內閣的議題後,工黨顯得手足無措。首先當保守黨提出英格蘭不可能由蘇格蘭人一起治理時,工黨馬上否認將與蘇格蘭獨立黨組閣。這樣的回答已經跳入保守黨設下的陷阱裡。對英格蘭人來說工黨有信用問題,因此工黨必須要不斷強調,在工黨強調不會讓蘇格蘭決定英格蘭事務之際,也同時不會傷害到蘇格蘭選民。一個團結而強大的英國是保守黨最勝選後的演說,卻應該是米利班回應卡麥隆最好的答案!

當經濟政策不被信任,又在國家團結上被猛攻,米利班確實還沒做好成為首相的準備。

保守黨真的勝利了嗎?

分析保守黨勝選可從天時地利人和著眼,天時是「經濟牌」奏效,地利是「SNP蘇格蘭崛起」,人和是「UKIP創造機會」。

保守黨此次選戰以「Together, we can secure a brighter future」為主軸,打動三個層面。第一是「在一起」,訴求大英帝國不容分裂,第二「保護」經濟發展,利用工黨在2008年金融海嘯時,讓英國民眾感到驚慌失措的經驗,對比保守黨接手後努力重建經濟,相較之下,選民無法被工黨說服克服過去經驗所形成的高牆。第三是「美好未來」,暗指保守黨執政的亮眼成績,得以延續下去。三項看起來是美好的口號,但筆者一月份在英國所感受的氛圍即如此正面。何以說天時?油價下跌、通貨膨脹率維持零成長、三大超商價格促銷戰、就業人數增加、經濟成長率表現亮眼等正面訊息不斷攻佔各大版面。既使到了選前,經濟學人及英國獨立報也紛紛表態,認為在各大政黨政策比較之下,保守黨是不得以的選擇。顯見「經濟牌」的影響層面。

SNP崛起是第二大因素。保守黨傳統票倉從來就不是蘇格蘭,蘇格蘭一直才是工黨的大本營,過去有非常多蘇格蘭人出任首相及閣員。因此保守黨在策略上就運用SNP可能在蘇格蘭大贏的危機感,團結保守黨的基本選民,更進一步是削弱工黨支持者投票的意願,因為工黨的支持者也同樣擔心,工黨會妥協與SNP組成聯合內閣。保守黨除運用「危機感」的策略外,在蘇格蘭公投的議題上也獲得優勢,當喊出「英格蘭事務僅由英格蘭所選出的議員決定」時,工黨卻未在相對議題上發表看法,讓蘇格蘭人質疑工黨無法完全代表蘇格蘭的聲音,也讓保守黨削弱工黨優勢。

UKIP所創造的機會。UKIP對於保守黨起初是個麻煩,在歐盟、移民、健保制度等,都比保守黨更右,更強硬的立場,更在兩次因保守黨議員加入UKIP而形成的補選中勝選,因此保守黨的確有點招架不住。但選戰後期,選民看重是整體政策的可行性,例如:UKIP主張退出歐盟,而保守黨就採保守態度,用公投逼迫布魯塞爾上談判桌,相形之下,UKIP顯露英國民眾的憂慮,但保守黨讓選民相信還有轉寰餘地,尤其是政治光譜偏右派選民,在考量上會再三斟酌。

最後,David Cameron 在辯論與否亦選擇得當。選擇不與米利班站在同一個平台,即不創造給對手同等的舞台。另一方面,觀察其中兩次辯論,可看到SNP及其他小黨拖著工黨往上爬,每個都試圖說服選民他們均願意與工黨組閣的承諾,更削弱工黨本身的主體性,也讓保守黨更無需攪和混戰。

因此,保守黨的確是勝利,過去再某些政策推行受自民黨束縛,如今可暢行無阻,但換言之,Cameron不再擁有自民黨此擋箭牌,作爲政策無法推行時的藉口。觀察此次選舉數據,保守黨從36%上升到37%,工黨則從29%上升到31%,而UKIP也拿下13%的支持率,但SNP僅拿下5%,卻擁有56席,成為國會第三大政黨。數字的背後除了透露選舉制度問題外,也不可忽略國家主義影響,而Cameron在勝選演說中所不斷強調「United」的背後,正點出心中真正隱憂。

蘇格蘭國家黨勝選背後的意義

「蘇格蘭獅子的吼叫聲將響徹威斯特敏斯特」 甫當選國會議員的Alex Salmond如是說,他同時也是帶領蘇格蘭獨立公投的上屆蘇格蘭國家黨(SNP)黨主席。確實,SNP從原本10席增加到56席(蘇格蘭選區總數59),如此5.6倍的成長對任何一個政黨來說都是難以想像的奇蹟。雖然SNP未能在去年九月的公投成功,但SNP將公投的民意轉化到國會選舉當中,該次選舉的結果已明顯顯示SNP乃是當今蘇格蘭地區最強大的政治勢力,掃除原本在蘇格蘭頗受支持的工黨以及小有支持的自民黨。

SNP能在這次選舉成為最大贏家之一不外乎三個關鍵因素。第一個是SNP選戰策略的成功。自1999年蘇格蘭恢復設置議會以來,SNP便日漸在蘇格蘭議會中壯大成為一股強大的勢力,2007年的議會選舉SNP擊敗工黨成為蘇格蘭議會的第一大黨,之後在黨魁Alex Salmond的帶領下與倫敦政府同意舉辦蘇格蘭獨立公投,去年九月的公投以45%比55%的差距失敗。然而SNP已然抓住許多蘇格蘭人的心聲,將原本讓蘇格蘭獨立會更好的願景轉化成為讓蘇格蘭的聲音在倫敦國會中被聽見。儘管56席的國會議員席次實質上只是國會第三大黨,也不如上屆政府中小黨自民黨與保守黨組成聯合政府那樣有力,但是在工黨陷入內部危機當中,SNP以及其獨立傾向已經讓執政的保守黨不得不重視。即使如此也不必誇大SNP在國會中的影響力。

那SNP到底是什麼樣的政黨,去除其獨立的綱領,SNP到底在政治光譜的哪一邊? 普遍認為SNP就是比工黨更左一點的左派政黨,其政策沒有與工黨相差太多,其中心政策乃是結束樽節,並照顧受薪階層。一些人認為雖然SNP與工黨說著同樣的語言,但是一些話就是從SNP口中說出來更可信一點。

會有這種情況可以歸咎工黨在蘇格蘭的經營不善,做為英國左派政黨,工黨視在英國國內經濟稍為弱勢的蘇格蘭為天然票倉。在過去數十年內蘇格蘭的選民大部分都把票投給工黨。下圖顯示過去近20年的選舉結果,在這次大選以前工黨都是蘇格蘭地區的最大黨。1997年到2010年之間英國剛好也都是工黨執政。然而,對於工黨的政治人物而言,在蘇格蘭當選之後便傾向於將自己的職涯規劃安排到倫敦,容易忽略蘇格蘭的選民。在公投期間甚至找不到人回蘇格蘭打選戰,直到Jim Murry願意改變自己人生規劃回去蘇格蘭。不幸地是他公投選戰打得很差,這次大選議員也沒選上,恐怕只能寄望於明年蘇格蘭議會的選舉。 

席次/年份 2015 2010 2005 2001 1997
SNP 56 6 7 5 6
工黨 1 41 39 56 56
自民黨 1 11 12 10 10

蘇格蘭選民對工黨的失望或許可以追朔到1997年工黨上台時,先驅報的前副主編指出許多蘇格蘭選民認為當年布萊爾上台或許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施行較為激進的左派政策。然而12年工黨執政過去了,工黨對待蘇格蘭的態度更像是偶爾來看一下給點好處的票倉,只要確保大選的時候獲得選票即可。工黨在蘇格蘭經營的失敗甚至還展現在與民眾的交流上面,SNP與選民的親近程度另主要政黨難以望其項背,推出的候選人更是年輕貼近選民,剛當選的20歲大學生Mhairi Black就是一個高度鮮明的例子。

SNP在國會選舉中囊括幾乎所有蘇格蘭選區席位的意義在於英國憲政體制跟不上時代變化。三百年來蘇格蘭一直是大英帝國組成的重要部分,其人民與精英階層牢牢地鑲勘在帝國體制當中。然而隨著帝國瓦解,英國從世界強權滑落到區域強權再到中等強國,外加歐盟的建立,都使得內部分歧日漸激烈,激烈到自立門戶的境地,而非在固有的兩黨制下解決。蘇格蘭作為英國內部自主性最高,對政策的異議結合古老的政治身份認為,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將持續挑戰過時的憲政體制安排。

未來英國政壇正變得更加混亂,儘管SNP的56席不能轉化為高度的政治權力,但SNP的存在將對英國憲政安排提出挑戰,同時保守黨在2017年答應舉辦的歐盟公投將考驗英國政壇如何處理與蘇格蘭的關係。這點下面會談到。

13%全國得票率只換得一席,英國選制出了什麼問題

沒有任何一個選舉制度是完全公平的,不過有些顯得比較不公平。這場大選再度暴露出英國國會選舉選制弔詭的地方。那就是全國總得票數與實際獲得席位差距非常大。 這次大選UKIP得票率高達13%但是只拿到一個席位,而SNP得票率只有4.8%卻擁有高達56個席位,這到底怎麼回事?

英國選制多元,不同的選舉採取不同的選制,大約有六種,國會選舉採取的是單一選區一票制。(First-past-the-post),也就是選民勾選選票上中意的候選人,而由得票最高的候選人當選。實務上因為參選人眾多,因此很少有人是過半數當選。因此儘管今天保守黨獲得過半席次,但全國得票率其實只有37%。不過實際上小黨通常主攻特定議題,其支持者往往散佈在全國各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某種程度上也是難免的。

對於這樣的選制弔詭情形事實上在上屆聯合政府的時候就提出改革,要改成排序複選制(Alternative vote)。在這種制度下,選民會依照偏好來排序候選人。當所有候選人沒有過半的時候,得到最少票的那位候選人將會被踢出,他的票會被依照第二偏好來重新分配給剩下的候選人,還是無人過半則再把最低得票者刷掉分配。反覆直到有一位候選人得票數過半為止。然而這種選制也不是沒有弊端,有可能一位候選人在第一次開票時獲得最高票,但是接下來分配完之後反而輸人。

單一選區一票制的直接影響是強化大黨地位,而排序複選制小黨可能會有較多的生存空間。因此有人主張因此來做投票制度的更改,讓小黨生存空間增加。不過實際上小黨生存空間也不太可能提升到多少,如果選民對該黨沒好感一樣不會在選票上給予一個偏好次序。

2011年英國針對更換選舉制度進行公投,在42%投票率的情況下67%的人否決,這項改革也因此胎死腹中。然而這次大選之後又有呼聲要求改革投票制度,在目前已經公投過一次的情況下,投票制度短期內應該是不太可能更改。

自由民主黨為何慘敗?

如果工黨是輸給了自己,無疑的自由民主黨輸在這5年來選錯了盟友!5年來的聯合內閣,自由民主黨為了政權,卻失去了黨魂。親歐派的自由民主黨在歐盟議題上,無法牽制保守黨,還讓卡麥隆提出脫離歐盟公投。自民黨在內閣中的妥協,讓曾經對兩大黨失去信心的選民,看不見自由民主黨的表現。不只是歐盟議題,移民議題、撙節議題上可以表現空間的自民黨成了保守黨的小弟,其中最讓支持者傷心的,就是聯合政府決定調高大學學費議題,這議題破壞了自民黨最重要的政治承諾,讓許多學子及家庭都感覺被騙,也讓自民黨失去了忠實的支持者。

 

贊助洞見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