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歐亞連線] 英國大選的現實與未來- 下(政壇未來篇)

[歐亞連線] 英國大選的現實與未來- 下(政壇未來篇)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作者 路易/ 陳建瑜/ 張育軒

前言

五月七號的英國國會大選雪崩般地一次震下台了三個英國主要政黨的黨主席: 工黨(Labour),自民黨(Lib Dem) 跟獨立黨(UKIP)。執政的保守黨(conservative) 則擺脫上一屆聯合政府拿下331席獲得單獨組織內閣的多數席(總數650),而北邊的蘇格蘭獨立黨 (SNP)雖然在三月的公投失敗,但這次一舉拿整個下蘇格蘭幾乎全部的席位(56/59)。整個英國政壇可謂大地震般地重組政治版圖,許多問題待回答,許多不確定性產生。歐亞連線三位作者將分三篇分析這次英國大選,並探討未來英國政壇的發展。

本篇將聚焦於英國政壇未來的發展。

 

英國大選各政黨獲得選區及其得票率 原圖及數據出處:http://ppt.cc/LC9wX

英國大選各政黨獲得選區及其得票率 原圖及數據出處:http://ppt.cc/LC9wX

 保守黨的執政策略

這幾天在倫敦中心並不平靜,一群抗議正反對樽節政策,尤其看到保守黨將無敵執政後,更顯內心擔憂。何以至此?保守黨在選前就主張將省下一千兩百萬英鎊,但卻又一面開支票多設立公立學校,及主張GP延長營業時間等政策。前者將透過減少社會福利支出,例如:失業津貼補助、年輕人房屋津貼、公務人員補助、身心障礙者補助等,均是可能目標,尤其當Cameron 指定Iain Duncan Smith擔任就業及津貼部長後,外界更顯擔憂。另一方面,財政大臣George Osborne選前面對未如期降低國家負債,是否加稅等議題,及無法在匯豐銀行集體幫客戶退稅議題上回應等,遭致批評,但目前為止,他將如期續任。然而,保守黨要開始擔心政策實行的可能性,因選前大多以為不會過半,認為聯合組閣機率高,會有自民黨折衷,而提出很多根本難以實行的政策,未來也將一一被打臉。

保守黨獲多數優勢,接續在推續政策上理當暢行無阻,但有意繼任Cameron的競逐者,可不見得如此盤算。包含內政大臣Teresa May及Michael Gove接任司法部長一職等內閣閣員安排,凸顯Cameron強硬主導及接續強硬政策推出,包含針對歐盟人權法案的廢除,對外來移民者,包含留學生的嚴格審查等議題上著眼。雖是Cameron主導,但畢竟是第二任任期,有意角逐者也紛紛玩起「House of Cards」,包含Teresa May、George Osborne,還有倫敦市長Boris Johnson,身兼國會議員及市長身份,又具美國籍,一言一行都頗受歡迎,受Cameron邀請以身兼市長及議員身份參加內閣會議。

保守黨執政另外需擔心的是,蘇格蘭下放權力問題,勢必與SNP在議題上針鋒相對。保守黨除了主張各區事務各區議員決定外,也包含Whales跟北愛爾蘭的同步下放權力,但SNP對此認為應該要分開討論,而非綁在一起,認為保守黨有拖延時間嫌疑。另外,現任SNP現任黨魁Nicola sturgeon也公開表示現階段蘇格蘭不會再有獨立公投,換言之,蘇格蘭部分選民氣保守黨未信守承諾而轉投支持SNP,但並不代表蘇格蘭會有一股支持獨立公投的氣勢,因此看似對保守黨形成的壓力,其實也讓保守黨在下放權力的談判空間,更顯彈性。

 慘敗的工黨如何重整旗鼓?

在工黨大敗的一週,工黨出現更嚴重警訊,工黨的重要捐助者同時也是黨員的Alan Sugar宣布退出工黨,他說:「在過去的一年裡,我發現自己失去了信心,黨負面的企業政策、反商的想法,讓我疑或是否該選擇他們」這位1997年開始加入工黨的企業家公開在節目上說明退黨的理由,正是目前工黨重整的路線之爭。在工黨敗選之後,過度左傾被認為是無法取得選民信任的理由之一,因此前首相布萊爾在媒體中表示,工黨在選戰忽視中產階級選民訴求,認為工黨必須回到中間路線,才能勝選。因此新工黨與社會主義的工黨路線,勢必在工黨轉型中會繼續被討論。

 工黨的新領導也象徵工的路線之爭,目前主要人選有:

前商務大臣:Chuka Umunna

前子衛生大臣Andy Burnham

前影子內政大臣Yvette Cooper

影子衛生大臣:Liz Kendall

Chuka Umunna在衛報以「工黨哪裡出了問題?而我們又可以做什麼」為題,當中提到工黨如何爭取中產階級的支持,也提到雖然工黨需要解決貧富差距的問題,支持米利班選舉時提出的富人稅政策,是布萊爾主義的挑戰者。

Kendall在接受《星期日泰晤士報》訪問時表示,有意角逐黨魁一職,而Kendal是「新工黨」路線的支持者,他也表示,工黨不只需要新臉孔,還要制定全新的方向,推動基的改革,才可以令工黨生存下去。從他的談話可以看出如果由Kendall當選黨魁,工黨可能向中間靠攏。

除了Chuka Umunna及Kendall積極表態之外,Andy Burnham也是重要左派的支持者,從這些出線者的主張,我們可以看到工黨可能需要對「新工黨」與社會主義的工黨進行一系列的辯論。

SNP的衝擊

上一篇我們說到SNP踏著工黨的屍體一躍成為英國國會第三大黨,然而這個第三大黨的地位不應該被高估。在英國政治體系當中,只有執政黨擁有行政權力,而只有最大在野黨可以在首相問答時間與首相正面交鋒。

不過現實是,目前在野的工黨處於整頓狀態,而SNP團結氣勢正旺,甚至保守黨的評論家都專注討論SNP,顯然SNP已經開始對英國國會政壇產生衝擊。

最首當其衝的問題乃是SNP會不會利用在英國國會的影響力來推動第二次獨立公投。這種擔憂可以理解,不過筆者個人認為不會,主要原因是公投乃是需要消耗巨大政治資本的活動,今天SNP已經將上次公投的氣勢轉化成要在英國國會透過體制內爭取更高自主權的戰役,很難想像SNP還會在短短幾年之內再度推動公投。實際上SNP的黨魁史特金女士也一再強調SNP在國會尋求的是下放更多權力到蘇格蘭,並致力爭取全英國受薪階層的權益。

不過有一個巨大的變因是歐盟獨立公投。今天英國想要退出歐盟的主要是保守黨的深層支持者,蘇格蘭選民則希冀留在歐盟。一旦公投最後結果是退出(以英格蘭更多選民的優勢),SNP便高度可能再次要求退出大英王國。卡麥隆肯定不想以造成解體英國與退出歐盟的首相之名留於後世,因此如何在議會處理SNP下放權力的請求,以及舉辦一個結果是留在歐盟的歐盟公投,變成卡麥隆這次任期的最大挑戰。

SNP給英國政壇帶來的衝擊除了這兩項關鍵議題,再來就是在樽節政策上了。自保守黨上台以來施行的樽節政策讓許多受薪階層苦不堪言,樽節政策其實就是削減政府開支,而在哪一個部分削減開支就成了關鍵問題,誰都不想減少經費。

在上述圖表當中(圖表截自該報告)可以清楚看見英國政府的財政支出占GDP比例自保守黨政府上台之後逐年下滑。自2010年高點的47%下降到今年的38%。削減的主要項目主要集中在文化宗教、住房、經濟與安全。其中住房項目的削減就高達36%,也難怪乎在英國城市房價普遍上揚的今天受薪階層苦不堪言。

單純以SNP的56席是不可能撼動執政黨的政策,即使所有在野黨加起來也無法超越執政黨的絕對多數。因此如果SNP想要將結束樽節政策落實,只有在權力下放的領域爭取到更多的財政自主,甚至包括部分徵稅權力。這也是未來SNP在英國國會當中努力的目標,屆時也就看保守黨和SNP如何在這議題上面交手。不過即使透過權力下放來結束樽節是合理的爭取目標,SNP仍有可能連同工黨政府在國會當中挑戰保守黨的經濟政策。雖然不清楚保守黨是否會維持樽節政策,但這次選舉相當於選民對保守黨的經濟政策投下信任票,因此保守黨應該可以在推動經濟政策方面稍微順利一點。

會不會有歐盟公投?

若如Cameron所演說,2017舉辦歐盟公投機會頗大。據衛報報導,Cameron有意提前公投時程到2016,以避免法國及德國選舉影響,也可儘速逼迫歐盟上談判桌。倘若Camero挾過半氣勢,前去與布魯塞爾高層談判,獲得滿意的結果,或許公投不見得舉辦,或保守黨主張反對推出。然而,萬一歐盟態度強硬,公投結果則難以預料。

基本上,保守黨目前已著手將公投納入實行法案,將在Queen Speech中提及,增加談判籌碼。以過去Cameron的政治紀錄—實現承諾蘇格蘭公投,此次承諾也將朝向舉辦的方向。不過保守黨內部仍存有雜音,有人認為應該開放議員們自行決定支持立場,讓外界開始擔心Cameron是否有把握掌握坐在後面板凳的保守黨議員們?唯一可以預見的是,SNP在此議題上或許可以跟Cameron 合作。 

至於工黨,目前對於路線之爭若未定數,因此將如何抉擇還無法判斷,但若以基本原則分析,工黨支持續留歐盟的可能性較大。

 而最先主張退出歐盟的政黨UKIP仍不容小覷,以目前13%的支持率再加上公投選舉的造勢,UKIP很有可能趁勢而起,值得觀察。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