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歐亞連線] 希債領頭 危機四伏的歐盟危機

[歐亞連線] 希債領頭 危機四伏的歐盟危機

圖片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desbyrne/19227579829/in/photolist-vi5nB4-vwRkPK-vGEd5Q-vr8GCy-vusfYb-vBVKtb-vuqXF7-vpMSSE-vGnaxD-vbS3NS-vBsjoL-vDKR84-vnbxnE-vnbFSY-uGV6Kv-vDKRMF-vniVbX-uJx6fV-onAnvo-vDKSV2-vE8Qtv-vDcwaf-vDcxgJ-vgTcjQ-vEnU6n-vBx8gV-vzew9C-vAYWcm-uEGiWx-vk5WP4-vBUQDZ-uEwJQm-uEGkkp-vwF1wN-vfkaes-uA7VEZ-vBiDw8-vtZYwb-oJBMMy-uvoV9N-uC7JGp-uBY23Q-vx6x4g-uzTxrB-vfkjkw-vxgYWt-vwY1he-uMxgaC-vuBjxh-uA8fMM/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希臘各地歡慶公投結果,向樽節說「NO」   View image | gettyimages.com

坊間論希臘分析文眾多,各持一說,均有其道理。從歷史論,希臘入歐盟之際,高盛偕布魯塞爾當權者藉衍生性金融商品包裝希臘財政,達入會門檻,卻於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從產業結構論,希臘主體為農業及服務業,相較以金融業及工業為主的德法英,顯得弱勢,面臨歐盟經濟體整合後,人才產業迅速流動,產業優勢轉移,為其原因之一;另從近一次2012年債務協商結果,亦可觀察些許端倪,當時紐約時報編輯群即點出實行以德國為首的撙節政策,僅嚴重化希臘財政,拖垮還債能力,對歐盟及IMF選擇將債務重整的做法,感到失望跟憂心。今日回頭一看,一語成讖。

三年後的今日,希臘仍可選擇與三年前一樣的決定,換個方式講,歐盟可繼續逼迫希臘接受三年前一樣的決定—接受撙節政策。論撙節政策各具優劣,優點是財政正常化,讓市場降低不確定性,國家干預程度越小越好,的確部分國家買帳,以剛選舉落幕的英國為例,保守黨出名的省錢,最近財務大臣奧斯本更極盡所能省下一百二十億英鎊,從何而來?不外乎一面減稅一面砍福利及公共支出。劣處是財政惡性循環,眼前的希臘即為一例,更甭提鄰近苦撐的義大利、西班牙及葡萄牙。持平而論,樽節非適用所有國家。

希臘債務談判會議 View image | gettyimages.com

既然如此,面對危機所帶來的不確性,各方究竟僵持什麼?攤開希臘債務,其所積欠總額為三千兩百三十億歐元,其中德國為主要債權人,被積欠近六百八十二億歐元。而龐大債務令德法芬蘭政府頭痛之處,在於均是納稅人辛苦血汗錢,或說有任何政治人物勇於向民眾承認,借款根本無法回收,答案是沒有,各方仍充斥著鴕鳥心態。另外,若觀察積欠給私部門債務比例,顯相對較小,但並非推論不會影響市場,而是希臘危機呈長期問題,影響市場程度相對較小,因此未來市場波動幅度多大,仍持懷疑態度。

希臘

持有希臘債務比例。製圖:洞見團隊

走至如今地步,各方分析論述。諾貝爾經濟學家得主保羅克魯曼在紐約時報一文中,認為現在醫生(歐盟)採取讓病人(希臘)持續流血的醫療方式,對希臘人支持yes者而言,只是讓血繼續滴,讓失敗的樽節政策持續執行,加深民眾痛苦,對支持no者而言,起碼可獲脫離痛苦深淵一次機會,何不賭一把?其實最後他採較悲觀態度,建議讓希臘離開歐盟,理由是危機早已造成,造成動盪的成本早已付出,希臘退出歐盟反而是目前看起來成本最小選擇,是「最壞的最好選擇」(The best of bad options)。

同樣版面的另一位作者Roger Cohen則認為歐盟及IMF等巨頭們,應軟化態度,接受希臘方案,唯有如此才不會助長Tsipras民粹作風,將問題歸咎於歐盟身上,他預期齊普拉斯政府根本無法解決經濟問題,惟民眾感到被欺騙後,不久就會下台。此亦可降低周邊國家其左派民粹氣焰(反歐盟、反樽節)的高漲。倘若最後雙方不願妥協,希臘退出歐盟,對其他歐盟國家而言,旁邊存在類似委內瑞拉式發展模式,分化成北方「資本主義型」國家而南方「社會主義型」經濟型態對抗,對區域經濟亦是損傷。

紐約時報編輯群則又從另一觀點,表達支持希臘留在歐盟的立場,認為希臘退出對歐元是一大傷害,貨幣基礎來自於信任,信任大打折扣時,對現有統一貨幣匯率制度有所影響。同時也點出現今布魯賽爾的當權者矛盾之處,內心擔憂一旦對希臘妥協,是否助長周邊國家債務比照辦理的風潮。此文反而轉向指責歐盟,今日危機的擴散,部分因素源於歐盟控管能力的疏忽,如今應是危機處理的時候,而非僵持不下的困境。

以上三方不同觀點,均有其道理。然而,不可忽略其各國內部的政治因素。齊普拉斯舉辦公投的動機,大多分析著重於透過公投以抗衡歐盟,卻只講一半,其實他也同時藉公投斬斷反對黨在其背後,持續與布魯塞爾高層眉來眼去,試圖讓現任總理下台。最後公投結果成功逼迫反對黨坐上談判桌,共商接續一致性策略。目前看來,先採分化各國領袖不同意見,德法義分別是前三大債權國,德國在公投結果出爐後,態度依舊強硬,相較之下,法國總統與義大利總理,分別暗示願意妥協的訊號,顯然分化策略似乎奏效,其牽涉法國與義大利國內反歐盟及反樽節勢力,逐步擴張,威脅其未來選舉。

德國總理梅克爾與法國總統歐蘭德 View image | gettyimages.com

各方均面臨國內因素,德國也不例外。2012年債務協商結果,德國總理為避免選舉受其影響,不斷拖延問題。如今,梅克爾的主要聯合政府成員,德國社會民主黨(SPD)正藉民氣可用之際,即德國民眾不滿希臘處理方式,訴求希臘退出歐盟,從而獲政治利益。或許藉德國報紙Die Zeit政治編輯Jochen Bittner一文更透露,德國上空瀰漫一股希臘退出的氛圍,他假設一種情況,若歐盟最後接受妥協方案,高失業與反歐盟高漲的義大利、西班牙及葡萄牙會群起效尤,未來歐盟立場更加艱困,但其忽略反歐盟及反樽節者的情緒中,反映改革歐盟及不滿德國主導的現有模式,不論希臘推出與否,均無法抑制蠢蠢欲動的勢力。

上述一連串壓力逼使德國副總理兼經濟部長加布里爾態度強硬,即便希臘財長下台,展現誠意(但新任財長亦是著名馬克思學派者,與前財長立場一致),依舊未軟化德國財長態度,反而傳出內部正討論希臘退出歐盟後的人道救援計劃。

各式坊間分析,結論不盡相同,但共同之處是「人性」問題,每一方各持立場,癥結點不外乎自私的政客著眼於政治利益分配,及背後自利的銀行家,如何不擇手段取回資金。顯見2008金融海嘯後,新資本主義論述金融治理中,「人性貪婪」一面問題,依舊未獲得教訓。而歐盟「民主赤字」問題,僅將各方論述光譜往兩端推去,希臘危機不會是唯一一個,接續年底大選的西班牙、英國保守黨退出歐盟等危機,會再度暴露其嚴重性。過去歐盟引以為傲的「主權共享」的和平概念,如今卻被認為是「主權掏空」,顯格外諷刺。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