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北非中東為什麼俄羅斯有辦法干預敘利亞內戰?

為什麼俄羅斯有辦法干預敘利亞內戰?

歐巴馬與普丁在2013年G8會議中握手。圖片來源:路透社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   俄羅斯、伊朗、敘利亞與親美伊拉克共享情報資源,對抗伊斯蘭國

◆   俄羅斯提供武器給阿薩德政府,及空襲對抗恐怖主義

上述兩項訊息結合近期第七十屆聯合國大會,俄羅斯總統普丁談話,顯露俄羅斯藉敘利亞內戰重返國際舞台的企圖。自烏克蘭事件後,美國對俄採孤立主義,不管是從G8G7,及G20時均刻意對俄國冷處理,讓俄羅斯往東及往南發展,與中國簽訂天然氣合約,也積極與中亞國家軍事合作,展現其抗美的外交政策。然而,難民不斷湧進歐洲,讓持續近五年的敘利亞內戰,再度成為國際社會的焦點,也是此次聯合國大會的重要議題之一。

歐巴馬與普丁在2013年G8會議中握手。圖片來源:路透社

歐巴馬與普丁在2013年G8會議中握手。圖片來源:路透社

 

因此,此次大會較精彩的部分就是歐巴馬、普丁及習近平談話。尤其外界注目普丁出席大會,及歐巴馬會面普丁,針對伊斯蘭國空襲議題討論。兩國就敘利亞內戰唯一共識就是停戰,處理伊斯蘭國問題,但兩方最大根本分歧是對阿薩德政府立場。若讀者觀看歐巴馬及普丁談話,可進行理解各自立場。

對美而言,阿薩德政府是問題根本。明顯說法就是歐巴馬用暴君(Tyrant)形容阿薩德,認為其使用化學武器殘忍對待自己公民,理當受推翻。美方認為,內戰始於阿拉伯之春,即敘利亞民眾對其政府獨裁不滿,應該讓敘利亞民眾決定自己的未來,但前提是阿薩德政府必須下台。

對俄而言,阿薩德政府是目前合法政府。根據普丁談話,他認為歐巴馬沒有資格幫敘利亞民眾決定未來,現在唯一合法政府就是阿薩德政府,其軍隊足以對抗伊斯蘭國。他將伊斯蘭國的威脅歸咎於西方國家干預主義,造成「權力真空」(Power vacuum),讓伊斯蘭國得以趁虛而入。

兩相比較,癥結點在於阿薩德政府。或許你會有兩個疑問,為什麼五年內戰西方國家始終不願介入?另外,本篇命題為何俄羅斯支持阿薩德?是因反美?筆者就第一個問題分析,推論後者答案。

先談短期原因,為何西方國家不願介入?關鍵在於伊拉克戰場的後遺症。這後遺症多強,強到連即便發現阿薩德政府使用化學武器攻擊一般民眾,嚴重違反聯合國公約,卻無任何一個西方國家願意強烈干預,各國反戰氣氛瀰漫,使各國僅以消極處理,透過NGO資助及安定難民,卻未見各方積極尋求外交途徑解決。

再談長期原因,得追溯其歷史形塑。敘利亞民族宗教派系複雜程度,使得國際社會對反阿薩德勢力,也得再三斟酌。敘利亞的政治社會結構是非常分散,分為多數遜尼(Sunni)及少數民族,後者又以Alawi為其重要,佔據Baath政黨及政府大多職位,也是主要阿薩德家族的民族。

其政治結構分散源於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及後來法國託管時的divide-and-rule policy,意指鼓勵各方追求其各地方族群的意識,同時也冠上「泛阿拉伯意識」。因此當一戰後民族主義興起之際,敘利亞的形成在多方「人為加工後」(由法國與英國直接劃分),並非以「敘利亞國家意識」建國,而是以「泛阿拉伯意識」來囊刮各式宗教,包含天主教、東正教、遜尼及其餘伊斯蘭教發展。

簡單談泛阿拉伯意識,即以多元面向包容尊重不同宗教,仍以伊斯蘭教為重,但視其為文化資產,不同於「伊斯蘭意識」將伊斯蘭教是為唯一意識,俱排他性。因此,阿薩德家族得以鞏固其權力地位,一部分原因來自善用泛阿拉伯意識,平衡分散的地區意識。

 

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另一個阿薩德家族得以在Baath政黨及政府權力鞏固原因是,政治經濟結構的形成,稱為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阿薩德除掌握軍隊外,也利用石油等利益分享,共享給各方勢力,也將多數遜尼及少數民族(除庫德族人外)引入國會共同治理,但實際權力仍掌握其手上。

另外也刻意透過教育培養Alawi民族人,佔據政府及企業重要職務,排擠其他民族地區經濟發展。若談得更細節,Baath政黨的上台,與鄉村農民改革及改變遜尼掌握都市的階級分配有關,使得敘利亞獨立後,難以獲得自由民主發展。即便是遜尼派人口為多數,各式派系對敘利亞發展意見分歧。

隨著石油危機,及美國在以色列問題上制裁敘利亞,使2000年上台的現任阿薩德總統繼承其父親一職後,致力改革往自由開放方向,卻也擔心其既有勢力的中產階級反彈,造成新舊階級對立,提出「社會市場」(Social Market)概念,仍不敵利益矛盾及無法鞏固新勢力,造成裙帶資本家利益受損,利益分給了外資私有企業,而其引進國外農作物等產品衝擊國內農民生計,及旅遊業取代工業製造業發展,使中產階級利益受損,衝擊政經結構。阿薩德將其最根本摧毀,也無法獲軍隊完全支持,就無法平衡各方勢力。

其餘零星理由包含Hama屠殺事件,為阿薩德打壓國內反對勢力,尤其遜尼派為最,累積仇恨。及長期以來Alawi排擠遜尼人工作機會,即便政府官員內不乏遜尼派人。最後在阿拉伯之春的外溢效果,社群網站的集體意識,爆發內戰。

總結上述,短期因素為伊拉克戰事後遺症,長期因素為其民族派系複雜、政經結構轉變、累積歷史仇恨因素等,都讓西方國家在此議題上,無法取得停戰共識。

敘利亞危機,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及聯合國的軍事情況分布圖。圖片來源:法新社

敘利亞危機,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及聯合國的軍事情況分布圖。圖片來源:法新社

回到本命題,得以俄羅斯介入?

其一是蘇聯歷史殘留,蘇聯在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孱弱之際,藉東正教民族理由(似干預東烏克蘭理由),介入維護其民族生存,當時法國及英國亦是如此。因此,俄羅斯對敘利亞內部各方勢力的熟習程度,大於美方。尤其在敘利亞獨立戰爭及獨立後以色列戰事,蘇聯都予以軍事及經濟支援,讓敘利亞成為蘇聯長期盟友。

其二是重返國際舞台,俄羅斯從軍事角度著眼,其軍機、軍艦等以藉敘利亞港口及機場,擴張其勢力範圍。此外,近來資料顯示,伊斯蘭國的志願軍有部分來自俄羅斯,其勢力範圍也漸漸威脅俄羅斯本土,因此不得不介入。更重要的是,美方也想藉俄平衡中國,而俄羅斯也可維持其中東的勢力範圍。其空襲合理性也來自於支持合法政府,並獲得合法政府的軍事請求。

俄羅斯此次介入盼引進沙烏地阿拉伯、美國、伊朗、土耳其、埃及、阿薩德敘利亞組成「聯繫小組」(contact group),很明顯地排除受難民困擾的歐洲勢力,尤其是德國。沙國與伊朗分別代表反對與支持阿薩德的勢力,同時將周邊重要國家,反兄弟會的埃及,及土耳其引入,突顯俄羅斯在此事上的主導意味,連中國也被排除在外,令人意外。

最後值得注意的是,兩方的重點依舊是阿薩德該不該存在?接續轉型過程該不該包含阿薩德政府?但俄羅斯及阿薩德很聰明利用「反恐」(counterterrorism)當作理由,讓美方無法在立場上堅定,因為反恐理由比干預主義的立場,更能說服美國民眾支持。另外,學理界對於國際安全(International security)的定義範圍,除國與國之間的衝突外,後冷戰所形成的國家內部及非國家角色衝突是否基於人道而干預,依然爭論不休,也是讓西方國家怯步的因素之一。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