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歐亞連線] 敘利亞內戰如何挑戰全球化?

[歐亞連線] 敘利亞內戰如何挑戰全球化?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此命題對議題敏感者而言,大致思考方向是難民湧入無邊界的歐洲,或敘利亞影響中東地區,加上ISIS讓遠在天邊的大國們都不得不找出政治解。的確,本篇要先從難民湧入問題著手,再談大國們的立場,再回頭問問跟全球化有何關係?

談全球化,基本認知以人力、物力等資源透過實體或虛體網絡連結,可馬上聯想到近期德國民眾抗議TTIP(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協定)所帶來的影響,經濟面討論不在話下,國際貿易改變你我生活模式,甚至國與國之間的行為,或者聰明的你會聯想到,即將召開巴黎氣候變遷會議,對能源及環境全球化影響討論;但有個老議題大概被遺忘了,就是全球化與民族主義之間的衝突,不外乎主權與邊界。本篇就是要套入這個舊議題,看看民族主義(Nationalism)的興起,並且加入一個新的因子—人道主義。

人道主義在一戰與二戰後,形成一種國際社會的直覺,對於各種形式的迫害,國際社會都「應該」主動加以干涉,透過「聯合國合法」平台,透過軍事、經濟、政治等形式干預,但實際上,國家利益往往是各國之間的考量,更進一步論述,民眾對於遠在天邊的事情,得掙扎出不出手?簡言之,即「主權」與「全球化」之間的爭執,無解。

美國國務卿 John Kerry 發表演說。圖片來源:wiki

首先看看喜歡用霸權主義看待世界的老美,如何解釋敘利亞戰爭與之何干?根據半島電視台對美國國務卿凱瑞的訪談中,主持人劈頭就問美國到底在敘利亞有何利益?凱瑞承認敘利亞對美國沒有「直接」的利益影響,但「間接」有,因為其影響周邊國家,從黎巴嫩、土耳其、伊拉克、伊朗等,因此美國希望看到的是「穩定」「和平」的區域發展,也認為敘利亞內戰的政治解就是,各方勢力坐下來談,得以讓敘利亞轉型成民主國家,不外乎是「民主化」解決「衝突」一套。

套用前述解釋這段話,會發現用「全球化」包裝其霸權角色,因為區域不穩定會助長恐怖主義,又美國深受其毒害,作爲領頭羊須主動對付。若此仔細細想,凱瑞為何選擇用「區域穩定」作為敘利亞內戰干預理由?而非用「人道主義」著眼,不是更容易因同情而獲支持?

說穿了,這是一種隱含民族主義的全球化思維。換言之,全球化在經濟面常被論述是美國經濟霸權的延伸,但在國與國或內戰戰爭中,仍淺藏著民族主義下的霸權思維。

英國首相卡麥隆。圖片來源:wiki

再看看英國首相對敘利亞內戰的看法。同樣半島電視台的訪談,不過主持人這次是問此次干預與2011年有何不同?

英國首相卡麥隆認為因為阿薩德對其民眾殘暴,民眾受盡折磨苦難,國際社會應該要主動尋求政治解決之道,而且他還反向思考,對於挺阿薩德的勢力國家無任何好處。重要關鍵思維是戰事時間拉長不利於各方勢力,使得英國願意扮演和平者角色。聽起來很有「全球化」思維,與老美區域穩定類似,但稍微倒帶一下,答案可能不然。

英國從阿薩德被認為使用化學武器之際,就曾在下議會辯論是否出手,當時提議被多數議員否決,不否認與伊拉克戰爭有關,但當時卡麥隆也承認,敘利亞對英國沒有直接利益關係。老牌大英帝國喜歡談「道德」「人性」的良知面,卻在關鍵時刻退縮了。

到難民不斷湧入英法港口時,保守黨使出邊界管制,嚴格的移民政策,再到中歐、南歐大量湧入難民時,保守黨堅持不多收難民人數,尋求外交途徑解決問題。不難看出端倪,民族主義強化意識,保護英國自身利益,追求他國民族主義解決問題,看似全球化國際社會出手干預,其實是請各國讓敘利亞國內各方勢力,包含阿薩德坐下來,自己解決問題。與美國霸權思維的不同,是隱性民族主義的和平思維。

匈牙利總理 奧班·維克多 View image | gettyimages.com

再找一個標準的例子—匈牙利。匈牙利總理從一開始的立場都非常清楚,他反對「不合法」的難民,認為湧入的遊民中,大部分不是政治難民,而是經濟難民,因此他選擇與周邊國家築牆,聯合波蘭、捷克等中歐國家,聯合控管。

匈國總理明顯以「民族主義」至上,認為難民衝擊社會秩序,改變社會既有面貌,但若仔細觀察其經濟面發展,引進外資,卻又對其緊緊掌握行程裙帶資本主義的發展形態,反應其擔憂共產歷史重演,透過「民族主義」回應其多數人內心恐懼。加入歐洲得以獲得經濟全球化的好處,卻也堅持民族主義的安全思維,尤其在敘利亞內戰上,更是堅定不移,應證其過去在獨立運動思維立場。

藉上述三個案例說明何以敘利亞內戰挑戰全球化,或許讀者可再觀察德國及其他國家的立場,試著套用看看,或許得到自己的答案。但筆者比較好奇的是,敘利亞內戰挑戰全球化的同時,正助長民族主義的氣焰,而默默了種下潛在因子—反猶太、反伊斯蘭等,可能反映在部分國家的選舉。

以奧地利維也納選舉結果,雖然支持反難民政黨未獲得權力,但其得票率上升突顯隱憂。這隱憂正衝擊支持以全球化為原則的歐盟,如何收拾起各國的民族主義,解決難民問題,及不可忽視其對TTIP經濟全球化影響。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