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北非中東[歐亞連線] 土耳其國會選舉安全牌奏效

[歐亞連線] 土耳其國會選舉安全牌奏效

圖片來源:AFP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土耳其政治體制以內閣制為主,執政黨AKP(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掌權近13年,長期屬一黨執政狀態,其中現任總統Recep Tayyip Erdoğan擔任總理11年,然而,近期Erdogan政府打壓異議人士、獨立媒體遭致各國批評,加上傾向伊斯蘭基本教義,讓外界格外注目選舉結果。

六月前的地方選舉及國會選舉均突顯土耳其人民對Erdogan的不滿,但不到半年的時間,中東外在情勢轉變(ISIS等恐怖組織蔓延)及內部PKK(Kurdistan Workers’ Party)的零星攻擊事件,讓Erdogan利用「安全牌」於選舉中獲勝。

 

圖片來源:AFP

AFP支持者聽到勝選消息時的歡呼。圖片來源:AFP

 

星期日選舉結果對土耳其反對黨,尤其對親庫德族的HDP(People’s Democracy Party) 是一大挫敗。綜觀土耳其六月選後分析或媒體標題,大致導向對現任總統Erdogan的不信任投票,一般認為當時民眾希望透過聯合內閣制衡長期執政的AKP(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同時阻止Erdogan欲修憲總統制的企圖,被視為減緩集中權力傾向。然而,不到半年的選舉結果顯示,Erdogan再次獲得國會過半席次,回歸單一政黨執政。

此次選舉源於六月選舉後,AKP無法組成聯合內閣的結果,不過外界認為背後是Erdogan陰謀,意圖寄託再次選舉獲過半席次,重新掌權,選舉結果顯示其賭注是成功的。他先在國內政黨之間採分化伎倆,例如:最大反對黨CHP(Republican People’s Party)同時也是土耳其歷史最悠久的政黨,被歸類為保守傳統形象;極右派的MHP(Nationalist Action Party)也不願意與AKP組聯合內閣,對PKK立場採拒絕和平談判的強硬立場,因此在Erdogan刻意主導下,最終無法組成政府。

不過大多數評批Erdogan的角色問題,因為他擔任職務是總統,以土耳其為內閣制為主,總統只是象徵性職位,但一心想掌握權力的Erdogan卻依舊主導整個國會及國內政治,更於此次選舉結果後,成為政治強人。

 

土耳其總統Erdogan。圖片來源:wikipedia

土耳其總統Erdogan。圖片來源:wikipedia

前述是Erdogan在政黨政治的分化伎倆,但真正讓土耳其人重回AKP的擁抱有一個關鍵因素—安全。可分為經濟安全、國土安全、與區域穩定安全。其後兩者因素為重。

經濟安全關係到就業問題、通貨膨脹問題、及外資投資問題。有部分人相信,經濟表現不佳與政治不穩定有高度相關,因此透過強而有力的政府,能夠解決現階段內外環境不穩的情況,將希望寄託在強人政治的Erdogan身上。為何民眾相信他有能力?

若觀察他初任首相之際,將左右派融合、與各庫德族人取得和平協議、宗教與非宗教和平相處,一度被認為是中間路線者,但從2013年起,一連串打壓過去的左派支持者,打擊親庫德媒體及獨立媒體,偏向伊斯蘭傳統教義派的挑釁語言,讓曾被視為最穩定的中東民主國家,走向獨裁傾向。雖然如此,有部分人相信,若Erdogan獲得穩定勢力,他是有能力再次處理這些不穩定的因素,走回中間路線。

 

十月Ankara恐怖攻擊事件。圖片來源:AFP

十月Ankara恐怖攻擊事件。圖片來源:AFP

國土安全是這場選舉中,Erdogan不斷利用的論述。不僅是長期土耳其南部以PKK為首的反政府軍外,還有伊斯蘭國威脅,例如:十月Ankara發生恐怖爆炸事件,造成多數庫德族人傷亡。反對勢力批評這是政府空襲敘利亞的後果,並指控政府支持敘利亞反叛軍,導致伊斯蘭國的攻擊。讓這次選戰當中,部分庫德族保守派,因擔憂伊斯蘭國報復,轉向支持AKP。

Erdogan一方面對PKK(Kurdistan Workers’ Party)宣戰,另一方面對伊斯蘭國的空襲,均讓土耳其人相信政府有能力解決現階段內部零星的攻擊事件,及外部恐怖主義的蔓延。然而,外界擔心Erdogan將國家內部導向極端分化的現象,雖然AKP獲得近過半的票數支持,但相對也有近一半的民眾不滿現狀,兩極化的土耳其很難獲得和解,甚至推向衝突邊緣。

區域穩定的安全問題,牽涉土耳其在區域角色的扮演。從Erdogan政府開始打壓媒體、異議人士時,歐盟多次質疑土耳其人權問題,出言批評,雙方也曾唇槍舌戰一番,讓外界擔憂土耳其走向中國式發展型態(一黨專制政治體制與自由市場經濟體制)。但近期歐盟對於土耳其的人權審查相繼延後,主要關鍵在於中東難民問題。歐盟希望中繼站的土耳其能夠先收留一部分的難民,阻止他們繼續往前,緩解歐盟內部危機。德國總理梅克爾親自拜訪土耳其,開始討論耽誤多時的土耳其會員問題,同時釋出土耳其赴歐免簽優惠,均是討好雙方互利行為。

另一方面,敘利亞問題亦是西方急於解決的頭痛問題。土耳其長期反對阿薩德政府存在,支持反叛軍Jaysh al-Islam。近期由美俄共同在維也納召開會議中,土耳其代表也列席,顯見土耳其在區域角色上的重要性。也讓土耳其民眾覺得,Erdogan的外交政策讓土耳其重新回到國際舞台,受到歐美國家重視,而獲得支持。

土耳其六月選舉及十月底的選舉結果席次增減一覽表。製圖:洞見團隊

土耳其六月選舉及十月底的選舉結果席次增減一覽表。製圖:洞見團隊

這次的選舉結果跌破許多民調預測專家的眼鏡,選前大多預估與六月結果相差不遠,加上外媒如經濟學人,都直接點名不支持Erdogan及強人政治,但選舉結果也讓西方媒體及分析擔憂,土耳其從民主轉向獨裁的可能性。不過尚無須擔憂的是,Erdogan一心想修憲改成總統制的願望,目前仍無法達到,需獲絕對多數,才有機會。

另一個議題讓外界擔憂的是,庫德族人未來在國會的發展空間,也可暫時獲得緩解。雖HDP的支持率相較六月結果雖有小幅銳減,但依然突破10%的門檻,在國會中仍有發言表達的權力。

到底土耳其的民主發展是否需要擔憂?我曾經在去年Erdogan及其官員發表一系列歧視女性發言時,詢問土耳其友人看法。她只笑笑說,我們都知道他們講話一直都很愚蠢,但他們相信土耳其民主沒有那麼脆弱。隨後在地方選舉及國會選舉都對AKP呈不利結果。

我不知道她如何看待此次結果,若分析選舉結果,仍有近一半土耳其對AKP的不信任,換言之,若Erdogan持續追求打壓異議人士及強人政治的作風,所帶來的是更不穩定局面,對土耳其民眾想追求穩定的目標是背道而馳,對Erdogan外在角色上也會遭致質疑。因此,較樂觀者認為,Erdogan可能採一面是與國內庫德族和解態度,另一面試持續用「恐怖主義」論述其對PKK及伊斯蘭的強硬態度,鞏固其權力。

補充:

1.土耳其的選舉制度是依據單一選區制及政黨票比例代表制,前者將全國劃分81選區,各區當選一名候選人;後者是其餘議會席次依據政黨得票比例分配,但前提是必須跨過10%門檻,被視為高度門檻。

2.PKK(Kurdistan Workers’ Party)於1978年成立,以庫德族人為主,目標在中東地區成立「庫德斯坦國」,長期以游擊戰方式對抗土耳其政府,被西方國家列為恐怖組織。近三十年與土耳其政府之間的恩怨,庫德族人有意轉型,透過民主方式進入國會改革,成立HDP(People’s Democracy Party)。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