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歐亞連線] 英國為何在空襲敘利亞上猶豫不決?

[歐亞連線] 英國為何在空襲敘利亞上猶豫不決?

未命名-1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正當法國穿梭於中美之間,扮演打擊伊斯蘭國(IS)的核心角色,德國也同意派遣1200名兵力,前往敘利亞,仍有一個國家在猶豫不決英國。英國其實是較早加入空襲IS的國家之一,但僅限於伊拉克境內,不願跨過敘利亞。不管是2年前敘利亞阿薩德政府使用化學武器時,到如今巴黎恐怖攻擊事件後,英國至多提供法國海外空軍基地,但依舊在這個議題上抉擇,要或不要?

卡麥隆在英國議會中進行敘利亞空襲的演說。圖片來源:路透社新聞截圖

卡麥隆在英國議會中進行敘利亞空襲的演說。圖片來源:路透社新聞截圖

兩年前卡麥隆摔了一跤

先回顧到2年前,英國針對是否空襲敘利亞議題在下議會一番激辯,筆者還記得當天晚上,下議會臨時決定投票,但最後結果大大賞了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的臉,因為當時投下反對票中,有一群是坐在他後面的同黨議員。當時批評聲四起,一部分是針對卡麥隆,認為他根本沒有準備好,他說,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府使用化學武器無法「百分之百確定」;另外,他選擇讓時任副首相克萊格(Nick Clegg)上戰場,非選擇擅長辯論的時任外長海格;另一個關鍵原因是,卡麥隆沒有說清楚英國空襲的理由基礎跟當時布萊爾(Tony Blair)說服議員介入伊拉克戰爭時的區別,一樣都是拿到疑似的證據,但事後證明伊拉克海珊(Saddam Hussein)沒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布萊爾陷阱」(意旨布萊爾當時正當性不足所形成的後遺症)同樣也匡住時任工黨黨魁米勒班(Ed Miliband),他當時主張要先由聯合國進行調查,取得完整報告,另外要求保守黨提出更強有力的證據說服,聽起來很合理。英國是一個講究「法源基礎」的國家,因此即便是人道援助,也應該是在國際社會共同或由國際組織出面,像是聯合國人道組織統籌。

上述理由再度成為此次議題的核心問題,卡麥隆在下議會說服理由中,有一項是聯合國已經針對敘利亞問題的決議文,但若仔細詳查內容,並沒有同意使用軍事手段介入敘利亞問題。因此,也無法說服坐在卡麥隆對面的新對手工黨黨魁科爾賓(Jeremy Corbyn),科爾賓一直反對英國使用武力介入敘利亞問題,甚至認為這不是解決之道,應透過外交手段,斷絕IS金援,阻斷IS石油交易,才是治本,他不斷質疑卡麥隆的說法,認為英國介入敘利亞是維護國家安全,還是讓英國陷入另一個陷阱?

科爾賓在卡麥隆議會報告時,旁邊同黨議員皆缺席。圖片來源:BBC新聞畫面

科爾賓在卡麥隆議會報告時,旁邊同黨議員皆缺席。圖片來源:BBC新聞畫面

空襲問題分裂工黨

然而,科爾賓的影子內閣不是這麼想,當卡麥隆向下議會報告軍事預算時,科爾賓旁邊是沒有任何他的閣員,甚至後面的議員都不願意與他接近,凸顯科爾賓與黨內人士意見相左,甚至一度傳出若科爾賓堅持要求議員投下反對票,將集體請辭的威脅。但科爾賓也非省油燈,直接訴諸工黨黨員,讓黨員表達直接意見,工會代表也指控部分議員想藉此案推翻科爾賓黨魁一職。不過,最新消息是科爾賓將讓議員自由意志投票,但堅持工黨整體立場是反對的。

科爾賓所主張的政治手段是針對敘利亞問題解決,他不斷提醒過去伊拉克戰爭遺留的經驗,透過戰爭所得到的結果是四分五裂的伊拉克,影響至今。然而,他假定透過外交手段讓敘利亞政府重新恢復效能,就可阻擋IS,恐怕也不是這麼簡單,因為光是整合反對黨勢力就困難重重,加上外界認為把阿薩德趕下台後,所形成的「權力真空」,萬一讓IS趁虛而入,也一樣重蹈伊拉克戰爭的覆轍。

這幾天也有相當多的團體遊行,反對英國空襲敘利亞,甚至臉書上也出現標籤「#DontbombSyria」,引起熱烈討論,這裡要釐清一個較複雜情況是,2年前卡麥隆主張空襲對象是阿薩德政府,但這次空襲對象是IS,而且英國空軍已經在伊拉克執行,但對英國民眾而言都是空襲敘利亞。

但卡麥隆遲遲不願推行投票案的另有主因是,在科爾賓沒有點頭,及蘇格蘭民族黨史特金沒有鬆口下,他實在沒有十足把握獲得多數同意,因為就連保守黨內部對於介入與否都有人反對,某種程度反映英國民眾的疑慮,使卡麥隆不斷呼籲黨內意員不要成為IS的「同情者」。即便巴黎恐攻事件後,也不見得有助卡麥隆在空襲敘利亞的投票結果。目前倫敦時間2日,在科爾賓同意黨內議員可自由投票後,舉行一日國會辯論及投票。

 

英國民眾反對空襲敘利亞的抗議現場。圖片來源:https://flic.kr/p/BzPsyW

英國民眾反對空襲敘利亞的抗議現場。圖片來源:https://flic.kr/p/BzPsyW

關鍵在法源基礎問題

你或許會問英國到底在糾結什麼?得從聯合國談起,因為重點在於阿薩德政府的存在問題,國際社會要干預敘利亞的前提是,國際社會「一致」認定該國政府已經失靈,但問題是沒有這種共識,即便美國認定阿薩德政府失能,但俄羅斯認為它還有功用,講究「法源基礎」的英國,就很尷尬問,空襲敘利亞的基礎在哪?或許你會問那為什麼英國可以空襲伊拉克?因為伊拉克政府有「請求」英國協助,這就是「法源基礎」。

卡麥隆不斷強調,國家安全不能「外包」給盟友,但恐怕也難以說服英國民眾,因為加入戰爭也不保證國家安全;另外,目前美法俄空襲IS的狀況顯示,意義大於實質,更讓民眾質疑,透過加入軍事同盟可以可讓英國外交角色提升?抑或是加強維也納會議的政治談判,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至於法國因恐攻事件後加入空襲行動,是否獲得法國民眾支持,有待年底選舉揭曉。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