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歐亞連線] 與熊共舞的土耳其

[歐亞連線] 與熊共舞的土耳其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在土耳其11月24日擊落俄羅斯SU-24戰鬥機後,俄羅斯總統普丁28日迅速頒布了一系列對土耳其的經濟制裁報復措施,隨後在距土耳其南方邊境30公里處的敘利亞境內佈署了S-400長程飛彈防禦系統,並準備在敘利亞建立新的空軍基地,並增派千名軍事顧問。普丁以強烈措詞批評土耳其,稱土耳其是恐怖分子的幫兇,並指控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家族向伊斯蘭國走私石油牟利。

土耳其俄羅斯有數個共通點,兩國都曾經是歷史上的大帝國,皆有強烈的民族自尊和榮耀;同時兩國在中亞、高加索、西亞的利益重疊;國內民調對美國反感的比例都超過七成。單純將土耳其視為美國的魁儡可能是個誤解,美國或北約因素在這次的衝突並不是主因,而是土俄兩國在區域地緣競爭下不可避免的後果。

圖一: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出處:https://goo.gl/NQYhBa

圖一: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出處:https://goo.gl/NQYhBa

競爭多於合作的土俄關係

歷史上,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與沙皇時期的俄羅斯帝國軍事衝突不斷,兩國關係一向緊張。但兩國也有甜蜜期,一戰期間兩大帝國瓦解,支持凱末爾的民族主義者受西方帝國勢力和境內的鄂圖曼帝國舊制擁護者夾擊之際,俄羅斯布爾什維克(Bolsheviks)助土耳其民族獨立運動一臂之力,援助不少物資,也因此兩國在戰後1920-1938年間有段短暫友好的時光,儘管土耳其政府在這段期間仍打壓國內共產主義宣傳活動。

兩國關係發展歷經互為對峙的冷戰期間(1950s-1980s),蘇聯解體後,屬於土耳其語系的中亞各國,土庫曼、哈薩克、吉爾吉斯和烏茲別克相繼獨立,1990年代初期土耳其一度沉浸在泛土耳其(pan-Turkish)的喜悅感中,這段期間,兩國都將彼此視為高加索地區和中亞勢力的競爭者。隨後俄羅斯在1993年提出被形容是俄羅斯版本的門羅主義:「近鄰主義」(Near Abroad Doctrine, The Kozyrev Doctrine),強調俄羅斯在前蘇聯各國的利益必須被尊重,迫使土耳其調整其在中亞的泛土耳其政策。

俄羅斯進入普丁時代後,兩國在雙邊貿易有顯著的成長,能源方面的合作更是緊密,土耳其是俄羅斯天然氣的第二大買主,僅次於德國。尤其土耳其從俄羅斯購得的天然氣量約占國內使用總量的60%。俄羅斯更協助土耳其建造核電廠,在烏克蘭倒向西方後,原本天然氣管線「南流」(South Stream)建造計畫被迫取消,改經由土耳其輸往歐洲,雙方更在2014年年底提升為戰略夥伴關係。

但俄羅斯在喬治亞戰爭(2008)、敘利亞內戰(2011–)、烏克蘭危機(2014–)、兼併克里米亞(2014)的強勢干預都使土耳其安全備受威脅。尤其克里米亞原屬於鄂圖曼帝國的一部分,境內的15%克里米亞韃靼人(Crimean Tatars),是土耳其語系的分支,信仰伊斯蘭,與土耳其有很深的文化連結,俄羅斯在1783年的六年戰爭中擊敗鄂圖曼帝國海軍取得克里米亞,這場戰爭被歷史學家形容是鄂圖曼帝國勢力走下坡的分水嶺。在接下來的兩世紀中,俄羅斯步步進逼土耳其鄂圖曼帝國的心臟地帶,包括巴爾幹半島、高加索地區、黑海、達達尼爾海峽,以致兩國衝突不斷,延續至今。而近期的引爆點不外乎是伊斯蘭國和庫德族的問題。

圖二:敘利亞「庫德人民保護聯盟」(Kurdish People's Protection Units ,YPG)戰士。出處:https://goo.gl/BdyTTu

圖二:敘利亞「庫德人民保護聯盟」(Kurdish People’s Protection Units ,YPG)戰士。出處:https://goo.gl/BdyTTu

打擊目標:伊斯蘭國還是庫德族?

橫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伊斯蘭國,崛起的因素眾說紛紜,但可以確定的是伊斯蘭國利用各強權的角力與矛盾,在兩國權力真空之際,擴張勢力。尤其土耳其對庫德族的態度讓區域更加混亂難解,由於美國等西方強權不願直接派軍隊進行地面戰,在敘利亞、伊拉克都十分仰賴庫德族的地面武裝力量,給予軍援,打擊伊斯蘭國。但不同點是,美國和土耳其基本立場都是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必須垮台,俄羅斯則是阿薩德政權的堅定盟友,兩國甚至還有簽署防衛協定。

土耳其是北約的一員,但土耳其對出兵伊斯蘭國態度消極,目前僅是補給和訓練角色,其中最大的變數是土耳其對庫德族的立場。土耳其、敘利亞和伊拉克都有庫德族的蹤跡,分屬三個不同黨派,各自為政,在土耳其有「庫德工人黨」(Kurdistan Worker’s Party, PKK)、敘利亞有「民主聯合黨」(Democratic Unity Party)和擁有軍事力量的「庫德人民保護聯盟」(Kurdish People’s Protection Units ,YPG)以及伊拉克的「庫德區域政府」(Kurdish Regional Government, KRG)和「庫德民主黨」(Kurdistan Democratic Party,KDP),其中土耳其和敘利亞的庫德政黨是結盟關係。

土耳其政府從1984年起就與土耳其庫德工人黨戰鬥,該黨長期在土耳其國內製造騷亂爭取獨立,土耳其、歐盟和美國都將該黨列入恐怖組織清單。除了與美國並肩作戰打擊伊斯蘭國之外,土耳其的目標就是摧毀庫德工人黨的武裝力量,但土耳其的庫德族工人黨與敘利亞的民主聯合黨是結盟關係,兩黨有地緣上的連結,彼此互相支援,尤其敘利亞的民主聯合黨的勢力進逼土耳其邊境,因此土耳其將兩黨都視為打擊的目標。也就是說,土耳其表面上配合美軍攻擊伊斯蘭國,但實際上最大的目標是剷除庫德族的軍事力量,尤其是對土耳其和敘利亞庫德族的打擊。今年起,土耳其常以庫德族的活動對土耳其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為由,對其邊境的庫德族已進行了多次空襲。

近兩世紀以來,俄羅斯與土耳其庫德族保持非常緊密的關係,在蘇維埃時期,俄羅斯就與庫德工人黨關係良好,今年在俄羅斯對敘利亞境內伊斯蘭國實施空襲後,敘利亞的庫德族民主聯合黨公開歡迎俄羅斯的軍事干預,並表示願意與俄羅斯並肩作戰打擊伊斯蘭國,呼籲俄羅斯提供軍援。不過俄羅斯對軍援敘利亞庫德族倒是態度保守,以免敘利亞的庫德族勢力擴張,對阿薩德政權構成威脅,俄羅斯當務之急一向是協助阿薩德政權維穩,打擊伊斯蘭國僅是次要目標。

俄羅斯空軍的進駐,對土耳其空襲庫德族的行動有嚇阻的效果,加上俄軍多次空襲敘利亞境內親土耳其的反抗軍勢力「土庫曼旅」(Syrian Turkmen Brigade),導致土俄在邊境摩擦頻繁發生,是這次俄羅斯戰機遭擊落的主因。俄羅斯指控土耳其因運油路線受阻,才報復擊落俄羅斯戰機的說法只是片面揣測,並不是衝突的深層原因。

小結

回頭來看,其實土耳其和俄羅斯兩國最主要的打擊目標都不是伊斯蘭國,反而是藉著全球反恐的大旗,掩護其軍事行動的正當性,保障各自的國家利益。至於俄羅斯在經濟上非常仰賴於能源貿易,俄羅斯政府接近50%的收入來自於石油和天然氣。2014年國際貨幣基金會(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預測俄羅斯在美國和歐盟經濟制裁後,其GDP將損失9%。而土耳其國內政爭也使其經濟成長率下調,加上其食品出口需要俄羅斯的市場,以及能源仰賴俄羅斯的供應,可以想像在俄羅斯的首輪經濟制裁後,若關係持續惡化,未來對兩國來說都是雙輸的結果。

 

延伸閱讀
Turkey Confirms Strikes Against Kurdish Militias in Syria,The New York Times,OCT. 27, 2015
Turkey v Islamic State v the Kurds: What's going on?,BBC,AUG.12,2015
What a partnership with Russia would mean for Syrian Kurds,now.mmedia.me,OCT.6,2015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
  • 土耳其是北約的一員,但土耳其對出兵伊斯蘭國態度消極,目前僅是補給和訓練角色,其中最大的變數是土耳其對庫德族的立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