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北非中東迎接川普時代,中東各國憂喜參半

迎接川普時代,中東各國憂喜參半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長期以來,中東都是美國忙得手忙腳亂的地區。中東在小布希剷除伊拉克的海珊政權到伊斯蘭國崛起之間,逐漸從壁壘分明的反恐戰爭,轉成多方角逐的局面,分別是埃及、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以色列以及伊朗,這其中又特別以伊朗與沙烏地阿拉伯的教派之爭最為激烈。

歐巴馬時代寄望於透過代理人方式,避免直接介入爭端。如今川普當選,共和黨當中,美國中東政策變得很難預測,主要原因在於川普跟共和黨人的主張並非完全一致,而川普個人在中東的主張多為選舉語言,是否「說到做到」很難判定。因此未來中東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在於川普與普丁的互動程度,以及共和黨在中東地區會多強硬,而這其中又會取決於川普與共和黨之間的角力。在川普不太可能如當天派大軍征服敘利亞的情況之下,加上美國長期仍需要轉移資源做亞太再平衡,中東各國爭霸的局勢將會加劇,川普比歐巴馬能多做的,仍然是在外交場域。

從大局來看,無論是誰當政,美國的長期戰略勢必無法如冷戰過後任意揮舞大棒,更多的是透過外交調適區域內各盟國的關係。在中東這樣的局面更形混亂,因為不像在東亞有另一個明確的強權中國。在中東更多的是互相牽制,而美國的核心利益仍將是確保各國不會擦槍走火。

圖片來源:http://africa-me.com/

圖片來源:http://africa-me.com/

伊斯蘭國將會被消滅,但美國不一定能掌握話語權

首先在伊斯蘭國上面,川普主張派軍強力清剿伊斯蘭國,甚至要派兵前往敘利亞,設立禁飛區,這與共和黨的立場是相符的,然而川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友好姿態卻是最大的變數之一。

在敘利亞,美國與俄羅斯有根本的利益分歧。美國主張推翻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支持敘利亞叛軍,與沙烏地阿拉伯立場一致。俄羅斯則是與伊朗力挺阿薩德政權。以色列與沙烏地阿拉伯極為擔心川普與普丁友好將會在敘利亞的政治未來上讓步,未來可能雖然打敗伊斯蘭國,但卻讓俄羅斯和伊朗在敘利亞擁有更大的政治影響力,畢竟美國在敘利亞並沒有可靠的未來政治藍圖。

敘利亞與伊拉克是目前中東影響力競逐的主要區域,隨著伊拉克的海珊垮台和敘利亞陷入內戰,這兩個國家正淪為其他強權鬥爭的場域。在歐巴馬政府不願派遣地面部隊,依賴當地代理人,以及與俄羅斯僵持不下的當下,伊朗大幅地擴展在這兩個國家的影響力,兩國的中央政府都與德黑蘭交好。同時,美國打擊伊斯蘭國也有賴親伊朗的什葉派民兵。

如此局勢對海灣國家,特別是沙烏地阿拉伯極為不利。沙烏地阿拉伯自詡為伊斯蘭遜尼派的正統守護者,近年來與伊朗進行著長期的教派與地緣政治衝突。然而在敘利亞、伊拉克、甚至葉門都看著親伊朗的什葉派勢力擴大。加上低油價的打擊,沙烏地無法應付多面作戰,對歐巴馬政府未能推翻敘利亞阿薩德政權也極為不滿,甚至擔心歐巴馬政權與伊朗交好會取代沙烏地在美國中東戰略的地位。

對沙烏地阿伯來說,儘管川普主張要求美國盟友多付「保護費」,但共和黨上台基本還是好事一樁,因為共和黨與以色列相當友善,對伊朗的教士集團充滿敵意。然而令沙烏地憂心的是川普與普丁的友好關係,恐怕會進一步葬送推翻阿薩德政權的可能性,更加難以限制沙烏地所擔心的:伊朗全面實現所謂什葉新月包圍,從黎巴嫩、敘利亞、伊拉克到葉門呈現一個新月包圍狀。不過這個新月只是一個理論,多存在於海灣國家的想像當中,伊朗也沒有作出過類似的政策主張。

圖片來源:https://www.wikiwand.com/en/Shia_Crescent

圖片來源:https://www.wikiwand.com/en/Shia_Crescent

伊朗核子協議不是川普想撕就撕

伊朗是美國中東議題的另外一個重中之重。去年底伊朗與六大國簽署的協議 (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 由伊朗和P5+1簽署,包括五大常任理事國、德國和歐盟),同意暫停核計畫換取解除經濟制裁。川普與共和黨人強力地杯葛該協議,共和黨47名參議員甚至一度直接寫信給伊朗的最高領袖哈梅內伊說協議會立即被下一任總統給推翻。川普當選以後,伊朗總統立即表示美國無法獨立推翻該協議,因為協議是伊朗與六大國簽署,並且通過安理會決議,不是美國一個國家說了算。

對於該協議的未來也令以色利與沙烏地阿拉伯憂心,兩國一直都反對該協議。在兩國看來伊朗處於一個極為優勢的地位。如果川普推翻該協議,將是嚴重違背國際條約,而且歐盟各國已經陸續進入伊朗洽商,很可能不願意隨川普起舞。如果川普不推翻該協議,伊朗當然樂見。

比較有可能的情況是川普嚴格執行該協議。協議推行至今,不斷有聲音抱怨伊朗偶爾鑽漏洞,川普如果想對伊朗強硬,勢必從該協議的條文執行狀況入手。從長期而言,共和黨人與川普皆是以色列的強力支持者,對伊朗的教士集團深具敵意,原本在歐巴馬主政之下改善的美伊關係,恐怕將有變數。而且從伊朗的強硬派角度來看,川普當選正坐實「美國對伊朗不懷好意」以及「美國民主是有問題」的指控。但從伊朗改革派來看,川普與共和黨上台讓伊朗想改善與西方的關係的希望增添許多變數。

巴以問題持續無解

以色列與巴以衝突是另外一個中東焦點。以色列在右翼政黨Likud和納坦亞胡(Benjamin Netanyahu)當政之下,一直與歐巴馬政府相處不太融洽。歐巴馬曾派國務卿凱瑞協調巴以談判,限制屯墾區,但無功而返。即使如此歐巴馬政府還是開給以色列有史以來最大一筆援助方案。共和黨長期以來基於基督教與猶太教的惺惺相惜,強力支持以色列,川普也是採取支持以色列的立場。美以關係預料會維持穩定,而巴勒斯坦就更不用指望從美國獲得太多支持。

另外川普當選之後,納坦亞胡即致電祝賀,一些以色列政治人物開始試圖敦促川普履行競選虐言,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將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移至耶路薩冷。該問題極為敏感,因為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雙方都堅持這個三個宗教的聖城為自己的首都。一旦美國承認以色列右翼的這種希望,必將導致阿拉伯世界強烈的抗議。對於試圖扮演以阿之間協調人的美國,絕非利益所在。如果川普的幕僚沒有誤判巴以局勢,就不會做出這種政策,即使耶路薩冷基本上已完全在以色列的控制底下。

另外川普想要放棄美國長期以來支持的兩國方案: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一邊一國。這完全有可能,但美國須提出替代方案。目前的狀況是,在以色列日積月累的侵蝕之下,巴勒斯坦建國幾乎完全不可能,淪為以色列的殖民地。兩國方案的替代方案包括巴以共治的一國方案,這對以色列右翼完全不能接受。如果將巴勒斯坦人驅除出巴勒斯坦,國際社會也不能接受,而且實際上也無法執行。巴以問題將持續陷入僵局,也就是巴勒斯坦人繼續受苦。

埃及看到轉機

埃及是美國傳統的中東盟友,每年接受大量軍事援助,並且美國透過這筆援助確保以色列與埃及之間不會產生衝突。然而在阿拉伯之春之後,埃及局勢變得不那麼穩定。政權的更迭,從穆巴拉克被推翻到穆斯林兄弟會被政變推翻回到塞西的軍事獨裁,埃及的經濟一落千丈,並且極度依賴外援。塞西取得政權之後仰賴沙烏地阿拉伯的供給,然而卻也面對國內不小的反對聲浪,同時歐巴馬政府對於埃及日漸堪憂的人權狀況頗有微詞,甚至考慮將非軍事援助轉移給突尼西亞,一個阿拉伯之春後更為成功的民主轉移範例。這對塞西政府而言都很憂慮,因此開始多方下注,包括接觸伊朗尋求改善外交關係,如今見到不會重視海外人權的川普當選,塞西總統立即發電表示祝賀。

然而埃及在中東地區的作用已不若當年,除了穩定利比亞局勢,共和黨政府也沒有理由大力支持埃及,美國與埃及的關係將不會有太大變動。

穆斯林世界又要遭殃

川普競選期間對穆斯林誇張的言論以及共和黨基督教基本教義派的立場,這次選舉結果都不是什麼好消息。美國在中東的政策是一回事,對國內穆斯林的態度則是另外一回事情。可以預期穆斯林在美國的處境將轉為艱困,歐巴馬一直修復的族群關係恐怕又要倒退。儘管未來不太可能會再有一次大規模的反恐戰爭,美國人也多少對伊斯蘭恐懼症有些許免疫,但要談將穆斯林在美國享受更好的社會環境,恐怕也不太可能。

可以預期川普與共和黨政府將對外國移民,特別是來自穆斯林國家移民採取更嚴格的措施,大眾整體對穆斯林的態度應該不會有太大改變,至少不會像反恐戰爭那些年般歇斯底里。畢竟對川普而言,重點還是在於拉丁裔的移民,美國跟墨西哥之間可以築牆,跟中東之間已經隔得夠遠了。

圖片來源:http://africa-me.com/

圖片來源:http://africa-me.com/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