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全球納粹之害:台灣應該感同身受

納粹之害:台灣應該感同身受

img_9043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台灣新竹一所中學的中學生裝扮成納粹,甚至有宗教團體聲援其作為,讓人感到震驚與遺憾。其實筆者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德國電影「吸特樂回來了(Er ist wieder da)」,片中描述希特勒穿越時空來到現代,卻發現德國政界沒一個能作戰的人,於是改透過成為媒體名人,試圖重新影響輿論。

這部電影反諷當代社會對於歷史的無知,以及法西斯主義政透過各種型態,重新出現在你我的生活當中。人們以為納粹就像二次世界大戰一般,是一個遙不可及的過去,但其實歷史正慢慢地在身邊重演。

衝鋒隊成員實施對猶太商店的抵制行動,1933年,圖片來源:https://goo.gl/aJrvK5

衝鋒隊成員實施對猶太商店的抵制行動,1933年,圖片來源:https://goo.gl/aJrvK5

 

筆者在國中時因為研究二戰史走火入魔,一度瘋狂迷戀納粹,尤其二戰德國軍裝以及超時代的武器,更是令人無法自拔。但閱讀希特勒的傳記、以及觀看「辛德勒的名單」、「安妮的日記」等電影後(感謝高中歷史老師),才發現納粹的恐怖之處。

筆者想這些高中生不會沒有看過美國隊長、X-man吧?若我們仔細觀察歐美影視,發現納粹議題雖然容易引起觀眾共鳴,但處理上必須非常小心,不僅在道德上有非議之處,更避免觸怒二戰期間被納粹屠殺的猶太族群。

納粹思想的重點反而不是種族屠殺,而是相信人不需要個人意志,人只有融入群體並為國家奉獻,才能產生價值。因此希特勒的口號就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一個領袖」,當所有思想全部化為一個信念時,那國家就能執行超乎人類權利以上的任務。於是就會出現以衛道或恢復歷史領域為名的宣戰,對內則出現慘無人道的種族清洗猶太人與集中營。

今天德國政府因為這段歷史,至今還在為這件事反覆道歉反省,外交上也盡量避免批評以色列。德國民間對於法西斯主義比共產主義更為敏感,這也是德國新納粹政治勢力始終無法蓬勃的原因。今天高中生扮納粹的事情如果發生在德國,恐怕相關的師長都會丟了工作,並且面臨牢獄之災。

最近聯合國安理會才通過一項決議,敦促以色列盡早結束在巴勒斯坦的屯墾區。屯墾區的設計讓巴勒斯坦人分崩離析,也造成兩個民族更大的衝突。可見即便再小的民族或主權國家,都必須尊重其生存的權利。

納粹德國迫害境內猶太人的歷史,就好像強鄰努力在壓迫台灣生存空間的情境,台灣人應該感同身受,從這段歷史上中記取納粹德國的覆滅與以色列的崛起。台灣人在正常外交上被國際社會隔絕已久,間接造成國際知識不足,與外面的世界交往時,出現不少缺乏敏感度而冒犯他人的狀況。

這次出現學生扮演納粹的事件,同樣也有人為高中生或者校方緩頰。這些案例都凸顯了,台灣存在不少人,高度欠缺與國際互動時的同理心。而果真如此,那我們又如何讓其他國家對台灣的處境感同身受呢?此時我們應深自檢討,思考除了金援外交,是否還有方法能透過民間交流、教育體制的檢討,幫助台灣走入國際。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