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政治葡萄牙民主之父辭世,菁英同溫層的「諸神黃昏」?

葡萄牙民主之父辭世,菁英同溫層的「諸神黃昏」?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2017年1月7日,葡萄牙當代政壇靈魂人物、自由左翼政治家蘇亞雷斯(Mário Soares)與世長辭,享年92歲。蘇亞雷斯縱橫葡萄牙政治圈70年,前半生多次被極右獨裁政權拘禁和流放,後半生則主導了國家的民主化、放棄殖民地和「入歐」等重大歷史進程,期間三度當選總理、兩度當選總統,因而被國內外政界視為「葡萄牙民主之父」。可惜仔細觀察現在這個「蓋棺論定」的時刻,難免發現今天葡萄牙民間獻給蘇亞雷斯的最後掌聲,其實並不像國際主流傳媒所報導的那樣整齊和響亮。

今年一月過世的,葡萄牙自由左翼政治家蘇亞雷斯。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今年一月過世的,葡萄牙自由左翼政治家蘇亞雷斯。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極左極右都不吃香的當代葡萄牙

回望歷史,葡萄牙於1139年成立王國,國勢在15、16世紀的航海時代迎來全盛期,坐擁亞非拉地區多處殖民地,之後隨著歐洲多國海權崛起而走向衰落。1910年共和革命爆發,君主制從此被推翻,新生的「第一共和」卻無力緩解嚴峻的社會經濟問題。1926年,極右勢力趁勢奪權,隨後誕生的「新國家」(Estado Novo)政權對內以法西斯模式治國,對外則附和義大利墨索里尼和德國希特勒,但基於國家利益,二戰期間則保持微妙的中立。

二戰後因應冷戰格局,美國於1950年前後正式把葡萄牙納入馬歇爾計劃和北約體系,極右獨裁政權的統治地位堅如磐石,葡萄牙共產黨(葡共)領導的反對派只能繼續進行地下抗爭。但在1955年,蘇亞雷斯正式疏遠葡共,為反對派另闢自由左翼政治戰線,正在西歐多國長期執政的自由左翼政團網絡則成為其後盾。

1974年「康乃馨革命」爆發,左傾下層軍官成功發動不流血政變,極右獨裁政權壽終正寢,葡萄牙進入「第三共和」時期,法西斯主義自此被明令取締。民主化初年的葡萄牙局勢尚不明朗,長期受蘇聯支持的葡共遙控臨時政權,陸續推行銀行國有化及土地改革等激進政策;蘇亞雷斯領導的自由左翼(社會黨)則與自由中左翼的勢力(社會民主黨)攜手,透過贏取自由選舉中的多數國會議席,削弱葡共極左路線的民意認受性;軍方內部反對極左路線的右翼力量,同樣是當時政局的關鍵持份者。

內戰邊緣之際,1975年末極左勢力發動軍事政變失敗,建立東歐式社會主義政權的可能性歸零,多黨民主制政體成為無可動搖的全國共識,當年的政治勢力分佈大致上也一直延續至今。換言之,今天葡萄牙政治光譜上的最左端位置仍由葡共代表;自由左翼的社會黨、以及自由右翼化的社會民主黨和人民黨,則共同輪流扮演執政黨和主流在野黨的角色。

傳統媒體VS社群時代

蘇亞雷斯的逝世消息傳出後,葡萄牙各大媒體對其正面回顧報導鋪天蓋地,政府宣佈全國下半旗3天致哀。歐洲國家和全球葡語地區多位領袖紛紛致唁電,甚或親身出席其數天後的國葬。然而,國內各大電視台對喪禮的實況直播畫面,卻似乎「不經意反映葡萄牙一般民眾內心世界」:官方積極呼籲國民走出家門、送別一代偉人,但鏡頭下以及在場者所見的沿途街道卻顯得冷清,與主流媒體翌日所表述的「數以千計街頭悼念者」對照,形成強烈反差。

相對於「主流媒體的熱情」和「街頭的沉默」,葡萄牙的網絡世界呈現出的,更是第三種景象:網民對蘇亞雷斯的一生熱議不斷,整體立場卻不像主流媒體那樣一面倒、那樣合乎「政治正確」,各種是非功過的評價,紛紛呈現於這片「言論成本」無限接近零的虛擬平台。對於這股網絡「逆流」,主流媒體人雖不至於絕口不提,但也只是把負面聲浪簡單歸類,視之為「前朝極右政權的懷念者」、「民主過渡時期極左路線的擁護者」、「因蘇亞雷斯而利益受損的歸僑」等三類人的「仇恨心理」,並指責有網絡水軍透過不明帳號散播「失實流言」。

原來,儘管主流政界強烈肯定蘇亞雷斯的歷史貢獻,後者的不少政策其實極具爭議,尤其是在民主化初年,身為臨時政府外交部長的他允許殖民地迅速獨立(而非以聯邦制或公投自決等形式逐步過渡),被認為間接刺激非洲殖民地內戰四起,令本來生活相對優渥的葡僑狼狽返國,甚至有的在混亂中客死歸途。這批歸僑也因此成了「葡共激進支持者」與「極右政權同情者」以外,另一個同樣對蘇亞雷斯頗為反感的群體。

平心而論,菁英媒體運用輿論機器「闢謠」實在無可厚非,箇中不少論述邏輯上也能自洽,只是進入「後真相時代」,葡萄牙紙媒和大氣電波是否仍能與民間的「沉默多數」保持同步?當地自由左翼乃至廣義菁英同溫層是否也與歐美「同業」一樣,開始面臨「諸神黃昏」的危機?主流民意是否已放棄「信仰民主」,轉而「懷念專制」?在作進一步探討之前,我們不妨先回望國葬當天的街頭現象所為何事。

街上冷清無法說明民間冷感與否

對於此次國葬,有評論將其與葡萄牙當代史上「萬人空巷」的其中3件大事相提並論,即1980年時任總理卡內羅(Francisco Sá Carneiro)的喪禮、2005年葡萄牙極左派教父級領袖庫尼亞爾(Álvaro Cunhal)的喪禮、以及去年葡萄牙足球隊奪得歐洲國家盃後的大巡遊。有關觀點旨在說明,即使不是公眾假期,民眾同樣可因受觸動而大規模聚集,並以此對比蘇亞雷斯的喪禮,斷定「蘇亞雷斯在國民心中的認同程度其實不高」。然而,這樣的論據頗有商榷餘地。

首先,足球相對遠離政治,而基於葡人對足球的狂熱,全民上街迎接冠軍球隊歸國實屬自然,與政治人物喪禮的可比性有限。其次,庫尼亞爾出身於具有強大群眾動員能力的葡共,以長者為主體的大量群眾能夠在非公眾假期上街悼念「革命領袖」,也不難理解。至於36年前的卡內羅,當年身為在任總理的他,突然喪生於一場震驚全國的空難,大量民眾的驚愕和惋惜之情可想而知。

相較之下,得享高壽的蘇亞雷斯早已不再掌握國家最高權力,加上其病危消息從去年底開始已被報導和消化,民眾上街悼念的意欲難免有所下降。更何況今天的即時媒體甚為發達,就算多數人沒有親臨現場,也不足以說明他們對蘇亞雷斯反感。

蘇亞雷斯葬禮現場。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蘇亞雷斯葬禮現場。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葡萄牙已不存在極右翼發展的土壤?

跳出「國葬」框架,從歷史脈絡縱向觀察,葡萄牙目前出現「川普」或「脫歐」式旋風的機會更微乎其微。1974年「康乃馨革命」之後,新憲法參考二戰後的西德和意大利模式,葡萄牙全面禁止成立任何帶有「法西斯或種族歧視性質」的組織,極右勢力極難進入主流公眾的視野,即使是略帶極右民族主義傾向的「擦邊球式」政黨,其國會選舉得票率也從未達到1%,更遑論贏取任何國會議席。

要是與其它歐美國家橫向對比,當前葡萄牙極右意識形態式微的緣由,更是令人莞爾。相對於美英法德等發達大國而言,葡萄牙的經濟規模和實力明顯較弱小,從來不是中東移民群體的首選;而相對於東歐諸國、希臘、意大利以及據有北非休達(Ceuta)的西班牙而言,葡萄牙與中東、北非國家的地理距離甚遠,因而不會吸引大量難民繞道前來。

兩種因素同時作用之下,哪怕葡萄牙國會內全體政黨一直高調擁抱普世價值、旗幟鮮明歡迎中東難民,其數目至今與本國人口總數相比,依然是滄海一粟。極端的文化民族主義者還沒感受到「來自穆斯林移民群體的現實衝擊」,自然也就不必倚靠極右的聲音為自己代言。

然而全球政局現已步入變幻莫測的「黑天鵝時代」,眼前的穩定狀態,並不能掩蓋潛在的突變式危機。例如隨著難民潮在歐洲的負面影響進一步發酵,極右思潮持續蔓延,中東群體遷入這些國家的難度勢必增大,屆時同樣擁有「歐盟身份」的葡萄牙會否隨之被鎖定為新一輪移民目的地,繼而被徹底改寫內部的社會和政治生態,實在值得及早正視。

而與外來移民因素相比,國內的經濟民生狀況,才是極右主張、乃至獨裁政體能否在葡萄牙抬頭的決定性因素。回顧蘇亞雷斯出生的1920年代,當年葡萄牙與不少一戰後的歐陸國家一樣,面臨通脹劇烈、民生凋敝、貧富差距擴大等嚴重困境,新生的共和國卻無力緩解各種危機。就在大部份國民對民主體制絕望的時候,極右威權勢力乘勢而起,一舉佔奪葡萄牙政權近半個世紀,最終構成了20世紀全球獨裁政權系列的其中一環。

民主,還有多少市場占有率?

類似的一幕假如在21世紀大規模重演,恐已不足為怪。《民主期刊》(Journal of Democracy)近期調查已顯示,即使是在美國、英國、澳洲、新西蘭、荷蘭等被視為「民主傳統百年不變」的國家,超過半數、甚至70%的新一代國民已不再認為「活在民主社會是人生必需」。

相關報告並沒有關於葡萄牙的數據,但其情況顯然不比上述國家特別樂觀:即使不把嚮往昔日殖民帝國榮光的保守聲音計算在內,主流民眾對民主化時代葡萄牙的不少其它現象也頗感不滿,尤其是遠不如歐盟強國般理想的國民經濟表現、以及國內政治人物的貪污腐化問題等,種種現象已令部份葡人對民主選舉不抱期望,認為民主體制未能增進國家利益與人民福祉。

或許,國葬當天街頭的情況不宜被民間過度解讀;或許,網絡世界的怨氣不過被少數持負面立場的網民放大;或許,主流媒體的正面報導確實反映了多數國民的心聲。只是就算以上各點一概成立,民眾對蘇亞雷斯的認可,都不會直接轉化為對自由左翼、乃至整個廣義民主體制的長期信任。

說到底,短期內葡萄牙政治格局突變的可能性之所以「微乎其微」,除了因爲沒有難民潮因素,也是因為目前民生仍然處於「過得去」的狀態(近年國民經濟數據甚至開始改善、牽動民間生計的撙節枷鎖也正在逐步解除),幾乎不存在任何立即、徹底改變現狀的土壤;假如上述任何一種問題受國際情勢牽動而嚴重加劇、直至突破臨界點,屆時民主理念在菁英同溫層以外,又將能剩餘多少「市場佔有率」?

話雖如此,無節制的悲觀恐怕同樣失之偏頗。畢竟「疾風」一日未至,誰又能開啟上帝視角,準確預言21世紀「勁草」的多寡呢。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