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菊紋日和物語] 贏了南方,輸了北方:安倍的統一地方選

[菊紋日和物語] 贏了南方,輸了北方:安倍的統一地方選

統一地方選京都宣傳海報
攝影:Tidus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日本於上(4)個月舉行第18回統一地方選舉,統一地方選類似於台灣去年的六合一選舉,不僅將選出各縣知事、市(區)長與議會議員,也被認為是對目前執政的自民黨與公明黨聯盟最直接的檢視。除此之外,對朝野各黨來說,此次選舉不僅是自公聯盟上台後的第一次統一地方選,也是各黨穩固基盤以準備明年夏季參議院選舉的前哨站。

統一地方選京都宣傳海報 攝影:Tidus

統一地方選京都宣傳海報
攝影:Tidus

此次統一地方選共分為前後兩半段,前半段於4月12日舉行,是整場選舉的重頭戲,將選出各都道縣府的首長與議員,以及類似於台灣直轄市的政令指定都市首長與議員。後半段於4月26日舉行,將更面向基層,選出各市區町村首長與議員。

前半段:北海道與札幌的激戰

前半段的部份,在縣知事任期結束的選舉上,除了岩手縣因東日本大震災在前次的統一地方選延後舉行,使得知事任期未滿之外,東京都與佐賀縣也因前任知事中途辭職提前舉行補選而被排除於此次的統一地方選。

在北海道、神奈川縣、福井縣、三重縣、奈良縣、鳥取縣、島根縣、德島縣、福岡縣及大分縣共十個知事選當中,神奈川、福井、奈良、鳥取、德島及福岡六縣的現任知事皆得到朝野的擁立而順利當選,另外三重縣與島根縣在民主黨未支援任何候選人的情況下,皆由自民黨系的現職連任。

最受矚目的為候選人分別受到自民黨與民主黨支持的北海道與大分縣。北海道由自公聯盟推薦的現任知事高橋はるみ(Takahashi Harumi)爭取三連任,儘管高橋氏順利當選,也成為北海道史上第一位三連任的知事,但對比以往選戰的票數皆逐次升高,此次高橋氏所得票數卻大減近四十萬,而由民主黨推薦的新人佐藤のりゆき(Sato Noriyuki)卻成為近年來北海道知事選首次得票超過百萬而飲恨的候選人。

北海道知事選的慘勝不僅意味著自民黨勢力在北海道的削減,也代表安倍政府主打之一的女性政策出現警訊。比起北海道知事選的激烈,自民黨在大分縣知事選上就輕鬆許多,雖然推薦的現任知事広瀬勝貞(Hirose Katsusada)在得票數上相對前期依然下降,但還是大幅超越民主黨支援的新人釘宮磐(Kugimiya Ban),順利進入第四任期。

日本全國政令指定都市 資料來源:http://goo.gl/HqbNVZ

日本全國政令指定都市
資料來源:http://goo.gl/HqbNVZ

前半段的另一部份為政令市長選,在現有二十個政令指定都市當中,此次舉行選舉的有札幌、相模原、靜岡、浜松及廣島等五市,當中札幌市的推薦候選人在朝野出現分歧,也成為選戰的注目焦點。

在民主黨長期推薦的前任市長上田文雄(Ueda Fumio)表明不再爭取連任的情況下,轉而推薦原副市長秋元克広(Akimoto Katsuhiro)出馬。秋元氏在前任市長上田氏的支援下,加上自身長期在市府工作的經驗,最終擊敗自民黨推薦的本間奈々(Honma Nana),持續為民主黨守住札幌重鎮。

後半段:大分的全勝與澀谷的黑馬

後半段的部份,在眾多市區町村首長與議會選舉之中,最受到矚目的是構成朝野實質對決的大分市長選與澀谷區長選。不同於北海道戰況的艱苦,自民黨選舉在大分縣可說是大有斬獲,其推薦的新人佐藤樹一郎(Sato Kiichiro)擊破民主黨支援的候選人椋野美智子(Mukuno Michiko),成為自1975年以來首位自民黨系的大分市長,如此自民黨在大分縣已是大獲全勝。

另一方面,澀谷區的選戰卻出現有趣的現象。原澀谷區議員長谷部健(Hasebe Ken)於2012年時提出發行承認同性婚姻關係的證明書議案,使得澀谷區成為日本全國第一個陷入同性戀婚姻議題論戰的地方。

而此次長谷部氏在爭取澀谷區長的選戰中,也無視於過去澀谷區長期皆由自民黨推薦的候選人當選,僅接受已退休的原區長桑原敏武(Kuwahara Toshitake)的支援,堅持以完全無所屬政黨之姿出馬,最終竟擊敗自公聯盟與民主黨分別推薦的候選人,也改寫了澀谷區的選戰歷史。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在全國41個都道縣府議會中,自民黨除了大阪府之外,皆佔據最大黨的地位。另一方面,為了解決大阪府與大阪市的二重行政問題,而提出廢止大阪市並設立五個特別區的大阪維新會,在此次大阪府議會與大阪市議會的選舉中,皆持續保持第一大黨的地位,而上述被稱為「大阪都構想」的行政改革也將在5月17日進行公民投票,屆時可能將為大阪地區帶來歷史性的變動。

關於選舉:看看日本,想想台灣

第18回統一地方選在未有太大的政治變動下落幕,卻也顯示出日本政治長期存在的問題。無論從知事選、政令市長選的朝野共同推薦及多數現職當選,或市區町村首長與議會選的無投票當選候選人數創新高,都透露出選舉的僵化與政治的封閉。

政治長期為同一群家族或裙帶關係者所把持,導致投票率的日益低落與新進競爭者稀少。年輕人對政治失去興趣也造成對公共議題的漠不關心,而這並非僅靠修法將投票年齡下修即可解決的問題,許多人常說現在的日本即為十幾年後的台灣,無論台灣與日本的差異或大或小,看看日本,想想台灣。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