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菊紋日和物語] 日本安保體制變革 將進入國防政策轉換期

[菊紋日和物語] 日本安保體制變革 將進入國防政策轉換期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日本航空自衛隊AWACS / 來源:作者

日本航空自衛隊AWACS / 來源:作者

日本執政黨自民黨和及盟友公明黨,日前在5月14日召開執政黨協議會,作出了安全保障相關法案(安保法案)全文的最終確認案。政府在當日晚間內閣會議中也決議實施,首相安倍晉三並召開記者會說明了法案的目的及必要性。稍後安保法案於15日送交國會,20日安倍在國會與民主黨等3位在野黨首進行了辯論。本文從過去日本安全保障法案談起,接著說明安倍政府進行的相關改革內容,及對日本周遭環境的可能影響作結。

一、日本有事法制

戰後,由於盟軍及美國的軍事占領,使得佔領機構盟軍總司令部(GHQ)成為日本的最高統治機關,在麥克阿瑟將軍以及當時吉田茂首相的協調之下,制定了影響戰後日本國家根本的「和平憲法」,並確立了日本國未來發展的道路,也就是所謂的「吉田主義」(Yoshida Doctrine)。吉田主義的確立,使得戰後五十年來的日本,成為一個經濟優勢的世界經濟大國,吉田路線自確立以後一直持續至今。

和平憲法制定之後,自此日本成為一個「非正常化的國家」,在憲法第九條中聲明愛好和平,永久放棄發動戰爭權,及放棄軍隊。沒有國防力量的日本,於是就在美國的保護之下全力發展經濟,但是在韓戰之後,美國重新注意到日本的戰略地位,在當時成立了警察預備隊,也就是後來自衛隊的前身。1954年日本政府成立防衛廳(現今的防衛省)並創設了自衛隊,負責國內治安及對外國防任務,維持「必要最小限度的防衛能力」。

因此,必須有相關法制來規範自衛能力的行使,但當時依日本國內情勢還未有自衛隊法,直到1954年6月國會才通過並公布自衛隊法,於同年7月1日實施。

1978年,當時的自衛官統合幕僚會議議長栗栖弘臣,提出「有事法制」的概念引起國會的討論。首相福田赳夫及栗栖轉任防衛廳長後,開始進行有事法制的研究。日本政府於2001年,將有事法制法案化,以及決定將1997年時修改後的日美防衛協力指針(日米防衛協力のための指針)納入,讓日美兩國部隊能對於周邊情勢(周辺事態)以及遭武力攻擊時能作出反應和對策。

在此之前,日本政府也進行相關有事法制的準備工作,如修正周邊事態法、自衛隊法案;修正日美物品役務相互提供協定(Acquisition and Cross-Servicing Agreement, ACSA) ;進行船舶檢查法的準備,接著便是著手進行有事法制的準備。

分兩階段進行整備的有事法制。第一階段於2003年,修改了武力攻擊事態法、安全保障會議設置法及自衛隊法,並於同年公佈實施。第二階段於2004年,向國會提出了國民保護法制等法案,並於同年6月通過成立,這些個別法共有7條法律,及3 項條約、協定,製表如下所示。

表:作者整理/ 製圖:Hsuan Ju, Lin

表:作者整理/ 製圖:Hsuan Ju, Lin

二、 複雜化的安保法制

14日閣議通過的安保改革法案,共分為兩大部分。第一部分,為武力攻擊事態法、周邊事態法(更名為重要影響事態法案)、聯合國和平維持活動(PKO)協助法等10項總括的法案「和平安全法制整備法」。第二部分,為維護國際和平而活動的他國軍方,日本將可隨時提供後勤支援的新法案「國際和平支援法案」。只要事先取得國會同意,將可盡快向海外派遣自衛隊。

製表:作者整理 / 繪圖:Hsuan Ju, Lin

製表:作者整理 / 繪圖:Hsuan Ju, Lin

日本政府在去年(2014年)的閣議中決議變更憲法解釋,使得集體自衛權的行使得到許可。在此之下修改了武力攻擊事態法,並定義當「日本的存續受到威脅,且從根本影響到國民權利之明確危險」的場合時,認定此為「存續危機之事態」(存立危機事態),自衛隊將可合法行使武力。

14日當晚安倍就在官邸記者會說道,由於過去在海外日本人受到恐怖攻擊的案例,及北韓的飛彈威脅等因素,表示:「現今並不是僅靠一國之力,就可維持國家安全的時代」、「將來會繼續遵守不加入戰爭的誓約,並保護國民及和平的生活」、因此日本政府目標將在國會中立法,官房長官菅義偉也在記者會說道:「目前我國周遭的安全保障環境情勢相當嚴峻,有必要提升制止力。」

執政聯盟在另一方面,於19日在眾議院議院運營委員會理事會中,設置審議法案的特別委員會,自21日起提案將排入議程。並預計將於6月2日截止的國會會期延長至8月10日左右,目標相關法案的立法。不過在20日會期的第一次黨代表討論中,安倍與各黨代表進行了相關辯論。民主黨代表岡田克也問及自衛隊武力行使範圍,安倍答道「修法後,即使在一般情況下也不認可自衛隊的海外派遣行動」,但在中東航路排除水雷等算是例外。「不會允許自衛隊以行使武力為名進入他國領土或領海。」

製表:作者整理

製表:作者整理

筆者認為,日本內閣會議通過的安保法制改革,未來在國會立法上勢必掀起一場論戰,目前安保法制的相關論爭點,包含是否在國際法上具有正當性,目前國際上的人道救援復興支援活動等等,聯合國方面尚未進行統整,在自公聯盟的決議下,如何將其表示「聯合國決議及相關的決議」條文具體化等也是問題。其次,國會是否會承認也是重大問題。在自衛隊海外派遣成為永久法後,自公聯盟的決議「基本上將採取事先承認」,將會在國會中以何種程度明確化等等,未來仍有待討論。

製表:作者整理 / 繪圖:Hsuan Ju, Lin

製表:作者整理 / 繪圖:Hsuan Ju, Lin

三、日本安保法制變革後的可能影響

冷戰後,主張權力政治的現實主義觀點大盛其行,這一時期一般稱為古典現實主義(Realism)。古典現實主義大師Hans J. Morgenthau認為國家受到人性的支配,人生來就有權力欲望。國家對權力擁有無法填補的胃口,也就是「對權力貪得無厭」,意為它們不斷尋求機會採取進攻姿態企圖控制其他國家。

從國家利益來看,現實主義包括五個主要觀點:國家是國際事務中的主要行為者;第二,如果國家不能保護他們至關重要的利益或不能實現預期目標,國際環境將對其不利,因此國家像統一的理性行為者一樣,對成本是很敏感的;第三,國際間無政府狀態是塑造國家動機和行動主要動力;第四,無政府狀態中的國家傾向于衝突競爭,即使存在共同利益,也不易實現合作。而Morgenthau則認為,今日世界的原動力仍然是主權國家不斷追求權力,維持和平只能靠兩種方法,一是國際社會力量的制約作用。另一方面則是經由國際法、國際道德和世界輿論的力量,以對國際間的權力爭奪加以規範性的限制。

筆者認為,在日本政府進行安保法制的變革立法後,將對於周邊國家和地區,帶來不信任感和不安全感,增加衝突的風險,而根據傳統現實主義的理論,安倍政權的相關舉措,不異是對目前緊張的日韓關係甚或是日中關係投下震撼彈,已積極的和平主義為號召的安倍外交國防政策,是否真如其名,打著和平的大旗對國際社會作出貢獻?這點我們可以期待,但是也必須從另一個角度來討論風險問題。

安倍的安保法制改革,使得自衛隊將可能能合法的派遣至海外進行任務,在執行任務時會攜帶武器,在面臨不可抗力之因素或是遭受攻擊時,將可使用武力進行防衛或反擊,這點就有很大的變化空間,包含小規模的武力衝突,甚或演變成區域性、局部性衝突,最後捲入戰爭之中,這幾點也是當政者和決策者所需要考慮到的。

製表:作者整理 / 繪圖:Hsuan Ju, Lin

製表:作者整理 / 繪圖:Hsuan Ju, Lin

而意外的是,在6月4日的眾議院安保法制審議會中出現了小插曲,那就是朝野政黨所邀請的3名憲法學者(日文為參考人)皆一致認為安保法制違憲。包含早稻田大學教授長谷部恭男等人,認為安保法制具有危險性,忽視了現行的和平憲法。從此狀況看來,似乎執政聯盟所請來的助拳人卻反咬自己一口,但官房長官菅義偉的回應更語出驚人,在4日的記者會中表示:「其他也有很多著名的憲法學者認為是沒有違憲的。」讓自民黨政權推進此項政策改革的未來之路,又多了點矛盾和不確定性存在。

早稻田大學長谷部恭男教授提到砂川事件質疑安保條約的合憲性

早稻田大學長谷部恭男教授提到砂川事件質疑安保條約的合憲性 /來源:作者

未來日本的安保法制將如何改革?又將帶領日本的防衛政策及國家的安全保障環境,仍有待我們持續的觀察與追蹤。可以確信的是,這個日本遵守了近半個世紀的安全保障體制,目前的專守防衛政策也將在未來將面臨重大的轉變,影響日本的對外關係和周邊外交。

官房長官例行記者會(左上:早稻田大學長谷部恭男教授)/ 來源:作者

官房長官例行記者會(左上:早稻田大學長谷部恭男教授)/ 來源:作者

 

參考資訊:

安保法制、与党協議会で最終確認 今夕に閣議決定

http://www.sankei.com/politics/news/150514/plt1505140021-n2.html

【図解・行政】複雑化する安保法制

http://www.jiji.com/jc/graphics?p=ve_pol_seisaku-anpoboei20150320j-07-w240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