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菊紋日和物語] 自民黨總裁選:未演即落幕背後的暗潮洶湧

[菊紋日和物語] 自民黨總裁選:未演即落幕背後的暗潮洶湧

2015-09-17_201810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日本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ic Party,以下稱自民黨)今年夏天的重頭戲除了力拼安全保障關連法案的成立之外,另一個即是內部的總裁選,而隨著2012年政黨輪替,自民黨再度成為一黨獨大的執政黨後,獲選為總裁,就等於獲得了首相大位,因而備受政壇注目。然而上週8日公告的總裁選,可以說檯面上還未開始,檯面下即已結束。

早在第二次安倍內閣即打出邁向長期政權的安倍首相,隨著其自民黨總裁任期至本月30日期滿,自然將尋求連任。儘管前總務會長野田聖子(Noda Seiko)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但最終依然由安倍首相在選舉公告前即確定無投票當選。

此次自民黨總裁選不僅關乎安倍首相的政治生命,也緊繫一連串國政法案的動向,然而其是如何未演即落幕,本文將試著一探後台的暗潮洶湧。

小蝦米力抗大鯨魚

2012年的自民黨總裁選,安倍晉三(Abe Shinzo)在派閥的支持下,經過兩輪投票後以些微差距險勝在地方上有著高人氣的石破茂(Ishiba Shigeru)。先前在安倍改造內閣的安排下,將石破茂鎖入內閣任地方創生大臣(請參考「自民黨的派閥政治與總裁選舉:安倍與石破的瑜亮情結」),本以為如此總裁選將高枕無憂,卻未想到前總務會長野田聖子的突然出現。

野田氏與安倍首相同屬當選八次國會議員的「同期生」,2005年因反對小泉內閣的郵政民營化法案而與其他議員一同退黨。2006年在安倍第一次內閣接納郵政造反議員而重新復黨,隨後2012年在安倍第二次內閣中,更被安倍首相拔擢為自民黨總務會長。

關係良好的兩人真正決裂是在去年5月,野田氏在雜誌上公開批判進行集團自衛權解釋變更的安倍內閣。除此之外,野田氏在此之前也與石破茂越走越近,並曾意欲說服其退出內閣再度出馬角逐自民黨總裁,但最後在無人表明下,決意自身出馬參選。

野田氏主打「透過投票選出自民黨總裁,才能讓黨內政治趨於安定」,強調黨內需要不同的聲音,應極力避免無投票當選。然而自民黨總裁候選人需具備20名議員以上的推薦人才可參選,在前參院副議長尾辻秀久(Otsuji Hidehisa)的支持下,野田氏積極拉攏女性議員,甚至也請託前幹事長古賀誠(Koga Makoto)與前副總裁山崎拓(Yamasaki Hiraku),希望藉著兩位大老拉攏其關係議員。

儘管野田氏用盡其各種人脈關係,卻依然無法在8日公告前湊齊20位議員作為推薦人,最終於記者會上宣佈放棄成為自民黨總裁候選人的想法。野田氏在參選資格上的敗北,不單是輸給了表面上的勢力大小,其實更像是自民黨政治環境悄悄改變下的犧牲者。

悄然改變的自民黨政治

過去自民黨總裁選在無投票當選的情況下只有六人,安倍首相能夠成為繼小泉首相後相隔14年的第七位,深究其原因大致可分為三點:第一為黨內外支持率的保持;其次是自民黨派閥政治的轉向;最後為黨內對立軸的缺乏。

根據NHK的民調顯示,安倍內閣僅管在此前出現支持率與不支持率的交叉,但整體支持率仍維持在約40%,自民黨的支持率也維持在約35%的水平,對照過去總裁選多是在支持率低迷的背景下,尋找一位較能夠獲得選民青睞的候選人,以求在接下來的大選中能夠挽救頹勢。

然而這次總裁選並未具有如此背景,再加上2012年政黨輪替後,安倍政權接連在眾議院大選獲得連任及參議院選舉大敗對手,如此實績近年來黨內無人能出其左右,黨內外支持率的保持也成為安倍首相連任的第一因素。

從前自民黨長期執政的情況下,包含五五年體制在內,總裁選常常成為各派閥將自身人馬推上首相寶座的戰場。安倍首相此次異例地獲得黨內七大派閥的一致支持,原因在於近十年來國政選舉小選區制度的實施,使得自民黨派閥政治的色彩逐漸削弱。

1996年開始導入的眾議院小選區比例代表並立制,使得自民黨不再能像過去的中選區制度般,單靠著票倉縣市一舉囊括數席而取得執政(請參考「日劇《限界集落株式會社》背後的農政改革現實」),在隨時可能失去政權的情況下,派閥相爭逐漸升級成政黨相爭。

另一方面,構成派閥動力來源的選舉、資金及黨役人事,在小選區制度實施後,不再保證派閥議員能夠透過選舉而上位,無法確保連任也導致資金來源的不確定性,所剩的黨役人事遂成為各派閥追逐的目標,因此盡早與必勝者結盟以謀求較好的黨內職務已是唯一選擇。

10月上旬預計將迎來新一輪的黨役人事變動與內閣重組,除了七大派閥之外,石破茂的「無派閥連絡會」與前法務大臣鳩山邦夫(Hatoyama Kunio)的「如月會」也相繼表明支持安倍首相,甚至在野田氏請託岸田派名譽會長古賀誠之時,岸田派緊急召開幹部會議對所屬議員逐一確認並再次向安倍首相傳達支持的意向。派閥政治的轉向是野田氏始終無法在派閥上找到突破口的主要因素。

最後是自民黨內尚無明顯與安倍首相對立的派系,集團自衛權解釋變更為安倍政權上台以來所確立的黨公約,儘管黨內對於集團自衛權有著不同的聲音,但野田氏跳脫黨內公開在外批判,公然違反黨公約的行為使得反對集團自衛權解釋變更的議員也不敢與其接觸。

另一方面,自民黨內派閥一致認為目前當務之急是使安全保障關連法案在參議院獲得通過,在此前提之下必須全黨一致團結以因應在野黨的變數,切不可於此時再興黨內紛爭。當然也有媒體認為從安倍首相將石破茂延攬入閣到總裁選碰上新安保法的審議,一切的時程都在首相官邸的預料之中。

無投票當選後的挑戰

安倍首相已確認於20日的開票當日即無投票當選新一輪的自民黨總裁,任期至2018年9月期滿,而安倍首相能否帶領自民黨再延續三年的政權,近期主要將面臨三大挑戰。

第一當然所屬「安倍經濟學」的成效。2014年4月消費稅正式調漲至8%,11月因經濟成長不如預期,遂宣佈消費稅再次調漲至10%的計劃延後一年半並解散國會,而如今安倍政權能否在2017年4月再次增稅前,創造出不影響民眾生活的經濟環境,將是未來注目的焦點。

其次是憲法改正的走向。目前自民黨內對於憲法改正的意見主要分為兩派,激進派認為,明年夏天的參議院大選必須確保三分之二以上的議席,盡速實現憲法第九條改正的目標;保守派則認為,集團自衛權解釋已透過內閣決議的方式改變,因此憲法第九條的改正已非必要。

最後在外交上,8月30日東京國會大廈前展開超過十萬人的反安保遊行,新安保體制不僅關係著美日兩國在東亞安全議題上的深化合作,也牽動著中日韓三國對於歷史問題的遺緒,新安保體制如何在內政與外交的衝突上取得平衡,將考驗著新一任期的安倍總裁。

贊助洞見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