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華航罷工與《不沉的太陽》:日航走向破產重整之鑑

華航罷工與《不沉的太陽》:日航走向破產重整之鑑

日航破產重組後營運至今的標誌「鶴丸」,來源:http://goo.gl/f5DwnG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日前由華航旗下員工組成的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針對休息時間問題所掀起的罷工,在短短的時間內迅速取得巨大的成功,然而此舉卻也激起地勤人員所屬之華航企業工會的反發。內部勞方工會互鬥與資方經營不善,外部廉航異軍突起與國際油價波動,華航目前面臨的情況,與2010年日航申請破產保護前的氛圍竟是如此相似。

日航破產重組後營運至今的標誌「鶴丸」,來源:http://goo.gl/f5DwnG

日航破產重組後營運至今的標誌「鶴丸」,來源:http://goo.gl/f5DwnG

日航全名為日本航空,戰後在日本政府的行政指導下成立,破產重組前與華航同屬半官半民且具特殊地位的國籍航空公司。日航於申請破產保護前,日本政府曾經三度出手挽救,但內部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惡習,卻依然使其走向全面改組的命運。

勞工側的作風強勢與明爭暗鬥

日航的工會相較華航繁雜,分成資方側的最大工會JAL勞動組合,與勞方側根據職務而組成的五大工會,包含日本航空聯合(地勤)、日本航空機長組合(機師)、日本航空先任航空機關士組合(退役機師)、日本航空乘員組合(地勤與機師),以及日本航空空服員聯合(空服),合稱「日航五勞組」。

日本航空工會組成,作者自製

日本航空工會組成,作者自製

JAL勞動組合主要採取不罷工的協調路線,而日航五勞組雖然在爭取合理薪資、職場安全等議題上站在同一陣線,但其內部又常因不同職務或同職務但地位不同而產生分歧。例如日本航空機長組合阻止外籍機長的升遷訓練或新人任用,甚至各工會聯合資方打壓外籍員工或約聘社員。

2008年的金融海嘯使得日航經營嚴重惡化,但與此同時,日航五勞組以「安全為由需要更充足的休息時間」,要求在業務移動時需乘坐頭等艙或綠色車廂,並在上下班時也有專車接送。2009年日航與美國通用汽車同樣陷入退休金肥大的困境,但徵詢退休金縮減一事立刻遭到日航五勞組強烈反對,其中最具規模的空服員聯合甚至透過公司內部信箱大量發送反對文宣。日航五勞組多次挾罷工之名進行鬥爭之實,被日後輿論認為是日航走向破產的一大原因。

經營側的組織肥大與官商勾結

除了工會問題之外,事實上經營側的資方問題也不小。日航因其在國家中的特殊地位,不斷併購國內其它航運公司,並且投資擴及飯店、金融、資訊、旅遊等五花八門的各式產業,2004年日航集團成為全球第六大航運公司,其下關聯企業接近400家,組織肥大且官僚氣息嚴重的問題已漸難挽救。

1980年代日美因汽車與農產品問題貿易摩擦嚴重,日航遂以消解日美貿易摩擦為名,購入113架波音747巨無霸客機。另一方面,日本政府戰後的行政指導原則採「護送船團制度(Convoy system)」,指的是在戰爭中,艦隊航行必須齊一前進,速度快且火力大的巡洋艦需要護衛速度慢且火力小的運輸船,此方式若套用於企業的制度上,即大企業必須在危急時對小企業施予援助甚或予以合併。

1980年代以降,日本政府對航空業採取路線劃分的行政指導方式,全日本空輸(ANA)負責國內線、日本航空(JAL)負責國際線、日本佳速航空(JAS)負責國內地方線。然而國內地方線通常穩賠不賺,2002年日本佳速航空遂被併入日航旗下,但國內地方航線卻未削減,這些「赤字路線」使得日航每年都必須認列高額損失。

2008年的金融海嘯對以經營國際線為主的日航打擊不小,在國際旅客劇烈縮減之下,日航經營側仗勢政府撐腰,依然持續使用耗油量巨大的波音747客機,在乘客難以滿載的情況下,每一趟國際線的飛行,都是巨額的虧損。2010年更被查出過去三年,以每年750萬元的政治獻金授予自民黨國民政治協會的醜聞。

走向破產與重生的啟示

對內承受工會組織的鬥爭與經營高層的腐敗,對外承擔行政指導的責任與國際原油的震盪,內憂與外患兩相夾擊之下,在日本政策投資銀行協同三菱東京UFJ銀行、三井住友銀行、國際協力銀行等官民合資挹注一千億元日圓無效後,2010年日航最終向東京地方法院申請破產保護,其總負債高達兩兆三千多億日圓,成為戰後負債最多而倒閉的企業。

破產後的日航歸於企業再生支援機構進行改革重組,並請來日本空中通勤(JAC)社長大西賢(Onishi Ken)與京瓷名譽會長稻盛和夫(Inamori Kazuo)組成新經營陣營,日航在新體制下的改革重生過程為人所津津樂道,也常成為企業管理上的經典案例。

撇開稻盛和夫的「阿米巴經營(Ameba Keiei)」理論不談,任何企業的改革過程免不了削減支出與成本移轉,日航也對此採取大幅裁員、削減薪資、縮減航線、出售飯店及其它投資、全數汰換巨型客機等措施,其中因裁員幅度高達一萬五千多人,更有許多工會涉入其中,遂引起不少關於裁員年齡及性別的訴訟案。

華航日前在政府火速撤換董事長與總經理後,使得空中交通紊亂告一段落,但罷工影響至今依然在媒體與網路上沸騰,勞方如何做到團結合作與訴求合理,資方如何因應公平正義與外部難題,或許華航有其難以言喻的特殊問題,但與華航體質相似的日航經驗,實是值得每個關心此次罷工問題的人借鏡與深思。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