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啟動修憲的最後一哩路:日本參議院大選

啟動修憲的最後一哩路:日本參議院大選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日本7月10日舉行參議院大選,參議院每三年改選半數121席,而此次大選的重要性卻有別於以往,其不僅首次適用投票年齡降至18歲,使得超過240萬的高中生擁有投票權,而安倍首相為首的修憲派能否奪下三分之二席次,達到修憲議案提出的門檻,更是此次參議院大選的焦點。

此次由389位候選人爭奪選舉區73席與比例代表48席,大選結果在隔日凌晨揭曉,執政的自民黨與公明黨聯盟再次橫掃全國,共囊括70席,掌握參議院的絕對多數,這也是安倍政權自2012年以來國政選舉的四連勝。此外,包含執政的自公聯盟在內,在野的大阪維新會(おおさか維新の会)、守護日本之魂黨(日本のこころを大切にする党)及部份無黨籍議員等修憲派,共獲得165席,已然跨越修憲門檻。

安倍經濟學與憲法修正的攻防

在競選文宣及演說上,出現了極為有趣的現象。安倍的自民黨選前認為修憲議題尚未成熟,因此主打安倍經濟學(アベノミクス)的成效,全力宣傳其在地方活化及就業成長的實績,意欲將大選打造成對安倍經濟學的檢驗。然而在野最大的民進黨及護憲派則批評安倍首相模糊焦點,掩蓋其修憲的意圖,將全力阻止修憲派達到三分之二的席次。

國內對於修憲的輿論變化或許比安倍首相所想像來得迅速,儘管10代及20代的年輕人首重關心的依然是經濟與就業,但根據日本經濟新聞的出口民調顯示,此次大選18至20歲的首投族,其比例代表高達四成投給自民黨,當中除了對安倍經濟學的支持外,也隱含著對修憲議題的思考。

日本經濟新聞針對20代年輕人的問卷調查,贊成修憲的比例達48%,首次高於反對比例,而NHK在投票日當天針對全國的修憲民調中,必要、不必要及不知道各據三成,不再是過去反對派一路領先的局面。

縱觀當中的意見,主要受到國際局勢變化的影響最為顯著,包含將成為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J. Trump)的美軍撤離主張、中國及北朝鮮的威脅日益劇烈,以及恐怖攻擊下日本人質的陰影,都是導致贊成憲法賦予自衛隊更具國防軍角色的因素。

自民黨的逆風:東北與沖繩

此次參議院大選的激戰區聚焦於32個一人選區,在野採取野黨共鬪的方式,即民進黨、共產黨、社民黨、生活黨等四大在野黨共同推舉一位候選人,採一對一的形式與自民黨一決雌雄。儘管自民黨在32個一人選區中依然拿下了21席,但剩下11席的鎩羽而歸對安倍政權來說卻是重傷。

東北六縣(青森、岩手、宮城、山形、福島)除了秋田縣之外,自民黨全部慘敗,其中青森縣與山形縣已時隔九年未失去席次,而福島縣更是自1955年創黨以來第一次失去議席,時任安倍內閣的法務大臣岩城光英(Iwaki Mitsuhide)也因此落選。此外,東北以外的農林水產大縣、新潟縣及長野縣也讓自民黨慘遭滑鐵盧。

自民黨接連在農業大縣慘敗,深究原因不外乎是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的不安所造成。TPP於去年10月達成協議,但安倍政府不理會在野黨提出公開交涉過程的要求,執意力拼於國會通過TPP關連法案,隨後更爆發TPP擔當大臣甘利明(Amari Akira)的政治獻金問題,鬧得滿城風雨使得法案只能先行擱置。

另一方面,傳統支持自民黨的日本農協政治團體農政連(全國農業者農政運動組織聯盟),也因夾在自民黨與TPP間的兩難,決定此次不再組織動員,參院選採取自主投票方式,使得自民黨失去有利的支援。

無獨有偶,除了北方的問題之外,南方的沖繩更是歷屆執政黨永遠的痛。2010年時任首相的民主黨鳩山由紀夫(Hatoyama Yukio)因縣外移轉方案而下台,但普天間基地從縣外移轉到邊野古方案,問題至今卻仍舊陰魂不散。

沖繩選區在反美軍基地急先鋒,翁長雄志(Onaga Takeshi)知事的全面支援下,竟以無黨籍的新人擊敗現任沖繩及北方擔當大臣島尻安伊子(Shimajiri Aiko),造成安倍內閣在此次大選中繼法務大臣後,連續兩位閣員中箭落馬。

自戰後1955年爆發的「由美子事件1」後,美軍在沖繩的犯罪事件開始躍上檯面。此外,今年二月美軍增加魚鷹機在沖繩的佈署,居民擔心事故連連的魚鷹機恐危及身家安全。今年五月美軍嘉手納基地再度暴發姦殺醜聞,長年來的恐懼與不安,遂引起20年來最大的反美軍基地遊行,沖繩人民的怒吼是自民黨失利的最主要原因。

修憲派的整合之路

安倍政府或許瞄準自衛隊權限的提升做為沖繩問題的突破口,以更加參與國際安全的角色換取美軍政策的改變。然而儘管修憲派在選戰中勝出,但其內部並非一致同意自民黨先前提出的憲改草案,而贊同直接修改憲法第九條2的更是少數。

這些路線的差異,使得向來對修憲採取慎重論的公明黨贏得選民青睞,其揭櫫在不修改既有憲法架構下的「加憲」方式,吸引了部份對修憲持保守態度,又對在野黨不信任的選民,也是其提名7位選舉區候選人皆當選的原因。

修憲派的大勝已揭開日本迎向劇烈變革的序章,然未來對內如何統一修憲派的意見,對外如何因應經濟與安全等威脅,將考驗著掌握絕對實權的安倍政府。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1. 「由美子事件」又稱嘉手納幼女強姦殺人事件,是美軍戰後於沖繩犯下的第一起姦殺案,案發六天後又爆發小二學生綁架強姦事件,自此沖繩美軍問題成為日美兩國摩擦的來源之一。 []
  2. 日本國憲法第九條:「日本國民衷心謀求基於正義與秩序的國際和平,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為達到前項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此條文言明日本放棄戰爭、不維持武力、不擁有宣戰權,被認為是「和平憲法」的核心精神。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