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讀者投書] 台灣的太平島策略

[讀者投書] 台灣的太平島策略

Screen Shot 2015-12-29 at 12.49.14 AM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Screen Shot 2015-12-29 at 12.49.14 AM

圖片說明:太平島衛星照片 資料來源:Asia Mar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 Airpower in the South China Sea, http://amti.csis.org/airpower-in-the-south-china-sea/

日前,馬英九總統計畫前往太平島,最終未能成行的事件持續發酵,承受各方壓力與利益交換的臆測甚囂塵上。原先,馬總統預計將在2015年12月12日,即1946年12月12日,中華民國海軍太平艦登陸太平島的69週年,搭乘空軍C-130H運輸機前往太平島視察,宣示我在南沙主權,重申「南海和平倡議」,並主持碼頭及燈塔竣工及啟用儀式,甚至可能提出「南海和平倡議路線圖」。

但是很顯然的,受到來自美國方面的關切,最終馬總統未能成行。本文試著以此作為切入點,嘗試分析台灣領導人在面對南海問題時,需顧慮的「美國因素」,並大膽的提出,面對南海情勢台灣領導人可行的方案。另外,因篇幅的關係,「中國因素」暫不深入討論,僅以美、台之間的關係為討論的主體。

目前事件的發展仍舊持續影響,更多涉及外交、國安機密的問題,本文對此無法作出過多分析。但此次事件正反映台灣長久以來處理南海問題的處境,特別在2009美國決定進行亞洲戰略調整「重返亞洲」之後,南海問題成為美、中之間角力的主戰場,任何細微的變化都會牽動整個區域的關係。而台、美關係的尷尬更是在南海問題上展露無遺,「美國因素」是台灣處理南海問題中特別需要顧慮的一環。

台美間的尷尬:U形線主張

一般而言,美國是台灣對外關係上的重要支柱,更是軍事及安全上中重要的提供者,但在南海議題上,現階段美國對於南海的立場與台灣目前所主張的U形線差距甚大,雙方並無交集。美國對於南海的利益一貫的說法,仍舊強調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基礎,主張南海的航行自由與安全。但是面對中國持續的「建設」南海,在此背景之下,美國所期望面對的並不是一個台灣積極存在的南海,這只會凸顯台灣在南海問題之中的尷尬,影響美國與其亞洲盟友之間的合作。

這個尷尬也包括:台灣當局一直不願意明確地針對U形線的立場與地位作出明確的回應,在「南海和平倡議」中,仍舊以「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和平互惠、共同開發」為主要訴求,當以「主權在我」為倡議的首要,又如何能要求所有聲索國共同呼應呢?而南海主權所涵蓋的範圍究竟指涉U形線內所有水域,還是線內島嶼周遭水域?這模糊的主權範圍簡直堪比「九二共識」。在如此模糊的操作下,美國當然會希望台灣在南海議題上不要出現過大動作,因為這些動作只會使南海情勢更加難以評估。

但是,身為台灣領導人,追求台美關係的和諧,不應該是建立在以美國利益為出發點的前提上。台灣真的應該在南海問題上銷聲匿跡嗎?筆者以為,一直以來台灣都是南海問題上的典範-「低調但持續存在,從不主動挑起爭端」。但是這個典範並沒有獲得周遭國家的呼應,反倒使得台灣加速消失在南海的議題之中,顯然,這樣的做法有需要調整的必要。美國是台灣重要的戰略夥伴,身為台灣的領導人,在顧慮美國的看法之前,或許更應該先考慮台灣的國家利益。

登島不登島?

馬英九總統的任期即將在2016年5月屆滿,在繼任總統尚未選出前,他有很大的彈性可以對台灣在南海的困境做出貢獻,應更加的大膽處理南海議題,如同2008年2月2日,陳水扁總統首次登上太平島般積極的投入。雖然,不同於2008年的時空環境,當前南海的環境更艱困,但是對歷史定位追求若渴的馬總統而言,這是一個挑戰也是一個機會。在卸任前,無連任壓力的馬總統,並不需要擴大台灣的國際空間,再次證明其「活路外交」的成果,因為隨著新政府的上台,這些成果或許都可能改變。

而對軍售案的影響,就結果來看其包裹的內容並無相對的迫切性,甚至與年初國防部對美國提出的軍購項目落差甚大,如果說取消登島換取的是如此成績的軍購案順利通過,或許交給下一任新政府處理也未嘗不可。整體看來,若馬總統執意前往,並無關鍵因素能阻礙登島,中華民國總統視察中華民國的島嶼天經地義,又何須顧慮。

太平島是中華民國長期經營的島嶼,過去陳水扁總統也曾登島。如果面對主權爭議如此的猶豫,再多換取國際空間的作為,又有何意義?南海爭議早已不是單純的主權爭議,體現的是大國之間的權力互動,種種發展使得台灣的處境更加艱困。此時或許正是馬總統提出「南海和平倡議」,捍衛南疆的最佳戰略機遇期。

總統的兩難?

回到本文的關切的核心,究竟馬英九總統在這個時間點,該不該前往太平島宣示主權?如上述所論,答案顯然是肯定的。同時在這個國內外焦點皆不在他身上的時期,受到的輿論壓力或許較小。那應該以什麼樣的形式前往?或許可以選擇類似陳水扁總統的方式,以巡視各個離島的名義,不需要刻意地凸顯專程前往太平島宣示主權的用意。

選擇低調的前往太平島,不需大肆張揚此行的目的,因為「中華民國總統登上太平島」,即已達到彰顯台灣對於南海問題的關注與重視。進一步的,台灣是否需要調整長久以來南海的「典範」作為?

這是台灣當前陷入南海問題困境的原因,如果南海之於中華民國而言有著不容質疑的權益,模糊策略絕對不是唯一可行的選項,台灣方面態度更應該要堅定與明確。特別是對U形線的立場,中國以對待「領海」的方式來處理南海U形線,不代表台灣不能以「島嶼歸屬線」來聲稱,特別是當初設置U形線的原意,應該更加接近所謂「島嶼歸屬線」。

如果在既有的U形線基礎上,提出符合現行國際法的論述,不再因政黨輪替擺盪,提出具體的國家南海政策。或許這樣策略仍會招致一定程度反對的聲浪,但比起讓國防、外交體系無所適從的模糊策略,「完整」且「明確」但「低調」的南海政策,或許更是台灣需所追求的國家利益。南海問題雖然複雜卻不像兩岸關係那般難解,模糊策略是保守與安全的選項,卻不是長久之計,只會讓台灣在南海逐漸陷入困境中而不自覺,最後消失在南海議題之中。

毫無疑問,太平島的國際法地位與台灣對其長期的經營是不如質疑的。或許對國人而言,南海從來都不是問題。沒有值得候選人關注的價值,而僅僅是選舉時操作的議題,但某種程度也反映台灣大眾在理解南海問題的印象-「平時距離太遠不願意理解,遇到爭議時卻覺得應該打一仗」。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