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團隊企劃英國脫歐公投制度怪事談:香港人與其他英聯邦公民的茫然

英國脫歐公投制度怪事談:香港人與其他英聯邦公民的茫然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一個香港人沒有權利直接投票決定香港的領袖,不過在英國,如果曾經持有英國國民海外(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BN(O))護照的港人,就可以參與投票。無論是決定執政誰屬的大選,抑或即將來臨的脫歐公投,他們都有重要的一票,決定英國的前途,當中不少人是留學生。

但是,筆者身邊不少香港朋友,都不清楚自己有投票權,白白浪費這難得的機會。從身邊人談話當中,筆者發現英國的選舉制度存在許多漏洞、以及一些獨特的現象。

才發現自己有投票權的香港選民

阿花是持BNO的留學生,和許多港人一樣,不甚熱衷政治,但由於一心計劃到德國工作,明言反對脫歐。

「一旦脫歐,我們在歐洲旅行、工作就沒有那麼方便,加上Brexit(Britain Exit,指英國脫離歐盟)亦可能影響英國經濟,屆時我想留在英國,也未必找得到工作。」

當筆者提醒阿花,其實她符合資格就脫歐公投投票時,她驚訝地回應:「甚麼?我竟然完全不知道。」她稱,英國傳媒雖然有廣泛討論脫歐、留歐的論據,但甚少提及英國海外國民都可以投票。

「如果我一早知道,我一定會登記做選民!」阿花聽了筆者解釋後這樣說。但她亦坦言自己不是一個熱衷選舉的人:「其實,我在香港從不投票,我覺得只有我一票,是沒有甚麼影響力。」

筆者向她提及,香港去年的區議會選舉,有當選人僅以3票擊敗對手,而去年的英國大選,亦有選區的當選人僅比對手多300多票[註1]。

「哈哈,英國那麼多人,怎會有影響力?」她笑言:「不過現時支持和反對比率接近,也許我真的應該考慮一下投票。」在選民登記截止前最後一天,阿花登記為選民。

圖片來源:https://goo.gl/ZHCjJn

圖片來源:https://goo.gl/ZHCjJn

什麼是BN(O)?

BNO是八十年代的產物,在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斡旋之際,不少港人對回歸中國感到憂慮,為了防止移民湧入英國,英國在八十年代,制定的國籍法,刻意把專為港人而設的「英國海外國民(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和英國公民(British citizens)分開,英國海外國民僅為英聯邦公民(Commonwealth Citizens)。

擁有英國海外國民身分,不等於擁有居英權,但享有部分福利和權利。例如他們在英國居住時,可以投票、應徵部分公務員職位(Non-reserved posts) [註2],、或是在英國部分使領館註冊同性婚姻。不過,與英國公民相比,待遇當然有一定差別。例如在出入境問題上,台灣和美國均容許英國公民享有免簽證待遇,但BNO持有人,則不在免簽證行列。

申請成為英國海外國民的期限是1997年,之後便不接受任何申請。估計現時在香港,有三百多萬名英國海外國民,具備有英聯邦公民身分,而「實質」持有BNO的人數,截至去年年底約為14萬人[註3]。不過近年因為香港政局問題,BNO護照續領人數不斷上升,每年數以萬計。不過,這種身分沒有承繼權,下一代不會因為父母的身分而自動成為英國海外國民 。

對比香港護照,BNO護照仍然具有吸引力。目前香港護照免簽證或落地簽證國家僅150多個,BNO護照免簽證國家則比香港護照多出30多個,當中包括緬甸、海地、玻利維亞等國家。(編按:台灣的中華民國護照也有130多個國家或地區提供免簽證或落地簽證待遇,而毋須第三方協助)

而BNO持有人可以在歐盟國家享90天逗留期限,而持香港特區護照則只有30天。部分歐盟國家的大學,亦容許BNO持有人支付較便宜的歐盟學生價,或能節省一萬歐元學費。而受年輕人歡迎的打工度假(港稱為:工作假期),申請時使用香港特區護照,每年僅有一千個名額,但持BNO者,名額不設上限。而更令港人關注的是一旦在中國以外地方遇上事故,可以尋求英國大使館的協助。例如2011年日本311地震,就傳出有滯留當地、持BNO的港人,能夠很快獲英國協助乘坐包機返港,但向中國大使館求助的人,則苦等良久仍未能回家。而據報在2012年,義大利協和號沉沒事件中,BNO持有人很快獲得英國方面援助,但向中國大使館求助的港人透露,曾被其職員要求自費乘坐計程車到大使館,並支付補領護照費用,十分不近人情。這些經歷都令不少港人認為多個BNO、多個保障。

(免簽國家數據來源:https://www.passportindex.org/byRank.php,並不包括落地簽證)

(免簽國家數據來源:https://www.passportindex.org/byRank.php,並不包括落地簽證)

 

英國選舉制度混亂有漏洞

然而,是否香港那三百多萬名英國海外國民,都合資格投票呢?答案是否定的。

根據英國政府網站[註4],每一種選舉都有不同的規定,如果想參與5年一度的大選和特別的公投,則需要在投票日年滿18歲,而且要是英國公民、愛爾蘭公民或英聯邦公民,而英國海外國民是英聯邦公民一種,所以BNO人士仍然可以滿足這項要求。但除此之外,另外一個要求是必須為英國居民(Resident at an address in the UK,享有居留權),要提供合法的英國地址,如欲參與海外投票,則要在過去十五年,曾經在英國登記成為選民。意味有BNO身分的港人,如果在這十五年沒有在英國居住過,就不符合參與今次公投選舉的資格。英國華人參政計劃創辦人估計有兩萬名BNO人士在英國居住,另外約五萬戶在香港居住的家庭,有居英權,這些人其實都可以投票。

令人困惑的是,到底是否需要持有未過期的BNO護照才可以登記做選民?事實上,只要是曾經申請BNO,便已等同登記成為英國海外國民,除非自行主動取消其身分,否則即使護照過期,也不會失去英聯邦公民的身分,同樣可以登記做選民。這些資料並不容易掌握,許多曾經持有BNO護照,但已經沒有續領,轉為使用特區護照的人,都不清楚原來自己仍然是英國海外國民,享有投票權。而就算知道這個事實,也未必能向英國的選舉委員會,提供BNO證明。

在英國讀書的陸先生便是其中一人,他在登記成為選民的過程中,被職員以電郵方式查詢,問他是中國籍香港人(Hong Kong Chinese)還是英國籍香港人(Hong Kong British),陸先生BNO護照已過期多年未續,在入境英國,和申請報讀當地大學時,都是使用香港特區護照,他向職員回答自己是中國籍香港人,便失去了投票資格。

而另一位葉小姐,則有不同的經歷,她同樣是沒有續領BNO護照,並持香港特區護照到英國讀書,在選民登記過程中,並沒有職員聯絡她,亦毋須提供BNO證明下便登記成為選民,這並不統一的選民登記制度令不少BNO的港人感到迷茫,亦令人質疑這個制度是否存在漏洞,使一些根本沒有BNO身分的港人都能夠登記做選民。

更麻煩的是,整個選民登記過程亦可謂過五關、斬六將。據了解,不少人在登記表格中,會因為不懂得怎麼填寫國家保險號碼「National Insurance Number NIN」,而放棄登記成為選民。國家保險號碼是英國稅收所使用的號碼,只要開始工作,便必須在六周內加入社會保險。英國人一般在16歲便會收到政府提供的NIN,但如果是英國海外國民或是留學生,入境時便要另外申請有關號碼。有人在登記選民的同時嘗試申請NIN,但發現過程十分複雜,於是在登記選民上打退堂鼓。

在筆者電話查詢下得悉,只要符合資格,在毋須提供NIN的情況下,都可以登記成為選民,而在網上作選民登記時,只需按多數次,便會發現「沒有NIN」的選項。選民按規定填交表格後,會獲選委會職員以電話或電郵方式聯絡,只須告知為英國海外國民,此前在其他地方定居,沒有相關號碼,亦不打算工作,那麼在沒有這個號碼下,也能夠順利登記。

破碎的歐盟國旗,圖片為作者拍攝

破碎的歐盟國旗,圖片為作者拍攝

許多「外國勢力」干涉英國選舉

但這並不意味百分百可以投票。

筆者得悉一位印度女留學生,在剛過去的倫敦市長選舉前便登記成為選民,但去到投票所(票站)的最後關頭,被職員告知不在選民名單上,未能投票。眾所皆知印度為英聯邦國家,而且她在倫敦居住,有合法地址,理應符合資格。

她稱曾與涉事單位電話聯絡,強調自己在截止前已登記成為選民,並獲官方回覆確認在名單之中,但最終於投票所未能投票,令她大感失望和憤怒。

早前舉行的倫敦市長選舉,印度、新加坡、加拿大、澳洲等等英聯邦國家,和BNO港人一樣,只要在英國居住便可以投票,當中也有不少是留學生。而市長選舉,有別於英國大選和公投,歐盟公民(EU citizen)亦可以參與,令整個投票氣氛更加熾熱,多名未持BNO護照的香港留學生和僅持中國護照的中國留學生,都因為道聽塗說以為自己只要住倫敦就可以投票。

其中一人是中國留學生是阿寶,她在中國苦無投票機會,千里迢迢來到英國,但由於並非英聯邦公民,無法參與任何投票。阿寶在倫敦市長選舉一度以郵寄方式登記成為選民,但當天去到投票所時,發現自己不能夠投票。

「在學校聽人家說,只要住在倫敦就可以投票選市長,因為我們都是住在倫敦,就有權就倫敦事務表達意見,我以為英國就是這樣寬鬆,但原來實情並非如此,我們是甚麼選舉都不能參與,真的不能相信謠言。」

的確,在英國的大學宿舍居住的留學生,都一定會收到選民登記表格,有些大學或宿舍職員,亦不清楚誰符合資格,卻不斷鼓勵所有人登記,他們亦會指出,拒絕登記會面臨80英鎊的罰款,所以許多留學生都不理會自己有沒有資格,以防萬一,先登記為慎。英國政府網頁亦寫明有機會罰款的條款[註5]。

雖然她認同英聯邦公民可以就市選舉投票,但對於接下來的脫歐公投或是選擇執政誰屬的大選,這些公民同樣可以投票,阿寶就坦言無法接受那麼多「外國勢力」合法地干預如此重大的選舉。

「這個做法好像不太公平,為甚麼其他國家的人有權決定英國人是否脫歐這麼重大的事情?連首相他們都可以選?這到底是甚麼道理?實在難以理解。」這項爭議亦並非沒有得到關注。

英國組織Migration Watch UK曾經估計,有一百萬名在英國居住的英聯邦公民符合資格在大選中投票,認為在移民愈來愈多的情況下會構成不公平,減低了英國土生土長國民的投票話語權。不過政府回應指,在英國居住的英聯邦公民有權投票是體現一直以來與這些英聯邦國家歷史上的連繫[註6],亦有馬來西亞和印度籍留學生向筆者表明,自問對脫歐議題不熟悉,因此不會投票。

而阿寶這位中國留學生,雖然不能夠投票,但不代表不可以參與其中,她曾經到拉票場地觀摩,感受一下從未體驗過的選舉氣氛。阿寶告訴筆者:「我覺得中國未來都不會有選舉,我們要花很多金錢、時間和精力,去收集這些選民資料,還要確保沒有貪污等等事件,講真的,我才不相信中國人投票是彰顯民主,最後那些票都是用錢買的吧,反正誰執政,都差不多。」

在英美等民主發展成熟的國家,甚少聽聞大規模選舉舞弊事件,不過不少人在倫敦市長選舉投票後向筆者反映,英國的選舉過程並不嚴謹,他們毋須在投票所提供任何身分證明文件,只需要向職員口頭告知姓名,便能夠獲取選票投票。

阿健(化名)是移民英國十六年的港人,他稱過去英國投票過程上的監管,一向不甚嚴謹。在上次大選,他便嘗試向投票所職員,告知其朋友的名字,順利取走其朋友選票,過程明顯涉及違法行為,阿健聲稱當日是得到朋友許可進行這場實驗,欲證明英國的選舉過程存在嚴重漏洞。「職員有責任核實身分,我相信不只我一個人這樣做,可能有些政黨也會用到這些策略去擺明車馬做票。」

筆者之後與一名英國人Stephen討論這個潛在漏洞,他透露,自己過去投票時,也不曾展示任何身分證明。他稱如果不是筆者告訴他,他還以為因為其外表很地道,職員才不詢問他的身分。但他認為,英國是一個文明國家,能夠信任人民的操守和修養,這些程序上的小漏洞,並非大問題,估計在選舉中不會出現大規模舞弊的情況。

「如果僅一、兩個人這樣做,實際上不會影響選舉結果,而如果有政黨、政客這樣做,我相信他們很快便會被人告發,而令他們永遠無法再在政壇立足。」

不過,他承認,隨著愈來愈多移民在英國居住,並手握決定英國前途和命運的選票,政府有責任思考如何加強監管,確保選舉更公平公正。Stephen笑言:「如果要就移民政策舉行公投,不知道這些移民,或是只是短暫停留英國的英聯邦人,有沒有權利投票呢?」

今次脫歐公投,民調顯示雙方勢均力敵,兩個陣營的拉票對象,無疑已擴大至英聯邦公民。筆者無意為各位下定論投贊成還是反對票,但如果是合資格人士,特別是擁有BNO身份的香港人,則應該行使這種公民權利,趁還有日子,深入了解這個複雜議題,並在6月23日投票日,投下關鍵的一票,承擔歷史的重任。
(本文所出現人物除阿健以外都採用暱稱)

延伸閱讀

註1:

香港區域選舉

2015英國議會選舉結果

註2:Civil Service nationality rule

註3:此為英國政府公開資料的網上查詢系統

註4:Election in the UK

註5:Electoral register overview

註6:英國獨立報:1 million commonwealth citizens lose their right to vote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