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內鬨、老將淘汰與權鬥:香港立法會選舉改變了什麼?

內鬨、老將淘汰與權鬥:香港立法會選舉改變了什麼?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成為國際焦點的香港立法會選舉,經過徹夜的點票後和公佈票數的爭議後,終於於9月6日星期二塵埃落定。與不少選前預測不同,在泛民主派陣營選前策略急變和當局連爆醜聞的影響之下,非建制派並未失去1/3否決權,相反更在議席上有所進帳。

是次選舉中不少選區亦出現了『爆冷』的選舉結果,如本來在當選邊緣的香港眾志羅冠聰卻成為了港島區非建制派候選人的票王,而擠下了人氣甚高的建制派候選人王維基;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九龍西選區,本來在當選邊緣的小麗民主教室劉小麗,在選前卻民望急升,結果擠下了其中一名全港最有名、並且被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讚揚為發言質素最高的普羅政治學苑黃毓民。這些種種轉變,都對未來一年的議會攻防戰如爭奪主席和各屬下委員會位置,產生重要影響。

民主自決派集氣大會,左起為劉小麗,香港眾志羅冠聰,朱凱廸和香港眾志黎汶洛,前三人皆成功進入立法會。圖片來源: http://goo.gl/Erv89n

民主自決派集氣大會,左起為劉小麗,香港眾志羅冠聰,朱凱廸和香港眾志黎汶洛,前三人皆成功進入立法會。圖片來源: http://goo.gl/Erv89n

本土派:選前內訌 連番出錯 斬獲有限

本土派是近年冒起的一個政治派系,支持者多均是不滿泛民主派所抱持的『大中華情意結』以及『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方式,以致近年民主和自治的狀況不進則退。由於本土派多是靠鞭撻『民主同路人』來自我凝聚,故此其內部本身也山頭林立,依據路線分歧可大致上分為城邦派、歸英派和港獨派。由於本次選舉前多名本土派候選人被指支持香港獨立而遭取消參選資格,故成功參選的本土派只剩下『熱普城』聯盟(城邦派)和青年新政+東九龍社區關注組(港獨派)兩大派系的部分候選人。

在上述的聯盟當中,『熱普城』聯盟的成員普遍年齡較大,在傳媒和政治界的影響力也較大,故政綱主要以『永續基本法,保住你層樓(房產)』爭取中產階級的支持,卻也因此被批評對香港獨立的立場模糊。

港獨派卻大部分均是三十歲上下的政治新鮮人,都是於佔領運動後才投身政治的,因此自然歷練較少,在選舉論壇中亦多次被批評表現不濟(如對議題不熟悉、辯論技巧低下等),更甚者有代表青年新政參選新界西的黃俊傑誤向傳媒《本土新聞》聲稱其將會獲台灣政黨時代力量來港站台支持。如此情況,使得兩個陣營都各自引來不少本土派支持者的非議。

這兩個聯盟的支持者原本相安無事,在選前兩星期卻開始內訌,到後來甚至連候選人也紛紛在媒體上攻擊盟友。如此一來,加上泛民主派的配票工程『雷動計劃』將本土派候選人排除在外,使得在幾個選區均出現了聯盟雙方選票互搶得情況,並且導致了部分本土派候選人以低票落選。其中在九龍西選區,游蕙禎以20,463票的些微之差擠下了取得20,219票的黃毓民,使得不少本土派支持者均大感可惜。但無論如何,是次選舉中反映了本土派單靠政治理念宣傳有其不足之處,而泛民主派政黨扎實的地區工作為其贏得了不少選票上的優勢。

泛民主派:選前匆協調 老將紛下馬 自決派上場

泛民主派中人不少也深明守住關鍵少數的重要性,故立場親近泛民主派的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戴耀廷早於今年2月的時候提出『雷動計劃』,透過『策略性投票』和『雷霆救兵』(關鍵投票)等操作來使得泛民主派政黨獲取最多議席。在這項計劃之下,部分泛民候選人的確依照民意調查結果在選戰後期棄保(如胡穗珊和司馬文),對泛民主派的選情或多或少有點幫助。可是其爭議性的民調結果和棄保動作卻有選舉舞弊之嫌,甚至惹來部分邊緣派候選人如熱血公民鄭松泰批評其為泛民主派『分餅仔』(利益分配)的遊戲。而計劃的發起人戴耀廷教授在選舉後也表示,當初高估了計劃的參與人數,在通訊軟件的運用方面也有不少缺陷,坦承計劃需要檢討。展望將來,若泛民主派要在日後的選舉開動選舉機器,便應使用記名初選等認受性高的方法來取代通訊軟件Telegram這類容易受攻擊、認受性的媒介。

泛民主派在選舉前本是縱使有『雷動計劃』協助配票,可是整體上仍是一盤散沙、互不協調,直到選前數天才有幾名候選人宣佈棄保。不過大概由於宣佈棄保的候選人本身民望都不高,所以棄保的效果並不明顯。反而宣佈棄保後,泛民主派內鬥內訌並無減弱跡象,先有隸屬新民主同盟的關永業在宣佈暫停競選工程時聲稱這是『香港民主最黑暗的一天』,後更有丘文俊、陳兆陽、趙柱幫三位區議員在違反黨規的情況下替復出的鄭家富拉票以致范國威以些微之差落敗。唯在這整體悲觀的氛圍下,不少泛民主派中生代如林卓廷、譚文豪在黨內元老排在名單第二加持之下均成功當選,可謂不幸中之大幸。

至於泛民主派當中的最大得益者,當數『民主自決聯盟』的三位候選人朱凱迪、劉小麗和羅冠聰莫屬。這三名候選人在沒有政黨和傳媒機器的宣傳之下,本來一直在民意調查中形勢不樂觀,劉小麗更是在選舉前幾天開始受到傳統泛民主派、本土派乃至建制派在選舉論壇和輿論上的夾攻,可是他們卻都能成為『黑馬』在選舉中以高票數跑出,朱凱迪更是以超過8萬票成了本屆選舉中直選的票王。

由於此聯盟的『民主自決』主張與不少本土派提倡的『民族自決』有類似之處,因此不少外國媒體如BBC均將其歸納到本土派旗下,造成了不少誤會。到底這一批新臉孔將在議會和媒體中展示什麼新形象,相信便有待進一步觀察了。

建制派:利益談不攏 權鬥浮上檯面

親中的建制派政黨一向被指與中共駐港最高權力機關中聯辦關係密切,而為了平均分配建制陣營內各派系的利益,坊間一直有傳背建制派於選舉中獲中聯辦配票。與相對被動的泛民主派不同,掌握著大量建制內行政資源和資訊優勢的中聯辦,則是明目張膽地利用中資機構員工網絡甚至公務員團體等方式來指揮。可是從選前建制派政黨們『告急』甚至互相抹黑的情況來看,中聯辦依然難以在背後擺平各方的利益。

而從選舉結果所顯示,被視為開明建制、主要由港英年代舊精英所組成的自由黨和民建聯,在不同程度上均受到挫敗,而自由黨更是在地區直選全軍覆沒。反而備受中聯辦追捧的、俗稱『西環契仔』和『西環契女』的候選人如無黨派謝偉俊和經民聯梁美芬均高票連任。由於中聯辦一向被分析為與梁振英關係密切,故可以推斷議會內建制派親梁的力量有所增長,梁振英於明年連任行政長官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

綜合選舉結果可見,在言論自由、民主空間明顯收窄的情況下,民主派和建制派在議會內的比例仍舊大抵不變,可推測政治議題並非香港選民焦點的重中之重,反而地區工作等才是影響選民們投票的關鍵;而相對於近年氣勢如雄、備受年輕人歡迎的本土思潮,其獲取的議席卻似乎與其氣勢不成正比。

這到底會迫使本土派支持者徹底放棄議會之路、走上街頭,還是會激發他們的鬥志四年後選舉再次努力爭取更多議席,則相信仍然有待觀察。

不過觀乎是次選舉所受到不同程度的干預,加上被褫奪候選人資格的本土派參選人即將進行的選舉呈請,這次選舉的餘波相信還會繼續一段時間(甚至有重選的可能),而部分本土派組織打著『可能是香港人最後一次能投票的選舉』的旗號來宣傳,相信也並非完全危言聳聽了。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