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小島牽動大棋局:俄羅斯如何看待千島群島?

小島牽動大棋局:俄羅斯如何看待千島群島?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日俄首長高峰會即將於本月15、16日登場,而次長會談也於6日正式結束。毫無疑問地,本次峰會的焦點將著重於南千島群島(日方稱為北方四島)之相關問題,包含共同經濟發展(經濟特區之設立)、司法管轄權和對日擴大「免簽證交流」乃至島嶼移交問題,都將或深或淺地討論。

(附註:由於本文是由「俄羅斯」觀點出發,因此在用詞遣字上盡量避免「歸還」等字眼,而以「移交」代替,乃是基於俄羅斯認為其對南千島群島具無庸置疑之主權使然。)

歷史上的千島群島

南千島群島四個主要島嶼-擇捉島、國後島、色丹島和齒舞島的爭議起源於四百年前。根據日本史料記載,南千島群島在1644年以前就是日本阿伊努族的生活地之一,而當時所繪製的日本地圖便包含南千島群島;俄羅斯則宣稱俄羅斯探險家於1671年登上千島群島,並將島嶼命名為「庫里爾群島」(Курльские острова)──此為兩國就南千島群島之爭的開端。

兩國的競爭直到1855年《日俄和親通好條約》的簽訂才告一段落,條約明訂「整個千島群島以得撫島為界,以南歸日本,以北歸俄羅斯。」此乃日本目前向俄羅斯索討南千島群島的主要依據。

二次大戰結束後,根據美、英對蘇聯的《雅爾達協議》與戰後結果,「千島群島」須併入前蘇聯版圖。然日俄雙方曾於1956年發表《日蘇共同宣言》,表示在和平協議簽署後「移交」南千島群島色丹和齒舞兩島,而對於擇捉島和國後島之歸屬問題聲明中並未提及。

但除了2001年俄羅斯總統普丁對日本首相森喜朗提及移交二島之想法外,並無更多履行和平協議之實質作為。而今年十一月,俄羅斯又接連於擇捉島、國後島部屬新型反艦飛彈,似乎在向日方重申俄羅斯對南千島群島之主權。日俄高峰會在即,雙方動向值得關注,讓我們從俄羅斯觀點出發,探討南千島群島問題。

demis-kurils-russian_names

千島群島,隨著時間的推移俄羅斯和日本之間的分界線。圖片來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Demis-kurils-russian_names.png

俄羅斯掌握該島就是掌握進出太平洋的關鍵

南千島群島於二戰後納入前蘇聯版圖,然而在二戰期間南千島群島是日軍於太平洋戰場的重要補給地之一,當時正是從擇捉島出發,發動珍珠港事變。

對俄羅斯而言,其地理位置更為重要。群島的島嶼間有目前俄羅斯唯二的不凍海峽:葉卡捷琳娜海峽和弗里斯海峽,兩者與鄂霍次克海相連,是俄羅斯艦隊往太平洋的重要通道,同時也是俄羅斯自帝俄時期便不斷尋找的不凍海峽與不凍港。

南千島群島在海軍方面的重要性,可與目前敘利亞租予俄羅斯的「塔爾圖斯港」並稱,前者為俄羅斯進入太平洋的重要通道,後者則是黑海艦隊進入地中海的唯一中繼站,鞏固俄羅斯東西疆的海權。倘若貿然將南千島群島移交日本,太平洋艦隊冬季進入太平洋水域便會困難重重。

根據俄羅斯衛星網,俄羅斯戰略情勢中心主任伊萬.科諾瓦洛夫(Иван Коновалов)表示,千群島可以與加里寧格勒(俄羅斯與波蘭接壤之飛地)相提並論,皆是進入俄羅斯本土前的軍事前哨站。目前俄羅斯已在1956年發表的《日蘇共同宣言》中未提及的國後島和擇捉島部屬「舞會」和「稜堡」兩套防導彈系統,增加對日談判時的籌碼。

島嶼底下的天然資源「大到不能丟」

經濟與資源的爭奪是「島嶼之爭」難以分割的部分,除了島嶼本身的大陸架與200海里專屬經濟區的資源外,島上的礦產更是南千島群島的爭點之一。

南千島群島除了是重要的漁場,其周邊還蘊藏大約16億噸石油、黃金儲量約1870噸,白銀9300噸,另有400萬噸鈦,2.7億噸鐵,1.2億噸硫,礦產資源可說是非常豐富。

另外,南千島群島面積最大的擇捉島是一個火山島,根據俄羅斯自然科學院,島上每年能生產於20噸的稀有貴金屬-錸,此金屬多用於噴射引擎和火箭引擎,因此對於重視軍事工業的俄羅斯來說十分重要。

今日色丹島。圖片來源:wikipedia

今日色丹島。圖片來源:wikipedia

主權底線明確、政治做法彈性

根據俄羅斯著名非官方民調中心-列瓦達中心(Левада-Центр)於今年八月公布的民調顯示,78%的俄羅斯人反對對日做出任何領土讓步,甚至有超過半數的民眾表示若普丁向日本移交全部或部分島嶼皆會降低對他的信任度;由日本外務省於9月1日公布其在俄羅斯進行的民調結果,只有不到1%的俄羅斯民眾支持移交南千島群島。

確實,「主權交換」在現今國際關係的世界需要背負重要的政治責任。從俄羅斯的觀點和俄羅斯多位政府官員發表的談話皆表示,南千島群島是根據國際條約和戰後結果合法納入俄羅斯版圖,日本須承認事實。

在東亞地區,日本同時和多個國家有領土上紛爭:與中國有釣魚台之爭(日本稱尖閣諸島)、與韓國有獨島(日本稱為竹島)爭議,和俄羅斯則是延續四百年的南千島群島問題。若在同樣的立基點檢視這些問題,任何對於領土的讓步都會被認為是政治軟弱,將造成俄羅斯在政治上難以收拾的後果。

要求歸還四島的日本抗議車。圖片來源:https://ja.wikipedia.org/wiki/%E5%8C%97%E6%96%B9%E5%9C%B0%E5%9F%9F

要求歸還四島的日本抗議車。圖片來源:https://ja.wikipedia.org/wiki/%E5%8C%97%E6%96%B9%E5%9C%B0%E5%9F%9F

從南千島群島走進亞太大棋局

俄羅斯與日本的問題看似劍拔弩張,但俄羅斯總統普丁曾表示「不要為領土問題設定底線。」自克里米亞危機後,西方國家紛紛對以「侵略」為由對俄羅斯展開經濟制裁,迫使俄羅斯東進亞洲尋找政治和經濟上的盟友,中國、日本、印度和菲律賓是俄羅斯目前首要拉攏的對象。

由於近年俄中關係升溫過快,且國內輿論多次表達俄羅斯不能太過依賴中國的聲音,俄羅斯亟需在亞洲地區擁有其他盟友,身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日本當然就成為中國以外的首要合作對象。

目前的日本,實際上已退出對俄經濟制裁的行列,相反地日本則是對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的開發、從俄羅斯輸出相對低價的石油和天然氣、北極大陸架的油田開採,以及和俄羅斯在汽車工業和藥物科技方面的合作相當感興趣。因此普丁為此在看似無法退讓的領土主權背後增加了些許彈性,希望以日本和其他亞洲國家作為突破口,而峰會中南千島群島談判的結果,將會決定日俄雙方合作的態度與密切程度。

南千島群島問題並非一次高峰會就能解決,且即便俄羅斯願意做出最大的讓步,基於領土主權與民族顏面亦不可能是移交南千島群島主要的四座島嶼,而是僅以1956年發表的《日蘇共同宣言》為原則,以「贈與」或「移交」等名義將色丹和齒舞兩島交付日本。

因此日俄關係的發展,乃至於進入整個亞太大棋局,除了考驗日本「奪回」島嶼的決心,更重要的是俄羅斯對南千島群島的「收與放」。要如何吸引日本的資金進駐俄羅斯,同時不損及俄羅斯自身的領土主權和國內民眾的支持,將會是普丁在日俄高峰會上最主要的考驗。

四島問題日本抗議標。圖片來源:wikipedia

四島問題日本抗議標。圖片來源:wikipedia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
  • 日俄高峰會在即,雙方動向值得關注,讓我們從俄羅斯觀點出發,探討南千島群島問題。www.xbson.com持久液專賣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