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理查德專欄] 華爾街三月天

[理查德專欄] 華爾街三月天

圖片說明:華爾街銅牛。
圖片來源:Wiki, http://goo.gl/lL5MG4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三月底的華爾街,天氣還冷得像冬天。紐約的天空湛藍,陽光則是一種詐術,讓你誤以為天氣溫暖。走入這座位在華爾街的大樓,但今天要拜訪的公司卻與營利完全無關,它是個非營利組織,專門利用量化方法與行為經濟學檢視評估公共政策的問題,並促進貧窮弱勢發展。

「感謝2008年的金融海嘯,讓我們能力負擔這裡的房租。」才進入玄關,留著雷鬼頭,短褲配T恤的計畫主持人這樣對我們說著。一邊說,我們走入鑲嵌著落地窗的會議室,面對著華爾街外的海港。

這次拜訪公司的旅行,雖然到了紐約,但我造訪的大多並非金融業。我更關心的,是有哪些人明明身懷可以賺大錢的絕技,但卻寧可領少一點的薪水,而用來改變世界。

行為經濟學與不理性的商機

就在走訪這家機構之前,我與幾個同學討論著這家用行為經濟學來改變世界的組織。「行為經濟學的概念上,就是填補過去經濟學假定人是理性的這個空缺。讓人的情緒、身份地位、自我認知等影響人類行為的因素被考慮進去。」我這樣介紹著。

「那這種不理性因素就應該拿來利用賺錢阿!」一個朋友脫口而出,我則下意識皺眉。其實並不是對這句話表達反感,而是我馬上想到的是已經有多少不理性因素或市場失靈,被濫用而導致社會問題。2008年的金融海嘯不就是這樣造成的嗎?

其他比較常見的例子例如,行為經濟學告訴我們,短時限的決定很容易受到情緒跟衝動影響。行銷者必須想盡辦法,利用人衝動的心理「限時折扣」;另一方面,則有許多低收入的家庭,因為受到消費衝動的影響,理財不善而陷入循環的貧窮狀態。而目前則有一些儲蓄方案,針對這種消費衝動對症下藥,改善貧窮家庭的儲蓄問題。

簡報開始,講者訴說著他們如何利用調查設計與量化研究,替一個教育政策的成效檢視成果,並且建議學校如何調整改善。其中一個案例是他們透過問卷調查發現,原本立意良善的課後輔導教室,因為透明玻璃的教室設計,使得課業落後的學生為了擔心被別人發現,使用率低而無法達成預期效果。這是傳統經濟學無法算到的部份,透過行為經濟學以及調查設計,我們可以發現這個問題,而改善成效。

該機構的團隊成員一字排開,幾乎全部都是美國東北常春藤名校學歷,他們的主修專業不外乎統計、行為經濟學、計量經濟學,一樣在華爾街上班,他們可以過個馬路就找到年薪十萬美金起跳的工作(折台幣約三百萬)。例如預測期貨走勢、檢測某家公司股價跟某些經濟數據連動的相關程度,這些都可以賺進大把鈔票。選擇將那些能力使用在哪裡,似乎帶來了截然不同的結果。

政策評估的價值

但這不只是你能拿你的專長賺大錢,或者改變世界的差別而已。更大的關鍵是,你決定利用某些社會結構上的缺陷來讓自己或公司獲利,或者是你決定投入一份工作來修補這些缺失。用同樣的工具,你可以設計出一套行銷策略,最大化顧客掏錢買單的機率,例如購買造成金融海嘯的不動產證券,也可以用來改善貧窮弱勢的狀況。我看著主持人的雷鬼頭隨著身體擺盪卻紋絲不動,言談間的熱情感染了在場的成員。

在拜訪這家機構之前,我才結束了一個學期的Program Evaluation課程。老師非常不鼓勵我們把量化的project拿去跟營利扯在一起,最後大部份的人做的都是跟政策成效評估相關的計畫。

所謂的Program Evaluation或者Impact Evaluation,目的便是透過統計的方法,確認某項政策或者決定對於結果是否有直接的因果關係。好比說,我們蓋了一條公路,提案時目的是要改變交通阻塞的問題,那蓋了以後是不是真的有因此達成效果?透過這樣的技巧,我們可以發現某項政策的問題,想出修正方案,同時也因為確認了因果關係,可以用於未來的決策。

圖片說明:華爾街銅牛。 圖片來源:Wiki, http://goo.gl/lL5MG4

圖片說明:華爾街銅牛。
圖片來源:Wiki, http://goo.gl/lL5MG4

「Money Ball之類的利用雖然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但我希望你們知道,你們可以做出很多不一樣的事情,改變很多事情。」說話的這位教授,才發表了一篇量化研究,測試出更有效率的方法來針對非洲好發瘧疾的區域施打疫苗。統計顯示每年死於瘧疾的人數約為60萬,大多數集中在非洲撒哈拉以南的地區。由於欠缺獲利空間,即便瘧疾疫苗成本只需幾塊美元,疫苗長久以來仍然無法問世。

目前的瘧疾疫苗是由世界衛生組織與其他慈善機構贊助才得以量產。而那位教授的研究,讓疫苗能夠有效率地鎖定較易感染瘧疾並且發病的群體施打,可望顯著節省疫苗施用的成本。

這些研究與評估賺不了多少錢,但是對於一個國家的社會整體,甚至整個國際社會都有莫大的重要性。如果我們回想台灣的立法、政策設計過程,你可能會問,我們是否有做到這樣的水準?

在商言商

有趣的是,在另外一門大數據分析的課中,課程宗旨是利用分析來提供企業有意義的決策參考,完全就是營利導向。教授開宗明義就說,我們根本不在乎因果關係,如果我們發現男人普遍比女人短命,壽險年金就該提供男人比較低的價格,以最大化客戶數量跟獲利(如果法律沒有禁止的話),我們並不關心什麼原因造成這個結果。

「或許發現某些因果關係,了解這個世界是怎麼樣在運作,長遠來說是改變世界的方法,因為你可以對症下藥。」那位企業管理背景出身的教授緩緩地說著,「但短期而言,你的公司可能馬上就滅頂了,我們需要的是對當下決策有意義的參考。」

「你如果跟你老闆講這些有的沒的,很可能你隔天就被炒魷魚了。」

這似乎是個沒有明確答案的價值選擇。回到那位同學在華爾街的路口說的:「我們就該利用這些來賺錢。」

那場訪問結束後,有些迷失在華爾街的巷弄間。你很難確定,在將才能對外販售時,實現了什麼價值。而甚至,可能在某些地方連實現發揮的機會都沒有。而在國家競爭力高度仰賴人才研發能力的今天,且讓我們期待,台灣也能用更完善的政策評估技術,來改善公共治理的問題。先不談能不能提供有這些才能者夠好的待遇,起碼讓這些人才能在政策研究領域有所發揮。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